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点

元朝诗人的这首诗,把春天的美写得尤其生动,的确有唐诗的味道

作者:一号诗巷

诗词有约,一号诗巷欢迎各位的到来。

当高枝上的浅碧和碎红越来越显眼的时候,田野低处的色彩也在悄然地涂抹着春的画卷。

如果说哪里的春光最令人心动,我想大家都会首推田园;

而如果要说田园中什么色彩最令人心动的话,我想大家也都绝不会遗忘掉菜花的那一片金黄。

元朝诗人的这首诗,把春天的美写得尤其生动,的确有唐诗的味道

属于春的时节,须读属于春的古诗词。

在本期,诗巷便特意为大家带来了一首描写田园春色的小诗。

这首诗虽然不被人们所熟知,但却写得别样优美生动,颇有几分唐诗的味道,让人读后忍不住称赞。

田家

元·黄庚

流水小桥江路景,疏篱矮屋野人家。

田园空阔无桃李,一段春光属菜花。

黄庚,字星甫,号天台山人,大陆宋末元初的诗人。

因为官场失意,所以黄庚便随性放浪于山川湖海,将眼中所见、心中所感发为诗文。

虽然黄庚对于如今的我们来说有些“不起眼”,但他的诗作却又让人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

黄庚的诗流畅自然,字里行间充满灵气,或许这就是大自然给他最好的回赠吧。

这首《田家》是黄庚写于春天的一首作品,主要描述了作者在田家的所见所闻。

元朝诗人的这首诗,把春天的美写得尤其生动,的确有唐诗的味道

诗在开篇处就临摹出了一幅美图:流水小桥江路景:在江边的道路上行走,可以看到溪水缓缓流淌,小桥悠然而卧。

当初读这一句的时候,让人不由将思绪拉回到了美丽的江南,清晰地感受到了其中那味特有的温润与柔美。

“流水小桥”,两个再寻常不过的物象,我们在古诗词中见过不少,但又因为它们本身的典型性,所以总是百看不厌。

作者选择这两个物象入诗,不但借其发挥出了视觉效果,而且还巧妙地收到听觉效果。

“江路”二字又在一瞬间将整个画面的空间拓开,使得读者眼中之所见得以延伸,可谓让诗在清新柔丽中又多了几分大气之美。

承句移动镜头,写到了与人家有关的景物:疏篱矮屋野人家;稀疏的篱笆,矮小的屋子,这是山野人的居所。

其实首句和承句结合起来,相当于完美呈现了马致远笔下“小桥流水人家”的画面。

只是相对于来讲,黄庚笔下的画面要显得更加清新质朴,更加富有恬淡的田园气息。

“疏篱矮屋”在体现居住条件比较简陋的同时,也体现出环境的宁静与幽僻。

所以,这种画面往往都会带给我们不尽的亲切之感,让我们浑然忘记了尘世的喧嚣,仿佛于精神上找到了归宿。

元朝诗人的这首诗,把春天的美写得尤其生动,的确有唐诗的味道

诗的后两句是出彩之处:田园空阔无桃李,一段春光属菜花;整个田园都显得比较空阔,没有桃花和李树,只有大片的菜花将春光彰显到了极致。

其实一首诗写得好不好,不在于它的辞藻是否华丽,也不在于它的内容非常出新,而在于它是否写出了意境美,是否蕴涵着那种耐人寻味的艺术气息。

黄庚的这首诗,前两句很美,后两句则更富特点。

作者借“无”来突出“有”,他先将田园的画面放空,而后再特意将主物象“菜花”添入进来,让其成为画面的主角,从而使得菜花的色彩蔓延了整个画面,把春光晕染到最浓郁的程度。

春光不一定专属于桃花和李花,它也属于这田园中普普通通的菜花。

其实细细说来,诗的后两句也蕴藏着一定的哲理意味:无论是何种生命,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春天;我们无须和别人比较,自己就是最好的风景,而我们也必将遇到那双善于发现美的慧眼。

目之所及,皆是金黄;目之所及,皆为春光。

诗在一望无际的金黄中收篇,把特别的春光带到了读者眼前,也留到了诗句之外。

元朝诗人的这首诗,把春天的美写得尤其生动,的确有唐诗的味道

菜花自有春风顾,一片金黄映眼明;各位看官,不知对于黄庚的这首诗,你认为写得如何?且在评论区说说自己的感想。

与诗词结缘,探寻大美,将读写进行到底;欢迎大家关注一号诗巷,我们每一期精彩都期待与您相约在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