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点

痴迷太极 74岁国学老教授的拜师路

作者:阳光报阳光网

9月29日,秋雨霏霏的西安迎来难得的艳阳天,这天又是中秋佳节,到处呈现出浓浓的节日氛围。在大雁塔近前的一家餐馆大厅,正在进行着杨式太极拳传人王开选老师的收徒仪式,而在一众身着太极习练服的弟子中,一位年过七旬的老者引起了众人的注目。只听他操着并不标准的普通话高声朗读他精心用毛笔书写的工整拜师贴,“因此我们学太极要心存敬畏之心,孜孜以求,不断进步……。”当大家看到老者工整而隽秀的书法时,更是啧啧称赞。

痴迷太极 74岁国学老教授的拜师路

老者名叫刘正怀,早年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俄语系,后留校任教,退休前为大学图书馆馆长。40多年来,他一直从事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探索,在省内外很有影响且有许多头衔:西安周易研究会常务副会长、陕西大众民俗文化研究院院长、陕西博物馆联盟特聘专家、西安科学技术协会传统文化讲师团成员、西安老子文化研究会会员、西安长安文化研究会会员、陕西教育书法学会理事、陕西省楹联书法学会会员……。

在对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他认识到了太极的博大精深,太极与易学同宗同源,因此对太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只是未得机缘遇到良师。

一次在曲江林荫间散步,他遇上了一群习练太极的学员,被学员认真习拳的劲头所感染,更被一边耐心辅导的老师所吸引,而这位太极老师就是在省内很有影响的杨式太极拳第六代传人王开选。

其实王开选的习练太极之路也很有故事。王开选早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东海舰队服役,后转业到临潼区,在地方行政部门担任过多个领导职务。领导岗位退下来后,由于身体较差,他拜在了杨式太极拳国内名家赵幼斌门下开始习练太极。经过十多年的太极习练,他的身体状况有了根本改变,同时他也极力想把练太极、健体质的亲身体会传授给更多的有需求的人。在他的恩师鼎力支持下,他在曲江创办了西安永年杨式太极拳学会曲江辅导站,免费为周边群众传拳授艺。不计名利且风雨无阻,王老师的事迹被陕西日报多次报道,《楼顶上的太极“宗师”》就是对他的辅导站在艰苦条件下发展的最好总结,辅导站也多次被评为省市学雷锋先进站,他本人也被西安市体育局授予群众体育推广运动达人称号。

痴迷太极 74岁国学老教授的拜师路

两位对传统文化均有较深理解与感悟的人一见如故。经过在曲江辅导站的练习,加上对王开选老师的更深认识与了解,刘正怀这位国学大儒萌发了正式拜王开选为师,成为他的太极入室弟子的强烈念头。

当刘正怀将他的满腔热情透露给王开选时,王开选却婉拒了。

收刘正怀为徒,王开选有压力。一是刘正怀国学底子本来就很厚实,二是刘正怀比自己还要大9岁,他担心刘教授面子上下不来。

遇到拒绝,刘正怀没有灰心,他坚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道理,开始了自己的拜师攻坚。

一是从语言上打动老师。“年龄不应该成为我拜师练太极的障碍,古代科举都没有年龄限制,清朝谢启祚98岁中举,我才73岁,还年轻。一旦我拜师成功,我一定要做太极文化最好的传承人,把太极拳深邃的文化内涵用多种方式传播出去。”

痴迷太极 74岁国学老教授的拜师路

二是从行动上打动老师。如今的刘正怀对于太极拳已经达到了深度痴迷的程度。用他的话说,“等公交、接孙子,茶余饭后,都是我练太极的最好时间,鲁迅先生说过,‘我要把喝咖啡的时间都用于读书’,我现在就是要把茶余饭后的时间都要用于练太极。”每天接孙儿时来到长安路立交桥下,等儿子开车到得有10来分钟,他就在天桥底下拉开了架子,练上那么一趟拳。刘正怀练拳还喜欢把手机架到对面拍摄,“与老师的打拳视频进行比较,发现问题及时修正,我每天都会把视频发到我们习练群里,大家都说我的作业最能按时交。”而每天早晨在送完孙儿后来到辅导站,一般是上午八点多一点,他就加入到习练队伍中,一直练拳到午饭时间。

痴迷太极 74岁国学老教授的拜师路

一次请老师吃饭,他比老师早到十分钟,便利用这个机会架起手机在酒店大堂打起了太极,等到王开选到达酒店时,刘正怀正在收着太极架子,周围围满了喝彩的观众,正是刘正怀的这次行动彻底打动了王老师。“有这么一位痴迷太极、又虚心好学、又全心传播太极文化的人,我怎么忍心把习拳的大门对他关闭呢?”

痴迷太极 74岁国学老教授的拜师路

茶余饭后,随时随地,打一趟太极,结交更多拳友,传播传统文化,传授健身理念,王开选与刘正怀的太极故事正在打动着更多人,也让我们看到了全民健身、全民健康理念在我省更加的深入人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