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点

有沈腾也不好使了!开心麻花电影如何破局?

有沈腾也不好使了!开心麻花电影如何破局?

暑期档落幕,以总计206亿刷新该档期中国影史票房纪录。

在这一派欢欣中,开心麻花是落寞的。

其参战暑期档的《超能一家人》票房仅达3亿,豆瓣评分3.7。相比去年的《独行月球》,连零头都不到。

开心麻花上回票房与口碑双失利,还得追溯到五年前的《李茶的姑妈》,累计票房6亿,豆瓣4.6分,《超》即使和《李》比,还有一定的差距。而当年《李》失败后,开心麻花似乎并没有做出明显有效的调整,只是旗下演员在更多非麻花电影及综艺中露脸,不断消耗着观众缘。

近三年,开心麻花主控制作唯一的亮点似乎只有《独行月球》(2022年春节档上映的《这个杀手不太冷静》拿下26亿票房,上演了一出以小博大的好戏,但主投主控其实不是开心麻花,而是新丽传媒),这部翻拍自韩国漫画的电影,几乎是沈腾的“独角戏”,将科幻与喜剧结合,在电影版之余,还制作了动画微短剧(但反响寥寥)。《独行月球》的导演是张吃鱼,2017年时和《超能一家人》的导演宋阳,共同执导过《羞羞的铁拳》。

在经历《超能一家人》的溃败后,开心麻花到底应该做出怎样的“技术与艺术性调整”,以避免日后更多的“滑铁卢”?

有沈腾也不好使了!开心麻花电影如何破局?

|改编话剧与翻拍电影

开心麻花是话剧起家,进军电影界后的《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都是根据之前的同名话剧改编,这两部还都有超现实元素。

《夏》中有穿越,《羞羞的铁拳》中则是互换灵魂,都是常见的超现实设置。

很难想象《羞羞的铁拳》如果没有男女互换梗,这部拳击电影会变成什么样?

想来应该就会是翌年《李茶的姑妈》这副样子吧——“男女互换”不是靠奇幻,而是通过黄才伦易容前后达到的效果。这部非常现实主义的喜剧,却是麻花电影的第一次“滑铁卢”。

《夏洛特烦恼》的导演闫非、彭大魔之后便自立门户,成立西虹市影业(开心麻花持有15%股份),所出品的电影也依旧有开心麻花的投资。但接下来他俩并没有改编之前的话剧,而是选择翻拍1985年美国电影《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片名直接就是公司名——《西虹市首富》。

事实上,这跟闫非之前编导的话剧《乌龙山伯爵》也有相似之处——一个三无青年,意外得到了一笔巨额遗产的故事。

但为什么舍弃演了十多年,破千场的话剧,而要选择翻拍国外电影呢?想来还是因为《乌龙山伯爵》太过“放飞自我”,对警察银行宗教等方面,都进行了肆无忌惮的嘲讽,话剧可以这么演,但电影不管怎么改,就算放到国外,估计都过不了审查。

而那部美国电影《布》中的核心创意,并不在于得到横财,而是要求男主角得在一个月内花光巨资后,才能继承遗产,这样一来内容上就很“安全”,也更适合电影的结构。

这就反映出开心麻花的一大问题,那就是虽然成立于2003年,以“为人民娱乐服务”为宗旨,深耕喜剧领域二十年,首创“贺岁舞台剧”概念,创作出品了86部舞台剧,其中64部为原创,但能有效改编转化为电影的,寥寥无几,还得仰赖于翻拍他国电影。

这本身其实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当然这也是内地文化界所谓IP领域的一大共通现象,不管是盗墓惊悚,还是推理耽美等题材都是如此,也无论开始时是网文,漫画,还是话剧,都先得做到出格出位,百无禁忌,在博得眼球,引发关注之后,再进行漫长的改编,把原来的“禁忌”都一一删减……直至引发原著党和改编党之间的争论与冲突,似乎有争议便是热度,而改编后的影视剧,到底是什么质量,却完全不重要。

这样一种“曲线”改编,虽有现实的无奈,但缺乏的便是整套系统思维。毋庸讳言,网文漫画话剧等形式,最后的终点都指向改编成影视剧,似乎唯有如此,才能实现利益的最大化。但雷声大,雨点小,甚至干脆下不了雨的现状,让整个创作过程前后脱节,极为扭曲。

开心麻花自然也不能免俗,打头阵的话剧,下了猛料,当作招徕的小广告,但“登堂入室”后,要么变成了“清洁”版本,要么就是货不对板,直接从国外进口“改良”……

这当然不是长久之计,必须做到在话剧创作的源头,就想好之后改编成电影时会遇到的难题,用真正的创意思维,打通前后两个环节。

有沈腾也不好使了!开心麻花电影如何破局?

|舞台与电影的结合之道

实际上,话剧舞台离电影银幕没那么遥远,并非“隔行如隔山”,不是得像《狗镇》那样在电影里拍一个舞台,更不是如同孟京辉《像鸡毛一样飞》那样,一看就是戏剧导演拍的晦涩艺术电影。而是可以融合舞台与电影的优点,兼祧两房,博采“二”长。

类似代表作,就比如1998年的《楚门的世界The Truman Show》。这部金凯瑞主演的电影,讲一个从小就生活在一个世界级的真人秀里,一开始还被蒙在鼓里,然后主角慢慢发现这个如同人生意义一般的拍摄真相。这个真人秀现场被设计得无比庞大,拥有全世界最大的摄影棚,大到跟现实中的社区没有区别,全球的观众像一帮地球村民般,共同看着男主角长大、恋爱、结婚。

在这样现实与超现实紧密结合的前提下,《楚门的世界》中就“先天”存在一个舞台,而且这出戏剧表演的时间不是二小时,八小时,只要主角不发现真相,观众没有集体厌倦,这出戏就永远不会落幕。

于是,这部电影不但关照了现实,悲悯了主角,还随着他发现真相的过程,照顾到了人权及情感,并且让戏剧结构有自己的用武之地,而不只是一堆新闻素材,以及作为情感发泄的一时渠道。要是说到两个世界的碰撞,在《楚》中就是他个人隐私的空间,跟全世界真人秀观众眼中的舞台之间的冲突。

这才是麻花电影真正应该去参考和借鉴的思路与技法(当然不是建议去翻拍),如此处理才会让“前端”的话剧,和“终端”的电影真正融会贯通,而不是各自为政,“货不对板”;也让话剧与电影这两种形式发生化学反应,而不是各玩各的,彼此瞧不上眼。

有沈腾也不好使了!开心麻花电影如何破局?

开心麻花的舞台剧

|旗下艺人谨慎对外接戏

周星驰喜剧为人称道的地方,不只是他个人身为主角的表演,包括他片中的配角,即使只有一两句对白,也足够让人印象深刻,这当然是编导设计与调教的功劳。

而开心麻花应该签约了众多的编导演人才,和话剧IP一样储备充足,但提起任何一部麻花电影,应该都没有那种仅凭一句对白,甚至一个动作,就能令人称道的演员,这不仅是缺乏有名的“群演”,连配角也是,甚至于连主角都只能让人记住“沈马”组合。而艾伦、常远,包括魏翔等人都始终欠着火候。

毫无疑问,这是编导演整体的问题,同时也包括艺人经纪方面。

暂且不提制作公司同时兼做艺人经纪的利益冲突问题,因为对于眼下的内娱来说,似乎太过超前。但有一点是可以强调的——那就是一般观众是无法辨别一部电影是不是开心麻花影业主投,或参投,还是非麻花出品,而是只认演员,特别是马丽艾伦常远等人担当主演的那些电影。

而当那些电影的口碑实在太过差劲时,影响的也不只是演员名声,“躺枪”的也包括开心麻花本身。

有沈腾也不好使了!开心麻花电影如何破局?

《李茂扮太子》剧照。

比如2022年元旦上映的《李茂扮太子》(评分4.3),集齐了除沈腾之外的不少麻花演员(马丽常远艾伦魏翔等),但多达20多家的投资方中,甚至都没有麻花的身影,主控则是《这个杀手不太冷静》第一出品方新丽传媒。

然而,不明就里的观众,从电影院里出来,骂的却是麻花。

网络上攻击星爷最甚嚣尘上的那段时间,其中一大罪状就是他孤家寡人,签约的艺人纷纷解约,因为常年接不到戏。这听起来当然是很不靠谱的,因为艺人的名气保质期短,趁着还热乎,就应该抓紧时间多捞几笔。

但问题是,一来这些艺人的名气,都来自于参演了周氏喜剧,二来星爷后期的电影产量很低,确实要好几年才有一部戏,但如果他像开心麻花一样,让旗下艺人尽可能在外多接戏,而不计较质量如何,那同理,损害的也不仅是那些签约艺人,还会波及到星爷自己的声誉。

至于一再被媒体提及的“含腾量”,如果像华谊那样之前只能仰赖冯小刚,而冯氏喜剧无“优”不欢,这肯定也不是长远之计,最后导致“池鱼失水,殃及城门”。

有沈腾也不好使了!开心麻花电影如何破局?

|如何破局

提起开心麻花的喜剧电影,一般人脑海中的印象,其实都很同质:不管是哪个导演导的,也不管“含腾量”是多少,虽然质量上可能有参差,但模式本身区别不大——套路化了。

这是一个很要命的情况,特别是对于一个主打喜剧的电影厂牌而言。

怎么破局?

这就不能不提到几乎所有影视公司或者部分互联网大厂都想成为的——漫威。

漫威这两年也在走下坡路,但之前在全球通俗文化上创造的辉煌,以及整体分阶段的规划,值得开心麻花参考。

美国队长、钢铁侠、雷神、蚁人、蜘蛛侠、死侍等单人电影,以及《银河护卫队》《复仇者联盟》这样的团战作品,尽管都是超级英雄,但在电影风格上都各有特色,有谍战、喜剧、偷盗、青少年、黑色重口等等元素,尽可能与打底的超英题材产生化学反应。

而且,还不存在什么“含唐量”的问题——饰演钢铁侠的小罗伯特·唐尼虽然是漫威电影的“元老”,人气也是最高的,但并非每部漫威电影都需要他的出现,而是众人也可独当一面。

同理,开心麻花也应该在喜剧上进行更多的细分,尽量挖掘和放大旗下不同导演和演员的个人特质,而不只是“分猪肉”一样派任务。

比如,在原有麻花喜剧风格的基础上,延展到惊悚、犯罪、情感等元素,甚至是加大动作戏份;也可尝试大幅度减少对白,纯粹以肢体动作来推进剧情,就好比戏剧中也有哑剧这样的分支。

不过,这样考验的是创作端的“持续”能力。放眼国内影视圈,堪比漫威那种稳定输出节奏的,没有一个。

只有正视自身的优缺点,以及和“天花板”间的实际差距,才有可能让《超能一家人》成为开心麻花影视板块的一个“技术与艺术性调整”,而不是真正的滑铁卢。

撰稿 | 李翼

策划 | 文娱春秋编辑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