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点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80后湖北姑娘卓月月,

曾是一位医护工作者,

2016年,她从医院辞职,

来到深圳,转行,成为一名“性心理咨询师”,

2017年底,她开设了线下“性团课”,

算是中国第一批。

课上,男性和女性在一个安全的空间里,

参与、体验、分享,

正经而朴实地去探讨“性”这个话题。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性团课”现场学员们不同的状态

7年来,共约有1000人参加过“性团课”,

年龄最小的是00后,

最大的是60后,

各个行业的人都有。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两位学员在课堂上进行抚触疗愈

1月底,

一条来到深圳探访这门性主题的线下课,

并和卓月月聊了聊。

自述:卓月月

编 辑:秦 楚

责编:陈子文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我第一次开设性团课,是在2017年底。

中国人的两性里面,都会害怕情欲,女性有情欲,觉得好害羞;男性顾虑这个表达是一种冒犯。所以我们以线下团课的方式,让男人和女人能够走到一个安全的空间,借由这样的机会去“降敏”,非常正经、朴实地去谈“性”这个话题。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参加“性团课”的学员们分享来参加课程的原因

目前参加过性团课大概有1000人左右,男女比例差不多,年龄大概是在20岁到45岁,最小的是00后,最大的是60后。

其中有工程师、老师、做美容业的、学生……各个行业都有,他们有的是对“性”好奇,希望能够去探索“性”,有的是在关系上出现卡点之后,希望来解决问题。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蔡译萱,30岁:我觉得“性”就等于吃饭跟睡觉,都是我们身体的本能,我过去有很多的“性羞耻”,一段恋情谈了三年,是分开睡的;KIKI,22岁:我父母是非常保守的那种人,他们只会压抑欲望,我一直对“性”很好奇,我觉得“性”是一种对亲密和爱的渴望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涵慧,46岁:我觉得“性”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男女老少都需要这方面的教育;林海升,43岁:我觉得“性”是性命,很多人都会谈性色变,觉得很龌龊、低俗下流

课程主要分了三阶,初阶、中阶、高阶。初阶主要是更多地让大家了解“性知识”,进行“性降敏”,不再认为“性”是羞耻的,或者谈到一些词的时候就脸红心跳,觉得尴尬;

中阶的课程主要是练习,把观念解绑后,可以自然地去谈论“性”了;高阶则是一个更高维的“性整合”课程,会有一些系统的“性探索”。

课程里会有“情欲短文”的分享,用情欲短文的方式,具象地看到脑海当中的幻想。

疗愈按摩,是通过触动的方式去唤醒我们的情绪。当有一位异性去触碰他/她,感受到原来跟人连接的感觉挺美妙的,也更有动力去爱人。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食物性艺术,选取日常可触碰到的东西,五颜六色,能够勾起人的欲望,让学员看到“性”其实是一个很自然的,在生活当中流动的东西

在性团课的过程中,也会出现一些“意外”,甚至会出现学员破门而出的情况。当时我们有一个抚触的环节,他觉得这个行为挑战了他的价值观,一时间还不能接受。

其实“性”是一门学科,是表达爱的一个路径。近几年,来参加线下性团课的女性越来越多。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课堂上学员们一起舞动,释放身体

像我们妈妈辈或者60后、50后的女性,她们去表达自己,在现实当中主动是比较难的。但女性开始觉醒,她开始去思考我跟“性”的关系是什么。

第一个阶段是完全被动,完全以男性为准;第二个阶段是我已经感受到不舒服,但是我还没有能力去解决我的不舒服;第三个阶段是我开始在找解决问题的方法;第四个阶段是我解决了我的不舒服,与此同时,我还可以引领我的伴侣。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作为“性教练”卓月月在课堂上和学员拥抱

2016年开始接触这个行业,到现在有7、8年了。

十几年前我在医院妇产科工作,来的很多女性都是意外怀孕,有的没有满18岁,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怀孕。那个时候比较流行的一句广告词叫“两分钟无痛人流”,所以来做手术的很多年轻女孩都是嘻嘻哈哈的,觉得这是一个很轻松的事儿。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在医院工作时期的卓月月

学校没有“性教育”去教的,没有人告诉她们怎么去保护自己,怎么去避孕,以及“性行为”对她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虽然我是学医的,但是老师也从来不会跟我们谈关于“性”的部分,哪怕在医疗体系里面,提及到“性”,我仍然会感受到非常强的羞耻感。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作为女性,在职场上会遇到一些异性方面的关系需要处理。当时我就职医院的一个领导,对我发出“性”的邀请,我不懂怎么去拒绝。给当时的男朋友打电话,他毫无波澜的状态,让我很绝望。

从这个时候,我开始了解一些性骚扰、性侵相关的议题。花了几个月时间学习“性健康指导师”,发现原来“性”它不只是“性行为”,女性是可以有发言权的。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在工作室进行线下“性心理咨询”

我辞职,来深圳更多地学习两性知识。同时,我开始做线下“性心理咨询”,主要是协助对方进行自我的梳理,包括性历史、文化、价值观。

根据他/她跟伴侣的互动的情况,去评估、分析他们目前的困境,提供解决的办法。也尝试过直播,给大家科普“性知识”。

随着理解的深入,我了解到当女性的身体被好好地爱,身心是愉悦的,这些知识其实没有很难,但我们很多人不知道,于是我开始开线下的课。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卓月月拍摄的影像,意图重新看待自己的身体

现在的人在“性”中会有一个困境,我好像怎么做都不对。

比如男性比较多的是咨询“性能力”,他会有一个误解,他觉得“性能力”和“性魅力”是划等号的,所以他希望不断地在这个部分去提升。但其实在两性关系里面,更重要的一个能力是理解伴侣的能力。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他们更关注的是自己的时间,给伴侣的感觉并不好,又没有沟通的桥梁,女性在其中比较被动,时间长了,关系就会走向危机。

来咨询的女性很多时候是遇到了关系的困境,总认为是不是我没有魅力,不够性感,她们从来都不享受。这可能跟她们所接受的教育和社会看法有关。

现在,来做“性咨询”的女性越来越多,她们越来越关注到自己的需要。当她在关系当中感受不舒服的时候,她开始有勇气去求助。

刚开始转行的时候,我其实还蛮会想别人怎么看我,觉得聊“性”它其实是一个蛮羞耻的事情,挺肮脏的。

最早做咨询的时候,有一位男士朋友,聊的过程中,他的轻佻之感出来了,问我,你做这个是不是也可以和我怎么样?我觉得特别的委屈,蒙着被子哭了几个小时。大学的男朋友得知了我在做的事情,他会觉得说我在轻贱我自己。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上完性团课的学员的感受。蔡译萱:我现在觉得去谈论“性”,跟朋友一起讨论哪里吃饭一回事儿;KIKI:有看到自己在关系里面的一些模式,更加清楚自己的需求;林海升:它会真的会触动夫妻的感情,更加互融;涵慧:重新的建立关于性的价值观,帮助自己去解绑

虽然我的父母都是来自于农村,但是他们相对是比较开明的,尤其是我爸,他很为我自豪,希望我能帮助到更多的人。

现在,作为“性团课”发起者,看到来的人变化都非常大,我内心是很喜悦的。

无论什么年纪什么身份,我们都有权愉悦自己。情欲是贯穿人一生的生命力,这是对自己的一种爱。

部分图片提供:卓月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