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点

全球加息潮接近尾声?各国央行都还有自己的烦恼

作者:酒死了

9月20日至9月22日三天时间内,包括美联储、英格兰银行、日本银行、巴西中央银行、南非储备银行在内的十余个主要经济体的央行陆续公布了最新的货币政策决议,涉及二十国集团G20中的近半国家以及全球前十大交易量货币中的五种。

随着美联储和英格兰银行相继宣布此次暂停加息、在本轮全球通胀潮之中始终拒绝改变宽松货币政策的日本银行继续按兵不动,以及上周宣布加息25个基点的欧洲央行明确释放了下次货币政策会议暂缓加息的信号,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央行已在事实上达成一致的货币政策,即紧缩政策已接近达到顶峰。

对于欧洲和美国等西方发达经济体而言,在足够长的时间内维持当前的限制性利率水平以便于将通胀控制在2%目标区间已成为共识。这也意味着2010年代的货币政策宽松十年短期内不会再度回归。

美联储再度暂停加息,鲍威尔表示“目标已至”

在9月20日的货币政策决议中,美联储宣布暂停加息,将联邦基金利率区间维持在5.25%-5.5%,与此前外界的普遍预期相符。

美联储自去年3月开启加息周期以来已经加息11次,累计加息幅度高达525个基点,当前的联邦基金利率区间已经是2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在此期间美国的通胀率已从峰值的9.1%下跌至8月的3.7%。在此前的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就强调了紧缩的货币政策已经对控制通胀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不过,美国8月3.7%的通胀率已经是连续第二月的反弹,较6月3.0%的通胀率再度出现较大幅度的上升。这也意味着美国的通胀依然顽固,美国8月的核心通胀率仍然高达4.3%,服务业核心通胀率也高达4.1%,均远高于美联储2%的中期通胀目标。

因此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再度表示:“准备在适当的情况下进一步加息,并将货币政策维持在限制性水平,直到确信通胀可持续下降。”另一方面,鲍威尔也指出“目前已经相当接近需要达到的目标了”。

鲍威尔的表态无疑暗示着美联储已经接近此次加息潮的利率峰值。美联储此次决议的点阵图预测也显示,今年美联储还将最后一次加息25个基点。至于2024年,美联储则会降息2次并将联邦基金利率维持在5.1%水平,2025年和2026年的联邦基金利率的预期中值则分别为3.9%和2.9%。

与美联储今年6月公布的点阵图预测相比,本次预测中2024年的降息次数从4次减少至2次,2025年的联邦基金利率的预期中值则提高了0.5%。

未来三年时间内更高的预估利率也意味着美联储的限制性利率政策将在高位维持更长时间,即所谓的higher for longer。

需要指出的是,鲍威尔此前在杰克逊霍尔年会上对于美国经济增速的乐观预期,不仅是美联储能够在更长时间内维持高利率的底气所在,同样也反映在了此次正式的利率决议之中。货币政策委员会已将美国今年GDP增速从6月1%的预测值上调至2.1%,2024年的GDP增速则从1.1%上调至1.5%。

衰退阴影下欧洲各国或已迎来利率顶峰

在美联储宣布暂停加息的次日,英格兰银行也同样宣布维持当前5.25%的基准利率不变。

与美联储有着本国强劲的经济增长和得到初步控制的通胀数据不同,英格兰银行此次暂停加息出乎外界的意料,因为英国8月的通胀率仍然高达6.7%,虽然已经低于去年11.1%的峰值,但该通胀率与欧洲其他大国和美国相比明显偏高。经合组织预测英国今年全年通胀率将高达7.2%,为主要工业国之最。

不过,英格兰银行行长贝利仍然在9月22日表示:“未来利率不太可能进一步上升,许多指标表明,尽管高油价带来了新的上行压力,但通胀仍在继续下降。”英格兰银行此前已经14次加息。

在通胀未得到有效控制的情况下停止加息也在英格兰银行内部引起了分歧,该行的9人委员会在维持利率问题上仅有5人支持。

另一方面,疲弱的英国经济也迫使英格兰银行难以进一步加息。英国国家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该国7月GDP较6月萎缩0.5%。高盛与摩根大通此后已分别将英国全年的GDP增速下调至0.3%和0.4%,英国也是七国集团中经济表现最差的国家。

与英格兰银行同样选择暂停加息的欧洲国家还有瑞士。

9月21日瑞士国家银行宣布将政策利率维持在1.75%水平,结束了连续五个季度的加息,但该行不排除未来进一步加息的可能性。

不同于经济指标较差的英国,瑞士8月的通胀率仅为1.6%,甚至低于2%的通胀目标上限。考虑到瑞士政府9月20日预计今年该国GDP增速仍能达到1.3%的水平,瑞士央行事实上也缺乏动力和必要进一步加息。

此外,21日挪威和瑞典央行则均宣布加息25个基点并将关键利率上调至4.25%和4%。

挪威央行行长Ida Wolden Bache表示,未来可能还有一次加息,利率政策在未来一段时间之内可能需要保持紧缩立场。这已经是挪威两年以来的第13次加息,挪威8月最新通胀率仍高达4.8%。而邻国瑞典加息25个基点也符合市场预计,瑞典8月通胀高达7.2%,明显高于欧元区通胀率。瑞典央行在声明中也强调,该国经济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但通胀压力仍然过高。导致瑞典通胀压力巨大的主要因素是瑞典克朗相比与欧元和美元均出现了大幅下跌并造成了输入性通胀。瑞典央行预计12月可能将再次加息。

瑞典与挪威并未效仿美联储而仍然选择小幅度加息,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欧洲央行上周利率决议的影响。

9月14日,欧洲央行宣布分别将存款机制利率、主要再融资利率和边际借贷利率三大关键利率再次上调25个基点至4%、4.5%和4.75%。

与美国相比,欧洲央行开启加息周期较晚,累计10次、450个基点的加息频次与幅度也不如美联储激进。这也导致欧元区8月通胀率和核心通胀率均为5.3%,略高于美国同期的通胀数字。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此前已表示“对抗通胀的斗争尚未取得胜利”,再加上今年冬季欧洲可能仍将面临能源价格上涨的冲击,欧洲央行小幅加息并不令人意外。

需要指出的是,拉加德在加息之后也强调:“根据评估,我们认为欧洲央行当前的关键利率已经达到了能够在足够长的时间内维持的水平,将为通胀及时恢复到我们的目标做出重大贡献。”这无疑暗示着欧洲央行再度大幅度加息可能性极小。

与此同时拉加德还表示:“只要有必要,欧洲央行可以将利率设定在足够限制性的水平,以实现通胀回到2%的中期目标”。该立场与美联储的在更长时间内维持限制性利率的策略完全一致。

欧洲央行与美联储的步调一致也意味着西方经济体利率即将或已见顶、以及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通过限制性利率维持紧缩货币政策已成为共识。

凯投宏观的首席全球经济学家Jennifer McKeown认为,本周的一系列央行决议标志着全球货币政策迎来转折点。凯投宏观预计2024年全球30个主要央行中将有21个开始降息。摩根大通认为,欧洲央行已经完成了本周期的最后一次加息,接下来将是长期高息状态。美国信安资产管理公司认为,美国经济强劲增长,使得明年(货币)政策宽松的空间很小。

除了顽固通胀带来的较长时间内维持较高利率的必要性之外,异常活跃的西方各国劳动力市场以及全球经济软着陆都为长期限制性利率的实施带来了基础。

欧盟委员会在9月11日公布的夏季经济预测中将欧盟今年的经济增幅从1.1%下调至0.8%,2024年的经济增幅则从1.7%下调至1.4%。虽然该些增速并不显著,但无疑欧元区和欧盟的表现都比此前预计的经济衰退更为优秀。

相比于坚挺的劳动力市场和经济表现,中长期的限制性利率对于金融市场冲击无疑更加巨大。

Cresset Capital首席投资官Jack Ablin表示:“我们将面临持续的逆风,融资成本将会受到损害”。相比于美股近日的下跌,美国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飙升逾13个基点至4.492%,为200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而一向“白菜价”的德国10年起国债也已触及2.73%的六个月新高。

相比于重新活跃的债券市场,欧美主要股指则于9月21日遭遇“黑色星期四”。虽然美联储此次停止加息和此前欧洲央行小幅加息25个基点完全在市场预料之内,英格兰银行意外暂停加息理论上更是利好股市,但是三大央行长期维持限制性利率的一致表态仍然重挫了市场信心。

新兴经济体货币政策大相径庭

相比于即将结束加息周期的欧美主要经济体,以巴西为代表的部分新兴经济体则率先开始了降息步伐。

9月20日,巴西央行宣布第二次降息50个基点至12.75%。此前巴西已经通过13次加息将基准利率提升至13.75%的峰值。随着巴西央行预计该国今年全年通胀率将下降至4.84%,该行此前在7月的决议中已表示“有信心启动渐进的货币宽松周期”。巴西央行委员会预计11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将第三次降息50个基点,并在年底前将基准利率下调至11.75%。

亚洲新兴经济体方面,菲律宾和印尼央行均在9月21日宣布维持当前利率水平不变。由于两国正面临着本币贬值和大米价格上涨带来的通胀压力,两国央行难以效仿巴西央行开启降息周期。

目前菲律宾隔夜借款利率为6.25%,而印尼的7天逆回购利率为5.75%。印尼央行行长Perry Warjiyo表示,目前的利率政策能确保通货膨胀保持在较低水平。印尼央行预计该国今明两年的通胀率分别为3%±1%和2.5%±1%,当前该行货币政策仍然侧重于控制印尼盾的币值稳定。

法国兴业银行预计印尼央行不会在2024年一季度之前考虑降息,甚至不排除在今年11月再次加息以扩大息差减少印尼盾的贬值压力。

同样宣布维持关键利率的新兴经济体还包括南非。9月21日南非储备银行宣布将主要贷款利率维持在8.25%,这也是该行第二次暂停加息。南非8月4.8%的通胀率虽然较7月前值4.7%略有反弹,但总体在南非央行3%-6%的通胀目标区间之内。该行行长Lesetja Kganyago当天表示:“应对通胀的工作尚未完成,风险依然存在。我们随时准备采取行动。”

欧美各国和大部分新兴经济体正在或即将跨过利率峰值的同时,以土耳其和俄罗斯为代表的少部分国家目前仍处于艰难的加息周期。

9月21日,土耳其央行再次宣布一次性加息500个基点,将基准利率从25%上调至30%。与邻近的欧元区截然不同的是,在能源危机中同样面临巨大通胀压力的土耳其在“埃尔多安经济学”的政治影响下长期拒绝开启加息周期,反而逆向将利率从19%降至8.5%。埃尔多安曾将利率称为“万恶之母”并一度表示“我们被西方经济学欺骗已久”。

直至埃尔多安于5月赢得大选之后并更换央行行长之后,土耳其才于今年6月开启第一次加息,已比欧元区开启加息周期落后近一年时间,目前土耳其央行累计进行了四次加息,也落后于欧洲央行的9次加息。

土耳其央行的不作为直接导致该国近两年以来通胀始终维持在超级高位,并在去年10月创下85.5%的纪录。8月该国通胀率仍高达58.9%,较7月前值48%进一步飙升,8月的核心通胀率更是高达64.9%。虽然该行已经强调其中期通胀目标为5%,但目前现状显然距离目标相去甚远,7月土耳其央行预计今年全年土耳其通胀率将达到65%。与此同时,土耳其里拉也成为全球主要货币中表现最差的,过去三年之内里拉兑美元贬值已超过六成。

凯投宏观认为土耳其仍需实施更多的紧缩措施,并预计在年底之前该国央行将进一步加息500个基点至35%,该国今年的GDP增速则会下降至2.9%。

与土耳其面临着通胀和本币贬值双重压力的经济体还包括俄罗斯。

俄罗斯央行在上周的9月15日宣布加息100个基点至13%,为近两个月以来俄罗斯第三次加息。该行已将俄罗斯今年通胀预估值从此前的5.0%-6.5%上调至6%-7%,明显高于4%的通胀目标。该行也指出今年以来,卢布较美元也贬值约30%,并将在下次会议上评估进一步提高关键利率的可行性。

日本银行以不变应万变

与遭遇严重通胀冲击的欧洲和美国不同,通胀始终徘徊在3%区间的日本则是发达经济体之中货币政策的逆行者。自欧美开启加息周期以来,已经经历过行长换届的日本银行至今依然维持着其负利率政策以及收益率控制曲线控制不变。

9月22日,日银公布的最新货币政策决议不出意料地“老调重弹”并表示将短期关键利率维持在-0.1%不变,10年期日债收益率控制区间仍保持±0.5%,几乎与日银7月的利率决议完全一致。

日银在决议中还表示,在国内外经济和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极高的情况下,该行将继续实施货币宽松政策,以灵活地应对经济活动、物价以及金融状况的变化。具体而言,该行决定维持长期利率诱导至0%左右的大规模货币宽松政策,长期利率上限则定在1%,若市场利率超过该上限,该行将会无限购入国债以抑制利率。

日银行长植田和男在当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道:“从物价形势来看,工资和物价设定有积极变动的迹象,但物价目标的实现尚不成熟。我们将继续顽强地实施货币宽松政策。”

日本总务省公布的通胀数据显示,8月整体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上涨3.2%,当月不包括生鲜食品的核心消费物价指数则同比上涨3.1%。虽然日本的通胀数字已连续17个月高于日银设定的2%中期通胀目标,但该国今年年初4.3%的通胀峰值与欧美主要经济体相比并不严重。

这也足以解释植田和男继续保持宽松政策的态度。植田和男此前在接受读卖新闻采访时强调,需要在年底掌握足够信息的前提下,特别是明年春季工资上涨趋势确立的情况下,才会进一步确定货币政策。

植田和男模糊的表态也意味着之前关于日银即将结束负利率并转向鹰派立场的猜测中短期内并不成立。9月9日植田和男“一旦确信物价将随着工资上涨而持续上涨,将取消作为大规模货币宽松支柱的负利率政策”的表态也并未说明具体日期。

考虑到日本内阁府7月发布的该国经济中长期展望报告中将未来三年的通胀率预测为2.6%、1.9%和1.2%,以及2027年至2032年仅为0.7%的整体平均通胀率,日银结束负利率政策可能依然遥遥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