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秦知道丨中國如何從統一走向同一 陝曆博秦漢館告訴你答案

作者:西部網
秦知道丨中國如何從統一走向同一 陝曆博秦漢館告訴你答案

電影《王的盛宴》視訊截圖

陸川電影《王的盛宴》裡有一段場景——在秦朝的宮殿前,吳彥祖扮演的項羽對于秦始皇書同文、車同軌的政策嗤之以鼻,下定決心讓跟随他起義的部将們回到自己的國家,“用你們自己的文字寫下你們自己的曆史”。

這可能就是項羽當時的真實想法,或許也代表了那個時代的中國人的思維——他們覺得秦始皇統一後推行的那些加強中央集權的舉措,是在倒行逆施。

而在千年後的今天,曆史課本對于秦始皇統一度量衡\統一文字、統一貨币等舉措給予了高度肯定,反倒是滅掉秦國的項羽,有些開曆史倒車。這就是所謂的曆史局限性吧。

影視劇中的秦宮,位于今天的西安,站在陝西曆史博物館秦漢館三樓向北眺望,便可以看到宮殿的夯土遺存。遙想當年,那些改變中國曆史程序的诏令,就是在這片土地上誕生。

而秦都鹹陽區域内出土的許多文物,在千百年之後也成為了這些政策最直接的見證。比如高奴銅禾石權,這是一件從秦昭王時期一直沿用到秦二世時代的标準衡器。高奴位于今天的陝北地區,距離秦鹹陽城百餘公裡,為了確定全國範圍内的度量衡精度一樣,這件衡器兩次從高奴召回,校準精度,并刻上秦始皇和秦二世關于統一度量衡的诏命。

秦知道丨中國如何從統一走向同一 陝曆博秦漢館告訴你答案

秦半兩

比如秦半兩錢币,用國家統一使用的小篆字型,在統一的貨币上刻上了“半兩” 二字。它的誕生極大地便利了商業往來,也奠定了千年中國古錢币“圓形方孔”的基本形态。

秦知道丨中國如何從統一走向同一 陝曆博秦漢館告訴你答案

秦代路面上的車轍印清晰可見。

再比如儲存完好的秦代路面,上面的車轍印清晰可見。它被整體打包搬到了陝西曆史博物館秦漢館“城與陵”的專題陳列之中,讓參觀者很直覺地了解到秦代車輛的軌距。所謂“車同軌”,相當于今天汽車制造的國家标準,這種标準化的觀念在今天早已深入人心,而源頭則可以追溯到秦代。

衡器、錢币和秦代車輛留下的痕迹,其實在中國很多地方都有出土,它們和郡縣制、秦法等制度一起,奠定了秦國統治廣闊疆域的基礎。

漢高祖劉邦和項羽一樣,參與了滅秦的戰争。在電影《王的盛宴》裡,當項羽在鹹陽宮前闡述着自己的執政理念,劉烨飾演的劉邦,眼神中除了有些不滿,還閃現出一絲不解。

無法窺見劉邦當時的想法,或者他完全是走一步看一步,亦或許他就是比項羽看得遠。是以當他奪得天下後,面對超過自己想象的廣闊領土和複雜局面,他還是按照秦朝的那套辦法來管理國家。而他的後代們,基本都延續着他的理念,并持續通過制度創新和理論創新來加強中央集權。

秦知道丨中國如何從統一走向同一 陝曆博秦漢館告訴你答案

陝西曆史博物館秦漢館展廳中的陶動物

排列在陝西曆史博物館秦漢館展廳中的騎馬俑和陶立俑,是中國人“事死如事生”理念的直接展現,它們承載着到另一個世界守護主人、服侍主人的使命。還有陶竈台、陶糧倉\陶動物……它們充分展現了中國“民以食為天”的理念——吃飽吃好這件事,不管生還是死,都非常重要。

在中國其他地方的博物館裡,也能看到類似的騎馬俑和陶立俑,還有陶竈台、陶糧倉、陶動物。它們用途一樣,風格造型也“大差不差”,這和東周時代中國各地風格迥異的青銅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說明以喪葬文化為代表,全國統一的文化理念正在形成,并一點一點地成為“約定俗成”。

秦知道丨中國如何從統一走向同一 陝曆博秦漢館告訴你答案

陝西曆史博物館秦漢館展廳中的騎馬俑和陶立俑

顯然,項羽理想中的中國并沒有實作。劉邦革命者出身,卻成了秦朝大一統理念的繼承者。他長眠的長陵就選在了秦鹹陽宮遺址附近,在陝西曆史博物館秦漢館三樓向北眺望,同樣可以看到。

秦與漢,城與陵,就彙聚在了鹹陽原上,并在後世的詩歌中,共同構成了“傷心秦漢經行處”的意境。而這一區域内出土的文物,成為了陝西曆史博物館秦漢館的重要支撐,也讓兩個朝代間的傳承清晰可見。金燦燦的金餅,是陝西曆史博物館秦漢館中非常吸睛的展品。而在曆史上,漢武帝就借口諸侯王給中央上供的金餅成色不足,一口氣削掉了百餘位列侯的爵位,算是徹底解決掉諸侯藩王尾大不掉的隐患。

秦知道丨中國如何從統一走向同一 陝曆博秦漢館告訴你答案

陝西曆史博物館秦漢館中展出的金餅

還有展櫃中展示的錢範,漢武帝在秦始皇統一貨币的基礎上,将鑄币的權利收歸中央,是以這一時期的長安城周邊,出土了許多錢範,甚至還有鄠邑區兆倫遺址這樣的漢代皇家鑄币工廠。

北擊匈奴,在鞏固國境安全的同時擴充了疆域,漢文明得以遠播;“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統一了全國的思想,為開拓創新提供了理論支撐,也讓儒家文化一直到今天,都深深地影響着中國人的價值觀;鹽鐵均輸,積極探索國家宏觀調控經濟的路徑,平抑了物價,開拓了稅源,確定了經濟穩定可持續……

今天,我們總是習慣将秦皇與漢武并稱,因為這兩位君王治國理政确實具有高度相似性,更有意思的是,在他們去世後不久,關于他們的惡評便層出不窮,甚至他們的一些政策也被後繼之人否定——否定秦始皇的是項羽,否定漢武帝的則是儒生。

秦知道丨中國如何從統一走向同一 陝曆博秦漢館告訴你答案

陝西曆史博物館秦漢館内的新媒體裝置

陝西曆史博物館秦漢館内有一處新媒體裝置,将漢昭帝時期召開的鹽鐵會議上的觀點進行展示,讓參觀者自己選擇該支援誰。這場會議上,儒生們打着“不與民奪利”的旗幟,和漢武帝時期的經濟重臣桑弘羊進行辯論,要求廢除鹽鐵官營的政策。出于政治原因,權臣霍光站在了儒生的一邊,但卻在實際推行中打了折扣,讓漢武帝的一些大政方針仍舊得以延續。

締造昭宣中興的漢宣帝日後在教育太子時,說了一句大實話,“漢家自有制度,以霸王道雜之。”

這種審時度勢的理念,貫穿于西漢王朝,也讓秦始皇開創的偉業得以延續,量變引起質變,中國才從統一變成了同一。後世曆朝曆代,雖然也有割據混戰、朝代更疊,但參與其中的各方,都會以大一統為終極目标,而不再像項羽滅秦後那樣開曆史倒車。

秦知道丨中國如何從統一走向同一 陝曆博秦漢館告訴你答案

陝西曆史博物館秦漢館“天下同一”基本陳列

陝西曆史博物館秦漢館基本陳列名叫“天下同一”,可以了解為,中國統一多民族國家的形成,不僅依靠着軍事上的統一,更需要文化、經濟等方面的“同一”。而這個展覽,包括這座博物館,用足夠大的空間、足夠多的文物以及現代化的輔助展陳手段,來全面講述這段從統一到同一的曆史。策展人沒有将展線簡單的按時代劃分,而是在大的主題下,将兩個朝代的文物融合在一起,直覺展示蘊含其中的一脈相承,并告訴每一位參觀者,漢承秦制不是照搬,而是發揚光大,這也確定了今日統一多民族國家的形成。(文/敬澤昊 陳嘉欣 王靖升 丁佳豪)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