天天看點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什麼劇啊,讓廖凡和董子健開頭就被吊在牆上,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還讓張魯一講出這句話,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三集下來,便當領了一堆。

那必然是《歡顔》。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這次,“徐天”宇宙再添一員,就是他: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家在南洋,父親經商,家底豐厚,父親經商的錢都用于支援革命。

是以本劇主線任務:護送徐天以及他家裡的出資的三根金條抵達上海。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徐天到上海為的是和未婚妻結婚,同時在上海辦新公司,這樣支援革命的錢财可以通過商号直接兌換。三根金條是革命經費,必須一起平安到達。

戰火紛飛,三教九流橫行,徐天不谙世事,一路需要出福建、過江西、經浙江、到上海,獨自一人必不可能成行。是以,接到護送任務的是老孫。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老孫話不多,三根金條牢牢藏着腰間。但是沒走多遠,他們就遇上事了。

旁邊部隊開小差的官兵在火車上搶劫,徐天非要拿回自己的錢夾,隻因為錢夾裡有未婚妻的照片。和搶匪動手後,兩人不小心露了富。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最終,金條被一個“仙人跳”的江湖騙子帶走送進了當鋪,這場因為三根金條引發的血案終于拉開帷幕。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當鋪也不是普通當鋪,能為人銷賬,幕後老闆自然是當地有權勢的人。除此以外,這家當鋪的規矩也透露出一點“黑店”的意味:離櫃再取扣五成。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三根金條,一分不能少。為奪金條,老孫找來自己的朋友王鵬舉,王鵬舉再帶來兩個自家的親戚,四人一起炸當鋪,搶回金條。

看着不太着調的“酒鬼”王鵬舉,

見金條眼開現場搶走金條逃跑的胡蠻,

還有認為掙八塊錢報酬蠻好不應該貪圖别人金條的馬天放,

四個人的舉動直接驚動了這位七爺,也就是當鋪背後的老闆。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不僅是當鋪,他還号稱是閩西山寨的當家主人。

炸鋪子,殺店員,老孫和徐天他們也遭到了七爺的追殺。千鈞一發之際,老孫想起有個人可保他們平安。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這個人叫俞亦秀,他是閩西山寨真正的頭人,也是一個假旅遊部落客。對全國乃至世界的人文地理、風貌特産了如指掌,卻五年沒有出過寨子門,真正的宅男。

說到這裡,不難看出,《歡顔》是有公路片的意思,一隊人,一條路,一個目的地,路上遇到一群人,發生一件件故事。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老孫、俞亦秀、七爺……就是徐天在路上遇到的人和事,随路程的繼續,他還将有更多的經曆。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為避免過多劇透,涉及劇情的地方我們不再着更多筆墨,一起來看看《歡顔》裡的人物。很多人都說它不是一部正常的劇集,有無限反轉,有黑色幽默,有殘酷現實,有理想主義……

這些看似相悖的詞語出現在一部劇裡,正好說明了《歡顔》的獨特,而這種獨特正是劇中各有不同的角色帶來的。

比如老孫,出場時,徐天和金條是交代給他的任務,無論是在火車上對劫匪的利落出手,

還是對閩西風土的熟悉,都讓人以為老孫是個會開“金手指”的老江湖。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結果遇到危險時,他卻打起嘴炮,試圖用吓唬來震懾對方。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看着對什麼都不在乎的樣子,卻對三根金條和徐天的安危無比在意。金條丢了,徐天表示問題不大自己可以讓家裡再寄,他完全不認同這個想法。金條必須是那三根金條,徐天也必須要到上海,這件事,關乎任務,關乎革命,他可以為之付出一切代價。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比如出場即帶着濃濃酒氣的王鵬舉,家徒四壁,老婆怨聲不斷,他厚着臉皮抱着酒打趣。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憑第一印象很難把這個人跟靠譜、講義氣挂上鈎,但是老孫一句話,他不問緣由和報酬,帶着炸藥準時赴約。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襲擊當鋪被七爺的人追殺,千鈞一發之際他救出了老孫,自己面對敵人,隻留下“八塊大洋記得給帶我娘子”。

還有閩西山寨的頭人俞亦秀,初見俞亦秀是在一個土樓内,樓外紛亂不止,樓内是男耕女織,有點世外桃源的味道。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作為頭人,他不直接參與俞氏資産的管理,他的作用更像一個吉祥物。人被困在屋子裡,心卻走了很遠很遠。見到徐天和老孫時,他飛快打聽他們的來處,想了解外面的世界變成了什麼樣。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他不懂什麼是信仰,也不懂什麼是革命,但是當看到老孫為了保護徐天死在自己面前,聽到徐天跟自己說王玄策借兵的典故,他好像懂了,是該革命,革一次自己的命。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于是,去他的頭人,他放下困住自己的身份,甘于忍受胯下之辱,走出了城寨,開啟自己的旅程。

看似是沖破桎梏的痛快故事,但其實俞亦秀本身也有自己的沖突和局限所在。

他看到城寨之外,七爺借俞姓的名義巧取豪奪,霸占百姓的房屋和田地,所得錢财上交給當地的軍閥豪紳。他憤怒,想要改變這一切,是以他把賬本燒了,把房契擺在屋外讓大家認領。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但當面對軍閥的長槍短炮時,他當時的威風立刻不再。城寨内,他是說一不二的頭人;出了城寨,無人買賬。

還有徐天,出發時,他像一張白紙。老孫跟他的約法三章他沒有聽進去,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看到有人被搶他試圖讓劫匪道歉,因為錢夾子被偷了他不顧趕路,硬是要跳火車把錢夾拿回來。

随後,聽過槍響,見過流血和犧牲,他才意識到這個世界和自己想的不一樣,才意識到革命的必要性。

一路上,他在完成自己對世界和自我的重塑,也在洗練中改變。

《歡顔》:有小人物,亦有大格局

這趟旅程才剛剛開始,徐天的路也才剛剛啟程,路上有歡笑和血淚,有荒誕和現實,《歡顔》也是如此,很難用一個标簽或者詞語來形容和概括這部劇,大概隻有親自去看了才能明白其中的妙處。

PS:嚴禁私自轉載!轉載或者合作,請聯系作者

xkxike@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