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点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作者:橘子汽水。

阅读此文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1940年,新四军驻地郭村,一名战士跑到叶飞的指挥部里,直言在村口抓到一名国民党中尉,一直要求见叶飞。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叶飞听闻,放下手中的工作,他觉得这样的事情一定会有蹊跷,于是询问战士人在哪里,见叶飞询问,战士连忙表示为了安全已经关押起来。

于是叶飞决定亲自见见这名国民党中尉,便让战士做好审讯的准备,然后快步前往关押地点,想要一探究竟。

那么这名国军中尉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点名见叶飞?这其中又存在怎样的故事呢?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火速送情报

1940年 6月27日,国民党中尉兼政训员郑少仪正在睡午觉,突然警卫员敲门告知她,今天军队发军饷了,要记得去领。

郑少仪一听翻身坐了起来,心中大惊。按理来说,发军饷不是件好事吗?为什么郑少仪会如此不安?

郑少仪所在的部队是由李长江和李明扬领导的,被称为“二李”部队,两人皆非蒋介石的嫡系,所以这支部队只能算是蒋介石嫡系部队外围的杂牌军。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蒋介石向来任人唯亲,国民党军队又贪腐严重,所以像“二李”这样的部队,军饷是常常见不到影的。

然而今天又不是发饷日,怎么会有军饷下来。郑少仪很快就想通了原因那就是——要打仗了!郑少仪连忙穿好军装出门,果然一出去,所见的士兵各个都喜笑颜开,一看就知道这次军饷不仅没有拖欠,甚至发得很足,郑少仪心中愈发沉重。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她走到一家酒楼,发现有不少士兵正在饮酒作乐,于是走了过去。士兵认得她是政训员,身后还跟着警卫员,连忙站了起来,其中一位连长向她解释道,不是故意破坏军纪,而是明天就要打战了,还是一场大战,生死难料,所以才喝酒放肆。

“要打仗了?”郑少仪皱着眉头问。

“是的,长官。”

“要打哪里?”

那名连长把脑袋凑到郑少仪耳边,压低声音说:“郭村。”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郭村,新四军的驻扎地,“二李”部队原来是打算对共产党动手,郑少仪心里有了计量,知道此事刻不容缓,于是她又马上转头回了自己的房间,拿上了烟和酒找上了国民党的军官,她对警卫员解释道,是想要跟他们庆祝今天发饷。

明天就要打仗了,现在却喝酒庆祝一般军队里是不允许的,但是当时这支国民党军队军纪涣散,所以那几名国民党军官见到郑少仪拿来了酒,很是高兴。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又因着郑少仪政训员的身份,几个军官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很快,郑少仪就打听清楚了他们的行军路线和作战方案。

一般来说郑少仪只是政训员,打仗不是她职责内的事,她却要关注这些,多方打听,甚至不惜拿出自己珍藏的烟酒?

原来,她另有一层身份,她是共产党埋伏在国民党的特工。当时驻扎在苏北地区的一共有三支队伍,分别是隶属国民党的韩德勤部队、“二李”部队,以及新四军。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与“二李”部队这种杂牌军不同,韩德勤是顽固派,剿共的积极分子,虽然现在国共合作,但是韩德勤仍没有停了要剿共的心思。

当时叶飞带领着部分新四军刚刚在苏北站稳脚跟,为了更好地抗日、发展,组织上下“抗敌、联李、孤韩”的方针,郑少仪就是为了“联李”而潜伏在“二李”部队的。

打听到消息的郑少仪可以说是焦虑万分,虽然她脸上不显,但心中已是火烧燎原。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驻扎在郭村的新四军只有两千余人,而“二李”部队是他们的十倍,况且是袭击,新四军是凶多吉少啊!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郑少仪的上线此时正有别的任务在身,联系不上,消息又十万火急,郑少仪是空有情报而无法送出。

思虑片刻,郑少仪作出决定—自己亲自去送情报,不过这个决定一下,她的政训员身份反而带来了阻碍。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因为国民党方面给她配备了警卫员,而警卫员一向是随身的,既然要去送情报,那就需要想方法甩开警卫员。

郑少仪假称要去买鸡蛋,让警卫员在原地稍等片刻,实际上,她转头就进了一家服装店,把惹眼的军装换下,改穿旗袍,然后从后门偷偷溜走。

摆脱了警卫员,接下来如何去郭村,成了一个最大的难题,郑少仪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徒步去送情报。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郑少仪所在的“二李”部队距离郭村有18公里,外加苏北多水,这两地之间是水网密布,又没有合适的交通工具。

此时距离“二李”攻打郭村的时间只剩半天了,就算情报送达,叶飞的部队也需要反应时间进行部署,郑少仪咬咬牙,在路上狂奔起来。

此时太阳已经从西边落下,沿途又没有多少人家,可以说是黑灯瞎火,郑少仪又不熟悉路况,更是狼狈不已。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为了节省时间,她没法绕路,只能不断地趟过河流。这一路下来,她在成衣店买的白旗袍早就湿透了,且上面全是泥巴,头发上更是插了不少小树枝,但这些她都顾不上了。

走了好几个小时,郭村终于就在眼前。郑少仪眼中燃起希望,但很快,她发现了,面前还有一条河。

与她之前趟过的小河不同,这条河深而宽,需得游过去。致命的是,郑少仪不会游泳。幸而,天无绝人之路。郑少仪四下搜寻渡河的工具,一个小木船出现在她眼前。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船夫正在睡觉,突然被人摇醒,他睁眼一看,吓了一大跳,此时郑少仪的形象跟水鬼也大差不差了。

好在船夫听见她开口,方知是人不是鬼。只是大晚上的,一个小姑娘这番模样要渡河,也太奇怪了。但看着郑少仪十分焦急,船夫没有犹豫太多上了船。一艘木船行驶在河面上,郑少仪总算到了郭村。

18公里,即使让一名青壮年来也难说能不能走下去,为什么郑少仪当时能够走完这18公里,其间还趟过数条河流呢?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原来,郑少仪是个习武之人,是扬州武术高手刘殿璧的亲传弟子。当年刘殿璧见到郑少仪的第一眼,就求徒心切,要收她为弟子,直称她是学武的好苗子。别人学武需要交学费,但刘殿璧对郑少仪却是分文不收,足以见郑少仪根骨之好。

有一身好武艺正是组织选择郑少仪作为特工潜伏在“二李”部队的原因之一,然而,更重要的原因是,郑少仪思想亲近,小小年纪就向共产党靠拢,经介绍入党,在思想上的纯洁性可以说是无可挑剔。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立志报效祖国

郑少仪出身在江苏扬州,原名其实是李振芳。父亲是李直明,在一家杂货铺做工,家中有儿女6人,郑少仪是其中最为聪慧的。

李直明虽然身份不显,但爱读书,他发现女儿郑少仪十分聪慧,不读书简直就是糟蹋了好苗子,于是举全家之力送郑少仪去上学。

在学校,郑少仪接触了“晨鸣社”,当时扬州中共地下党的外围组织。虽然年纪尚小,但郑少仪很快就被其中的共产主义思想所吸引,她开始思索为什么父亲如此勤劳家中却常常难以果腹、为什么那些地主官僚可以为所欲为。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1937年,卢沟桥事变,日军全面侵华,不久,扬州也沦陷了。在此战乱的情景下,父亲李直明难以维持一家子的生计。为了减轻家庭负担,郑少仪自愿辍学,想着去延安跟着共产党闹革命。

但是此事说来简单,做起来难,郑少仪于是留在了扬州。虽然如此,她心中的革命热情并不减少,经常参加抗日游行。

她的行为激怒了日本人,父亲李直明被下狱,在狱中,李直明结识了夏岚,一位共产党地下组织的成员。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夏岚在监狱里细细给这些被日本人迫害的狱友讲解共产主义,李直明听了是茅塞顿开,以前想不明白的事都想通了,他理解了女儿的做法,并请求夏岚能够介绍郑少仪入党。

借此机缘,郑少仪加入了共产党,并在组织的培训下,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共产党员,被派遣到“二李”部队做特工。

可惜,韩德勤借着自己是“二李”上级的身份,下命令让“二李”率部队攻打新四军,“联李”的机会岌岌可危。郑少仪也只好舍弃自己作为掩护的身份,潜回新四军去送情报。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化险为夷

船一靠岸,郑少仪就拔腿飞奔到郭村。正在守卫的新四军士兵看见黑暗中有个白影奔过来,都警戒起来。

几个新四军士兵举起枪来,对着郑少仪喊到:“是谁?”郑少仪急忙说:“我要见叶飞首长,有紧急军情要禀报!”

士兵不知道郑少仪的身份,况且首长也不是说见就能见的。国民党那套塞钱行方便的做法在新四军更是行不通。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郑少仪只好自爆“马甲”,坦白道:“我是国民党的中尉!”听了这话,士兵更为惊讶了,他们狐疑地看着面前这个穿这脏兮兮白旗袍的姑娘,想想确实很可疑,于是将郑少仪抓起来。

郑少仪十分配合,甚至还嫌弃那几位新四军手脚太慢。士兵们心中满是疑惑,带着被绑住手的郑少仪来到了关押处。

听说有个国民党中尉大半夜跑到新四军来,这消息马上引起了叶飞首长的重视。郑少仪总算是见到了新四军挺进部队的指挥官。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听完郑少仪坦白自己特工的身份后,叶飞大惊,急忙令人松绑,他知道,能让郑少仪舍弃卧底身份来送情报的消息,肯定十分重要。郑少仪一五一十地把“二李”即将攻打郭村的事说出来,包括时间、作战方略等等。

叶飞一脸凝重的听完,心知要不是郑少仪一路狂奔过来,他这支新四军部队可以说是凶多吉少。好在现在敌人的行军信息已经被全部掌握,优势是在我军一方。

郑少仪一把信息讲完就晕过去了,毕竟几小时内赶十八公里路消耗的体力可是太多了。叶飞心中感激万分,让人把郑少仪送去休息,然后开始部署如何应对“二李”部队。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凌晨,“二李”部队开拔。李长江和李明扬想着叶飞所率领的新四军只有两千人,自己却有两万之众,所以满是信心,觉得可以凭借这次以多欺少、破坏盟约的不义之战在蒋介石前露一露脸,殊不知自己只是韩德勤的工具罢了,更何况新四军现在已然收到消息。

“二李”部队一到郭村,就发起了进攻。可是跟他们想的一击必胜不一样,新四军好像早有准备,甚至对他们的作战方略一清二楚。

更为要命的是,这支新四军不仅久攻不下,援军还及时赶了过来。不一会,“二李”部队的三个团就已经被俘虏了。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叶飞还想着要争取一下“二李”,于是在阵前喊话,让“二李”弃暗投明,不要再做韩德勤的出头鸟。

可惜“二李”顽固不化,以为自己带领剩下的部队可以拿下叶飞率领的新四军。考虑到当时正值抗战时期,窝里斗只会削弱抗战力量,新四军改变了策略,做起了“二李”部队士兵们的思想工作。

士兵们原本就受上级压迫,而且军饷更是常常不发,唯有要人打战送命时才会慷慨一下。很快,新四军人人平等的思想感动了他们,“二李”部队人心涣散,不少人倒戈到新四军。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叶飞再给了“二李”一次机会,并拿出诚意,只要“二李”在国共之间保持中立态度,就释放七百名俘虏。“二李”此时已是无可奈何的地步了,于是答应了叶飞的条款。

郑少仪因为身份败露,国民党对她恨之不及,公开悬赏,甚至扬言要“剥她的皮,拆她的骨”。为了保护郑少仪,于是组织上做主给她改了名字,“李振芳”成了过去式,郑少仪也留在新四军做文职工作。

几十年后,郑少仪儿女成群,在浙江政法系统工作。她多年前“夜奔”的故事只埋在她心中,并不为儿女所知。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唯有一次,参军的儿子跟兄妹炫耀自己的枪支知识时,郑少仪提出异议,认为驳壳枪更好用让儿女产生了怀疑,因为他们印象里母亲对武枪弄棒的事应该一窍不通。然而郑少仪却不肯多说,谜团就此埋下。

直到叶飞将军到浙江时,问起有没有一位叫郑少仪的女同志,并称“她救了新四军的命”。

这时,郑少仪的儿女才知道,母亲原来有着这样惊心动魄的过往,《东进序曲》里的地下党周小妹,就是以她为原型的。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郑少仪临终时还在大喊“我不是孬种”,当年创下如此功劳,促成了有名的“郭村保卫战”的胜利,她却并不以此为炫耀的资本。

毕竟在老一辈的共产党员的心中,为国为民本来就是责无旁贷的责任,我们都应该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1940年,新四军战士捉住一国军女中尉,她却表示:快带我去见叶飞

最后,由于平台规则,只有当您跟我有更多互动的时候,才会被认定为铁粉。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可以点个“关注”,成为铁粉后能第一时间收到文章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