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字母榜

2024-05-21 12:52釋出于北京科技領域創作者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抖音一哥”不給力啊。

撰文 | 薛亞萍

編輯 | 譚宵寒

作為618大促的先鋒隊,大主播是平台618大戰的重要籌碼,他們之間的競争很大程度上就是平台之間的競争。

李佳琦早早籌備618,在直播間發3億紅包;聲讨快手的辛巴趕在618前夕道歉了,賬号終于獲得解封;京東也請來了周鴻祎直播帶貨。正當其他大主播準備大幹一場之時,抖音一哥們卻集體後退一步:小楊哥在忙着拍短劇,董宇輝忙着參加活動和做文旅直播。

與輝同行釋出直播預告顯示,5月20日-5月26日期間,董宇輝将僅出現四天,累計直播7個小時。小楊哥5月以來已經直播三天,累計14個小時,GMV合計超過2億元,此前小楊哥直播次數的确已逐漸減少,市場多有“小楊哥轉行”的傳聞,而間歇性回歸直播間或許也是為了穩住直播間的流量和粉絲粘性。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618前夕,抖音一哥們提前後退一步。

鞭牛士整合三眼查資料釋出的抖音4月帶貨榜單顯示,繼2月和3月跌出榜單前二十後,瘋狂小楊哥再次無緣上榜前二十。而董宇輝也在連續三個月闖入抖音帶貨榜前三後,排名掉到了第九名。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瘋狂小楊哥跌出榜單不難解釋,4月,小楊哥僅直播了三天。其中,4月27日直播5個小時,帶貨超1億元;4月29日直播約40分鐘,并未帶貨;4月30日直播1個半小時,帶貨50萬-70萬。

至于董宇輝從從前三跌至第九的原因,一種觀點認為,這與4月下旬董宇輝開啟河南行走播有一定關系。

真實情況可能并非如此。第三方資料平台飛瓜資料顯示,4月25日-4月29日,即5天河南行,與輝同行直播間累計銷售額至少超過1.3億元,日均銷售額為2500萬-5000萬元。而4月1日-4月24日,與輝同行日均銷售額為750萬-1000萬元。顯然,“河南行”為與輝同行直播間貢獻了不少GMV。

事實上,與輝同行直播間4月GMV下跌和董宇輝淡出直播間有關。

按照此前與輝同行的排班,一般晚間8點-10點,董宇輝會出現在直播間。但4月,除了直播間整體休假停播日子外,董宇輝至少還有12天未現身直播間。這種情況似乎已經成了定例,截至5月20日,董宇輝5月僅有6天出現在直播間。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跌出榜單的背後,是這兩位曾經角逐抖音一哥的大主播正齊齊淡出直播間。

大主播時間精力有限,即便是知識主播的天花闆董宇輝,也曾因被質疑講解品質太差,畢竟他不再僅僅隻是鏡頭前的主播,同時也是與輝同行團隊的負責人;小楊哥也不僅單單需要在鏡頭前表演,更需要管理近千人的企業。即便是大主播經常出現在直播間,在他們精力有限的情況下,直播間GMV規模遭遇天花闆是遲早的事,反而不如去挖掘其他有更大增長空間的業務。

更深層次的原因在于,直播電商行業發展多年,已經告别指數級增長,走到平穩發展期。據艾瑞咨詢資料,2023年中國直播電商行業的整體規模達到4.9萬億元,同比增長了35.2%,預計2024-2026年中國直播電商年複合增長率為18%。在這個階段,與其單線增長,不如多線并舉。

在這種情況下,頭部主播尋求轉型是一種必然。小楊哥追着風口拍短劇,董宇輝下注文旅直播。

而讓他們能夠暫時放下直播間尋求轉型,也在于其賬号已有粉絲基礎。董宇輝未出現在直播間時,雖然直播間銷量和流量有所下滑,但起碼是維持在了榜單前列。小楊哥消失在榜單的同時,小楊哥的徒弟七老闆則連續兩個月沖進榜單前20。

當然,大主播們也不會徹底淡出直播間,為了粉絲粘性,他們無法徹底遠離直播間。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相較1-3月,與輝同行四五月的熱度和GMV确有所下降。

從流量上來看,3月份,與輝同行直播間還累計有3.6億人次湧入,4月份就掉到了3.12億,而5月過半,這一資料還不到1億。

從GMV上來看,今年1月,董宇輝直播22天就以9.21億元拿下了抖音帶貨月榜第一,2月份直播16日,銷售額也達到了4.1億元;3月,與輝同行熱度下跌的現象已有所顯現,當月,其直播間雖然位于抖音帶貨月榜榜首,但銷售額降至6億元。

熱度和GMV下降,很大程度與董宇輝缺席直播間相關。

4月12日-14日,董宇輝連續三天沒有出現在直播間,與輝同行直播間最高線上人數不超過5萬,累計觀看人次為1600萬,日均銷售額為750萬-1000萬元。類似的,4月18日-4月21日,董宇輝同樣未出現在直播間,最高線上人數也不超過5萬,日均銷售額為750萬-1000萬元。

形成反差的是,4月7日晚間,董宇輝直播了兩個小時,直播間人氣峰值達到了25萬,累計觀看人次就超過了1100萬,銷售額為1000萬-2500萬元。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顯然,董宇輝是否出現在直播間,對與輝同行的人氣和銷售額有相當大的影響。

事實上,抖音一哥們早已萌生退意。

小楊哥早就表過态。去年,小楊哥徒弟“紅綠燈的黃”因帶貨YSL美妝産品引發争議時,小楊哥的低俗帶貨也引發讨論,小楊哥就在直播間向徒弟發問,“我如果宣布退網,你會支援嗎?”

今年3月初,瘋狂小楊哥在直播間談起2024年三隻羊的規劃時,也提到今年将減少直播帶貨場次,娛樂直播會比較多,例如專注電音節、演唱會、影視項目等。如果有專場活動,考慮将自己粉絲過的賬号直接交由徒弟使用。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圖源:抖音@三隻羊劇場

而董宇輝從一開始就不願意做“賣貨郎”。去年小作文事件後,董宇輝曾對俞敏洪表示過,

自己的性格比較懶散,喜歡附庸風雅,一賣貨就頭疼腦熱咳嗽。“我不能利用大家對我的愛和關心,然後把自己變成一個銷售冠軍,去獲得更多的利益。”

俞敏洪對此回應稱,“我也不希望宇輝天天在那賣東西。我覺得他對公司的貢獻是一種文化貢獻,一種價值觀貢獻,一種在東方哲學發展上的貢獻。”不久後董宇輝在接受《中國日報》專訪時直言:“其實我到現在都不喜歡賣貨”。

今年3月,董宇輝在談到與輝同行的規劃時也表示,要用1/3的時間做農産品帶貨,用1/3的時間帶領大家走出去,一起領略祖國山川,剩下的時間要去做文學、電影相關的事,做名人、企業家訪談等。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來自外界的輿論壓力,是董宇輝和小楊哥面臨的共同困擾。

自走紅以來,董宇輝就面臨着各種争議。有第三方機構統計,僅2023年,董宇輝便登上熱搜223次。小作文風波後,情況尤甚,2024年開年兩個月,董宇輝就登上了80次熱搜。終于在今年2月底,因拒講内衣被質疑“不敬業”“歧視女性”後,董宇輝一怒之下清空微網誌,董宇輝将自己這一行為稱之為“匹夫之怒”,“改變不了什麼,但我就是想做。”

退出微網誌的董宇輝,仍免不了接受微網誌網友們的圍剿審判。今年3月以來,董宇輝又多次被挂在微網誌熱搜上,諸如湖北行排場大、講解品質太差、博物院直播耽誤遊客參觀行程、與霍啟剛同框說英語被質疑太拽。

董宇輝曾提到,他一見熱搜就害怕,“沒完沒了,奇奇怪怪的熱搜,害怕,真的害怕。”

害怕的還有小楊哥。去年12月,小楊哥在談到直播間變得越來越無趣時說過,“盯着我的人太多了,我如果再玩當年那一套,我早就沒了。如果直播間還像當年一樣打打鬧鬧,那早嘎了。”

不久前,小楊哥又因為主辦的電音節“物價高到離譜”被質疑宰客而登上熱搜第一,有網友吐槽,活動現場,一杯純淨水賣20元,紅牛和脈動則分别賣到了28元和30元一瓶。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小楊哥出面說明情況稱,電音節現場所有食物飲品均為明碼标價,不存在欺詐行為。且發現高價後已經降低價格,一瓶水售價10元,為曆屆電音節最低價。據澎湃新聞報道,主辦方之一的武漢鐵樹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從業人員也稱,現場物品的銷售價格都是公開的,且經過市場監督管理局核對。

當然,抖音一哥們減少直播帶貨的原因也不止于此,直播帶貨面臨的風險和挑戰越來越高。最近5年,大陸直播帶貨規模增長了10.5倍,但是相關的投訴量卻增長了47.1倍。今年消費者權益日,董宇輝和小楊哥都因被指控售賣的扣肉産品存在問題,而陷入輿論風暴。

《直播帶貨消費維權輿情分析報告(2023)》也顯示,瘋狂小楊哥的直播帶貨消費維權占比僅次于李佳琦位列第二,高達31.3%,其中虛假宣傳和不文明帶貨等問題突出;董宇輝以4.4%的占比位于第六。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企業家急流勇退,退居二線做幕後的公開說法是更專注于企業戰略,大主播退居幕後則是抽出更多時間做公司管理和謀求新的發展路線。

身為與輝同行法定代表人和負責人的董宇輝,不得不将更多精力放在與輝同行的公司營運和管理上。他曾在直播間談到,“一睜眼就是房租,就是這麼多人的工資”。

而前段時間董宇輝被質疑講解品質變差時也坦誠說,“現在精力被大量分散,可能我們公司在一開始迅速要步入正軌的時候必須得有這麼一段時間,大家容我一段時間,當然我會盡可能減少去掉一些,給自己留出更多的準備時間,但是等公司相對步入正軌後,可能我會更從容一些。”

董宇輝負責的還隻是一個幾十人的團隊,而小楊哥需要負責的是一個有着近千人的大企業,據《新财富》報道,小楊哥兄弟名下已有54家企業,合計注冊資本3.3億元,其中控股的企業超過40家,業務涉及網紅經紀、内容分發、供應鍊管理等直播電商的各個環節。

小楊哥消失在直播間的時候,五個徒弟們挑起了大梁。如連續兩個月闖入帶貨榜前二十的七老闆,在抖音隻有六百多萬的粉絲,去年11月,七老闆單月帶貨銷售額突破1億元,成為小楊哥徒弟中第一個破億的主播;徒弟嘴哥,也曾單月帶貨銷售額突破5000萬元。除了收徒帶來的家族制直播間,小楊哥至少在抖音孵化了4個月銷售額超過千萬的矩陣直播間。

不止董宇輝和小楊哥,李佳琦的直播時長也在逐漸減少,一年前,李佳琦的直播時長已經從原本的5至6小時降低至3至4小時,其餘時間由助播介紹産。今年以來,李佳琦直播時長進一步減少。如4月25日-5月5日,李佳琦個人直播間均由助播直播,李佳琦消失直播間長達10天。

但盡管李佳琦消失在直播間,直播間的場觀也能達到千萬以上;由其他主播直播的“所有女生”直播間和“所有女生的衣櫥”直播間也能穩定在約200萬和500萬的場觀。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大主播離開直播間更深層次原因是:直播行業進入慢速發展軌道,需要開辟新業務。

小楊哥瞄上了短劇。2月份跌出帶貨榜前20後,小楊哥就在直播間回應稱,是為了集中精力拍攝影視片。今年4月,三隻羊集團在抖音啟用賬号“三隻羊劇場”,目前粉絲有4.3萬,簡介為自制精品短劇将陸續更新,并宣布首部短劇《傅爺,你的替嫁新娘是大佬》正式開拍。

小楊哥在抖音賬号的置頂視訊就有一張和周星馳的合照,點贊量超1400萬。小楊哥也曾公開表示,他夢想當喜劇演員,想拍周星馳的喜劇電影。

董宇輝也為直播間的增長和變現尋找新的辦法。今年4月,董宇輝直播間首次獲得廣告贊助,極狐汽車和OPPO手機分别成為了“與輝同行閱山河”欄目的專屬座駕和專用手機。

目前,與輝同行直播間孵化的直播形态也有三個欄目,除了負責日常直播帶貨的“愛生活”,還有主打文旅直播的“閱山河”以及負責嘉賓訪談和讀書專場的“破萬卷”,與輝同行直播間顯然還有更多可以探索的商業空間。

抖音一哥們有不得不走出直播間的理由,退隐江湖或者轉型,但現實并非那麼容易。

現在的小楊哥,正合肥當地正在培養的标杆性主播,也是合肥當地電商産業發展的流量招牌。合肥圍繞着小楊哥的電商布局也已展開。瘋狂小楊哥已經連續兩年為合肥重點企業直播帶崗。小楊哥對合肥的引入MCN機構也有一定影響,《中國企業家》報道,2023年知名遊戲MCN機構小象大鵝落戶合肥高新區,就與瘋狂小楊哥的影響有關。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董宇輝也是如此,他曾在直播間說過,與輝同行要有足夠的錢來支付員工的薪酬,加上每天正常營運的成本,這些都是靠賣貨來維系的。

而東方甄選,甚至是抖音也需要董宇輝這樣的頭部主播。今年3月13日,董宇輝在直播間透露,抖音向與輝同行提出了很多發展思路和期望,尤其是希望與輝同行發展再快些,“抖音的要求太高了,與輝同行與抖音的期望有差距。”

79元眉筆事件之前,李佳琦曾在直播間對着鏡頭說“我可以不用工作了”“真的,每天頭痛到死,每天坐在這兒”,說這話的李佳琦聲音沙啞,非常疲憊。但盡管旺旺等主播知名度提升,但仍不能代替李佳琦。

羅永浩當初直播帶貨是為了還債,還債結束之後的羅永浩選擇再次創業。然而盡管宣布退網,面對交個朋友的業績壓力和流量下滑,羅永浩也不得不多次重新直播,扛起交個朋友的直播大旗。

直播電商的流量很大,大到大主播想退而不能退。被直播電商裹挾的不僅僅有直播間鏡頭前陷入消費主義的觀衆,還有直播間裡被聚光燈照耀着的大主播。

參考資料:

《逃離直播帶貨,小楊哥轉行了》鹽财經

《董宇輝回應現在講解品質差》财經網

《瘋狂小楊哥,合肥制造》中國企業家

《直播帶貨不好幹了?李佳琦、董宇輝等被點名,辛巴和小楊哥有意隐身》中國商報

《“瘋狂小楊哥”主辦電音節被質疑宰客,音樂節的水為什麼這麼貴?》潮新聞用戶端

檢視原圖 27K

  •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
  • 618在即,董宇輝小楊哥卻滑落帶貨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