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点

苹果Vision Pro被曝遭遇大量退货,果粉:不想退但不得不退

苹果Vision Pro被曝遭遇大量退货,果粉:不想退但不得不退

苹果Vision Pro被曝遭遇大量退货,果粉:不想退但不得不退

【文/观察者网 吕栋 编辑/张广凯】

作为苹果近10年来推出的首个主要新品类,Vision Pro本月初在美国正式开售引发大量关注。

有市场分析师称,这款起售价3500美元(约合人民币2.5万元)、被定位成“空间计算平台”的设备,在预售期间被订购了16-18万台,最终产量或达50万台。而且由于Vision Pro尚未在中国大陆开售,有做代购生意的黄牛一度把单台设备的价格炒到了10万元,相比官方价格翻了4倍。

但更多人关注的是,Vision Pro的真实上手体验究竟如何,能否成为苹果的现象级产品。

近期,关注苹果的彭博社首席记者马克·古尔曼(Mark Gurman)采访了多位购买Vision Pro的忠实苹果粉丝。他在文章中提到,有数量惊人的用户最终退还了Vision Pro,选择拿回自己的3500美元。

这些资深果粉谈到了Vision Pro的多个核心使用痛点,包括太重、操作起来太麻烦、让人头疼而且不舒服,以及缺乏应用生态、有太多的眩光、视野太窄、会导致眼睛疲劳和视力问题、与外界隔绝等。

“我本来不想退,但我不得不退。”一些购买Vision Pro的美国用户坦言,自己希望不需要退货,但在发现Vision Pro无法用于苹果公司宣传的任务后,不得不退货。还有用户说道,苹果“制造了一款不会让你头晕的头显”,并结合了自身在硬件和软件方面的特长,但他觉得Vision Pro不值这个价。

本月初苹果CEO库克曾表示,Vision Pro将很快在中国市场上市。而根据一些网友晒出的照片,Vision Pro和iPhone等产品一样是“Made in China”,也就是说苹果只负责设计,组装、生产都在中国进行。还有网友晒出订单表示,自己购买的Vision Pro发货地点为中国上海。

根据苹果官网信息, 256 GB存储版本的Vision Pro售价为3499 美元;512GB版本售价为3699美元,1TB版本售价为3899美元。目前,淘宝、京东、咸鱼等国内电商APP上,Vision Pro售价38999至94998元人民币不等,均相比官方定价高出不少。而根据一些自媒体爆料,随着Vision Pro热度逐渐降低,近期代购价已跌破3万元,深圳有现货报价2.8万+。

苹果Vision Pro被曝遭遇大量退货,果粉:不想退但不得不退

彭博社报道截图

以下内容来自彭博社记者马克·古尔曼(观察者网编译):

苹果Vision Pro已经上市两周了,一些最忠实的用户正在退货,以拿回他们的3500美元。

苹果可能至少还需要18个月,才能推出第二代Vision Pro。从首个版本的初期反馈来看,一些用户可能需要等待很长时间。自Vision Pro于2月2日首次开售以来,显而易见的是,这款混合现实头显(MR)仍处在开发阶段。尽管有令人眼花缭乱的演示和普遍积极的评价,但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它仍然是一个挑战。它太重了,界面也并不总是运行流畅,而且你很难忘记为这种体验支付了3500美元甚至更高的事实。

Vision Pro的忠实拥趸强调,目前的版本只是第一代,体验随着时间推移会变得更好。他们表示,不要忘了最初的iPhone、iPad和Apple Watch也存在缺点。如果感觉设备太重,说明你佩戴的方式不对。视野比预期要窄且出现眩光?这是正常的。

早期苹果的第一代产品确实存在问题,比如最初的iPhone不能连接3G网络,也没有App Store,甚至没有剪切和粘贴功能。iPad没有多任务处理功能。最初的Apple Watch速度太慢,而且不防水。但我认为没有人抱怨这些设备太重,使用起来很难受,或者太贵而不值得保留。

对于Vision Pro,即使是一些最忠实的苹果用户也会重新考虑。到上周五(2月16日),当首批购买Vision Pro用户的两周退货期到期时,数量惊人的用户退还了设备。虽然退货很常见,而且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Vision Pro是独特的。如果你买了一台,你很可能是苹果的死忠或新技术的早期采用者。人们认为,这一群体比普通iPhone或iPad用户退回商品的可能性要小得多。

苹果没有对Vision Pro的退货率发表评论,但来自零售店的数据表明,与其他产品相比,退货率可能处在平均水平和高于平均水平之间,具体取决于销售地点。一些规模较小的商店每天有一到两次退货,但规模较大的商店每天有超过八次的退货。

显然,这些数字并不算大,而且有些门店曾经出现过几天只有一次或没有退货的情况。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Vision Pro是一款小批量产品,这也是苹果一开始就预料到的。这些都不是危机的征兆。但苹果似乎确实有兴趣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当用户退回Vision Pro时,销售人员会询问他们哪里出了问题。苹果员工还被要求在每次退货后向经理报告,这样任何问题都可以反馈给加州库比蒂诺的苹果总部。

在与过去一周退货Vision Pro的十几位人士交谈时,我听到了一些类似的原因:这款设备实在是太重了,操作起来太麻烦,让人头疼而且不舒服;目前应用程序和视频内容的缺乏,并不能证明这款产品的定价是合理的;Vision Pro的工作功能并没有让人们比在Mac电脑上使用普通外接显示器更有效率,而且它们也很难长时间使用;显示器有太多的眩光,视野太窄,设备会导致眼睛疲劳和视力问题;这款产品会让用户感到与家人和朋友隔绝,有意义的共享体验尚不存在,而且由于需要精确匹配,Vision Pro不能轻易地传递给其他人。

苹果Vision Pro被曝遭遇大量退货,果粉:不想退但不得不退

图源:彭博社

与我交谈的人,要么是苹果和科技的长期粉丝(他们之前在新iPhone、iPad和Mac一推出就购买了它们),要么是被苹果零售店的演示所震撼。正如我上周所写的那样,这些演示旨在通过精心策划的一系列体验让用户惊叹。根据我目前所看到的情况,这些演示是有效的,也许太有效了。他们向消费者推销一种尚不存在的体验。有些苹果门店演示后的转化率高达10%至15%。对于Vision Pro这样的产品来说,这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数字。

在佛罗里达州经营娱乐业务的查基·布拉洛克(Chucky Blalock)表示,他购买Vision Pro是为了在家娱乐,但也希望它能够帮助自己经营公司。他觉得这项技术和屏幕“令人难以置信”,但最终觉得Vision Pro让他与世界脱节,“活在现实中非常重要,这个设备不允许你这么做。”

还有人指出Vision Pro缺乏杀手级应用。洛杉矶一家投资公司的产品经理兰迪·贾(Randy Chia)坦言,“你会发现自己置身于这个虚拟环境中,你会问自己在这里做什么。”他用完后发现自己的脸会出汗,于是他把设备退了回去。这也让他感到筋疲力尽,并抱怨软件漏洞百出。

贾购买了第一代MacBook Pro、iPhone、iPad和Apple Watch,但他认为Vision Pro是一个“匪夷所思”的产品。贾直言Vision Pro是他用过的第一代产品中缺陷最多的,“令人惊叹的因素并不能弥补我头上戴着这个大东西的事实。”他说道。

经营BZG Apps的本雅明•戈德曼(Binyamin Goldman)自称是一名果粉,他说自己购买Vision Pro是为了研究是否应该为它开发应用程序。他很快就发现,它太重了,而且视频通道——显示你周围现实世界的功能——感觉就像在通过720像素的相机看东西。“最大的缺点是在非常黑暗的环境中,非常明亮的物体会产生眩光,”,他指的是作为Vision Pro背景的风景。

他说,他自己希望不需要退货,但在发现Vision Pro无法用于苹果公司宣传的任务后,他不得不退货。“连续看三个小时的电影是非常困难的,你根本无法在上面工作,而且一次只能连接一个Mac显示器,”他说道。尽管如此,他还是计划在第二版中再试一次。

经营在线零售业务的威斯汀·弗劳尔(Westin Flower)同样购买了Vision Pro,因为他觉得这款设备的多应用程序窗口,将是他经营公司的一个超能力。但Vision Pro的多任务处理功能比他预想的要有限,而且他的眼睛也很疲劳。“我不想为了3500美元而妥协,”他说。

加州自由电影摄影师杰西·达克里(Jesse Dacri)也对眼睛疲劳的担忧表示赞同。“这东西太重了,每个人都知道,我已经习惯了佩戴这些东西,”达克里说,他还拥有Meta公司的Quest头显。作为测试,他把自己的Quest与Mac连接起来,用了两个小时。他没有像使用Vision Pro时那样眼睛疲劳。“对我来说就是这样,”他说道。

苹果Vision Pro被曝遭遇大量退货,果粉:不想退但不得不退

苹果CEO库克 图源:纽约时报

洛杉矶的经济顾问纳林德·瓦利亚(Narinder Walia)表示,他对视频的质量感到震惊。“首先,我喜欢它,这很疯狂。”他说,他在iPad上看了两部电影,不相信还有其他视频体验可以与之相比。但他没有把它用在其他地方。“如果价格在1500美元到2000美元之间,我会留着它,只是为了看电影,但现在差不多要4000美元,我愿意等待第二版。”

得克萨斯州前特斯拉公司供应链经理法扎德•梅斯巴希(Farzad Mesbahi)也对这款设备印象深刻,但最终还是把它退回了。他指出,苹果“制造了一款不会让你头晕的头显”,并结合了硬件和软件方面的特长。但他觉得Vision Pro不值这个价。

“这显然是未来,但现在能做的事情十分有限,”梅斯巴希说道。 “应用程序根本不存在。”他觉得它很舒服,“但几个小时后,脸上还是有东西。”

在纳什维尔设计YouTube缩略图的大卫·阿尔蒂泽(David Altizer)原本希望在旅行时把Vision Pro用作外接显示器,但发现它太不舒服了,不适合他的工作方式。“我整天都在Photoshop里,所以我不需要一台速度超快的电脑,但我确实需要一台色彩准确的显示器。”他说道,“整个体验感觉真的很慢,表现没有那么亮眼。”

Vox Media的产品经理帕克·奥托拉尼(Parker Ortolani)的经历可能是最令人失望的。他说,这个设备不适合他,太重了,带子也不能减轻重量。他说:“无论我用多少种不同的方法来调整头带,都不能用它长时间工作。我去了商店,甚至和一位在库比蒂诺受过培训的专家一起工作。我最终认为我们取得了一些进展,但事实并非如此。”

奥尔托拉尼抱怨称,除了不适之外,Vision Pro还引发了医疗方面的担忧。他眼睛疲劳,醒来时发现眼睛上有一个“大红斑”,他说那是一根爆裂的血管。他把这个问题——以及他所经历过的“最严重”的头痛——归咎于Vision Pro。“那是其中一个时刻,我想,‘哦,糟糕,不值得这么麻烦。’”

尽管如此,作为苹果的忠实粉丝,奥托拉尼还是表示,他不想放弃这款产品。他说:“我本来不想退,但我不得不退。”他将这款设备比作供开发者编写应用程序的原型机,而不是供消费者使用的产品。

当然,我也听过很多人说他们很喜欢自己的Vision Pro,不会放弃它们。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