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這張照片酷嗎?是我用耳朵拍的!”

作者:平安吉林

看看下面這些照片

你能發現什麼特别之處嗎?

“這張照片酷嗎?是我用耳朵拍的!”

你可能想不到

這些照片的拍攝者

其實來自一群失明少年

今年5月19日

是第三十四次全國助殘日

我們想帶您一起走近

這群失明的少年攝影師

“我很喜歡拍雨

以前還看得見時我就喜歡拍照

尤其喜歡在下雨時

站在高樓上拍攝那種

城市天地之間雲霧缭繞的照片”

提到拍照

廣州市啟明學校初三年級的宋海洋

臉上洋溢着興奮的表情

“這張照片酷嗎?是我用耳朵拍的!”

廣州海珠湖公園,宋海洋在志願者的協助下拍攝盛開的簕杜鵑。

12歲之後,因為視網膜脫落

而逐漸失去視力的宋海洋

慶幸自己曾經看過這個世界

“我對顔色、形狀的感覺比較好”

宋海洋很喜歡拍照

他說拍照會讓自己很開心

“因為我發現自己拍出來的東西

并沒有想象中那麼差

而且拍出的照片能讓看的人也很開心

這就非常好了”

“這張照片酷嗎?是我用耳朵拍的!”

廣州市啟明學校參加街拍實踐的12位視障學生

和宋海洋一樣熱愛拍照的

視障學生不在少數

不久前

廣州市啟明學校的吳老師

和廣東省外語藝術職業學院的

大學生志願者們

帶着12位視障學生

一起到廣州海珠湖開展戶外街拍實踐

大家追尋着春天的腳步

感受春天的氣息

“這張照片酷嗎?是我用耳朵拍的!”

大學生志願者與視障學生一起遊覽海珠湖。

“這張照片酷嗎?是我用耳朵拍的!”

視障學生通過智能手機的無障礙功能和旁白語音提示為彼此拍照。

環湖拍攝過程中

視障學生吳銘軒一路歡欣雀躍

他幾乎拍攝了自己遇到的

每一朵花和每一片葉子

吳同學先是用手觸摸花

然後将手機放在距花一臂的位置

把鏡頭對準花

便非常熟練地完成了拍攝

“我拍到了紫荊花,非常開心”

“這張照片酷嗎?是我用耳朵拍的!”

在一片花海中感覺自然,視障學生以“春天”為主題開展攝影創作。

“這張照片酷嗎?是我用耳朵拍的!”

視障學生拍照的同時,也觸摸鮮花并嗅聞鮮花的芬芳。

一路上有說有笑

吳銘軒會主動将自己拍攝的照片

給陪同他的志願者張明希看

張明希則為他講述

自己看到的場景并鼓勵他:

“我都不一定拍得比你好”

“這張照片酷嗎?是我用耳朵拍的!”

視障學生展示拍攝的花朵照片。

來自初二年級的女生方薇惠

也在一旁認真拍攝一朵雛菊

“我是全盲的

以前想拍什麼都要找别人幫我拍

而且我社恐

想自己學會怎麼拍

不想麻煩别人”

小方告訴記者

她喜歡拍花的特寫鏡頭

“這張照片酷嗎?是我用耳朵拍的!”

确認了與花朵的距離之後,視障學生一邊聽提示音一邊拍照。

“聲音在哪我就朝哪拍

我很确信我對聲音的判斷”

攝齡已有6年的

高二年級康金塬同學說

自己國小五年級時

就已加入了攝影興趣小組

“小的時候沒有想這麼多

就是覺得盲人也能照相,挺帥的”

“這張照片酷嗎?是我用耳朵拍的!”

康金塬在“觸摸”天氣,并用手機記錄下雨的瞬間。

啟明學校非視覺攝影小組

負責人郭豐老師告訴記者

讓視障學生嘗試攝影的活動

從2014年便開始了

至今已有十年的時間

“希望視障學生

通過這種創作形式來表現自我

也讓更多普通大衆

了解我們視障學生的内心

建構一個視障學生

和大衆交流的溝通方式”

郭豐表示

借助攝影

視障學生可以鍛煉勇氣

進而更好地融入社會

走出去了解世界

“這張照片酷嗎?是我用耳朵拍的!”

學生們練習相隔兩臂距離為彼此拍攝中景别單人照。

參與非視覺攝影教學的吳老師表示

非視覺攝影最大的意義

是讓學生走出去

不要總是待在一個封閉的地方

“這張照片酷嗎?是我用耳朵拍的!”

吳老師手把手教視障學生拍攝雨滴。

“雖然看不見

但是學生的其他感官都是正常的

主動走出去拍照以後

整個人的心态會不一樣

我希望他們去關心整個社會

去關心身邊正在發生的事情

并且用鏡頭記錄下來

寫好拍攝手記”

吳老師表示

“這張照片酷嗎?是我用耳朵拍的!”

視障同學在朋友圈裡展示拍攝的照片。

記者手記

吳老師讓我給孩子們講一節攝影課,制作PPT時,我非常苦惱,因為翻看過去自己拍攝的照片,我竟很難找到一張用視覺以外的其他感官拍攝的。

由于看得見,我過分注重光影、形式感、構圖、前景和背景,而忽略了其他感官對照片的影響。于是我拿起相機走向離家不遠的廣州市文化館,打算閉上眼睛去拍攝那裡的繡球花,感受一下在黑暗中拍攝是怎樣的過程。

我努力通過盲道慢慢地走向文化館,一路上卻時常因車聲而忍不住睜開眼睛時不時地打量一下路況。在此過程中,我用觸摸的方式拍攝了朱槿花和繡球花,原來“盲拍”比我想象中要困難。首先人在黑暗中會不自覺地有些心焦,把注意力放到拍照中來并不容易;其次雖然用手摸到了花的方位,但憑感覺拍攝确實很容易拍歪,有時花隻有一半納入了取景框,另一半則出框了。

這次體驗讓我感觸頗深,原來視障學生在拍攝前曾充分體驗過這些畫面中的情景。不論是行進道路上轟鳴而過的汽車,還是花朵柔軟的觸感,都用心或手提前感受了一番。

“這張照片酷嗎?是我用耳朵拍的!”

啟明學校教學樓的牆上寫道:“光明在我們眼前,光明在我們心中……”

在啟明學校翻看已經畢業的視障學生拍攝的照片,一些工整的圖檔令人感到意外,擁有健康雙眼的人也未必拍得了那麼正;而另一些圖檔則充滿情感,失焦卻美好。他們的照片飽含情感,你可以通過那些照片一窺他們的内心世界。拍攝一件事物并将内心的真實感受表達出來并不容易,但他們做到了。

來源:人民日報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