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点

儒意“接盘”万达电影,许家印与王健林未了心愿马化腾接了

儒意“接盘”万达电影,许家印与王健林未了心愿马化腾接了

重压之下王健林最终还是放弃了对万达电影的控股权。

12月6日,万达电影公告称,公司间接控股股东万达文化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北京珩润企业管理发展有限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健林,拟将其合计持有的公司控股股东万达投资51%股权转让予上海儒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若上述事项最终实施完成,将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变更。

儒意“接盘”万达电影,许家印与王健林未了心愿马化腾接了

图片来源:万达影业

“接盘”的儒意影视是近些年影视圈的绝对黑马,曾先后投资电影《你好,李焕英》、《送你一朵小红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等,还制作出品了《北平无战事》《琅琊榜》《芈月传》等电视剧作品;今年票房火爆的《消失的她》及《热烈》也均有儒意参投。

这场轰动电影圈的控制权变更背后除了万达的“筹资自救”,背后也闪现互联网巨头的身影。

作为儒意影业背后“关键先生”的腾讯又在这场收购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王健林承压,万达电影易主

12月6日的股权交易完成后,上海儒意将持有万达投资100%股权,通过万达投资间接持有万达电影的股权比例将升至20%,而万达文化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将降至10.9%。

“可以看出,万达实控人在化解自身流动性所需与保持对万达电影的控制力、影响力之间的艰难抉择与平衡取舍,也表明了万达集团在遭遇地产下行与珠海万达商管上市不利重压下的流动性困境。”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向蓝鲸财经如此表示。

为了巩固自身现金流,应对珠海万达商管年底上市的不确定性,除了电影,万达体育也曾传出过转让传闻。

除了转让资产,万达也于近期调整债务还款计划,减缓流动性压力。

11月21日,万达商管发布公告宣布,将其子公司万达地产国际有限公司于2024年1月到期的6亿美元债调整还款至2024年12月29日,计划在1年内分四次还清,不涉及其他公开债调整,早鸟同意费率为1%,一般同意费率为0.25%。

万达商管在公告中表示,由于当前房地产行业持续低迷,境外资本市场利率不断上升,公司再融资面临一定困难,且万达商管子公司珠海万达商管年底前获批上市存在一定不确定性,万达商管主动提前进行流动性管理,以保证公司流动性持续稳定。

根据此前招股书披露的信息,珠海万达商管的机构投资人包括郑裕彤家族、碧桂园、中信资本、蚂蚁、腾讯、PAG投资者等22家,按照之前对赌协议的内容,如果珠海万达商管在2023年底前未能完成上市工作,万达商管有义务向上述投资者回购股份,回购金额逾300亿元。

如今,距离珠海万达商管赴港上市的最后期限已越来越近。

“不管是展期还债计划、还是资产的转让处置,万达都是为缓解年底上市的对赌压力,保证充足的流动性。”一位接近万达的知情人士告诉蓝鲸财经。

据该人士透露,在今年6月底第四次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之后,珠海万达商管就一直在做“两手准备”,一边在配合港交所推进上市流程,一边与投资者协商谈判关于对赌的300亿元回购款的偿还。该人士还透露,由于万达资产数量多且较为优质,万达向投资者提供了多种谈判方案,目前仍在与投资者持续协商中。

值得注意的是,腾讯是珠海万达商管最早的四大巨头战略投资者之一。早在2018年1月,当时已经做好清偿退市股东准备的万达,与腾讯、苏宁、京东、融创签订投资协议,4方联合收购万达在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14.41%股份。

如果不是年底上市的难关,万达的流动性或许不至于如此艰难。

在上述6亿美元债之外,万达仅有两笔美元债各4亿美元,于2025及2026年分批到期,未来没有债务集中到期的压力。

根据公开数据,截至今年9月底,万达商管扣除所有负债后的净资产超3000亿,累计开业广场492家,其中合作202家,已实现轻资产转型,随着商管业务持续复苏,每年都会产生经营性净现金流。

儒意“接盘”万达电影,不亏

实际上,万达电影易主早有端倪,上海儒意在数月前就曾接盘万达股份。

今年7月,上海儒意以22.62亿元受让万达文化集团持有的北京万达投资49%的股份。权益变动完成后,上海儒意通过万达投资间接持有万达电影2.14亿股,占总股本的9.8%。随后十多天里,万达投资又两次转让万达电影股份。

追溯到更早的去年七月,万达电影曾有一段频繁的高层人事变动。

2022年7月4日,万达电影公告,公司董事长、总裁曾茂军提交书面离任申请。据AI财经社报道,51岁的曾茂军在万达已经干了16年,而这场离职非常突然,4号白天还在上班,下午就被叫到了办公室。

随后,分管人力资源中心的副总裁卜义飞、副总裁徐建峰先后离任。有业内人士告诉蓝鲸记者:“当时以为曾总要带人走单干,现在看来应该不是。”

爆款频出的儒意影业为何要收购万达电影?

这与万达电影本身的“成色”有关。虽然近些年爆款数量不及儒意,但万达电影在业内深耕多年,有丰富的打造爆款系列电影IP的经验。此前万达体系内孵化的、一个完全由国产元素构成的《唐人街探案》系列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该系列作品总票房超过了87.43亿,成为国内最为卖座的系列电影作品,除此之外,该系列网剧、动漫也先后开发。

万达电影11月14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现有IP储备包括“唐人街探案”、“误杀”、“想见你”、“折叠城市”、“神舟”等系列题材。

与其他影视公司不同,万达电影王牌在于其院线业务,在今年电影行业的三季报中,多家上市影企同比扭亏,院线类上市公司业绩修复明显。

院线业务也成为帮助万达电影恢复元气的关键一环。

据万达电影2023年三季报,截至今年9月30日,万达电影在国内拥有已开业影院877家,7338块银幕,其中直营影院709家,6159块银幕,轻资产影院168家,1179块银幕,前三季度累计市场份额16.5%,单季实现盈利6.9亿元,远超上海电影、横店影视、金逸影视、幸福蓝海、文投控股5家上市公司的利润总和。

从这个角度来看,无论是内容ip还是院线基础,万达电影都不失为一个还不错的资产。

儒意vs万达,腾讯最受益?

在时下的节点,儒意获得万达电影的院线业务,也有更多想象空间。

艾媒咨询CEO张毅接受蓝鲸记者采访时表示:“深度融合后,不管是内容还是渠道二者可能都会有比较好的融合,万达电影在线下渠道方面积淀更深,二者的资源优势结合也是整合的主要目的。”

具体而言,这种深度融合的优势或在“分线发行”中体现。

近日,国内电影试行“分线发行”制度。顾名思义,“分线发行”是指一部影片不再由全国院线统一放映,片方可以选择提供较优条件的院线或影院投资管理公司进行交易。比如提供的黄金场次较多、排片比例较高、放映周期较长、影片票房结算分账比例较高等,都属于择优考虑的范畴。

“分线发行”的本意是帮助中小体量影片突破市场上限,观众或许也能在影院发现更多自己感兴趣的题材影片。但近日,贺岁档逼近,各大影视公司的玩法却让“分线发行”有变成“资本游戏”的趋势。此前,电影《沉默笔录》网传发行方案显示:《沉默笔录》此次选取了30条院线进行合作。排映要求包括:首周末前三天总场次不少于8场(其中首日不少于3场),三天中黄金场不少于3场;工作日,每天场次不少于1场。

据极目新闻报道,重磅贺岁片《非诚勿扰3》将采取“分线发行”的模式,不在全国影院统一放映,而是选择提供较优条件的院线或影院进行合作,也就是谁能提供更优条件,谁才有机会放映影片。

在这种新的发行方式下,电影公司如果能贯通产业上下游无疑获得更多主动权。

但儒意的目标似乎并不止于此,拨开云雾,两家电影公司背后或是腾讯文娱产业的一盘大旗。

上海儒意属中国儒意旗下的公司,而中国儒意背后的第一大公司股东则是腾讯。截至2023年9月22日,腾讯控股为公司第一大股东(间接持股),董事长柯利明持股18.92%。

谈及柯利明外界并不陌生,其也是通过多次与许家印的交手,才最终实现了中国儒意的上市。

中国儒意的前身为恒腾网络,而恒腾网络最初由恒大、腾讯共同组建。在2020年恒腾网络以72亿港元的代价收购了柯利明创办的影视公司儒意欣欣,从而拥有了儒意影业及南瓜电影。

2021年,深陷困境中的恒大又以44.33亿港元的价格,将所持有的7.39亿股恒腾网络股份转让给了柯利明,柯利明由此成为恒腾网络的二股东。2022年2月,恒腾网络更名为“中国儒意”。

作为互联网大厂中对影视文娱布局颇广的腾讯而言,万达电影这步棋填补了其线下影视娱乐的关键空白。

儒意“接盘”万达电影,许家印与王健林未了心愿马化腾接了

此前,腾讯已经布局网文(阅文)、影视(腾讯影业)、流媒体平台(腾讯视频)和票务(猫眼)几乎遍及文娱行业,唯独欠缺院线这一环,如今万达电影加入“腾讯全家桶”真正帮助腾讯实现了文娱产业的全产业链布局。

此番合作达成后,腾讯与阿里的在大文娱领域几乎形成了全面对垒,甚至稍胜一筹,有业内人士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个(收购)更像是是腾讯在围剿阿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