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点

不必狡辩,没在春晚取得成功的相声演员,根本没资格抱怨春晚

不必狡辩,没在春晚取得成功的相声演员,根本没资格抱怨春晚

同样一段话,不同人说有不同效果。

如果顶级学霸说“我不想去清北”,那可以算真情流露。如果换一个学渣说“我不想去清北”,不好意思,你可能压根没有说这话的资格。

本文要说的是,没在春晚取得过成功的相声演员,没有资格抱怨春晚。

不必狡辩,没在春晚取得成功的相声演员,根本没资格抱怨春晚

一、粉丝给岳云鹏找的各种“理由”

岳云鹏孙越的春晚相声《我要不一样》又和2023年春晚相声一样遭遇了口碑危机,网络上的差评到处都是,岳云鹏的表现也确实缺乏说服力,虽说比变烧鸡有一些进步,但整体依然很拉胯。

相声没说好就没说好,但岳云鹏粉丝帮岳云鹏找的理由却让人难以苟同。

不必狡辩,没在春晚取得成功的相声演员,根本没资格抱怨春晚

相声表演时间短?

岳云鹏孙越的《我要不一样》时长11分钟半,这个时间放在春晚历史上属于中等水平,因为春晚历史上绝大部分相声的表演时长都是十来分钟。

最明显的例子,牛群冯巩的《点子公司》只有11分20秒,他们俩的经典相声《拍卖》和《坐享其成》都只有10分半左右,《办晚会》《明天会更好》《两个人的世界》都只有七八分钟,《无所适从》更是只有五分钟左右。

可见,影响相声表演水平的关键要素并不是节目时长,岳云鹏粉丝的这个理由显然不成立。

不必狡辩,没在春晚取得成功的相声演员,根本没资格抱怨春晚

岳云鹏没有时间准备?

岳云鹏成名之后长期混迹于各大综艺节目,被网友们戏称为“综艺混子”,哪怕是德云社商演,他的表现都充满争议,2023年在他身上又诞生了备受诟病的“爬行相声”。

就算是岳云鹏没有一两个月的时间,三五天时间总有吧,哪怕只有一晚上时间,背诵一段诗词有那么费劲吗?

说白了,还是水平不够用心不够,这才是主因,要知道春晚历史上的“急活儿”可有不少。

不必狡辩,没在春晚取得成功的相声演员,根本没资格抱怨春晚

宋丹丹、雷格生、赵连甲的小品《懒汉相亲》,从创作、排练到表演一共五天时间,黄宏、林永健、金玉婷、巩汉林的小品《美丽的尴尬》从拿出本子到上台,一共三天时间。

侯耀文和石富宽的相声《戏迷》更狠,大年三十下午接到通知,临时创作临时对词,到晚上正式表演一共用了不到十个小时。

水平不行就是不行,如果拿“准备不足”当理由可以通过的话,那国足每次都可以拿准备不足当借口了。

不必狡辩,没在春晚取得成功的相声演员,根本没资格抱怨春晚

春晚题材限制?

还有一些岳云鹏粉丝说春晚限制太严,不让岳云鹏说他擅长的相声。

春晚是面向全国观众的,电视机前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当然不能用三俗包袱。春晚同时也代表了大陆文艺领域的较高水准,如果用“满地爬”和“骚浪贱”这种方式说相声的话当然也不可以。

那么多相声同行和前辈在春晚上都说过经典相声,岳云鹏的前师兄曹云金三上春晚的作品也可圈可点,怎么轮到岳云鹏就有限制了,这明显说不通。

不必狡辩,没在春晚取得成功的相声演员,根本没资格抱怨春晚

岳云鹏相声的作用是热场?

岳云鹏粉丝比较喜欢用的话术还有一个就是“春晚导演让岳云鹏这么早上场是为了热场”,所以不要求节目质量。

说这种话的人或者是没理由可找或者就是家里三十多年没看过春晚。

首先,每年春晚用来热场的节目从来不是相声,而是开场大歌舞,这个节目几乎是雷打不动的安排,这些看起来非常热闹实际上却让人记不住的大歌舞根本目的就是热场,一方面是为了让现场气氛热起来,另一方面则是让电视机前的观众可以迅速被吸引过来。

不必狡辩,没在春晚取得成功的相声演员,根本没资格抱怨春晚

其次,从春晚诞生开始,在大多数春晚的第二、第三和第四个节目中经常会出现相声,典型如冯巩,他曾经在很多年春晚里都是在前几个节目上场,姜昆同样如此,他的《我有点儿晕》《专家指导》等节目的出场位次也都是在前三或前四。

说白了,相声节目在春晚出场靠前几乎是惯例,之前从来没有哪位相声演员拿出场太早说事儿,毕竟这又不是比赛,怎么到了岳云鹏这里就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借口,让人难以理解。

不必狡辩,没在春晚取得成功的相声演员,根本没资格抱怨春晚

二、郭德纲当“证人”

作为岳云鹏的师父,郭德纲曾登上2013年央视春晚,他和于谦表演了一段《败家子》,和岳云鹏一样,这段相声也成了郭德纲的“滑铁卢”,由于表现不佳被调侃了很多年。

不过,有意思的是,郭德纲无意中做了一回“证人”,正好可以反驳岳云鹏粉丝为岳云鹏相声狡辩的四个理由。

不必狡辩,没在春晚取得成功的相声演员,根本没资格抱怨春晚

时长问题

郭德纲于谦《败家子》表演时长17分钟,只比马季等人的经典群口相声《五官争功》少了一分钟,比姜昆唐杰忠的《虎口遐想》则多了一分钟。

17分钟这个时长对于一段相声来说那是相当长了,赵本山宋丹丹的经典小品《昨天今天明天》时长也就17分钟。

导演给了郭德纲于谦这么长时间,结果他们却把这段相声说得稀碎,郭德纲显得特别紧张,口风很急,甚至远不如曹云金和岳云鹏放松。

不必狡辩,没在春晚取得成功的相声演员,根本没资格抱怨春晚

准备时间

这是郭德纲于谦第一次登上春晚,可以说为了这次亮相,郭德纲等了很多年,《败家子》这段相声里的很多内容也都是他之前说过好多次的,什么兵马俑、盖创可贴、倒腾煤炭、于谦三大爱好全是老到不能再老的段子,这也是网友们吐槽的一个重要原因。

既然有这么多老包袱,既然给了那么长时间,郭德纲于谦的《败家子》没出彩肯定不是准备时间问题。

不必狡辩,没在春晚取得成功的相声演员,根本没资格抱怨春晚

题材限制

《败家子》里讽刺了贪官,虽然使用的是网络段子,但这个内容也证明了该段相声并不存在题材限制,当然,如果你非要吐槽春晚不让说于氏家族那些扒灰之类的故事,相信绝大多数网友都会支持春晚。

不必狡辩,没在春晚取得成功的相声演员,根本没资格抱怨春晚

出场时间

2013年春晚出场最早的相声是曹云金刘云天的《这事儿不赖我》,郭德纲于谦的《败家子》是第29个节目,赵本山的小品就经常在这个时间段上场,所以就有了“看完赵本山小品去放炮”的说法。

可以说,不论是从时长还是上场时间段来看,春晚导演组对郭德纲于谦可谓寄予厚望,估计是拿郭德纲来填充赵本山告别春晚的空白,没想到郭德纲于谦说完《败家子》之后,网络上出现了一个具有代表性的评价:就这?

不必狡辩,没在春晚取得成功的相声演员,根本没资格抱怨春晚

从客观上讲,春晚舞台和相声小剧场相声商演都不一样,郭德纲和岳云鹏适应了商演和小剧场的节奏,也适应了包容性很强的粉丝观众,在春晚这种面向全国观众的舞台上一时间很难适应。

从主观上讲,为什么那么多相声同行和相声前辈都能适应春晚并表演了很多经典作品,偏偏被粉丝吹上天的郭德纲岳云鹏不行?

说到底还是能力和水平不够,就像美国篮球界的阿尔斯通,在街球场上称王称霸,到了篮球最高舞台NBA就拉胯。巴西的法尔考在室内足球场上是天王,到了大球场连普通球员都不如。

说句不客气的话,在能力的全面性上,郭德纲甚至不如曹云金,曹云金在相声小剧场和商演能够出彩,在春晚也有优秀作品,这一点连郭德纲也不如他。

不必狡辩,没在春晚取得成功的相声演员,根本没资格抱怨春晚

三、于谦的话

还有岳云鹏的粉丝拿于谦的话来当借口,于谦曾在相声里调侃春晚说“那地儿就这要求”,岳云鹏粉丝以此来证明春晚舞台限制了岳云鹏的发挥。

其实对春晚的吐槽不光岳云鹏粉丝有,郭德纲和于谦也都吐槽过,但这几位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没在春晚上取得过成功。

不必狡辩,没在春晚取得成功的相声演员,根本没资格抱怨春晚

著名小品演员赵本山和陈佩斯也都在不同场合抱怨过春晚,但他们是有资格抱怨的,因为他们都曾在春晚舞台上取得过成功。

就像本文开头那个例子,如果顶级学霸抱怨清北这不好那不好,那是有说服力的。学渣抱怨清北这不好那不好,根本没有任何说服力甚至连抱怨的资格都没有。

作为一名相声演员,想抱怨春晚可以,请先在春晚取得成功,拿出脍炙人口的经典作品。如果你还没在春晚取得过成功,那就先提高自己的水平和修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