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点

元朝之亡,大体如此

作者:子玉史院
元朝之亡,大体如此

文 / 子玉

历代王朝兴衰已经多次验证了一个道理,打天下和守江山是两套完全不同的逻辑,元朝虽然在创业阶段极具爆发性,但在守业阶段却一直走的是跌跌撞撞,几乎集齐了王朝灭亡的所有要素。

和西汉一样,蒙古帝国在创业阶段就采取了分封制,大量宗王的存在不仅分散了朝廷权力,成为帝位的最大威胁者,更是垄断了相当多的财富,是导致元朝财政困难的主要因素。

成吉思汗、窝阔台汗、贵由汗、蒙哥汗时代所分封的宗王就不多说了,按照蒙古帝国是成吉思汗的子孙所共有的原则,元朝是将分封制世代进行坚持的——

海山在1307年和1308年之间就封了19个宗王,其中有十四个是“一字王”;硕德八剌在位期间封了7位宗王;也孙铁木儿即位之后新封了24个王;图帖睦尔在位的四年中,封了24个王,其中有9个是“一字王”...

这些宗王在他们的领地中享有非常大的行政、军事、财政、司法等权力,虽然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曾经下令撤销诸王的扎鲁忽赤(断事官),并于1315年下令,诸王封地的达鲁花赤由中书省任命,以收回他们的行政和司法权力,但由于宗王们的实力实在太强,仁宗最终还是放弃了对宗王们的制衡。

相反,皇帝为了得到宗王们的支持还要常态化对他们进行赏赐——

1294年,铁穆耳在即位两个月内由于对诸王大量赏赐导致国库中的余钞只剩27万锭,铁穆耳朝对宗王的赏赐是忽必烈时期的好几倍;海山即位之后,对宗王的赏赐高达170万锭;爱育黎拔力八达即位之后在朝会上对诸王进行了包括金39650两、银1849050两、钞223279锭、布帛472488匹的赏赐...

没办法,宗王是元帝国的中坚力量,皇帝必须获得他们的支持才能控制官僚系统,另外,赏赐也是蒙古制度的一部分,皇帝必须得执行。

如果皇帝限制宗王的权力,或者给他们的财富缩水,宗王们分分钟就会造反给皇帝看,1323年9月4日,发动政变干掉英宗硕德八剌的16个反叛者中有5个就是宗王。原因就是,英宗不仅限制他们的权力,有两次还因为财政困难取消了对宗王的岁赐。

在权力和利益同时受损的情况下,宗王就与朝臣合作联手干掉了皇帝。

由于宗王们手握蒙古本部的军事力量,所以往往也会以手中的军队武力夺取皇权,海山和也孙铁木儿的上位都是因为有漠北军事力量的加持。在图帖睦尔在位期间发生的八次谋反事件中有好几个宗王都卷入其中。

可见,宗王的存在是对元朝皇权、财富、司法的同时束缚。另外,分散元朝权力的还有那些世袭的万户、千户、怯薛,导致元朝末期,帝国已经是一盘散沙,皇帝所能控制的仅仅只有大都及其周边的部分地区。

除了宗王,元朝的权臣也是一股极强的力量。随着扩张战争的不断深入,那些蒙古将领们已经凭借着军功逐渐进入帝国的核心并发展为世家,将爵位、财富、资源等通过继承的方式进行世代传递。铁穆耳即位时,伯颜握剑站在台阶上逼着大家进行表态就已经证明元朝官僚集团的崛起。

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时,铁木迭儿在皇太后答己的支持下成为权臣的角色,深度左右着朝廷的权力格局和皇帝的决策。在英宗硕德八剌即位的初年,铁木迭儿的权势已经发展到近乎独裁的地步。

由于文宗图帖睦尔是依靠燕铁木儿和伯颜才成功夺得皇位,所以文宗在即位之后就必须给这两人权力的“分红”:

燕铁木儿被封为北平王,并分别赐予蒙古人和汉人的荣誉称号答剌汗、太师;伯颜不仅佩戴着太尉、太保、太傅的标签,同时身兼御史大夫、中书省左丞相、知枢密院事的职务,爵封浚宁王。

同时,伯颜还控制着忠翊卫和宣毅万户两个卫军机构。

元朝之亡,大体如此

▲军队是权臣的标配 图源/网络

也就是说,燕铁木儿和伯颜的势力已经延伸到了元帝国的所有敏感地带,已经到到了可以废立皇帝的地步。为了笼络伯颜,皇帝甚至还将忽必烈的孙女许配给了伯颜。

相反,文宗图帖睦尔虽然极其有才,但本质上就是一个傀儡的角色,垂拱而治。

后来上位的顺帝妥欢贴睦尔,他初期的时候也是一个傀儡的角色,庙堂则被伯颜所完全控制。1335年,随着伯颜成为大丞相,他的权势在帝国发展到了极点,掌控元朝的一切业务。

1340年,顺帝虽然将伯颜赶下了台,但权臣的基因始终存在于帝国的肌体中,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脱脱也是权臣。

当然,女主也没有在元朝的历史中缺席。由于游牧民族特殊的文化,女性一直在政治生态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拥有一定的话语权,蒙古有这样的惯例:在大汗去世新任大汗上位之前,政事由皇后打理。

所以,蒙古女性也就有了更多机会向权力中心渗透——

1307年2月2日,成宗铁穆耳去世,由于没有指定继承人,所以朝中立刻就分为了两派,其中一派就是由皇后卜鲁罕和中书省左丞相阿忽台等大臣组成的联盟准备推举安西王阿难答为帝;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即位之后,皇太后答己是深度参与朝政,甚至以徽政院和宣徽院来对抗中书省,同时还培养了铁木迭儿这位权臣...

女主干政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元朝朝政的混乱。

元朝之亡,大体如此

▲女主干政也是元朝特色 图源/剧照

和历代王朝一样,自然灾害在元朝历史中也没有缺席——

从1348年起,黄河河水猛涨,频频决堤,造成黄河改道,泛滥成灾;1351年夏天,淮河流域发生决口;14世纪中,至少有36个寒冬,同时,水灾和旱灾的爆发密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频繁,而且还常常伴随着瘟疫;在顺帝妥欢贴睦尔即位之后,帝国几乎年年都有灾荒的记录...

自然灾害的爆发首先是对生产力的摧毁,同时意味着税赋的减少,由于朝廷还要赈灾,财政压力就会更大。

本来开销就大,由于元朝皇帝对宗教事业无节制的支持又进一步增加了财政压力——

武宗海山即位之后,在大都、上都和五台山都修建了佛寺;英宗硕德八剌给忽必烈朝的帝师、吐蕃高僧八思巴建造的帝师殿比孔庙的规格还要高;英宗在大都西面的寿安山修造的大昭孝寺用了长达三年的时间,有数以万计的士兵参与了工程建设;1324年,泰定帝也孙铁木儿分别在上都和山西修造了礼拜寺;顺帝妥欢贴睦尔也是佛教信徒,有一次甚至资助108名和尚游皇城...

怎么说呢,元朝皇帝借助宗教的力量实现了对内部各个族群的统治,但过度的信奉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财政负担。

当然,造成财政压力的主要还是冗官现象——

1294年,成宗铁穆耳即位之后,京师大都的官员数量就超过了1万人,地方行省超员现象更严重;海山即位之后,为了答谢支持自己的人,他在头两个月里就任命了300多人为官,1307年,中书省的宰臣有14人、御史大夫4人、枢密院长官有32人,严重的超编;顺帝时,光是朝廷掌管司法的人就有96人,而这个时候怯薛的数量为1.3万人,加上所有的官吏,顺帝时元朝的官员数量为3.3万人...

这些编制背后都是大量的财政支出。

更重要的是,腐败现象同样严重。1303年,朝廷派出官员在七个地区进行调查,结果有18473人有严重的经济问题,涉及款额为45865锭。这是成宗铁穆耳朝的事,后期的腐败现象肯定更为严重。

当然,皇帝个人的开销更大,而且不计成本,比如,皇帝每年往返上都和大都,就得有大量的运输和服务部门来配合,其花费也是个大数据,且每年都得花。

除了常规的开支外,花销最大的就是战争了。成宗铁穆耳即位时,与察合台汗国和窝阔台汗国的战争依旧在继续,同时还于1300年至1303年发动了对缅甸和位于今天泰国北部和缅甸东部的小国八百媳妇的远征。

同时,因为权力争夺而爆发的内战也产生了巨大的费用,比如,1328年大都派对上都派的内战就花费了朝廷年收入的好几倍。

当然,地方上的起义,元朝也同样需要花费精力和金钱去应对——

1281年,由陈桂龙领导的南方起义被忽必烈平定之后光是被斩首的人就高达2万人。为了平定福建地区的一场叛乱,忽必烈甚至出动了10万军队;1315年秋季,江西宁都爆发了大规模的起义,起义领袖蔡五自称蔡王;1295年至1332年之间,汉地爆发了24次起义、少数民族地区为131次;顺帝妥欢贴睦尔执政的后期,元帝国已经是烈火蔓延的节奏...

这些大大小小的起义不仅严重削弱了元朝对帝国的控制力,更进一步增加了财政负担。

自从忽必烈建立元朝之后,帝国就存在严重的财政问题,结果由于后期产生的问题更多而朝廷又始终没有在经济层面实施有效的政策来增收,结果就导致,财政问题越来越严重——

1307年,朝廷的常规收入为400万锭,而海山即位的当年就花费了1000万锭,还有300万石粮食;1310年,朝廷借用的钞本就已经高达10603100锭。当年,朝廷所发行的纸钞总量为145万锭,是此前三年任何一年的7倍,严重的通货膨胀;1350年,执政的脱脱准备发行新的纸钞,次年就发行了200万锭,其背后根本就没有财源作为支撑...

怎么说呢,元朝从开国到灭亡一直都没有解决好财政问题,导致财政赤字居高不下,说元朝亡于财政崩溃也一点也不冤枉。

在财政问题之外,元朝也始终没有解决文化问题。

当然,由于内斗频繁,元朝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解决这些事情。据统计,在成宗铁穆耳即位到顺帝妥欢贴睦尔即位的这个历史区间(1294—1333),短短的39年,元朝就先后有9位皇帝登上帝位,其中有6位是在巨大的争议中上位,有2位被杀,1位在被推翻后失踪。

当然,元朝的内斗是有基因记忆的,因为忽必烈就是凭借武力优势打败弟弟阿里不哥上位的。就像李世民给大唐帝位传承开了一个不好的头一样,忽必烈也给元朝注入了内战的基因。

剧烈的内斗不仅削弱了帝国的凝聚力,草原势力和汉地势力的轮番上位更是使文化不能统一,文化不能统一就意味着元朝不能集中资源处理内政和外交,最具体的表现就是:

法律的不统一;科举不能顺利推广。

元朝自建立后就始终没有制定一部通行全国的法典,直到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于1311年即位之后才命令中书省着手法律的编撰。1316年,一部收录了2400多条法律条文,分为断例、条格、诏制、别类四大类的法典《大元通制》编撰完成。

但是直到1323年英宗硕德八剌即位之后,新法典才得以颁行。

不用想,肯定是遭到了蒙古贵族和色目精英的强烈反对。即使元朝颁布了新法律,但各宗王在自己的封地内还是以蒙古传统来处理案件,新法律所能发挥的作用非常有限。

结果是,英宗最终死于旧势力发动的政变。

元朝之亡,大体如此

▲英宗硕德八剌死于政变 图源/剧照

至于科举,忽必烈为了保证蒙古贵族和色目精英的利益从一开始就没准备推行,虽然他也配合汉人精英建设了学校。直到仁宗于1315年才正式开科取士,但为了保证蒙古贵族的世袭特权,每次殿试的名额始终控制在100人之内。元朝历史一共举行了16次考试,考中进士的仅有1139人,仅占同时期文官数量的4%左右。

在伯颜专政的1335年,科考更是一度被取消。在1336至1339年这个历史区间,元朝都没有举行科举考试。伯颜的认知是:

科举制是对怯薛优越性的挑战。

是的,和秦汉时期的郎官一样,元朝的怯薛也是帝国的人才培养基地,在顺帝即位初期,怯薛的数量已经高达1.3万人。

和辽、金一样,元朝只是在人才流通层面开了一个小口而已,本质还是部落政治、贵族政治。

直到伯颜失势之后,科举制才再次得以推行,但力度照样有限。

最终,元朝的宗王、万户、千户以及各行省长官都成了帝国内部的军阀,与朝廷渐行渐远,再加上各地的农民起义,顺帝所能控制的地方只有大都及其附近部分地方,在明朝强势北伐的时候,也只能再次回到草原。

怎么说呢,元朝几乎将游牧文化和农耕文化中那些影响王朝寿命的所有痼疾都集齐了,根本无法长寿。

但是呢,由于元朝是承接了蒙古帝国的盘子,等到忽必烈即位之后,许多问题就已经没法动刀,只能在小范围内控制,历任元朝皇帝说白了就是一个裱糊匠,只能修修补补,当实在没法修补的时候,就只能关门大吉,和当年的西晋一样,开国就是一台老机器。

元朝灭亡的原因个人能够总结的也就这么多,大家在评论区里继续补充。

写文不易,看完记得点个“赞”。谢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