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沉默了許久的王思聰,終于在公開場合露面。

幾天前,他以北京寰聚商業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身份,現身泰山文旅健身中心項目簽約儀式。

活動場面很正式,他的着裝卻很休閑——對比其他穿西裝、打領帶的參會人員,他的灰色衛衣和黑色運動褲、紫色球鞋顯得格外特别。網友笑稱:王思聰才是那個真正實作穿衣自由的人。

作為“著名富二代”,輿論對于王思聰又愛又恨。“愛”,是因為他身上特有的娛樂屬性;“恨”,則更多來源于他略顯傲慢的“富人姿态”。

2022年被微網誌禁言後,王思聰似乎消停不少,可江湖上始終流傳着有關他的傳說,而其中最吸引人的話題,一直圍繞“萬達接班人”展開。

如今,在外界盛傳“萬達對賭危機,或将背負300億債務”時,“消失的繼承者”再度露面,是巧合,還是有意安排?

已經35歲的王思聰,真的準備“浪子回頭”了嗎?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如果将王思聰目前為止的人生拍成一部電影,那全片的第一個鏡頭一定無限奢華:

豪宅、跑車、美女、遊艇、鈔票……與财富相關的元素毫無章法地堆砌在畫面裡,無需任何旁白解釋,“富有”一目了然。

出生于1988年的王思聰今年35歲,在他已經過去的人生裡,充滿了這樣的鏡頭語言。

2012年感恩節,他在個人社交媒體寫:“感謝上帝在我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幫我選了個‘簡單’模式”。

别人說他“在投胎這件事上比别人努力一萬倍”,他也選擇預設。

相比其他活躍在公衆視野的“有錢人家的孩子”,他是極少數從不掩飾的人,對于那些既有的财富和财富帶來的優勢,他從不回避,甚至極樂于提起。

在接受采訪時,有人問他覺得自己與“高富帥”的關聯有多少,他微微一笑,直接反問對方:

“你覺得我需要長得帥嗎?我這麼有錢,高富帥我占一樣不就行了嗎,而且我占着最重要的那一樣。”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王思聰喜歡買車,至于買過多少輛,他自己都記不清了,“也沒仔細數過”。

有段時間網絡上盛傳他買車和買菜一樣簡單、輕松,他看見了,趕忙出來辟謠:“那不對,其實我買車比買菜多”。

有一次他和朋友聊天,對方問某品牌的名貴跑車性能如何,他先是簡單說了幾句,然後欲言又止地轉過頭對朋友說:“這些你不需要了解,畢竟你生命中和它的交集也不會很多。”

緊接着他又說:“之前網上說一個遊戲主播開這個車,且全上海隻有那一輛,這肯定是謠傳,因為如果有,那唯一的一輛一定停在我家。”

29歲那年,他帶領一衆好友到馬爾代夫的海島上舉辦了一場名為“Wang Festival”的生日聚會。33歲時他又帶着另一波人去三亞舉辦生日宴。據一些媒體報道,去年34歲生日時,他又帶着新朋友們去某KTV消費了25萬元。

鐵打的聰聰,流水的聚會。

在王思聰看來,玩嘛,就是要盡興。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網傳王思聰舉辦生日聚會

王思聰做了很長時間的“首富之子”,對于這個頭銜他不排斥。

談起拿着父親給的“第一桶金”創業,他毫不避諱地說:“人要懂得利用自己的優勢”,“有錢就應該讓錢發揮作用,非要用劣勢去和别人競争有勁嗎?”

在他的眼中,豐厚的家底就是成功的捷徑,是有些人窮盡一生也求不來的“天賦”。

據傳,王思聰初進入投資領域時,有業内人詢問他選擇項目的标準是何,他提出了三個條件:有想法、有創造力以及能夠生産出偉大的産品。可當對方再追問他期望得到怎樣的回報時,他的回答是:

“有錢可以慢慢選擇自己想要投的項目,有錢可以不急着要投資回報,我又不靠公司賺錢吃飯。”

因為有錢,他很少計較所謂的“盈利”與“營收”。

有錢就花,有财就露,外界以此為談資笑他瘋癫,嘲他“啃老”,對此他全都付之一笑:

“你的想法和評論改變不了我的現狀,是以,随便你說什麼,我也無需證明給你看。”

在王思聰心中,自己從來沒有高調的“炫富”,他隻是在“做自己”。

有錢,就是他最明顯且最真實的标簽。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王思聰身上有關“富二代”的優越感極為明顯,而對此感受最深的,或許是他的朋友們。

在友人的回憶中,陪同王思聰外出是一件極為省心的事情,因為無論走到哪裡,他都能準确地說出店裡最招牌的飯菜,和最昂貴的紅酒的曆史。

“想吃什麼我來點”,這是他的口頭禅,他總是擔心同行人看不懂那些外文菜單和地圖,朋友說,“他總是先嫌棄,然後再幫忙”,說話不經大腦是他的常态。

細看王思聰的朋友圈,人們能在其中看見如楊幂、林更新、陳赫之類的明星,也能看見一些家世普通的無名之輩。

比如有一個朋友,就是他在英國讀書時買盜版碟認識的,二人一起玩了許多年,某一年他還送給對方一輛車作為生日禮物。

王思聰自認朋友圈沒有任何“層級”,因為“我不在乎朋友的家世,還是要看人本身,是不是好玩、人品好,有錢沒錢太不重要了。反正都不如我有錢。”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王思聰與林更新

相同的優越感也暴露在他對待寵物的态度上。

王思聰有條名為王可可的寵物狗,2014年他為它開通了微網誌,時不時就會在上面曬出自己給愛犬買的最新款蘋果手機、手表和大牌飾品。

後來,網上傳出一張王思聰帶着“可可小公主”出門的微信朋友圈截圖——

360集團創始人周鴻祎問他坐飛機可以帶狗嗎?是買兒童票嗎?

王思聰回複:“不知道,我是私人飛機”。

“活得不如狗”,就是從那個時候流行起來的。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在參加某節目錄制時,主持人要求他現場下廚做一頓飯,王思聰沒有直接拒絕,隻是說:

“我這個人對于硬體和軟體的要求都比較多。電飯鍋要進口的,米也要進口的,不然我做不出來。”

“你知道我昨天做米飯用的是斐濟的水嗎?”

聽了這話,從業人員啞口無言,做飯一事就此作罷。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在不經意間展現财富是王思聰生活的一部分,而這也在某種程度上表達了他對于“富二代”标簽的認可。

他不覺得以“自視甚高”的姿态為人處世有任何問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行為方式,因為“每個人的成長環境不一樣,我從小在國外長大”。

驕傲與直接就是他對待人與事物的方式,至于對方作何感想、結果如何,他鮮少考慮。

什麼是成功?對于他來說“就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雖然身上時刻閃爍着“富二代”的優越感,但王思聰仍把自己定義為“屌絲”,“大家都一樣,唯一差別就是我有錢,可以買到他們買不到的東西”。

他評價自己和“宅男”一模一樣,不喜歡出門,并且熱衷網遊和美女,為了打遊戲、看直播,他可以犧牲去公司上班的時間:

“一周工作兩天吧,剩下的時間都打遊戲。”

上國小時王思聰被家人送到國外讀書,直到大學畢業才回到中國。那時候的他一直覺得自己很寒酸,因為他中學就讀于一所寄宿制貴族男校,每個月的零花錢大概有五六百英鎊,相比周圍的同學,他看起來是“最窮”的那一個。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王思聰愛上了網絡遊戲和漫畫,因為想為動漫事業做點貢獻,他加入了日翻英動漫做了幾年字幕翻譯。

多年後,王思聰還轉發過一條某視訊平台盜取字幕的新聞,力挺自己“最初的夢想”。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王思聰舊照

從興趣出發,王思聰确實和“中二青年”并無二緻,但從實作夢想的方式來看,他又很難被劃分為“一般人”。

普通男孩王思聰在16歲時迎來了“新世界”。

那一年,他在一個極為偶然的情況下得知了家裡其實很有錢,從此天地豁然開朗。

和多數男孩子一樣,王思聰在學生時代的夢想也是擁有一台打遊戲“不卡”的電腦——直到33歲那年他實作了這個夢想,花費100萬。

2021年他以改造家庭網絡為由将兩位網際網路工程師請到家中,在開始工作時,對方問他的具體需求是什麼,他脫口而出:“沒什麼要求,就是要貴的,要好的。”

此後他帶着工程師參觀了自己購買的電腦配件:

2塊處理器是從國外專門空運回來的,總價差不多要13萬人民币;顯示卡是世界頂級的,大約花費10萬元;對于硬碟他其實并不十分滿意,因為“它差不多才3萬塊錢”,是所有配件中最便宜也最普通的。

過程中他随手拿起桌上的一個配件,用極為平常的語氣說:

“這個東西非常貴,全世界隻有兩個,我搞到了一個,要不要給你們介紹一下?”

那一天,王思聰以人民币100萬的價格組裝了一台“還算可以的處理器”,其中并不包括每月20萬元的寬帶費用。

再講起組裝這台電腦的初衷和過程,王思聰笑稱:“現在終于有點錢了,可以做點自己喜歡的事情了。”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為了實作兒時未竟的夢想,王思聰在2011年正式進軍電競行業,并收購、創立了IG戰隊。這之後4年,他又成立了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并在同年10月擔任了中國移動電競聯盟主席。

2018年,30歲的他高調開始了自己職業LOL生涯,宣布自己成為職業電競人,但不知道為何,他僅堅持了31天便宣布退役。

網友笑評,他也許是電競史上職業戰績最好的選手,因為在他短暫而倉促的職業生涯裡,他僅和IG員工合作參與了一場比賽,并取得了勝利——從資料上看,他的獲勝率是100%。

不在乎天長地久,隻在乎曾經擁有,王思聰相信,隻要自己跑得夠快,那失敗便永遠追不上自己。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網絡遊戲之外,“屌絲”王思聰同樣喜歡美女。

在他的世界裡,對于男性朋友和女性朋友的選擇标準全然不同。

對于前者,他希望對方有能力、有想法,尤其“才華”格外重要,“大家至少要志同道合”;可對于後者,他承認自己“還是比較膚淺的”,擺在第一位的一定是顔值,如果隻有才華沒有美貌,“那就交給其他能欣賞她的人去欣賞吧。”

的确,王思聰的身邊從來不缺美麗女性,而對于由此衍生的花邊新聞,他也從不在意。

在那些他人拍攝的、流傳甚廣的偶遇照片中,他會主動幫女生結賬、排隊、提重物,也會陪着對方拍照、購物、逛夜市。他是以成了“國民老公”,并且由于被偶遇的次數太多,他一度被選為“全網最喜歡逛街的男人”。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不同網友在不同地點遇見王思聰與不同友人逛街

2016年,王思聰導演并參演了一檔名為《hello!女神》的綜藝節目。

那時候他剛剛擔任熊貓TV的CEO,而這檔節目的主要目的,就是為該直播平台選拔優秀的網絡女主播。

海選開始前,從業人員問王思聰對于參賽選手的期望和晉級标準是什麼,他擺擺手說:

“你不要揣測我的心思和标準,我不能按照自己的口味去選,我們這一次要的是‘國民女神’。”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王思聰錄制《hello!女神》

不久後節目開播了,王思聰成了海選現場唯一的評委,手握10個直接晉級的權利,“女神”有了,“國民”沒了。

比賽中,各位女主播順利通過海選的條件,就是要争取到與評委王思聰見面的機會,如此王思聰就有了對每一位參賽女主播評頭論足的資格:

“這個不錯,見一見吧。”

“這個太胖了,我不喜歡,不見了。”

“你的個子這麼矮,在東北是可以領到殘障人士補助的。”

“這種貨色怎麼進來的?”

“這人怎麼這麼呆呢?”

“好蠢。”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王思聰在節目中說女主播“這很醜”

現場美女如雲,但符合王思聰“标準”的人卻很少。當然,他也确實有一見傾心的時候,面對喜歡的選手,他直言不諱:“你就是我喜歡的類型,你再笑一個給我看看。”

那一天,這位被王思聰選中一展笑顔的主播拿下了全場最高“人氣值”。最終結果公布時,王思聰得意一笑,看着電子計數器上顯示的超高票數,他說:

“她肯定是第一,因為這些票數全都是我刷的。”

也是在這檔節目中,王思聰在觀衆的鼓勵下,和各位女主播在灌滿泥水的遊泳池裡展開了一場抓豬比賽。

愛美女,也愛豬,他允許别人用“低級趣味”形容自己的喜好。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王思聰在節目裡抓豬

王思聰對于美女的定義相對簡單,卻不單一。

他曾公開表示自己喜歡像高圓圓那樣極具親和力的女人,但是對于像楊幂、戚薇那樣明豔、性感的女性也“很想認識一下”。

王思聰曾給鞠婧祎的微網誌點贊,沒過多久,他态度大變,又說人家的自拍“做作的要死。”其中原因至今不明。

愛恨就在一瞬間,聰聰的喜愛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王思聰與女性友人合影

或許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成了堅定的不婚主義。盡管他清楚地知道隻戀愛不結婚對于女性的青春是一種消耗,“是在耽誤人家”。

在他的了解中,“婚姻是人類發明出來自欺欺人的東西。發明這東西是違背大自然的,你看獅子結婚嗎?老虎結婚嗎?人為什麼一定要結婚呢?”

在情感領域人和獸有差別嗎?王思聰覺得,沒什麼差別。

拿着一套玩世不恭的戀愛理論,王思聰時而“渣”得幹脆,時而“深情”得讓人目瞪口呆。

2011年,王思聰在微網誌上曬出一幅漫畫向當時的女友表白,稱那是他“幻想中的愛情”。後網友對女孩進行了一番人肉搜尋,他站出來替她說話,并表示:“愛情是很純粹的東西。”

後來,他與孫一甯的聊天記錄被曝光、流傳網絡,衆人調侃不斷,他一直沉默。

彼時愛而不得的王思聰,或許才真正明白,在情感世界裡,人與獅子、老虎并不相同,因為它們在求愛失敗後才不會像自己這般,睡不着、吃不好:

“寶,我今天去打點滴了,輸的什麼液,想你的夜。”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網傳王思聰、孫一甯聊天記錄截圖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差不多2011年前後,王思聰在“富二代”之外又收獲了一個标簽:

網紅。

這一年,23歲的王思聰在大S婚禮之後,于個人微網誌上對張蘭和汪小菲母子冷嘲熱諷。

回顧這場知名的罵戰,不過因為有媒體聲稱“張蘭透露兒子的豪華婚禮由萬達集團贊助”。

消息傳出後,王思聰火速在微網誌之上做出回應。他先是指名道姓張蘭“持續造謠”、“不值得尊敬”;再是以“惡心母子”、“冒充富二代”等言論諷刺其“作秀”、“整天整些沒用的”。

輿論不斷發酵,聰聰“火”了,小菲“瘋”了,忍無可忍時,雙方開始隔空對罵。

自此,王思聰與張蘭母子算是徹底結下了梁子,之後幾年,每當張蘭一家有風吹草動,王思聰一定站在“吃瓜”第一線:

有媒體稱“俏江南屢次上市碰壁,終至賣便當”,王思聰轉發該消息并評論:“噗”。媒體稱:“香港法院下令當機俏江南創始人張蘭資産”,他繼續發聲:“大S已經哭暈在廁所……鋼镚都沒了怎麼辦。”

一晃眼,這場罵戰已經過去12年。2022年,汪小菲與大S宣布離婚,女方火速與自己的“童年偶像”具俊晔再婚。

此後,先是汪小菲怒罵“你個窩囊廢換個床墊行嗎?”、“我他媽的不想再給這個家付電費了!”;後又有張蘭為此化身“戰蘭”,在直播間裡陰陽怪氣、指桑罵槐,順便還對好大兒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昔日夫妻分道揚镳,浪漫和甜蜜都沒了,隻剩下雞飛狗跳、一地雞毛。彼時,好事者紛紛跑到王思聰微網誌之下留言,詢問他是否有話要說?不想還未等王思聰發聲,在汪小菲、大S婚變後一個月,他便被“全網禁言”。

時光飛逝,物是人非。曾經沉迷罵戰的二人,一個依舊口無遮攔,一個隻能沉默不語。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2018年,王思聰創立的IG電子競技俱樂部,奪得了當年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冠軍。

當天,他在比賽現場大口吃熱狗的圖檔走紅網絡,由此衍生的表情包、漫畫、短視訊在全網瘋傳。

不久後,王思聰将那幅流傳甚廣的吃熱狗漫畫做成了金屬門牌,挂在了自己位于上海的豪宅門口,供所有過路人參觀。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王思聰上海住宅門口“吃熱狗”漫畫

他不介意外人以搞笑圖檔消遣自己,那是成名的代價,也是快樂的奉獻。

“我從來不裝,我多坦率一個人。”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在網絡上,王思聰罵過很多人。

細數下來,被他“怒怼”過的人連起來大概可以繞網際網路兩圈,涉及的行業包括但不限于演員、歌手、商人、作家、電影人、教育家……

嘲諷娛樂圈女演員“無作品”、“不會演戲”,“火起來主要靠绯聞水軍話題和炒作”;評價流量明星“真醜,像個腦殘”;直言多部國産大制作電影是“爛片”、“垃圾片”……

在他瞧不上眼的諸多影片中,也有許多自家影業投資出品的電影,于是網友戲稱:

千萬别惹王思聰,因為他瘋起來連自己都罵。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王思聰犀利點評電影

因為炮轟的對象大多為明星,王思聰還得了一個“娛樂圈紀檢委”的外号。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在網絡世界裡,王思聰不喜歡道歉,為數不多的公開道歉是對雷軍。

小米在印度的釋出會後,王思聰嘲諷雷軍英語不好,“幹脆别出國丢這個臉了”。

結果第二天又發微網誌道歉,稱:“畢竟上一代企業家沒有我們這代人的條件,雷總,Are you OK?下次需要翻譯你私信我。”

他始終有一套自己的“語言藝術”,就算是緻歉,也要聲東擊西、話裡有話。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因為快言快語,王思聰每隔一段時間就要被送上風口浪尖。

今天罵這個,明天嘲那個,輿論鬧得最兇的時候,就連父親都告誡他“我的朋友以後你别罵”,接着又說“實在要罵就别指名道姓了。”

但是王思聰沒有聽,那之後不久他便轉發了一條有關李開複新書的報道,然後冷嘲熱諷道:“現在就靠寫書糊口了嗎?”

《小時代》電影上映時,他在微網誌寫:“《小時代》愛好者請取消關注。”電影粉絲憤懑不平地問:“你以為電影院是你家開的嗎?”網友笑稱:“還真是他開的。”

因為有錢,王思聰的很多行為都變得“合理”起來,包括“年少輕狂,口無遮攔”。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Hello!女神》節目錄制結束後,王思聰帶着全體參與錄制的從業人員到國外開“慶功宴”。為了友善出行,他替大家“搞了”幾架飛機直奔巴厘島。

節目第一季開播後,因各類話題不斷,流量與營收持續上升,但是不久之後,節目就因“拜金”“低俗”“不尊重女性”等原因停播、下架。

對王思聰來說,這或許是一種提醒和警告,命運似乎正在暗示他,:

有錢不一定可以為所欲為。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王思聰錄制《hello!女神》

《hello!女神》被下架整改的同一年——2017年5月,在完成最後的融資後,熊貓TV在長達22個月的時間裡沒有任何外部資金注入,4年之後,宣告破産。

2019年3月,熊貓TV宣布關停伺服器,同年王思聰被多地法院列為被執行人、限制最高消費,而由他創立的北京普思投資有限公司股權也被當機,有人稱,他這一下便虧掉了20個億。

之後,王思聰卸任、退出多家公司董事職務,有關他資産被當機、投資失敗等消息也不斷傳出。

2022年初,萬達産業投資有限公司成立,王思聰出任董事,這一度被外界解讀為“王思聰即将接管萬達集團”,然而僅僅6個月之後,他便宣布退出集團董事職務。

王思聰:我接班了,我裝的。

在流言四起的日子裡,一向話多的王思聰卻在網絡上日漸低調,他将自己的微網誌設定為僅半年内可見,個人簡介隻剩下一句“為人低調的網紅小王”。

後來,王思聰發微網誌的次數變少了,言語也沒有從前犀利了,有關他的最新動态大多因“路人偶遇”曝光。

他依舊那麼愛逛街、愛美女,但是卻不愛“說話”了,直到2022年10月,他的微網誌“因違反相關法律法規”被徹底“禁言”。

走紅網絡十載,一朝回歸沉默。網紅小王徹底不說話了。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消失于網際網路上的這一年,江湖上到處都有王思聰的消息。

2023年初,他因毆打他人“出現”在官方釋出的警情通報裡,後來又接連出現在網友的偶遇鏡頭裡。僅看照片,卸去“網紅”标簽的聰聰并沒有太多的變化,隻是瘦了些,他依舊愛美女,愛名牌,愛聚會。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2023年,王思聰和友人在海南某飯店用餐被偶遇

小王潇灑依舊,老王卻并不好過。

按照之前的對賭協定,若在2023年底之前珠海萬達商管無法在港交所上市,又未獲得投資者同意免除相關還款要求,那麼萬達方将要向上市前的投資者償還約300億元的股權回購款。

現在,距離年底僅剩1個月,上市一事仍然懸而未決,情況似乎并不樂觀。

就在此時,王思聰投資成立的北京寰聚商業管理有限公司,花費37億參與泰山文旅健身中心項目,王思聰還以董事長的身份現身簽約儀式。而他的這一舉動,也引來諸多猜測:王思聰進軍文旅地産行業,難道已決定接班王健林?

對此,萬達給出的回應是:“寰聚”與萬達并無關系,王思聰也一直在忙自己的事情,基本不參與萬達的業務。

大王被困,小王“轉行”。這隻是巧合?還是另有玄機?

王思聰:浪夠了,回家接班?

在所有與王思聰有關的故事裡,一則他父親的話流傳甚廣:

“我允許王思聰失敗兩次,第一次給5個億,不行,那第二次再給,如果還不行,對不起就要回來上班了。”

創業失敗就回去繼承家産,現如今,是否已經到了“最後關頭”?

曾經多次表示對接管萬達沒興趣的王思聰,又是否甘心從此“浪子回頭”?

答案,也許很快就會揭曉。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