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点

中小学生中悄然流行“玩烟卡”,多数家长担忧也有人赞同,律师:售卖违法

中小学生中悄然流行“玩烟卡”,多数家长担忧也有人赞同,律师:售卖违法

烟卡最近在中小学生中悄悄盛行起来,根据香烟价格,孩子们对烟卡估价,通过拍烟卡赢“稀有卡”。家长担心影响儿童成长,给孩子心中埋下抽烟的种子。4月16日、17日,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走访西安近10所中小学校门口,发现确实有烟卡售卖现象,玩烟卡的小学生也很愿意炫耀自己的“战利品”。小学生玩儿“烟卡”,到底该不该禁,你咋看?

家长反映

孩子拿着烟卡当商品交换 认为是文化侵蚀会造成误导

陈先生家住西安市鄠邑区,最近他发现烟卡在小学生中流行起来。

“我孩子上六年级,前几天我发现孩子拿着烟盒模样的纸片,问他是啥东西,他说是烟卡,用烟盒子叠的小卡片。”4月17日,陈先生说,孩子当时就给他讲,班里同学都玩这个,大家拿着互相换,还互相攀比谁的最值钱,“都炫耀我的能值多少钱,孩子说最值钱的是‘和X下’,一张能卖到15元。还问我‘和X下’的香烟多钱。”陈先生当时都愣住了,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就对烟产生了兴趣,他只能说:“爸爸也不抽烟,也不知道价格。”

陈先生说,孩子讲得津津乐道,说学校门口就有卖的,烟卡分真烟盒和印刷版两种,网上也有卖的。事后,陈先生耐心地给孩子讲了道理。“我认为这就是文化侵蚀,把烟盒做成卡牌,小孩子接触到会有误导,他们都把这东西当商品交换,根据香烟价格二次估值。现在小小就接触烟,了解烟的品牌,再长大一点就会产生好奇而抽烟,这对儿童、青少年成长太不利了。”

小玩具打着“解压”旗号 对孩子成长没啥好处

4月17日,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随机走访过程中,遇到四年级学生豆豆的家长贺女士,贺女士说,烟卡还没发现孩子玩儿,“昨天才收拾了一顿,玩儿了一个解压神器,可以打出火花,刚被我没收了。”贺女士给记者找出图片,网上很多商家售卖,“抖音网红爆款儿童解压打火石”“3D解压打火石”“看得见的安全火花”等。“学校门口反正是层出不穷啥都有,这个打火石就是我娃让他爷爷在学校门口给买的,大的三块,小的两块。”

贺女士说,从家长角度来说,这些东西肯定不愿意让孩子接触,“东西都不贵,但对孩子成长没啥好处,烟卡最近也很火,网上多得很。这些破玩意能给孩子带来啥好处?童年的快乐?玩儿点啥不好。”贺女士认为,玩烟卡的方式跟自己儿时的拍洋片很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捡烟盒叠烟卡拍着玩儿的小男孩很多,“那个年代是没啥好玩儿的,现在这么多好玩儿的,咋能又流行起来,只能说时尚是一个圆。”

记者调查

走访西安近10所中小学 校门口确实有卖“烟卡”

4月16日至17日,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走访西安各地近10所中小学,有的学校门口文具店里在销售烟卡。在西安市兴庆路附近的一所高中对面,文具店里,老板拿出一个大展板写着“网红解压烟卡”,上面粘着一个个小包装,里面装着像烟盒一样的卡片,一包有8张。里面有“南X”“红X山”“和X下”“中X”“黄X楼”等不同的样式,除了印有品牌名,还有“过滤嘴香烟”“注册商标”等标注映入眼帘。这些烟卡粗略看起来跟烟盒包装几乎无异,仔细看每张都印有小字“本卡片仅供儿童娱乐”,个别烟卡还有的印有“全新款儿童香烟外盒艺术折纸”,但这些的字号都还没芝麻大。

中小学生中悄然流行“玩烟卡”,多数家长担忧也有人赞同,律师:售卖违法

一文具店里出售的“网红解压烟卡”

店老板介绍,来买烟卡的小学生、中学生都有,还有家长来买。“小孩每次来买,一次都买三四包,两块钱一包。”老板说,最近烟卡卖得很好,孩子拿去互相拍着玩,但哪些是稀有卡、哪些更值钱,他们也不懂,孩子们来了都自己挑。“这些应该都是印刷品,不是真烟盒,我们也不抽烟,这些都是进货进来的。一包都这么多张,真烟盒攒到啥时候也攒不出来这么多。”

商家看大人来买烟卡“反侦察”说没有 路过孩子急忙说“我有”

西郊一所小学门口,中午放学时,小卖部都将摊位摆出店外,记者询问有没有烟卡,一家商店老板先说有,记者提出想看一下,该老板立刻警觉反问“你要干啥?”随后改口称,没有。附近其他店铺看是成年人单独来询问,都很谨慎,有的老板打量记者后说没有,有的直接称没有。

然而,旁边路过的小朋友争先恐后地给记者说他们有“烟卡”。几个小男孩兴高采烈地掏出自己的烟卡给记者展示,并教记者怎么叠,“这些价格都不一样,学校另一个门口2块钱4张。卡的价格不一样,我们有的值钱的能卖10块钱一张,还有的不值钱的一毛钱一张。”小男孩说,趴在地上双手击拍地面,烟卡翻过来,就赢一张,谁拍得好谁就赢得多。几个小孩都说,父母不知道自己拍烟卡,“知道肯定要说我,这都是我赢来的,我藏起来呢。”

中小学生中悄然流行“玩烟卡”,多数家长担忧也有人赞同,律师:售卖违法

小学生收集的各种烟卡

记者发现,也不并不是所有小学生都玩烟卡,在有些学校门口,放学的小学生称不知道烟卡是啥东西,也没有见过。

也有的学校门口商店称,烟卡没有,小朋友玩儿的卡牌有“奥特曼卡”。

网上销量过万 各个网购平台都有 店家称“保真”

4月16日,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在淘宝、拼多多、小红书等平台搜索“烟卡”,出来的商品眼花缭乱。淘宝销量高的月售达到2万件,在拼多多上销量更高,部分商家已拼成100多万单。大多标着“保真”“无印刷”“和X下”等字样。“问大家”里,还有攻略教如何分辨真假,“有烟味的就是真的,没味道的就是印刷品”“这家是真的,脏兮兮的”。还有人问,真的有家长支持给孩子买烟卡吗?回复里,不少留言称,是为了不让孩子翻垃圾桶,不买孩子就去捡垃圾;还有回复称,如果能让孩子少玩儿点手机,玩烟卡也是个好选择;还有回复称,孩子的童年快乐最重要,错过了就没有了。网上还有不少烟卡折叠教程,以及烟卡稀有度排行、普及视频。

记者随机询问几家店主,有店主称:“我家的烟卡都是真的。”他说,都是用真烟盒,有的是烟盒卡片,有的是直接叠好的。至于有没有重复,要看拍哪个链接,比如35元50张的,就没有重复的,而且其中稀有卡不少,“我们的卡不脏,如果有坏的我们就直接扔掉了。”

全国各地

多地多所小学发布“烟卡”提示 禁令里也有特别声音

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近日,三亚市教育局发布《防止学生沉迷“烟卡”游戏重要提示》称,“拍烟卡”游戏成瘾存在影响学生身心健康、分散学习精力、不良价值导向的风险隐患。请家长配合学校禁止“烟卡”进校园,校方一旦发现学生带“烟卡”进校或发现学生在校内进行“拍烟卡”游戏,可立即制止并当场没收“烟卡”。

广州科学城小学家委会称,“烟卡”来自烟盒,含有害物质,危害儿童身心健康。“烟卡”来自不同途径,有些来自学生个人收集,有些则来自网购,还请各位家长提高警惕,加强相关教育、引导。

湖南多所学校也发布“禁令”,并发动家长一起来合力制止学生玩“烟牌”,让他们能深刻认识到危害性。

关于“烟卡”游戏的一片“禁”声里也有特别声音,湖南浏阳市道吾小学校长陈利莎给家长们写了一封特别的信。“在游戏里能习得遵守规则、竞争合作、统筹分析、人际交往、资源利用等能力……”陈利莎认为,游戏对于儿童的意义,胜过任何形式的说教。现在的孩子还面临虚拟游戏的吞噬,真实的交往、真实的输赢、真实的规则却越来越少。真实的游戏让孩子们在玩耍中把自己带入到各种的角色和身份里,这个过程激活了他们的创造力。逻辑清晰地写明希望能继续“打烟牌”的理由。

专家支招

家长不必过度焦虑 积极疏导正视孩子游戏需求

4月17日,记者联系到一位教育业内人士,她说,烟卡与普通卡牌、盲盒不同,很可能对孩子产生烟草宣传负面效应。同时,会引发孩子的攀比心里,加上拍烟卡的游戏带有赌博性质,所以家长们才会反对。“另一方面来说,叠烟卡锻炼了孩子的动手能力,但能动手实践的游戏、玩具很多,可以从其他游戏上发挥孩子的创造性。”她说,游戏是为了给孩子带来快乐的同时促进孩子的身心成长,增进与小伙伴之间的友谊,作为家长也不必过度焦虑,给孩子成长的空间,积极疏导及时指导,让孩子拥有合理的游戏空间,正视、尊重孩子的游戏需求。

律师说法

向中小学生销售“烟卡” 有违《未成年人保护法》《烟草专卖法》 或构成侵权

北京德恒(西咸新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耀华律师说,“烟卡”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用废弃烟盒裁剪制作的卡片,另一种是商家印刷的全新的带有烟标的卡片。向中小学生销售“烟卡”,有违《未成年人保护法》和《烟草专卖法》的规定。

《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生产、销售用于未成年人的食品、药品、玩具、用具和游戏游艺设备、游乐设施等,应当符合国家或者行业标准,不得危害未成年人的人身安全和身心健康。废弃烟盒制作的“烟卡”,存在烟草残余或二次污染的风险,同时存在诱导未成年人抽烟或赌博的可能,因此市场监管、教育部门应加强监管。

《烟草专卖法》也明确“劝阻青少年吸烟,禁止中小学生吸烟。”,《烟草专卖法》还规定禁止生产、销售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烟草制品,非指定的企业不得印制烟草制品商标标识。一些商家销售带有烟草商标的“烟卡”,一是违反了《烟草专卖法》的规定,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可销毁印制的商标标识,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二是侵犯了相关烟草生产企业的商标权,构成侵权。

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 佘欣 编辑 李智

(来源:大风新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