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点

孩子的感冒,在漫长的待诊中熬成了肺炎?还是等来了自愈?

孩子的感冒,在漫长的待诊中熬成了肺炎?还是等来了自愈?

孩子的感冒,在从14日晚到19日凌晨的就诊等待中熬成了肺炎?

孩子的感冒,在漫长的待诊中熬成了肺炎?还是等来了自愈?

中国青年报最新发表的一篇标题为《家长日记:呼吸道感染高峰下的儿科急诊一夜》的报道中,一位家长抱怨自家孩子的“普通感冒”在从14日晚到19日凌晨的就诊等待中熬成了肺炎。

我们首先来捋一下事件的时间线:

2023年11月10日,将满3岁的孩子感冒。

报道开头说,“两周以前,我的孩子生病了,开始流鼻涕,晚上发低烧。”

11月14日晚,趁着余香中的“晚上人少去到一家医院儿科急诊就诊,排号排到482号。

当晚,仅做了一个血常规,“初步诊断呼吸道感染”。

15日到医院待诊,由于前面拍的孩子太多,被护士打发回家等待。期间每半到1小时打电话询问1次。却因为孩子中午睡着了,耽误了当天的看诊。

15日,再次挂号未果。

17日再次挂号成功,17日晚再次到医院等待看诊,排号排在579号。

18日再次到医院待诊,再次被护士打发回家等待,每半小时电话一次询问看诊进度;并预计当晚能看上。

18日晚10时再到医院待诊。期间还“换了一个19日的号”。

到19日凌晨接近2点终于看上了病。经医生检查和化验,孩子被确诊肺炎。医生给开了输液单,口服药,以及雾化治疗,时间已经来到了19日凌晨3点。

等到输液和雾化治疗结束,时间已经来到了5点多,距离17日晚上8点第二次挂号时间已经过去了34小时。

回到家,时间已经来到了19日早晨6时,男主2小时后出差。

孩子在女主看护下,于20、21日连续输液和雾化治疗2天。医生检查后开了(口服)药,让回家吃药就行了。

男主出差5天后,回家,孩子已经吃药2天,病情痊愈,恢复了往日的健康状态。

这样,逆推回去,孩子开始感冒的时间应为11月10日。

这位家长抱怨的核心是,看病难,看病等待的时间长,以至于孩子的感冒在漫长的待诊中熬成了肺炎。

这位家长“庆幸”的是,幸亏自己的坚持,几经波折,终于给孩子看上了病,没有熬成更严重的疾病。

输液3天治愈的“肺炎”?

现在,问题来了,孩子的病到底是普通感冒还是医生给诊断和治疗的“肺炎”?

我们不妨首先回顾一下孩子的疾病过程:

11月10日,孩子开始流鼻涕,晚上发低烧;

11月10日至第一次就诊的14日期间,“孩子慢慢开始咳嗽起来,鼻涕也越来越多,从清鼻涕变为浓鼻涕,……后来鼻涕越来越多,……咳嗽也越来越严重。晚上睡觉,鼻子不通气,喉咙有痰,只能张着嘴睡,并有很大的呼噜声”。

14日晚到最后,家长再没有任何只言片语提及孩子的病情。

我们可以合理推测,期间孩子的病绝对没有继续加重。

综合孩子以上的疾病过程,从医学专业角度可以非常容易地得出结论,孩子不过是在平常不过的普通感冒,而且是最为“良性”的鼻病毒感冒——期间鼻涕的变化具有明显鼻病毒感冒的特征;绝非是医生给诊断和治疗的“肺炎”。

治疗的过程则是更为强有力的证据。

如果真的是需要静脉使用抗生素治疗的细菌性(无论是什么菌种)肺炎,输液3天绝对不可能痊愈。

孩子的感冒经过最初居家的4天,和随后5天的待诊中已经基本自愈,最后3天的输液和再随后的口服药治疗完全就是“白饶”上的。

也就是说,孩子的感冒在长时间的待诊中已经“熬好了”,而不是家长抱怨的“熬成了肺炎”。

上呼吸道感染,不出现严重疾病征象,不需要做病原体检测,不需要针对性治疗

在全国各地医院儿科爆满,还惊动了联合国,真正原因竟不是呼吸道传染性疾病 一文中我介绍过,全世界通行的对待上呼吸道感染的基本处置原则是,只要不出现严重疾病征象,就不需要看诊,不需要做病原体检测区分是什么病毒或细菌感染(事实上,除了核酸检测,也没有其他方法可以确诊,国内临床上广泛使用的各种IgM抗体检测,都不能作为诊断依据),更不需要做针对性治疗——病毒没有针对性药物可用,上呼吸袋感染绝大多数是病毒,抗生素无效;只要耐心等待像报道中的孩子一样自愈即可。

孩子的感冒,在漫长的待诊中熬成了肺炎?还是等来了自愈?
孩子的感冒,在漫长的待诊中熬成了肺炎?还是等来了自愈?

像网上这些,通过检测IgM抗体诊断多达5、6种病原体混合感染,搁在国际医学界绝对没有人敢开这样的玩笑,这绝对是中国医学界独一份的“秘籍”。

当然了,同样的一个问题,还是张文宏的语言艺术更高明:“有时候叠加是因为采取了非常敏感的检测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