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欠債3.95億歐元,不撤退的蘇甯“少東家”撤了

欠債3.95億歐元,不撤退的蘇甯“少東家”撤了

中國企業家

2024-05-25 21:33釋出于北京《中國企業家》雜志官方賬号

欠債3.95億歐元,不撤退的蘇甯“少東家”撤了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曉天

編輯|姚赟

圖檔來源|視覺中國

這一天終于還是來了。

5月22日,橡樹資本公告,由于張康陽未能按時償還為期3年、總額3.95億歐元的債務,由其所有的國際米蘭足球俱樂部(下稱國際米蘭)正式易主。

這意味着,國際米蘭8年的蘇甯時代,被徹底畫上一個句号。随着蘇甯和張家父子出局歐洲足壇,曾在歐洲五大聯賽風光一時的中資目前僅剩兩家——複星在英超的“狼隊”和當代明誠在西甲的“格拉納達俱樂部(下稱格拉納達)”。如今當代明誠已“披星戴帽”,格拉納達處在被放養的境地,随時可能尋求出售;狼隊則相對穩定,雖然有消息指出複星預計抛售葡萄牙商業銀行股份在内的多處海外資産,但狼隊暫不在其中。

國際米蘭最新釋出的社媒照片中,橡樹資本已進駐俱樂部,不見張康陽的身影。在他離開國際米蘭前的最後一場比賽,球迷在主場梅阿查球場的看台打出了“感謝斯蒂芬”(斯蒂芬為張康陽英文名)的巨幅智語。要知道在歐洲足壇,球迷與俱樂部管理層一向針鋒相對,球迷自發為俱樂部主席“送行”并不多見。

欠債3.95億歐元,不撤退的蘇甯“少東家”撤了

來源:張康陽ins截圖

2016年6月,蘇甯以2.7億歐元收購國際米蘭68.55%的股份;同年,蘇甯選任的5人代表團進駐國米董事會,張康陽任主席。1991年出生的張康陽,是前蘇甯控股集團董事長張近東之子,也是國際米蘭曆史上最年輕的主席。25歲的他第一次出席國際米蘭股東大會就放出豪言:“我們來了,就做得到。”

現如今,隻餘唏噓。

注定的結局,3年連本帶息償還3.75億歐元

2021年,張康陽從美國基金橡樹資本獲得了一筆為期3年、年利率12%、總額2.75億歐元的貸款。對于張康陽執掌的國際米蘭來說,這筆借款稱得上孤注一擲。

欠債3.95億歐元,不撤退的蘇甯“少東家”撤了

來源:橡樹資本官網

借款前,國際米蘭的财務狀況已陷入困境。從國際米蘭公布的财報來看,2020/21财年俱樂部營收3.647億歐元,錄得虧損2.456億歐元。在橡樹資本的公告中也明确提到了這一點:“國際米蘭在2020/21财年錄得虧損創造了曆史紀錄,橡樹資本提供了球隊繼續經營所需要的必要資金。”

至于一家百年豪門為何會陷入如此困境,張康陽或許要從内外找問題。

于内,居高不下的球員工資額拖垮了球隊。據《米蘭體育報》統計,國米2020賽季一線隊球員稅前薪資總額已經高達1.97億歐元,在意甲聯賽當年僅次于擁有天價薪資的C羅的尤文圖斯,比同城死敵AC米蘭高出8200萬歐元。以至于賽季結束時,張康陽親自說服球員和教練放棄2個月工資,遭到了一緻拒絕,但國米方面也無力支付工資,隻能拖欠。

于外,國際米蘭在贊助商方面也存在大量壞賬。2020賽季結束時,國際米蘭“順手”也結束了與其主贊助商倍耐力長達20年的合作,雙方約定2021/22賽季起,倍耐力将不再出現在國際米蘭球衣的胸前。

而在當時,國際米蘭胸标的行情看似絕佳。2020賽季張近東和許家印一同出現在國米的看台上,随即意媒便傳出恒大将出資3000萬歐元買下胸标,成為俱樂部主贊助商。當時,有社媒甚至曬出了2021/22賽季國米球衣的諜圖,藍黑色的球衣胸前赫然印着“中國恒大集團”。這讓倍耐力1300萬歐元的贊助費顯得相形見绌,而當時與恒大一同“競争”國際米蘭胸标的绯聞對象還有三星和海信。

欠債3.95億歐元,不撤退的蘇甯“少東家”撤了

國米2021/22賽季球衣諜照。來源:footyheadlines

但最終绯聞未能成真,2021/22賽季國際米蘭的主贊助商被一家虛拟貨币公司digitalbits拿下,雙方簽下了4年8500萬歐元的主贊助合同。這也為國際米蘭财務埋下了隐患,到2023年digitalbits拖欠球隊贊助費3000萬歐元,國際米蘭起訴其母公司至法院。據國際米蘭2022/23财年半年報顯示,雙方8500萬的贊助費,國米僅在第一年拿到了digitalbits 500萬歐元的袖口贊助。随後雙方約定的2022/23賽季的2400萬歐元贊助費,國際米蘭1分錢都沒收到。

2020年前後,張康陽不斷尋求對外融資,但結果并不理想。最後,隻有橡樹資本帶着高達12%的年利率,也就是3年,連本帶息償還3.75億歐元的條件,主動走向國際米蘭。是以即便摻雜着“霸王條款”和超高的年利率,張康陽還是毫不猶豫的選擇了與橡樹資本牽手。

張康陽曾可體面離場

《天空體育》、《米蘭體育報》先後披露了蘇甯與橡樹資本合同中的部分條款,其中有兩條尤為顯眼:

(1)若蘇甯在借貸的3年期間尋求其他三方融資借貸,那麼橡樹資本将無條件獲得5000萬歐元的罰款,這筆錢在原本蘇甯應還的本金利息之外,蘇甯的應還總額被拉高到4.25億歐元。

(2)若蘇甯在借貸期間出售俱樂部,且售價在8億歐元以上,則橡樹資本将參與高達20%的溢價分成。

這兩條條款來看,或許在最開始,橡樹資本瞄準的就不是12%的年利率,而是20%的溢價分成。

在張康陽失去國際米蘭的前夕,《米蘭體育報》頭版頭條刊載了名為《混亂的慶典》長文,文中稱張康陽仍在竭盡全力留住國際米蘭,但他赢得這場戰争的可能性不大。今年2月,張康陽還在試圖說服橡樹資本延期1年收款,并願意将利率提高至15%,但這一提議被橡樹資本以延期蘇甯也沒能力償還為由拒絕。

欠債3.95億歐元,不撤退的蘇甯“少東家”撤了

《米蘭體育報》頭版長文《混亂的慶典》。來源:《米蘭體育報》

在張康陽所做的努力中,與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的談判是最接近成功的一次。

多家媒體曾報道,張康陽與Pimco接近達成一份為期2年半、年利率12%、總額4.3億歐元的貸款。如果這筆三方借貸成功,張康陽将優先償還橡樹資本的貸款。但這筆貸款最終未能成行。5月18日,張康陽釋出了公開信,在信中他痛斥橡樹資本從中作梗,惡意阻撓了貸款程序。

張康陽寫到:“我們竭盡全力想找到一個合理的解決方案,試圖通過各種管道讓橡樹資本獲得全額的财務回報。但遺憾的是,因為橡樹資本單方面的法律威脅和惡意阻撓,令我們所有努力付之東流。這不僅讓我深感失望和憤怒,這種行為也将嚴重危機俱樂部未來的穩定發展。”

曾參與過中資海外俱樂部并購事宜的媒體人橘貓告訴《中國企業家》,在國際米蘭易主的程序中,橡樹資本根本不在乎12%的年利率。

與之相對的,橡樹資本更期望蘇甯能夠高價賣出俱樂部——畢竟借款時,國際米蘭還是一家欠薪豪門。但3年之期已到,現在的國際米蘭手上握有意甲冠軍和歐冠亞軍,俱樂部的赤字從創紀錄的2.456億歐元降至2022/23财年的8500萬歐元。估值也一路上升,從2020年的4億歐漲至2023年的12億歐。如果張康陽能以12億歐成功出售國米,那麼橡樹資本則将從中一次性拿到8000萬歐的溢價分成。

張康陽不是沒有想過出售國際米蘭。2021年英國私募股權投資基金BC Partners對國米報價7.5億歐元,但這與張康陽9.5億歐元的心理價位不符;2023年《都靈體育報》報道雷恩集團牽線中東一家投資基金對國米報價13億歐元,但當時國米财務狀況已經逐年向好,張家父子開始以長期持有國際米蘭作為首要目标。

據橘貓分析,蘇甯和張康陽在執掌國際米蘭的8年期間,至少有兩次體面退場的契機。

第一次是2018年,境外投資行業監管發生變化,2015年,萬達4500萬歐元收購馬德裡競技20%的股份。2018年2月14日,萬達宣布出售手中全部馬競股份。據了解,該變化2018年3月1日該正式施行。而也是在2018年,萬達為馬德裡競技建立的萬達大都會球場剛剛投入使用。

萬達的果斷撤退,是大部分中資在歐洲足壇的縮影。

但蘇甯沒有撤退,反而在2019年持續加大對國際米蘭的投入,先是以2580萬歐元的違約金解雇了主教練斯帕萊蒂及其教練組,又以1200萬歐元的天價年薪簽下意大利冠軍教練孔蒂掌舵球隊,并許諾其2億歐元的夏窗轉會期預算。

第二次則是向橡樹資本借貸後的出售,如果蘇甯不以長期持有為首要目标,而是3年間尋求出售及早撤退,也不會落得如今被狼狽“趕出”俱樂部的境地。畢竟一個在國内早已負債累累的母公司無法為俱樂部輸血,早已沒有能力扛着國際米蘭往前走了。

消失的蘇甯體育版圖

8年7冠和1次重返歐冠決賽,這是張康陽執掌國際米蘭交出的答卷。

欠債3.95億歐元,不撤退的蘇甯“少東家”撤了

2022年國際米蘭意大利杯奪冠,張康陽捧杯。來源:張康陽微網誌截圖

那幾年,除了國際足壇,蘇甯在體育界的投資全面開花:2015年年末蘇甯以5.25億元人民币收購中超球隊江蘇舜天俱樂部,并許諾球隊6600萬元人民币的轉會費。

次年,早就被蘇甯收購的PPTV聚力體育開始發力體育版權,先是以3年7.21億英鎊的總價拿下2019賽季至2022賽季英超在中國大陸及澳門的獨家版權。加上此前早就被PPTV拿下的西甲、德甲、意甲等版權。這意味着,PPTV集齊了歐洲五大聯賽的全部版權。但這還不夠,2017年3月,PPTV豪擲13.5億元人民币成為了2017賽季中超新媒體獨家合作夥伴,擁有全部比賽的新媒體轉播權。

同期,2016年12月,蘇甯成立了SN電競俱樂部,全面進軍電競産業。

這也是移動網際網路沖擊之下,各行各業變革最劇烈的時期。2015年,O2O行業巨頭合并:58同城、趕集合并,成為最大分類資訊網站;快的打車、滴滴打車合并,成為出行老大;阿裡出資56億買下優酷,洋芋完成并購。線上與線下的邊界也開始消失,電商轉身開始探索新零售,做起了實體店;實體商業面對沖擊,持續探索線上。

張近東不是一個體育迷,坊間有不少關于他熱衷體育投資的猜測,如,基于行業趨勢的判斷,要投資未來;如,因為某場飯局中的插不上話後,對體育的“渴望”。這些原因或許隻有張近東本人才知道,能确定的便是他确實對體育闆塊投入了不少資金。

欠債3.95億歐元,不撤退的蘇甯“少東家”撤了

來源:中企圖庫

2015年,張近東開始試水投資體育領域,PPTV以2.5億歐元買下西甲版權。但這對蘇甯來說遠遠不夠,國内,随着恒大2013年在亞冠捧杯,以恒大、綠地、佳兆業為主的地産軍團全面進軍中超。海外,2015年萬達4500萬歐元收購馬德裡競技20%的股權、同年中信資本聯合華人文化收購曼城母公司城市足球集團13%的股份;2016年西甲的西班牙人、英超的阿斯頓維拉都成為了中資球隊。張近東的老熟人們紛紛入局職業足球,他越發坐不住了。

中超門票确實拿到了。

2016年1月,中國足協通過官網釋出公示,江蘇國信舜天俱樂部正式轉讓并更名為江蘇蘇甯足球俱樂部。轉讓後,蘇甯電器集團有限公司占江蘇蘇甯足球俱樂部有限公司100%股權。

2020賽季,改名的第5個年頭,當時的江蘇蘇甯隊長吳曦親手捧起了冠軍獎杯。但張近東卻不見蹤影,僅在蘇甯内部發了一封嘉獎令,信中對赢球獎金隻字未提,但卻寫到:“冠軍不是結束,而是新的開始。”

但這一“新的開始”并沒有迎來新的開始。就在江蘇蘇甯奪冠後的第2年,還沒來得及備戰新賽季的球員們就收到了俱樂部解散的通知。直到2022年,國際米蘭奪得意大利杯冠軍,吳曦還在微網誌向蘇甯讨薪。

曾經重金押注體育版權的PPTV也落得一地雞毛。

2016年買下的英超版權原應按期支付,但PPTV首期2.75億款項就未支付;2020年因财務問題,第二期1.6億鎊款項也未能支付,英超聯賽當即停止了與PPTV的合作。随後,并于一紙訴狀将PPTV告上了法庭,2022年倫敦高等法院裁定,PPTV必須向英超聯賽支付至少2.13億美元的賠償。

至于SN電競戰隊,在2020年S10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闖進決賽出盡風頭後,次年被微網誌收購,改名為WBG戰隊。

至此,張近東的體育布局,僅剩在國際米蘭在海外苦苦支撐——其後3年拿到包括意甲冠軍、歐冠亞軍在内的多項榮譽,成為其在體育闆塊中唯一拿的出手的“優質資産”。現如今,張近東和蘇甯的體育帝國版圖中的最後一塊,也已失去。

參考資料:

《國際米蘭2021财年投資者簡報》,國際米蘭官網

《國際米蘭2023财年業績簡報》,國際米蘭官網

《國際米蘭截至2022年6月30日年度财務報表》,國際米蘭官網

《混亂的慶典》,米蘭體育報

檢視原圖 475K

  • 欠債3.95億歐元,不撤退的蘇甯“少東家”撤了
  • 欠債3.95億歐元,不撤退的蘇甯“少東家”撤了
  • 欠債3.95億歐元,不撤退的蘇甯“少東家”撤了
  • 欠債3.95億歐元,不撤退的蘇甯“少東家”撤了
  • 欠債3.95億歐元,不撤退的蘇甯“少東家”撤了
  • 欠債3.95億歐元,不撤退的蘇甯“少東家”撤了
  • 欠債3.95億歐元,不撤退的蘇甯“少東家”撤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