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点

案例分享1,父母婚后为子女购房出资,认定为赠与双方还是借款?

作者:仁心法侃
案例分享1,父母婚后为子女购房出资,认定为赠与双方还是借款?

小型案例连续剧之父母为子女购房出资

案情简介:

徐某2、陆某1婚后,徐某2的父母徐某1为小夫妻购房出资,房款直接转给徐某2。后离婚时,徐某1主张该笔出资为借款,拿出徐某2的借条要求小夫妻共同承担。

其他细节:

其一,借款与银行对不上;

其二,房产权利人登记为陆某1、徐某2及徐某2与前妻所生子女徐某3,

其三,陆某1也对房屋进行出资,

其四,徐某1出示的借条显示,该借条形成于2016年9月21日,徐某2、陆某1就购房书写的对账单形成于2016年9月23日,且该对账单的前半部分对借款的情况有明确记载,就连向徐某2的母亲陆某240,000元都清楚的记载,如果2016年9月21日已经向徐某1借511,000元的话,必然在对账单上有明确记载。10,000元的借款有记录,但对511,000没有记载。

案例来源:(2023)沪01民终9581号

杨钦仁律师点评,

其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司法解释一》第二十九条,当事人结婚前,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自己子女个人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双方的除外。

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依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照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的原则处理。

《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二条 【夫妻共同财产】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为夫妻的共同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

(一)工资、奖金、劳务报酬;

(二)生产、经营、投资的收益;

(三)知识产权的收益;

(四)继承或者受赠的财产,但是本法第一千零六十三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

(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

夫妻对共同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

第一千零六十三条 【夫妻个人财产】下列财产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

(一)一方的婚前财产;

(二)一方因受到人身损害获得的赔偿或者补偿;

(三)遗嘱或者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一方的财产;

(四)一方专用的生活用品;

(五)其他应当归一方的财产。

实际上,对于父母婚后帮助小夫妻购房,房屋登记夫妻双方名字的,其出资属于对小夫妻的赠与还是借款,法律规定实际不详。因为其意思表示往往没有那么明确,法官有权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对当事人意思进行推定。

很多父母内心想法是,这些钱如果小两口一直一起过日子,这钱就送了,如果小两口离婚了,那这钱我得要回来。

所以,现实很多情况是,懂法的在最后就是借款,不懂法,啥都不做的不分借款,部分赠与。究竟借款还是赠与主要看法官裁量。

对于认定借款的,法院通常理由如下:

在当今房价高企的背景下,部分子女经济条件有限,父母在子女购房时给予资助属于常态,但不能将此视为理所当然,也绝非法律所倡导。子女成年后,父母已尽抚养义务,并无继续供养的义务。

Or

从公序良俗的角度,在倡导敬老慈幼之时,亦应提倡子女一旦成年,应当自立生活。父母体恤子女,帮助子女改善生活境遇、渡过经济窘期、稳定家庭和谐而提供的经济帮助,非父母法律义务,而是父母慈幼的一种体现,不应理解为理所当然的赠与,子女理应负有偿还义务,此亦是子女敬老应有的道义。

对于认定赠与的,法院通常理由如下:

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此外,按照习俗,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婚房,属正常现象。

Or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本案中,陆GM在杨W、徐J婚后,出资购买系争房屋并登记在杨W、徐J及其婚生子三人名下的行为,应当认定为对杨W、徐J及其婚生子的赠与。

一审法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借贷关系是否成立及陆某1是否应当承担还款责任。法院认为,对于借贷关系是否成立,应当从双方当事人是否存在借贷合意及款项交付情况予以审查。徐某1为证明其主张的借款事实,提供了《借条》、取现、转账凭证等证据,虽《借条》仅徐某2签名,但借款系用于徐某2、陆某1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婚房,属夫妻共同债务,故要求徐某2、陆某1还款。纵观本案借款,

首先,陆某1对借款不认可,借款前后,徐某1及徐某2未向其提起徐某1对儿子金钱上的支持属于借款性质,且徐某1确认涉案《借条》出具时,陆某1未在场,据此法院难以认定陆某1知情。其次,陆某1认为款项系徐某1对徐某2、陆某1的赠与,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此外,按照习俗,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婚房,属正常现象,且直至本次诉讼前,徐某1长期未以诉讼方式主张借款,亦未向陆某1催讨,直至徐某2、陆某1离婚后才提起本案诉讼,就借贷关系而言有悖于常理。

再次,徐某1主张的《借条》,系徐某2单方签名,《借条》形成时,陆某1未在场,亦未事后签字追认;法院对该《借条》形成的真实时间是否如徐某1与徐某2所称难以确认,考虑到徐某1与徐某2系父母子女关系,双方对借条的形成具备有利条件,现有证据不能确凿证实徐某2、陆某1共同向徐某1借款的事实,亦无法证明徐某2、陆某1有共同举债的合意,如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对陆某1而言显失公平,故法院不认定涉案款项系徐某2、陆某1的夫妻共同债务。第四、根据徐某1出示的借条显示,该借条形成于2016年9月21日,徐某2、陆某1就购房书写的对账单形成于2016年9月23日,且该对账单的前半部分对借款的情况有明确记载,就连向徐某2的母亲陆某240,000元都清楚的记载,如果2016年9月21日已经向徐某1借511,000元的话,必然在对账单上有明确记载。连10,000元的借款都记载的清清楚楚而511,000元这样的大笔借款却没有记载,此举明显有违常理,由此进一步印证该款并非借款,而是包括在徐某2的600,000元出资内。第五、涉案房屋的首付款中,陆某1出资124,000元,徐某2出资的600,000元中如系徐某1主张的511,000元为借款,那么徐某2实际出资90,000余元,但该房产权利人登记为陆某1、徐某2及徐某2与前妻所生子女徐某3,考虑到徐某2、陆某1系再婚夫妻,且房产登记包括了徐某3,从一般的社会常理分析,出资情况一定程度反映在房产权利人登记上,在向徐某2父亲徐某1大额举债的情况下仍登记徐某2父女,此举亦有违常理。现徐某2对所有借款认可,且确认《借条》系其本人签名,故本案借款应认定为徐某2的个人债务,其单方意思表示的法律效力不应及于陆某1。

二审法院认为,

徐某1凭借《借条》向徐某2、陆某1主张返还借款,应当对民间借贷关系之构成要件——款项交付及借贷合意承担举证责任。一审法院从《借条》形成、与对账单的关联、房屋出资比例及产权登记等各方面论述了陆某1并无与徐某2共同向徐某1举债之意思表示,理由详尽、逻辑合理,本院予以认同。因涉案款项发生在父母子女之间,且徐某1在徐某2、陆某1离婚诉讼后才催讨涉案款项,故对于借贷合意的判断应当给予更高的证据证明力。涉案款项虽用于徐某2与陆某1婚后共同购房,但此属于大额生活消费,超出家庭日常生活范畴,现陆某1否认借款,表示不知道徐某2的购房出资系向徐某1所借,徐某1与徐某2均未进一步提供证据加以证明陆某1知晓该笔借款,故夫妻共同举债合意难以体现,本院无法认定该借款为夫妻共同债务。综上所述,两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案例分享1,父母婚后为子女购房出资,认定为赠与双方还是借款?
案例分享1,父母婚后为子女购房出资,认定为赠与双方还是借款?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