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点

“这张照片酷吗?是我用耳朵拍的!”

作者:平安吉林

看看下面这些照片

你能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吗?

“这张照片酷吗?是我用耳朵拍的!”

你可能想不到

这些照片的拍摄者

其实来自一群失明少年

今年5月19日

是第三十四次全国助残日

我们想带您一起走近

这群失明的少年摄影师

“我很喜欢拍雨

以前还看得见时我就喜欢拍照

尤其喜欢在下雨时

站在高楼上拍摄那种

城市天地之间云雾缭绕的照片”

提到拍照

广州市启明学校初三年级的宋海洋

脸上洋溢着兴奋的表情

“这张照片酷吗?是我用耳朵拍的!”

广州海珠湖公园,宋海洋在志愿者的协助下拍摄盛开的簕杜鹃。

12岁之后,因为视网膜脱落

而逐渐失去视力的宋海洋

庆幸自己曾经看过这个世界

“我对颜色、形状的感知比较好”

宋海洋很喜欢拍照

他说拍照会让自己很开心

“因为我发现自己拍出来的东西

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差

而且拍出的照片能让看的人也很开心

这就非常好了”

“这张照片酷吗?是我用耳朵拍的!”

广州市启明学校参加街拍实践的12位视障学生

和宋海洋一样热爱拍照的

视障学生不在少数

不久前

广州市启明学校的吴老师

和广东省外语艺术职业学院的

大学生志愿者们

带着12位视障学生

一起到广州海珠湖开展户外街拍实践

大家追寻着春天的脚步

感受春天的气息

“这张照片酷吗?是我用耳朵拍的!”

大学生志愿者与视障学生一起游览海珠湖。

“这张照片酷吗?是我用耳朵拍的!”

视障学生通过智能手机的无障碍功能和旁白语音提示为彼此拍照。

环湖拍摄过程中

视障学生吴铭轩一路欢欣雀跃

他几乎拍摄了自己遇到的

每一朵花和每一片叶子

吴同学先是用手触摸花

然后将手机放在距花一臂的位置

把镜头对准花

便非常熟练地完成了拍摄

“我拍到了紫荆花,非常开心”

“这张照片酷吗?是我用耳朵拍的!”

在一片花海中感知自然,视障学生以“春天”为主题开展摄影创作。

“这张照片酷吗?是我用耳朵拍的!”

视障学生拍照的同时,也触摸鲜花并嗅闻鲜花的芬芳。

一路上有说有笑

吴铭轩会主动将自己拍摄的照片

给陪同他的志愿者张明希看

张明希则为他讲述

自己看到的场景并鼓励他:

“我都不一定拍得比你好”

“这张照片酷吗?是我用耳朵拍的!”

视障学生展示拍摄的花朵照片。

来自初二年级的女生方薇惠

也在一旁认真拍摄一朵雏菊

“我是全盲的

以前想拍什么都要找别人帮我拍

而且我社恐

想自己学会怎么拍

不想麻烦别人”

小方告诉记者

她喜欢拍花的特写镜头

“这张照片酷吗?是我用耳朵拍的!”

确认了与花朵的距离之后,视障学生一边听提示音一边拍照。

“声音在哪我就朝哪拍

我很确信我对声音的判断”

摄龄已有6年的

高二年级康金塬同学说

自己小学五年级时

就已加入了摄影兴趣小组

“小的时候没有想这么多

就是觉得盲人也能照相,挺帅的”

“这张照片酷吗?是我用耳朵拍的!”

康金塬在“触摸”天气,并用手机记录下雨的瞬间。

启明学校非视觉摄影小组

负责人郭丰老师告诉记者

让视障学生尝试摄影的活动

从2014年便开始了

至今已有十年的时间

“希望视障学生

通过这种创作形式来表现自我

也让更多普通大众

了解我们视障学生的内心

建构一个视障学生

和大众交流的沟通方式”

郭丰表示

借助摄影

视障学生可以锻炼勇气

从而更好地融入社会

走出去了解世界

“这张照片酷吗?是我用耳朵拍的!”

学生们练习相隔两臂距离为彼此拍摄中景别单人照。

参与非视觉摄影教学的吴老师表示

非视觉摄影最大的意义

是让学生走出去

不要总是待在一个封闭的地方

“这张照片酷吗?是我用耳朵拍的!”

吴老师手把手教视障学生拍摄雨滴。

“虽然看不见

但是学生的其他感官都是正常的

主动走出去拍照以后

整个人的心态会不一样

我希望他们去关心整个社会

去关心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

并且用镜头记录下来

写好拍摄手记”

吴老师表示

“这张照片酷吗?是我用耳朵拍的!”

视障同学在朋友圈里展示拍摄的照片。

记者手记

吴老师让我给孩子们讲一节摄影课,制作PPT时,我非常苦恼,因为翻看过去自己拍摄的照片,我竟很难找到一张用视觉以外的其他感官拍摄的。

由于看得见,我过分注重光影、形式感、构图、前景和背景,而忽略了其他感官对照片的影响。于是我拿起相机走向离家不远的广州市文化馆,打算闭上眼睛去拍摄那里的绣球花,感受一下在黑暗中拍摄是怎样的过程。

我努力通过盲道慢慢地走向文化馆,一路上却时常因车声而忍不住睁开眼睛时不时地打量一下路况。在此过程中,我用触摸的方式拍摄了朱槿花和绣球花,原来“盲拍”比我想象中要困难。首先人在黑暗中会不自觉地有些心焦,把注意力放到拍照中来并不容易;其次虽然用手摸到了花的方位,但凭感觉拍摄确实很容易拍歪,有时花只有一半纳入了取景框,另一半则出框了。

这次体验让我感触颇深,原来视障学生在拍摄前曾充分体验过这些画面中的情景。不论是行进道路上轰鸣而过的汽车,还是花朵柔软的触感,都用心或手提前感受了一番。

“这张照片酷吗?是我用耳朵拍的!”

启明学校教学楼的墙上写道:“光明在我们眼前,光明在我们心中……”

在启明学校翻看已经毕业的视障学生拍摄的照片,一些工整的图片令人感到意外,拥有健康双眼的人也未必拍得了那么正;而另一些图片则充满情感,失焦却美好。他们的照片饱含情感,你可以通过那些照片一窥他们的内心世界。拍摄一件事物并将内心的真实感受表达出来并不容易,但他们做到了。

来源:人民日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