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1942年,一個國小老師被日軍抓走,一項絕技讓他死裡逃生

作者:一葉文史

普通人從日軍手裡逃脫有多難?八十多年前,一個國小老師被日軍俘虜後,靠一項絕技死裡逃生。這件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1942年,一個國小老師被日軍抓走,一項絕技讓他死裡逃生

1942年,張啟英在山東省威海市的偉德山區擔任國小老師。

12月4日上午9點來鐘,從西北方向突然跑來很多老百姓,緊接着鄰村又響起了槍聲。張啟英見情況不對,趕緊和同僚于治平、劉仁德、丁林子四人離開學校,跑到一個小山洞裡藏了起來。

中午時分,有七八個僞軍來到洞口窺探,發現躲在洞裡的張啟英等人。僞軍朝洞口上方開了一槍,張啟英等人隻好出來當了俘虜。他們被押往國小校關押,此時那裡已經關押了300多名老百姓。

1942年,一個國小老師被日軍抓走,一項絕技讓他死裡逃生

天黑之後,四個僞軍将張啟英等四個老師押到了另外一間屋裡,炕上坐着一個日本軍官,他拔出指揮刀大聲地吼叫着:“你們八路的有?”話音未落,就一刀朝張啟英捅了過來。

張啟英急忙後退,右臂被刀捅透,鮮血順着胳膊流了下來。日本軍官獰笑一陣後,從皮包裡拿出幾張照片,歪着頭一邊看照片,一邊端詳着他們。

突然,日本軍官用手指着于治平,說他是八路軍的參謀長;指着張啟英,說他是八路軍的團長,同時說劉仁德是土槍隊的隊長(隻有丁林子沒有被認為是八路軍)。

張啟英等人忙說自己是老百姓,日本軍官哪裡肯聽,馬上指令日本兵對他們三人用刑。

1942年,一個國小老師被日軍抓走,一項絕技讓他死裡逃生

日本兵将張啟英三人放倒,将他們各拖到一架梯子上,腿上捆一道繩子,胸部捆一道,小肚子上橫放着一條杠子,杠子兩頭各有一個日軍踏着,另一個日本兵踏着他們的頭,兩個日本兵往嘴巴裡灌水。

不一會兒,張啟英三人的肚子便凸了起來。日本兵又把他們掀翻在地,用腳用力踏背,把肚子裡的水再擠出來。如此反複折磨三四次,張啟英和兩個同僚被折磨得昏死過去。

張啟英等人蘇醒過來後,八個日本兵将他們綁得結結實實,又用一條粗繩子把他們三人連在一起,拉到一個小屋裡吊了起來。院子裡有八個日本兵站崗,燒着一個很大的火堆,有如面臨大敵之勢。

1942年,一個國小老師被日軍抓走,一項絕技讓他死裡逃生

第二天一大早,日軍将張啟英等人押到了道南姜家村,日軍将各處抓來的人都集中在這裡。張啟英等人被關押在姜家祠堂的東廂房裡。大約十多分鐘後,日本軍官走進廂房,瞪着兩隻牛眼直瞅着他們。

這個兇狠狡猾的家夥一招手,走進來十幾個日本兵,将張啟英三人架起來就往外跑。張啟英認為日軍要将他們槍斃了,心情立刻緊張起來。

但轉念又想,落到日軍手裡早晚免不了一死。能死在這裡也好,家裡可以趕來收屍,不至于曝屍荒野。

不料日軍将他們架進了一間屋子,屋子裡有五個日本兵在喝酒,他們目不轉睛地盯着張啟英等人,突然沖上來将他們毒打一頓。張啟英等人被打得頭破血流,随後又被拖到了廣場上。

1942年,一個國小老師被日軍抓走,一項絕技讓他死裡逃生

廣場上坐滿了被捉來的百姓,幾個便衣和“二皇軍”拿着棍子胡亂打人。一群日本兵在火堆前将一個青年打倒,用腳踏着頭灌水,把盛滿水的大桶扣在這個青年的頭上。

有一個日本兵從火堆裡拉出一條四尺多長、一頭着火的木棒,直向這個青年人的臉上捅,用生硬的中國話說:“暖和暖和的”,其餘的日本兵則在一旁哈哈大笑,一直把這個青年弄死。

最後,幾個日本兵拽着青年的兩條腿向外摔出去很遠。這群殺人取樂的強盜,真是一群披着人皮的野獸。

1942年,一個國小老師被日軍抓走,一項絕技讓他死裡逃生

12月6日淩晨,日軍又押着張啟英等人出發了。走到崖頭七八裡的一個小山梁時,有一個“二皇軍”扯着嗓子喊:“老百姓快來家吧,鬼子已經走啦!”

這時路西小溝裡有一個老太太探頭出來觀看,一個日本兵看見了老太太,端起刺刀向老太太沖去,一刀把老太太捅倒,又連刺了好幾刀。其餘的日軍見到這一幕,竟然都拍手稱贊不已。

傍晚的時候,日軍押着他們來到了土城子村,日軍像趕牛馬一樣将他們趕進驢欄裡,槍托和木棒打得人們頭破血流。一間驢欄擠進了36人,人們隻好人擠人地站了一夜。

1942年,一個國小老師被日軍抓走,一項絕技讓他死裡逃生

12月7日時,張啟英等人被日軍押着,經過了南台、橋頭、孟家莊、溫泉湯等日軍據點,傍晚在栾家店子住下。這個村的南面是個坡度不大的小山,山上長滿了松樹和柞樹。山腳下有個很大的山溝,裡面長滿了刺槐。

張啟英發現這個地形很好,如果能從這裡逃走是個好的選擇。如果今天不想辦法從這裡逃掉,明天到了威海就隻有等死了。張啟英暗暗下定決心,必須在今晚設法逃走,已經沒有别的機會了。

1942年,一個國小老師被日軍抓走,一項絕技讓他死裡逃生

晚上的時候,張啟英等人被關在村南邊一幢五間的正房裡,這房子既沒有廂房,又沒有院牆,離南山又很近,隻要能翻過山頂就能保命。但日軍看守得非常緊,四個日本兵荷槍實彈地守着,實在沒有辦法。

挨到天亮時,站崗的日本兵去吃飯了,隻留下一個日本兵,悠閑地坐在柴堆上,把搶來的包袱打開看,找出幾件首飾和花布看着。

這真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張啟英用力憋了一口氣,把雙手雙腳并攏,再吸一口氣,又再并攏一次……

如此再三幾次,繩子便松垮下來,張啟英捋去身上的繩子,又給三個被抓的同僚松了繩子,讓他們一起趕緊跑。

1942年,一個國小老師被日軍抓走,一項絕技讓他死裡逃生

四個人跑出去大約50步時,背後就響起了槍聲,他們奮力朝着南山跑去。第三槍響時,丁林子倒下了,臉上直冒鮮血。張啟英知道丁林子不行了,便忍心跑了出去。

第四槍響了,張啟英感覺右腿忽然閃了一下,他顧不了那麼多,朝着前面狂奔而去。張啟英縱步躍下山溝,在山溝裡找到了一個被水沖出的小洞,洞的周圍長滿了小樹和草稞,張啟英一頭鑽了進去。

他坐在這個小洞裡鎮定下來,急忙把右腿的褲腳撕開,隻見腿肚子上有個雞蛋黃大的窟窿,不住地往外淌血。張啟英急忙把上衣撕下,裹住了傷口,用布條紮緊傷口止住了血。

這時張啟英一點兒力氣也沒有了,張着大嘴喘着粗氣,口渴得難以忍受。他掙紮着拖了一些刺槐堵住洞口,一頭倒在洞裡,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1942年,一個國小老師被日軍抓走,一項絕技讓他死裡逃生

第二天天亮後,張啟英醒了過來,他知道躺在洞裡早晚會餓死的。他奮力爬出土洞,在一條小地堰上撞見了一個花甲老人。老人見他傷得很重,回村找來幾個年輕人,用一塊門闆将他擡回村裡養傷。

在村民們的熱情幫助下,張啟英得到了救治,經過七八天的休養後,終于可以慢慢走路了。村裡又派了七八個青年擡送他回家。張啟英終于逃過了一劫,從兇殘日寇的手下逃出了生天。

回到家後,張啟英才知道,當初一起逃走的三個老師,劉仁德和于治平都成功逃走了,丁林子卻不幸被打死了。丁林子的死真是太可惜了,他隻差一點點就逃出了虎口。

1942年,一個國小老師被日軍抓走,一項絕技讓他死裡逃生

幾十年後,再回憶這段往事時,張啟英說道:他能和兩位同僚逃出來,全靠他的一項絕技,這項絕技就是“縮骨功”,這是自小練武時祖父所教。

這種技藝,可以在被綁縛的情況下靠收縮腹部和骨骼關節來脫身,他平日裡隻将其用作強身健體的法門,沒想到這項絕技救了他和兩位同僚的性命。

1942年,一個國小老師被日軍抓走,一項絕技讓他死裡逃生

曆史不容忘記,張啟英的經曆,真實記錄了日軍的兇殘,真實記錄了老百姓的艱難。老百姓逃出日軍魔爪真心不容易……【文/一葉文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