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点

生活日记:20231207

作者:云在青山月在天之野儿
生活日记:20231207

蓝姐从银行离职后,做着手头上剩余的那五份兼职工作,收入也还是比较可观,她的工作都是比较自由的,时间上榫卯相扣,衔接得很好,所以她又报名上了老年大学,开始了跳舞、瑜伽,甚至准备学习电子琴。

看着她,真的好羡慕啊。

这几天银行的配餐忽然高级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为着行长将要离开,还是因为送餐公司换了掌勺厨师,菜式忽然又有了香泽。

今天的菜是——

香煎鸡扒、小炒牛肉、咸鱼油麦菜、冬瓜蒸蜜豆,汤还是寡淡无味,感觉是各种菜的边角料乱炖成的一锅水。

生活日记:20231207

中午,保安孙队长坐在临桌,眼神幽幽地往我这桌看了一眼,叹了口气:“别说,这少了蓝姐,还真不是个滋味,在一起吃饭两年多了,还真有点舍不得她离开了。”

这话要是让蓝姐听到,心花还不得开个漫山遍野。她那么欣赏他,他却一直孤傲得像冷清的雪。

人往往就是远香近臭,两选一的筛选,留下来的那个自然会遭到忽视,离开的那个总能成为美好的追忆。

换我走,也会是这样的余兴。

生活日记:20231207

今天银行职员外出的多,饭菜剩余很多,我一一打包,和蓝姐约定了时间,交给了她,那么多饭菜,她根本吃不完,她可以继续用来贿赂大厦里于她有用的人员,米饭她可以用来发酵做成甜酒,她的甜酒在我们小区里已经卖成一门生意了。没人追问原材料是怎样的。

生活日记:20231207

我自己也打包了一份香煎鸡扒回家,子扬吃着挺满意,饭桌上,我们难得的有说有笑。

子扬的班主任是数学老师,前段时间病了一个多星期,出院一星期后,又再次生病,一直请着实习生在代课。

家长群里有几个妈妈吐槽着对实习老师的不满,我问子扬:“代课老师怎么样?讲课你听得懂吗?”

子扬说:“特别好,我最喜欢他了,只有他讲的课我才听得懂,我们班主任讲课太快了,我完全听不懂。”

和吐槽妈妈们的说法完全不同,别的孩子回家告诉妈妈——代课老师太菜了,没水平。

我当然不能将这些话告诉子扬。

我问子扬:“那你更喜欢哪个老师?”

子扬说:“当然是代课老师,他真的很好,有一次上体育课,他从操场边看到我,就跑过来把我抓走了,他说——你数学太差了,你跟我回去刷数学题,妈妈,这样的老师真是很不错,我很喜欢他。”

原来子扬也怕老师放弃他呀!

期中考试他全班倒数第一名,居然没有一个老师来找我,也没有一个老师把他抓起来补习,可能他的心里也不好受吧。

在代课老师这里,他感受到了关注,尽管是抓他是去做题的,他都很开心。

生活日记:20231207

我被子扬想要上进的心鼓舞,觉得他终究还是个好孩子,心里一阵宽慰,看他的眼神也就温柔了很多。

“妈妈,今天作业太多了,待会我要用IPAD来提提神,否则我真的会犯困。”

“不!”

然后我们两个上演了一场生死博斗,他已经抢先一步在我的枕头套里找到了IPAD,(我每天换一个地方,他都能找到)我扑上去抢,挠他胳肢窝,数他肋骨,把他打倒在床上,我们几乎要将IPAD折断,他殊死相拼,我最终都没有抢到手。

我高声叫:“李陆,李陆。”

李陆不参战,他拉开骂势,一浪高过一浪地骂,极尽恶毒。

子扬关上了房门,像被吸功大法收了良知。

李陆迅速将冰箱上的计时器转到30分钟的位置,我将心收回,任它坠落,我不再说话。

既然儿子已经管不住,不如回归关注自己!

耳朵后边莫名长了一滩疙瘩,略微红肿,不痒不疼。

我点起一根艾条,对着它慢慢地灸着。

灸得满眼是烟,眼泪汪汪,李陆从旁边看了,说:“这演员哭不出来,可以用这个办法,他们怎么想不到呢。”

我问李陆:“如果我突然得一绝症,就地死亡,你会怎么做?”

李陆笑着说:“你死不了,你又不是什么好人,哪有那么容易死。”

我继续问:“假如!我死了,你会将我的钱怎么处理?”

李陆说:“你先不要死,密码还没告诉我。”

我说:“说,钱怎么处理。”

李陆说:“你的钱,当然要给你的儿子。”

我不同意:“为什么要给你的儿子?给我妈,给她养老。”

李陆说:“怎么可能!你的钱不可能给你妈妈,你的钱只能给你儿子,你妈有她的儿子。”

争论了半天,意见不统一,死不成,烟熏得眼睛也受不了,只好熄了艾条,扭头一看,李陆居然在翻看我的手机!

他的手机、钱包、保险柜等一切都是我动不了的,他居然翻看我的手机,我的手机里有头条,有微信,有网银,一切都在手机里,太可怕了!

我破口大骂:“你怎么这么卑鄙?你居然看我的手机,我从来不看你的手机。”

他还不住手,骂骂咧咧地:“你手机里有什么,我能看到什么,我不过随便翻翻。”

我气得找不到言语,只是反复说:“你卑鄙,你太卑鄙了,你怎么可以看我的手机?”

子扬这时候打开房门出来说:“他还有更卑鄙的事,他居然看我的微信聊天,让我没脸见同学了。他只要将我微信聊天的内容在群里透露一点,我们班的同学就会知道我爸看了我的微信,我还怎么做人?”

李陆将我的手机用力甩在台面上,气呼呼洗澡睡觉了,我也洗澡去,子扬作业如山,仍IPAD如命,随他!

晚安,我的日记!

​#聊聊孩子教育#​​#今日头条微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