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点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12月的前五天,全网都是五月天。

扒姐的社交媒体主页跟世界大战似的,有骂五月天假唱的,有替五月天伸冤的,吵得不可开交。越吵越混乱,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等不少艺人都出来站队了,依然没吵出个结果。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所以,五月天到底假唱没假唱?他们为什么突然被骂得这么惨?

咱们一起掰扯掰扯。

【1】

五月天假唱风波,是从一场饭圈拉踩开始的。

前阵子,告五人上了五月天的演唱会,一起唱歌。五月天粉丝听完,嘲笑他们唱功不行,全靠阿信(五月天主唱)拯救。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告五人的粉丝一听就不干了:你怎么不说你家哥哥是假唱呢?

这句话的分量,很重。仿佛一下子捅破了五月天演唱会的遮羞布,有不少看过现场的人冲出来,说出自己憋了很久的猜测:原来你也觉得他们是假唱啊?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此后,专业人士倒油,分析了五月天上海演唱会12首歌的音轨,得出了“真假混唱”的结论。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有的是一整首都在放录音,有的是第一句跑调又音色低沉,接下来突然音准极佳,而且嗓音重返20岁。有一种我姥姥用石磨磨黄豆,突然磨出来一杯大师拿铁的感觉。

专业人士在视频里分析音轨的方式,是比较约定俗成的辨别假唱的方法。通过波形,能看出来人声是不是整齐得像用机器修过一样。如果这样看,确实有假唱嫌疑,但不能百分百确定。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而且演唱会录音的出处不明,不排除是专业人士为了博流量,自己给音频做了处理。这之后,也有博主指出,阿信在不同场次的演唱会音频,有音轨重合的情况。这种情况,依然不能实锤是假唱。

扒姐也问了身边一些从事相关行业的人,看了网上各方人士的分析。比较大的可能是,五月天演唱会的现场没有完全假唱,但垫了不少和音在里面,俗称“半开麦”。

“半开麦”这事儿,属于是歌手在真唱和假唱之间打擦边球,界定不明晰,争议也很大。毕竟开10%的麦,也属于半开麦,但现场基本听不到什么声音。

往好了说,这是歌手嗓音条件下降,为了保全现场效果才做出的举动。不少唱跳团体的演唱会都是半开麦,不然根本没法听。

往坏了说,等于去高级饭馆吃饭,端上来一盘大厨亲手加热过的预制菜。虽然是大厨经手的,但总有人觉得,这钱花得冤了。

【2】

五月天对这次争议,全程只做出了三次反应。

第一,主唱阿信拉黑了质疑他的网友。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第二,经纪方挂断记者电话。记者找不到当事人采访,只能去采访演唱会的主办方。主办方给的回答很引人遐想,说“不方便回答”。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第三,五月天的经纪公司出了个否认假唱的声明,企图收场。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现在相关部门已经拿着音频去检测了,咱们可以等等官方的结果。

五月天声明之后,网友们还在继续审判。去过现场的路人晒出自己拍的视频,说一看就是假唱。包括唱错词了,对完口型才发现不是自己的部分。

手里没有麦克风还唱出声了(粉丝说是伴唱的声音,和阿信很像)。

唱歌口型没对上,歌词也忘了(粉丝说是因为演唱会大屏延迟)。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现在,网上形成了一个很尴尬的局面。

“假唱派”拿出阿信唱得特别好的演唱会视频,表示这肯定是假唱。

“伸冤派”拿出阿信演唱会跑调、唱不上去的视频,表示这肯定是真唱。

反正两边都有一个共识,就是以阿信的唱功,不可能完全唱在调上。最后受伤的,反正都是听众。

【3】

当然,还有一批人是“假唱无罪派”。到处替五月天发声,坚决支持演唱会假唱。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再这样下去,五月天还没真的塌房,都快被粉丝搞塌了。扒姐觉得讨论歌手假唱合不合理这事儿,根本没必要。

首先,假唱本来就是违法的。演唱会假唱,跟诈骗没什么区别。

其次,演唱会市场已经够乱了。疫情之后,全国“报复式”开演唱会,抢一场演唱会的票比甄嬛回宫还难。不少歌手演唱会的票都溢价到几千上万,六位数的也有。

歌手也被当成驴使,同一个城市动辄连开两三场演唱会。五月天更是在北京连唱6场,上海连唱8场。

按林俊杰之前说的,连开3场演唱会之后,歌手的状态就会大受影响。五月天的演出场次安排过于密集,确实累到主唱在台上吸氧。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不过,五月天开演唱会,也是真赚钱啊。上海和北京的演唱会,换算下来,挣了差不多9个亿。单单是卖五月天专属的荧光棒(一支140元),就卖了700多万。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面对这么高额的收入,确实很难做到“累了就别唱了”。

但观众毕竟是消费者,不是无脑的信徒。去看五月天的观众,绝大多数是想听歌怀念青春,沉浸在热闹的气氛里,跟着大家一起唱几句。大概率不想自己的青春,最后变成了被忽悠一通,然后“退一赔三”。

这一年,演唱会大大小小的状况,也出了不少。

容祖儿澳门演唱会,唱《就让这大雨全都落下》的时候,掉了个拍,崩溃大叫。

薛之谦在演唱会那天发烧到39度,被迫取消演出。他上台流泪道歉,给外地粉丝报销了机酒损失。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还有黄绮珊在晚会唱《向云端》开口跑调,开直播崩溃道歉,又给大家重新唱了一遍。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但看过这些演出的人,最后的反馈大多是“体验很好”。对于歌手很偶尔的状态不稳定,跑调走音,甚至觉得很真实、很可爱。毕竟如果是为了听完美的歌声,还不如在家听录音室版本。

扒姐是一个很爱看现场的人,因为在那样的空间里,观众和表演者的情绪是共动的。真诚的态度、卖力的表演、精致的舞美。

这些细节反馈给观众,观众随之高涨的情绪也及时会传达给表演者,带给他们成就感。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演员站在话剧舞台上,会变得格外自信迷人。

刘若英、丁当、陈绮贞的声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缘

反之,那些不走心、实力太差的演出,票只会越来越难卖。还是那句话,当艺人是个良心活,随时得接受观众的检测。换着花样割观众的韭菜,其实割的是自己的口碑,路只会越走越窄。

况且,舞台和观众也是珍贵的公共资源。重视观众,珍惜每一次表演机会,才能走得长远。

就像郭德纲改编的那首诗一样: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江山父老能容我,不使人间造孽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