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点

退出中国不到3个月,英国 AI 芯片独角兽计划以超35亿“卖身”|硅基世界

退出中国不到3个月,英国 AI 芯片独角兽计划以超35亿“卖身”|硅基世界

退出中国不到3个月,英国 AI 芯片独角兽计划以超35亿“卖身”|硅基世界

(图片来源:Graphcore)

钛媒体App 2月18日消息,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在 AI 热潮中,对标英伟达的英国 AI 芯片公司Graphcore正在考虑将其出售给外国所有者,潜在交易对象包括 OpenAI、日本软银集团和 Arm 等公司。

报道指,这一并购交易价值将可能超过5亿美元(4亿英镑,约合人民币35.60亿元)。

截至发稿前,OpenAI、日本软银集团和 Arm三家公司对此不予置评。报道称,目前尚不清楚出售谈判进展程度,可能会与独立融资谈判同时进行。

据悉,Graphcore成立于2016年,总部位于英国剑桥。公司主要研发一种名为智能处理单元(IPU)的 AI 加速芯片和软件系统,即专为 AI 打造的通用计算芯片,包括边缘、终端计算在内,旨在满足当前和下一代人工智能工作负载的需求。

所以,Graphcore成为英国仅次于Arm的重要 IC(集成电路)设计公司之一,也是近些年在 AI 芯片赛道中声量较高的“英伟达竞争对手”之一。

2018年,Graphcore推出首款 AI 芯片产品Colossus Mk1,并首次提出 IPU 处理器这个概念,得到半导体行业的广泛关注。2019年11月,全球最大科技巨头微软签署协议采购Graphcore的处理器。

2020年7月,Graphcore推出了二代产品GC200 IPU和软件平台Poplar。

英国半导体之父、Arm联合创始人Hermann Hauser曾这样夸赞Graphcore的产品,“在计算机历史上只发生过三次革命,一次是70年代的CPU,第二次是90年代的GPU,而Graphcore就是第三次革命。”

截至目前,Graphcore已完成共计超过7.1亿美元融资,投资方包括AlphaGo之父、DeepMind联合创始人戴密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剑桥大学教授佐宾·葛拉曼尼(Zoubin Ghahramani),OpenAI联合创始人Greg Brockman,伦敦上市的投资基金Chrysalis,宝马i Ventures、红杉资本、戴尔、富达国际、三星、博世风投、微软等多个知名投资人和企业。

早在2020年,Graphcore公司估值就超过28亿美元,成为全球领先的 AI 芯片独角兽企业。

然而,自2023年起,Graphcore连续被爆面临生存危机,大幅缩减在华业务,并采取裁员、关闭国际办事处等措施来试图削减成本。

首先是营收不佳。

据Graphcore 向英国政府提交的财务信息显示,2022财年,公司营收为270万美元,同比下降46%;同期亏损扩大11%,至2.046亿美元。截至当年12月底,Graphcore拥有1.57亿美元现金,现金流已不足以支撑业务发展。

与此同时,随着ChatGPT爆火,英伟达GPU(图形处理器)芯片供不应求,但拥有 IPU 芯片的Graphcore却失去大客户微软的订单,而且英国也将Graphcore排除在10亿半导体补贴当中。

2023年初,英国政府宣布投入 10 亿英镑用于发展本土AI 和半导体产业,1 亿英镑用于建立本土芯片储备。但Graphcore却已经被排除在 1 亿英镑的基金之外,因为投标书明确规定是GPU,不包括 IPU 系统。

去年10月,Graphcore披露,公司需要筹集资金保持运营,如果不能在2024年5月之前做到,随着亏损增加,该公司将面临能否继续经营的“重大不确定性”。此后,Graphcore再未宣布任何融资消息。

其次是美国对中国 AI 半导体的出口管制持续收紧,影响Graphcore在中国的发展,最终不得不选择退出中国市场,并损失总收入的25%。

2022年10月、2023年10月,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连续两次发布对中国的先进半导体和计算设备的出口管制,企图让中国先进制造受影响,并且英伟达、AMD、英特尔的多款GPU和 AI 芯片产品已不能再出口到中国,就连高端游戏显卡RTX 4090都受到了限制。

Graphcore CEO Nigel Toon曾在去年10月表示,中国是一个潜在的增长市场,来自中国的销售额可能占Graphcore业务收入的“20%至25%”。当美国限制英伟达向中国销售产品之后,Graphcore在中国的业务也收到制约。据悉,Graphcore曾在中国成立“拟未科技”公司,负责中国区销售,并已获得中关村等多个机构的支持。

2023年11月23日,Graphcore证实裁掉中国区大部分员工,并停止在华销售产品。

彭博称,这标志着 AI 芯片企业再遇重创。

Graphcore发言人对此表示,“很遗憾,这意味着我们将大幅缩减在华业务。”

据Dealroom数据显示,Graphcore员工人数从2022年10月的620人,减少到截至2023年10月的418人。

最后,Graphcore在业务层面错过了多个关键的发展时刻,微软也离它远去。

一位曾任Graphcore机器学习工程师的前员工认为,Graphcore的麻烦始于它主要瞄准初创企业,反而失去了像微软这样的大客户,因此,他们花了很多年才真正意识到这一点,即争取微软支持IPU处理器。

Graphcore前员工认为,公司缺乏商业吸引力,更好为客户服务的努力,以及员工收入低廉,因此导致该公司顶尖人才离开。包括Graphcore的前硬件副总裁Jonas Olsson、系统高级副总裁Ola Torudbakken均加入了Meta;而Graphcore前北美总经理Saurabh Kulkarni则加入英特尔。

另外,Graphcore的商业战略、销售库存方面也面临模糊不清、目标一致在变等多个挑战与问题。

退出中国仅不到三个月之后,如今,Graphcore选择“卖身”。

芯片行业机构John Peddie Research分析师日前在一份报告中写道:“Graphcore已融资逾6亿美元,但要与英特尔、英伟达、AMD等公司竞争,他们需要两倍以上的资金。”

Zeus Capital分析师和投资经理Baillie Gifford表示,尽管Graphcore在 AI 方面具有一定技术优势,也投入巨额资金,但仍难以在 AI 芯片市场中“站稳脚跟”。

该公司此前曾宣布新一代IPU芯片将在2024年上市,但如今面临生存压力下,Graphcore能否为市场提供更多“对标英伟达”的 AI 芯片也未可知。

Graphcore曾披露,公司预计在2024年第三季度之前筹集新一轮资金,否则可能将面临更大的经营风险。

(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林志佳)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