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完結文 我生日親哥給我發了個大紅包 誰知他女友說我不自愛 警告我離

作者:晚晚愛看書

過生日親哥給我發了66666的紅包。

他女朋友知道了說我不自愛。

警告我讓我和我哥保持距離。

不僅如此她還裝白蓮挑撥我和我哥關系。

呵,真以為山雞能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但凡有一粒花生米,她也不敢做進我家門這樣的美夢。

1.

過生日當天我哥給我發了66666的轉賬紅包外加一條大師親手制作的限量版項鍊。

我發朋友圈感謝我哥送的生日禮物。

過了沒多久我哥的女朋友林呦呦就給我發消息。

「你哥給你發了那麼多錢,是你問你哥要的嗎?」

「不是吧小钰你都這麼大了還問你哥要錢啊,這不太好吧。」

我讀了兩遍确定她沒發錯人。

不是,我哥給我的生日禮物什麼時候輪到一個外人指手畫腳了?

我氣沖沖回應:「我哥給我的,怎麼你有意見?」

不過就是六萬多塊錢她就這麼跳腳,要是知道去年我哥送我一輛保時捷她不得急死。

林呦呦:「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認為女孩子最重要的是自愛。」

我收了我哥給我的禮物叫不自愛,她沒事吧???

腦子有病雌競到我身上了。

那是不是我哥一有女朋友我就該去死啊。

我冷笑一聲:「那你認為我該怎麼做?」

「别有事沒事給你哥發消息、要錢,和你哥保持一點距離。」

我和我哥一起長大,一起玩鬧,見證了彼此的成長。

她一個外人居然讓我和我哥保持距離,搞笑呢。

真是紗布擦屁股,給我漏了一手。

我忍不住怼她:

「嘴裡插了開塞露是吧,張口就拉。」

「小钰我也是為了你好,你怎麼能這麼說呢。」

嘔,我要吐了。

這八二年的老綠茶隔着螢幕我都忍不住越yue了。

「滾!」

我随即把她拉黑。

腦殘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越想我越生氣,一定要讓我哥知道這個綠茶的真面目。

我剛截圖要給我哥發消息,他先我一步發消息質問我。

2.

他問我為什麼要罵他女朋友,現在罵哭了他哄都哄不好。

随後他給我發來了幾張截圖。

該說不說這綠茶真會先聲奪人、斷章取義。

她獨獨把我罵她的聊天記錄發給了我哥。

添油加醋說我不把我哥放在眼裡。

還茶兮兮讓我哥不要找我麻煩,都是她的錯,一定是她哪裡做的不好。

她妄圖挑撥我們之間的關系,卻低估了我哥的軸。

沒料想她千叮咛萬囑咐我哥不要告訴我,卻還是被我知道。

我立馬把全部聊天記錄發給我哥。

「看看你女朋友說的什麼屁話。」

我哥沒說話,一會兒才給我道歉。

說林呦呦是因為從小缺愛,太愛他了才會這麼在乎他。

我看她不是缺愛,是腦子缺根弦。

「以後咱們都是一家人,你就别和呦呦計較了。」

我哥這話給我一記重磅炸彈。

我特麼!!!

這是給我哥灌了什麼迷魂藥,讓我哥這麼剛正不阿的人開始是非不分。

之前我就看林呦呦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但她沒做什麼過分的事,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過去了。

想着我哥過不了多久就會和她分手,沒想到這一談就是好幾個月。

現在我哥居然有和她結婚的打算!

還沒進我們家門就開始搬弄是非,這要是進了我們家門不得把我家攪得雞犬不甯。

3.

「我不同意。」

她這種一肚子壞水兒的女人不配進我家門。

「小钰我追求真愛,你就是看不得我好是不是,果然呦呦說的沒錯。」

這個綠茶一定給我哥說了什麼。

我哥隐隐發怒,再這樣下去我哥一定會跟我鬧掰。

這不正中綠茶下懷。

不能讓她得逞。

我補充:「哥我的意思是這話說的太早了,會讓呦呦姐以為你是個草率的人,應該從長計議。」

他這才向我表明他的計劃。

我哥準備過年把林呦呦帶回家見我爸媽,明年春天就舉行婚禮。

還讓我保密,給林呦呦一個驚喜。

我哥這是鐵了心娶這個綠茶過門。

還婚禮?

讓她給我有點遠滾多遠。

我迎合我哥:「太好了,我已經迫不及待這一天的到來了。」

我這麼昧良心不會遭雷劈吧。

我哥誇我上道,晚上要和林呦呦一起給我過生日。

平時都是我哥和我爸媽一起陪我過生日,給我布置盛大的生日宴會,今年他們去國外度假抽不出時間陪我。

這樣也好,我去會會綠茶。

4.

我哥訂了家餐廳,我過去的時候他們已經在等我了。

平時過生日我都是在自己家的五星級餐廳過。

今年我哥選的這個餐廳實在寒碜,我也了解我哥創業期确實資金有限。

林呦呦一襲白裙打扮得楚楚動人。

怪不得我哥能被迷住。

她熱情地挽着我的胳膊把我拉到座位上。

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要不是我哥看着我立馬甩開她的手。

林呦呦率先給我道歉,讓我不要把中午那些玩笑話記在心裡。

合着她是開玩笑,是我個小肚雞腸的人追着不放喽。

我哥一臉「看我女朋友多深明大義」的樣子。

想「梆梆」給他兩拳。

我笑着揶揄道:

「怎麼會呢呦呦姐,你不說我都忘記了,你不會還在記恨我心直口快說的幾句話吧,不是吧不是吧,你還和我一個小輩計較啊。」

論陰陽怪氣我還沒怕過誰。

「呦呦當然不會了。」我哥道。

林呦呦臉都綠了,不過是幾秒鐘她又恢複往常那副笑吟吟的表情。

服務員把蛋糕推了上來。

我差點爆粗口。

那蛋糕又小又醜,跟被人吃剩下的似的。

用我最讨厭的綠色歪歪扭扭地寫着「生日快樂」四個字。

我控制住自己沒yue。

用這醜東西惡心我,給我下馬威不讓我好過是吧。

「我女朋友親手做的蛋糕,厲害吧。我都沒這個榮幸讓呦呦親手做,你就偷着樂吧。」我哥攬着林呦呦一臉驕傲。

我真想把我哥這個戀愛腦送回我媽肚子裡回爐重造一下。

我一臉驚喜:「哇塞,不愧是呦呦姐做的蛋糕,和呦呦姐的氣質簡直一模一樣,牛死了。」

醜人才能做出這種醜東西。

林呦呦臉都僵了,但她又不能反駁打自己臉。

她笑得勉強。

「小钰喜歡就好。」

随後她從背後掏出一個盒子,說是給我的生日禮物。

我一打開,差點罵娘。

5.

一頂綠油油的帽子躺在盒子裡。

我還沒男朋友就詛咒我被出軌,真惡毒啊。

「呦呦姐這綠帽子什麼意思啊?」我強忍怒火。

林呦呦一臉天真,語氣很是讨打:「祝願你找到屬于自己的青蛙王子呀。」

原來上面還繡了個青蛙,這麻麻賴賴的樣子是個蛤蟆吧。

祝願我以後找個癞蛤蟆?!

我一時間氣到沒說話。

林呦呦一臉受傷地扯着我哥的袖子。

「哥哥,妹妹是不是不喜歡我送的禮物啊?」

geigei~

她是懂怎麼惡心人啊。

我忍着沒把酒潑她那張大臉上。

我哥剛要說話被我打斷。

「呦呦姐說這話難道也是認為自己送的禮物不太合适嗎?」

我直視林呦呦的眼睛,她剛剛得意的眼神有些飄忽不定。

她剛要抓着我哥的手解釋,我一笑而過。

「呦呦姐緊張什麼,我又沒說不喜歡,别心虛啊。」

我拿起帽子往她的頭上一扣。

我拍手叫好。

「哇塞,好好看,果然什麼帽子配什麼人,呦呦姐戴着真合适,呦呦姐過生日我一定送一頂比這還綠的。」

林呦呦笑得有些勉強,「不用了。」

我哥意識到氣氛不太對,忙說自己公司的事緩和。

「哥菜怎麼還沒上來,你去催一催吧,我好餓。」我沖着我哥撒嬌。

我哥揉了揉胳膊。

「你給我正常點,我雞皮疙瘩都要掉下來了。」

我哥走後,林呦呦這綠茶也不裝了。

6.

林呦呦直接給我擺臉色。

「明年我就是你嫂子了,到時候你哥也是有家有室的人了,希望你識趣點别腆着大臉一直麻煩你哥,真的很煩人。」

這就擺上嫂子譜了?!

「你特麼算那根蔥啊,我絕不會讓我哥娶你。」

她擺弄着自己的頭發。

「那可由不得你了,你哥可是愛我愛的死去活來呢。」

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臉。

她這是勢在必得進我家門了。

我哥以為她單純什麼都不知道,誰知他心裡那點小九九被人猜的透透的。

要我說我哥這麼快想娶她,都是她自己暗示撺掇的。

她有意無意地撫了撫脖子上的項鍊。

和我戴的一模一樣。

那是全球隻有一條的限量款,那勢必有一條是假的了。

我也算見過很多貴重珠寶了,一看這成色和工藝就知道她脖子上戴的是真的。

而我親愛的哥哥給我送了一條假貨。

我哥都為她做到這個份兒上了?

我忍不了了,我哥之前多疼我啊。

我和我哥是龍鳳胎,本來是我先出生的。

我爸媽為了讓我能得到多一點保護,對外一直宣稱哥哥是老大。

我成了家裡最受寵的妹妹。

從小我哥就疼愛我,有好吃的給我留一份。

一有什麼好事我也總會最先想到我哥。

有人欺負我,我哥總是沖在最前面保護我。

我哥犯錯了我總會想方設法替他想辦法。

我們兄妹倆一直關系很好。

現在卻因為林呦呦這個綠茶生了嫌隙。

林呦呦勾唇一笑,「小妹,到時候多多關照啊。」

我冷笑一聲,端起面前的酒朝她潑了過去。

「bitch,不用明年,我現在就關照關照你。」

林呦呦眼淚瞬間就下來了,紅着眼眶朝着我身後委屈巴巴道:

「哥哥——」

7.

我一看林呦呦這副白蓮樣子就知道大事不妙。

我哥肯定在我身後不遠處。

她的眼裡極快閃過一絲得意,被我捕捉到。

呵,玩心機是吧狗der。

我趕緊沖過去在她臉上胡亂抹了幾下,捂住她的嘴不讓她說話。

粉底液糊了我一手,惡心死了。

「呦呦姐紅酒的美容效果怎麼樣啊,看樣子不錯啊,小臉那叫一個白。」

我哥走過來有些疑惑:

「你們在幹嘛?」

「害,這不是呦呦姐不知道在哪裡聽來的偏方,說是紅酒能美容,偏要我在她臉上試一試,該說不說效果真不錯,哥你回去多買幾瓶酒往呦呦姐臉上試一試。」

我哥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好我回去也試試。」

林呦呦一個白眼差點翻過去。

我剛松開手,她就直直朝地下倒去。

老六,還想害我。

她睡在地上,白色的裙子沾滿酒水,妝也花了,整個人狼狽不堪。

「小钰你怎麼能——」

「推」字沒說出口就被我制止。

我哥剛要走過來,被我一個屁股怼到一邊。

「哥,你看呦呦姐還和我玩段子呢,就那個年輕人睡眠品質好,倒地就睡。」

「刷到過。」我哥張羅着服務員布菜。

「之前是看段子,現在是照鏡子,沒想到呦呦姐演技這麼好。」

我哥跟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似的。

「真沒想到呦呦你還有當搞笑女的天賦。」

「對啊。」

林呦呦差點一口氣沒上來。

我蹲在林呦呦面前,堵住她的嘴。

低聲在她耳邊道:「你知道你現在有多恐怖嗎,假睫毛糊在臉上,粉底都斑駁的沒眼看,臉上黑一塊紅一塊,你應該不想讓我哥看到你現在的鬼樣子吧,奉勸你去補個妝。」

林呦呦忙捂住臉背過身。

「我,我去趟衛生間。」

她慌張失措,差點把自己摔個大馬趴。

我哥要扶被我拽了回來。

「哥,你就給呦呦姐留點私人空間吧,太粘人不好。」

8.

我正吃甜品,我哥看着我一臉為難開口。

「小钰,你能不能借哥點錢。」

要是平常我肯定二話不說把自己的小金庫拿出來給我哥。

但如今他把錢都花在綠茶身上,我是萬萬不會當這種大冤種。

我哭唧唧:「哥,我也沒錢,之前爸媽惹生氣,爸媽把我的卡全停了,我現在都是吃了上頓沒下頓。」

我一天吃二十四頓都綽綽有餘。

我哥滿眼心疼。

随即從錢包裡掏出一張卡遞給我。

我欲拒還迎推拖着不要,我哥硬塞給我。

「哥就算吃土,也不能讓妹妹吃苦。」

我鼻尖都泛酸,我哥真的很愛我,這點毋庸置疑。

我動了恻隐之心。

「哥還得買衣服鞋子不夠。」

我哥又割肉一般取出另一張卡。

「省……省點花。」

我一把奪過。

就當是送我假貨的賠償喽。

你就吃土長點教訓,反正分币都不能給林呦呦花。

我試探問:「那現在呦呦姐知道你的身份嗎?」

我哥搖搖頭。

「我不想讓呦呦認為我是個沒有能力隻能依靠家裡,一事無成的富二代,她會不喜歡的。」

我哥四十五度角憂愁地仰望天花闆。

我的傻哥哥,她巴不得你是個超級無敵富二代。

那樣就能野雞變鳳凰,加入豪門了。

「我要自己創業成功,打爸媽的臉,給呦呦一個美好的未來。」

我哥信誓旦旦,胸有成竹。

其實我哥根本不是什麼創業小白。

我們家不是小富,是很富,在市裡能排前三那種。

本來我爸準備讓我哥回家繼承家業。

但我哥倔的很,非要不靠家裡自己創業,闖出一番天地。

我爸給他兩年時間,到時候失敗了就滾回去繼承億萬家産。

于是我哥就帶着幾百萬啟動資金自己開公司去了。

當時我哥正處于事業低谷期,不被認可。

這時候林呦呦乘虛而入。

我哥開豪車,吃穿用度不凡,待人熱情,為人專一,一看就是個人傻錢多的主。

林呦呦就徹底把我哥套牢了。

她知道我哥有錢,但不知道這麼有錢。

那這樣也就好辦多了。

我隻要略微出手,他們的感情就會分崩離析。

我絕不能讓林呦呦霍霍我哥。

9.

「呦呦你戴這镯子很貴吧。」

林呦呦神氣十足地擺弄着自己的手。

「還好吧,也就小幾十萬。」語氣間掩不住的得意。

「你男朋友對你真好。」

「還好吧,他過兩天還要送我一套市中心的房子呢。」

我在試衣間換衣服,碰巧聽到外面有人說話,聲音熟悉。

掀開簾子發現是林呦呦和她的朋友。

我靜靜聽着沒聲張。

「你不是說你不喜歡這種類型的男人嗎?」

「要不是為了錢,誰喜歡那個呆木頭啊,粘牙糕似的和他那個妹妹一樣煩人。」林呦呦一臉厭惡。

喋喋不休地說着我哥壞話。

我哥雖說是個不懂情調的鋼鐵直男,但也傾盡全力給她最好的,在她眼裡就這麼不堪?

我氣不過給在外面等我的小姐妹沈微吐槽。

我、我哥、沈微三個人從小一起長大,從小她就是我們三個中最有主意的。

沈微前一段時間才從國外回來,不了解我哥現階段的感情狀況。

我說完事情始末她若有所思。

「待會兒在裡面呆着,省的她給你哥告狀,說你找她麻煩。」

沈微發完消息,就直直朝林呦呦的方向走過去。

10.

沈微路過林呦呦的時候狠狠一撞。

沈微足足比林呦呦高了半個頭,她睥睨着林呦呦。

這種小白花在禦姐面前直接被秒殺。

「買嗎,不買就放下别礙事。」

林呦呦捏緊手裡的裙子,她的好勝心不允許她說不。

「當、當然買。」

一旁的導購員熱情地迎上來。

「小姐您眼光太好了,這是我們的鎮店之寶,是由著名設計師艾文純手工定制的,鑲嵌了188顆鑽石,特别适合您,售價166萬請您和我到這邊刷卡。」

林呦呦聽了身形踉跄,一臉不可置信。

「我、我先去試一試萬一不合适呢。」

「我的眼睛就是尺,信我一定合适。」

導購員極力勸說,她還是不為所動。

「如果買不起就去樓下,我沒那麼多時間陪你耗。」沈微不鹹不淡道。

「怎麼可能,我就是試試合不合适。」林呦呦極力掩飾自己的心虛。

她一頭紮進了試衣間就開始給我哥打電話要錢。

大概是我哥沒給,她氣得跺腳。

「廢物!」

與和那會兒軟軟糯糯的語氣大相徑庭。

這也算是我計劃的一部分。

她走出去抱怨腰身不合适,要換一件其他的。

手剛碰到旁邊的裙子,就被沈微制止。

「把你的手拿開,我不喜歡别人碰我的東西,一分一毫都不行。」沈微的語氣很冷,有種上位者的威嚴。

剛剛熱情地導購員一巴掌把林呦呦的手拍開。

一臉冷漠道:「沈小姐已經把店裡的衣服全部買下了,請再去别家店看看,别耽誤我們做生意慢走不送。」

「你……」林呦呦漲紅着臉。

「我告訴是這裡的衣服配不上我,遲早有一天我要讓你們給我道歉。」

沈微不屑地嗤笑一聲。

「我等着。」

在林呦呦走到門口的時候,沈微開口:

「不要觊觎不屬于你的東西。」

11.

看林呦呦吃癟的樣子可爽死我了。

「我要是把他倆拆散了,我哥會不會記恨我啊。」

我托腮沉思。

沈微笑笑揉了揉我的腦袋。

「想做什麼就去做,我給你兜底。」

我的霸道女總裁,我好愛。

這幾天我哥頻頻給我發消息問我怎麼哄女朋友開心。

看來是我的計劃奏效了。

他倆産生了沖突。

我給我哥說,千萬不能給林呦呦花錢。

這樣會讓她感覺你對她不上心用金錢收買一切很俗。

要用言語打動女生,但别給女生不切實際的承諾。

什麼房子車子女生根本不在乎。

尤其是對于林呦呦這樣不圖回報的好女孩來說,她隻會覺得你在用錢侮辱她。

要好好工作,讓他看到你的為了你們的未來努力。

「好妹妹,哥懂了。」

我哥一瞬間醍醐灌頂。

「懂了就來點表示,提前說好我是俗人,你可以用錢侮辱我。」

成功套我哥車庫裡一輛車。

結果過了沒幾天,我哥垂頭喪氣說沒效果。

他們的關系比之前還差。

可不嘛,我出主意那還能讓你們如膠似漆?

裡應外合的大戲可不得有點效果。

況且對于林呦呦這樣的拜金女來說,不需要别的,錢就可以勾得她忘記一切。

包括感情。

12.

朋友們為沈微舉辦了一個小型宴會,慶賀她回國。

我特意拉着我哥一起來,畢竟等會兒還有好戲看呢。

宴會來的客人不算很多,但熱鬧非凡。

我接收到消息,一切準備就緒。

我把我哥帶到後花園。

「那邊好像好有人在求婚,我們去看看吧。」

草坪中央圍了一圈人,都在熱情地祝福:

「答應他、答應他……」

「親一個、親一個……」

「哇偶……」

我和我哥站在外圈,但我哥一米八幾的身高,求婚場景盡收眼底。

「我天,她男朋友好有錢,那鑽石有好幾克拉吧,眼睛都要給我閃瞎了。」

「聽說,他男朋友是齊家小兒子,妥妥的富三代,羨慕死我了。」

「她命可真好,我什麼時候能有這麼愛我的男朋友。」

「……」

林呦呦抱着花束一臉嬌羞,享受着旁别人對她的吹捧。

忘我地和男人擁吻在一起。

我哥滿身戾氣,撥開人群沖上去給林呦呦對面的男人狠狠一拳。

我哥之前練過一段時間拳擊,手勁兒可大了。

我在心裡默默替被打人點了根香。

林呦呦驚叫一聲。

「岑欽你怎麼在這裡。」

她拉扯着我哥。

「别打了,别打了。」

她擋在男人面前。

「臣哥你沒事吧,一點很疼吧。」她心疼地撫摸着齊臣的傷口,氣得我哥眼睛都紅了。

林呦呦轉身給我我哥一個響亮的巴掌。

打我哥?

我剛想上去和她剛,被沈微攔住。

「打打長記性。」

13.

「這就是一直糾纏你的前男友吧。」

男人站起來擦了擦嘴角的血不屑地看着我哥。

「糾纏?」「前、男、友?」

我哥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一切。

林呦呦眼神躲閃,心虛地不敢看我哥,随即像是想通了什麼。

她不在乎地推了我哥一把。

「岑欽别糾纏我了,放手吧,别這麼自私,你不能阻止我找到更好的人。」

「你什麼都沒有,不像臣哥有錢會疼人,我們不合适,你給不了我一個光明的未來。」

我哥心死了一般。

「我可以,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給你。」

林呦呦冷笑一聲:「别說大話了,你連六十萬都拿不出來,而臣哥可以輕輕松松送我一千萬的鑽戒。」

她揚起手,無名指上的鑽戒狠狠刺痛我哥的眼。

「我是個過不了苦日子的人,不會陪着窮鬼一輩子。」

她把脖子上的項鍊扯下來砸在我哥身上。

齊臣把林呦呦摟在懷裡,炫耀地親親她的頭頂,眼神極盡寵溺。

「呦呦你真是個明智的女孩。」

我忙走上前把項鍊撿起裝兜裡,老天爺這可是幾百萬啊!

「我哥真的很用心給你想要的生活,嫂子你不能這麼對我哥。」

我用吃奶勁兒抓着林呦呦的手。

今天一定要讓我哥徹底死心。

「你和你哥都讓我讨厭,尤其是你隻配給我提鞋。」

「而且我從來沒愛過你哥。」

我哥身形踉跄,手臂上青筋暴起。

林呦呦甩開我的手,我故意倒在地上,我的指甲在她手上劃下血痕。

她痛的大叫:「賤人。」

特麼的,要不是為了演戲,我高低把她這張嘴扯爛。

我哥把我扶起來,忙問我痛不痛。

「閉嘴,再讓我聽到這麼罵我妹,我絕對讓你付出代價。」

「嫂子,你怎麼能這麼說。」我淚眼婆娑地望着她。

「小钰别這麼叫她,她不配。」

我哥給我擦了眼淚,滿眼的狠厲決絕。

「林呦呦你别後悔。」

我哭了。

我裝的!

14.

我哥拉着我走了。

他說要自己一個人靜靜,讓我别喝酒跟在沈微身邊。

宴會結束,一個穿着黑色西服的人捂住臉鬼鬼祟祟走來。

「岑小姐事情辦妥了。」

正是那會兒向林呦呦求婚的齊臣。

一個多月前,我找人去接近林呦呦。

我都準備下血本了,耗幾個月時間和林呦呦周旋。

沒想到一個包,就打開了突破口。

如果她能堅持幾個月或許我會高看她一眼。

齊臣裝成富二代,和林呦呦偶遇,「無意」給她買了個包。

這闊綽的手筆,閃瞎眼的豪車、名聲在外的身份、似有若無的勾引……

無一不吸引着林呦呦那顆貪婪而又蠢蠢欲動的心。

她上趕着送聯系方式,打聽齊臣的身份。

費盡心機和齊臣制造偶遇。

沒過一個月她就徹底淪陷了。

滿滿的奢侈品購物袋都在編造着她山雞變鳳凰的美夢。

她開始對我哥不厭煩,那點金錢已經不能維系她和我哥的關系。

她不甘心陪着一個前途未蔔的創業者。

更想要坐享其成,直接嫁入豪門,後半生衣食無憂,受人追捧。

可她的算盤打的太精了,聰明反被聰明誤。

芝麻和西瓜一個都得不到。

我利落地掏出張卡給齊臣。

「去醫院看看傷,順便把群演的工資給結了,他們演的不錯。」

那些在一旁說羨慕、祝福的人都是我花錢買的。

為的就是讓林呦呦的虛榮心膨脹,堅定自己的選擇。

「那個鑽戒怕是要不回來了。」齊臣有些為難。

「沒事,幾塊錢的破爛。」

也就林呦呦眼睛糊屎,把真鑽石扔了,假的捧起來當個寶。

15.

我想到我哥會難過,但沒想到他會一蹶不振。

他窩在房子裡夜夜買醉。

連公司的事他都不再搭理。

我和沈微找到我哥的時候,他正大口大口地往嘴裡灌酒。

我哥是個潔癖,從來都是把自己收拾的幹淨利落。

如今滿地的酒瓶,整個人邋遢的不像樣子也不收拾。

跟陰溝裡的老鼠似的。

我打開燈,刺目的燈光讓他眼睛有些受不了。

我上去就是幾腳。

「起來,為那麼個綠茶你至于嗎?」我恨鐵不成鋼。

他呆呆地不說話。

沈微奪過他的酒瓶把酒潑他臉上。

我哥巴巴地望着她。

「呦呦。」

沈微一個巴掌抽過去。

「啪」

「睜大眼睛看看我是誰?」

「微微。」

「啪」又一個巴掌。

「對了。」

我哥捂着臉可憐巴巴。

「對了怎麼還打。」

「啪」還是一個巴掌。

我哥都要哭了,看着都疼。

打,好好打,把腦子裡的水都打出去。

要知道我在學跳舞的時候,我哥和沈微都在學拳擊。

「你的目标是什麼你忘了?」

「沒忘,我要靠自己努力帶領公司五年内成為行業第一。」說着他的眼神都變得明亮了。

我哥捂左臉,沈微打右臉。

「啪」

「說的好。」

我給沈微揉手,手都紅了。

我哥捂着臉怯生生看着沈微,跟被折磨的小可憐似的。

「啪」

「那還不快去收拾收拾自己去公司處理正事。」

「我這就去,别打别打。」

我哥麻溜爬起來鑽進浴室,正常地讓我不敢相信。

沈微長舒口氣,把空酒瓶扔到垃圾桶裡。

一系列操作看得我目瞪口呆,奈何本人沒文化,隻能一句牛波一。

沈微把頭發紮起來,又飒又美。

「暴力可能不能解決問題,但對你哥一定管用。」

高,我直呼女神~

16.

我哥剛把澡洗出完,人就暈了。

醫生一看說是操勞過度養兩天就好了。

第二天醒了,他看着自己腫成豬頭一樣的臉陷入沉思。

「我這是……怎麼了?」

沈微遞給他一杯水。

「尋死呗,因為公司收益不好感覺沒臉見大家,把臉哐哐往牆上撞。」

「真的?」我哥一臉狐疑,那真誠的樣子我都不忍心戳穿。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要不是我和小钰攔着你,你就以死明志了。」

我哥欣慰地歎了口氣。

「還是你和微微對我好。」

單純地讓我心疼。

我哥老淚縱橫,含淚請我倆吃了大餐。

自此我哥便奮發圖強,一心一意撲在工作上。

仿佛忘了之前被甩的事。

再也沒提起過林呦呦這個名字。

為了給我哥一個療傷期,我特意讓齊臣多陪林呦呦一段時間。

就問去哪裡找我這麼知心的妹妹。

一切都塵埃落定,我去三亞玩了一段時間。

沒想到回來就是一個重磅消息。

17.

我哥要和沈微訂婚了。

我追到我哥公司問我哥怎麼回事。

我哥說,沈微被家裡逼婚,要給沈微介紹一個不學無術的富二代。

沈微日日以淚洗面,差點尋死。

他為了朋友情意,決定幫沈微一把,和沈微協定結婚。

我:???

以淚洗面、尋死覓活???

這是沈微能幹出的事?!

我不信。

我哥一臉愁思,讓我去開導開導沈微,讓她重拾一點生的希望。

「命苦的沈微啊。」

我暈。

哥,我嚴重懷疑你被騙了。

果不其然,去到沈微公司她跟沒事人似的,照常開會處理公務。

「聽說沈叔催婚,讓你嫁個草包富二代。」

沈微擡頭勾勾唇角。

「他敢。」

我:……

我就說,沈微在家裡說一不二,一大家子把沈微都奉成神了。

還敢逼婚,這不是屎殼郎打探照燈急着找死嗎。

「聽你哥說的吧。」

我點點頭。

沈微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我诓你哥的。」

「那是……你喜歡我哥?」我恍然大悟,被驚到了。

「很難猜嗎?」

這太難猜了,沈微和我哥從小到大都不是很對頭,見面就能掐起來。

直到大家都上了不同的大學關系才有所緩和。

隻是沈微對我哥越來越冷了,我一直以為沈微會喜歡那種高冷的霸總。

沒想到……

我哥……

害,不說了。

沈微這追愛方式着實有點生猛。

直接讓我哥乖乖進圈套了。

我問沈微喜歡我哥什麼?

沈微思考了一會兒。

「雖說你哥傻,但你哥各方面都很不錯,是我欣賞的類型,我考察了二十幾年不會錯。」

「而且種一棵樹最好的時間是十年前,其次就是現在。你不覺得自己調教男人讓他愛上自己更好玩嗎?」

「嫂子你可太6了。」

嫂子,這波你在大氣層。

沈微笑笑,遞給我一個盒子。

「改口費。」

好家夥,是比我想要的那條項鍊還要高一個檔次的項鍊。

真的不是因為禮物,單純是喜歡這個嫂子。

18.

很快就到了我哥和我嫂子訂婚的日子。

不過是訂婚,是以他們辦的很低調,但還是不得不防。

我特意守在門口就怕林呦呦進去攪局。

沒想到還真讓我等到了。

她戴着一身假貨趾高氣揚地出現在門口。

看到我摘下墨鏡。

「我倒要看看岑欽娶了個什麼貨色陪他一起當苦逼打工狗。」

真是搞笑,我哥和我嫂子結婚,可謂是強強聯合,隻會越來越好。

「你說這光天化日之下瘋狗怎麼不牽繩就放出來亂咬人。」

又想要這頭還放不下那頭,怎麼這麼貪心啊。

非要看我哥過的沒她好,不如意才能心安。

林呦呦指着我:「你敢罵我。」

我拍開她的狗爪子。

「這裡不歡迎你,滾。」

「保镖把他給我丢遠點,晦氣死了。」

她鬧着要進去,不知道想幹什麼,不過不管幹什麼她都不會得逞。

我哥和我嫂子的幸福由我守護。

「我嫂子說了,林呦呦和狗不得入内。」

她罵罵咧咧:「有什麼了不起,我才不稀罕,臣哥說我們下個月就結婚,到時間婚禮用度都按王室标準來,是你這種人見都沒見過的那種,你就羨慕去吧。」

我:……

該說不說齊臣是懂畫餅的。

皇室?這都信?

真是聰明一時糊塗一世。

該讓她認清現實了。

這場過家家結束了。

19.

齊臣完成任務直接拉着行李箱去國外了。

天高皇帝遠,根本找不到。

移動金庫消失了,林呦呦滿世界的找,差點瘋了。

我哥和我嫂子訂婚的消息被刊登到了報紙上。

外界一片叫好。

金童玉女、天作之合……

看得我别提多舒心了,還好我哥身邊的人不是林呦呦。

我真是做夢都會笑醒的程度。

我哥的身份被爆出,林呦呦的天都塌了。

她直呼不可能。

随即另一個打擊接踵而至。

本市根本沒有一個姓齊的有錢人家,之前的承諾都是假的。

她為了打腫臉充胖子反倒是把自己的積蓄都揮霍光了。

成了她自己口中的窮鬼。

除夕那天,我們一家人其樂融融。

看了會兒電視我們就去後花園放煙花。

也不知我嫂子用了什麼方法,竟然讓我哥這個鋼鐵直男開始心疼人了。

我哥放炮生怕炸着我嫂子拉着她退後。

于是就形成一幅詭異的畫面。

我的耳朵被我嫂子捂着,我嫂子的耳朵被我哥捂着,三個人笑成一團。

突然管家說有一個叫林呦呦的女生來找我哥。

我的慌張地看向我嫂子,忙撇清自己,說自己和林呦呦沒有任何聯系。

我是相信我哥的。

我哥這個倔驢對待任何事都認死理,感情也是一樣,結了婚就會承擔好做丈夫的責任。

隻能是林呦呦大年三十來找事,吃飽了撐的。

我和我嫂子陪着我哥去見了林呦呦。

20.

林呦呦站在鐵栅欄外穿着一件單薄的白色毛衣。

臉和耳朵都被凍紅,睫毛上的淚珠都凍成冰霜。

好像風一吹就能倒。

好一朵會僞裝的白蓮花。

不穿羽絨服凍死你。

還想妄圖博得我哥的同情。

我哥一隻手插在褲兜裡,一隻手牽着我嫂子,面色如常,眼神裡沒有一絲波瀾。

「你來幹什麼?」我哥冷冷道。

林呦呦抽了下鼻子,眼淚立馬流了下來。

「哥哥,我是來給你道歉的,對不起,你能不能……原諒我。」

「不接受,你走吧。」

「哥哥你聽我說我是被騙的,我不是故意離開你,我有難言之隐。」

她抓着我哥的衣角不放手。

「你特麼在這演霸總小說呢?還難言之隐,為了我哥的事業不得不離開他呢?還是自己得癌症怕我哥傷心找個沒人的地方死?」

林呦呦臉白了白。

「我沒有。」

「别讓我說第二遍,滾。」我哥一臉不耐煩。

我嫂子走上前把我哥的衣角抽回去。

「我說過我不喜歡别人碰我的東西。」

「微微你别生氣。」我哥忙拍自己的衣服,跟沾上什麼髒東西似的。

「哥哥本來我不想告訴你的,但我不能這麼自私,其實我懷了你的孩子。」

21.

哈???

她說完我們三個人都沉默了。

我差點沒站穩。

我之前警告我齊臣,可以和林呦呦談戀愛,但絕對不能搞出孩子。

這是對生命的不負責。

是以一定不是齊臣的。

要麼真是我哥的,要麼就是她在說假話。

我哥急了。

「林呦呦你胡說什麼呢,我都沒碰過你,你怎麼可能有我的孩子,難不成你能自我授精。」

「哥哥是你那天晚上喝醉了……」

她紅着臉委屈極了,好像真是我哥把她糟蹋了一樣。

「那也不可能。」我哥是有口難辯。

我嫂子冷眼看着林呦呦,嗤笑一聲一句話沒說。

以我認識沈微二十多年的經驗來看,她面上看着越平靜,做出的事就越瘋。

她有條不紊地打開大門。

走到林呦呦面前,一個巴掌抽過去。

聲音及其響亮。

「你……你敢打我。」林呦呦捂着紅腫的臉聲音都發抖。

我嫂子語氣平靜,但說話特别震懾人。

「你觊觎有婦之夫,下賤。」

「哥哥……」

「你心疼了?」我嫂子的眼刀向我哥飛來。

我都為我哥捏把冷汗。

生怕我哥為綠茶說一句話,我嫂子直接按着他倆一起打。

我拉架也被錘,那真是血色除夕了。

我哥搖搖頭,急忙回應:「我是心疼你的手。」

這個回答滿分,我哥是懂惜命的。

「哥哥你怎麼能……」

又一個巴掌。

「那是小钰的哥,搶别人老公還搶别人哥,夠不要臉的。」

林呦呦搖搖欲墜,差點開始愛的魔力轉圈圈。

我一個箭步沖上去扶住她。

這綠茶慣會栽贓嫁禍别人。

到時候訛上我們家,說我嫂子害她流産就麻煩了。

「不好意思,我會出手。」我的大白牙閃瞎了她狗眼。

林呦呦瞪大眼睛,要用眼刀剜死我。

我的動作生生打亂了她的計劃。

22.

她是站也站不直,睡也睡不倒。

跟豬一樣,重的嘞。

我哥要過來幫我,被我罵了回去。

「退退退!」

這狗皮膏藥粘上了可就不好扯掉了。

管家和保姆出來幫忙。

把林呦呦一左一右架得服服帖帖。

「去醫院吧,到底有沒有孩子,又或者懷的是誰的孩子一清二楚,到時候會給你一個交代。」林呦呦掙紮着不去醫院,各種找借口說除夕醫院婦産科沒人上班什麼的。

「别擔心,我家開醫院的,我有辦法讓你檢查。」

我嫂子做事一點不拖泥帶水。

林呦呦心裡有鬼,撒潑就是不去,被我嫂子硬生生押到車裡送到醫院。

她搖着頭死活不進去,還是被好幾個醫生護士擡到B超機旁檢查。

發現她肚子裡确實有孩子了。

林呦呦得意地摸着肚子。

「寶寶,媽媽對不起你讓你受苦了,爸爸在那邊看着你呢,别怕,媽媽不會讓你成為沒有爸爸的孩子。」

無恥啊,真是花椒的鄰居。

我哥人都要瘋了,恨不得跪我嫂子面前扯着我嫂子耳朵解釋。

林呦呦被帶去抽血化驗。

我走到樓道給齊臣打電話質問他。

齊臣向我發誓,自己行事覺得沒問題,問題一定出在林呦呦身上。

「林呦呦和齊臣的一切都是你策劃的?」

我哥站在我身後聲音冷的吓人。

23.

我身上冷汗都出來了。

「哥你說什麼呢?」

我抱住我哥的胳膊被我哥甩開。

「你隻要回答是,還是不是?」

他面沉如水,黢黑的眼眸像是要洞察我一切陰暗的心思。

我知道我哥是個很講原則的人。

這下怕是真要和我鬧翻

畢竟真的是我做的不仁義在先。

我閉着眼,下決心道:

「對,沒錯,都是我幹的,是我耍手段拆散了你和林呦呦,我不想讓這個綠茶進咱家的門,把咱家攪得雞犬不甯。」

「你要怎麼罰我,我都認,但你得好好對嫂子,她是真的愛你。」

我哥半天沒說話。

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你确實做錯了,但——」

「我不怪你。」

我哥抱住我,揉揉我的頭。

「謝謝你為這個家操心這麼多,也謝謝你這麼關心我,多虧了你我才能和你嫂子在一起,哥真是沒白疼你。」

我「哇」地哭了。

我哥急得給我擦眼淚,問我為什麼哭。

「差點吓死我,我以為你要和我斷絕關系。」

我爸媽差點就隻有我一個女兒了,這億萬家産我可怎麼花呀。

「傻子。」

「但你的行為确實不妥,罰你一個月零花錢吧。」

無所吊謂,反正我親親嫂子會管我愛我的。

24.

沒過一個小時,檢查結果出來了。

懷孕六周,一個多月。

而在兩個多月前我哥和林呦呦就分手了。

說是我哥的孩子完全是無稽之談。

真是癞蛤蟆追青蛙,長得醜玩的花。

我哥差點沒沖上去把林呦呦掐死。

林呦呦非說是醫院的問題,是我嫂子買通醫生僞造的結果。

證據都擺出來還嘴硬。

沒人聽她狡辯。

我哥直接一個電話報了警。

栽贓嫁禍。

進去蹲幾天吧,順便給孩子找找爹。

我哥和我嫂子牽手從醫院走出來。

一束煙花緩緩升空綻放出絢爛的花火。

他們記挂着彼此,互相給對方指着天空的盛景。

那一刻他們的眼中的一切仿佛都靜止了。

眸光中隻有彼此溫暖的笑容。

我站在馬路對面給他們拍了張照片,定格了此刻的美好。

我向他們招招手。

「哥、嫂子爸媽讓咱們趕緊回家吃餃子呢。」

(全文完)

番外

(問題篇)

那件事之後我偷偷問我嫂子,要是林呦呦真的懷了我哥的孩子怎麼辦?

她說,我相信你哥。

而且林呦呦的說辭漏洞百出。

我哥喝了酒站不起來,更别提懷孕。

要是真有什麼問題,我哥會被打得半死然後被扔出家門,灰溜溜滾蛋。

從此休想踏進家門一步。

我又問了我哥這個問題。

我哥說,要是他真做了這麼混賬的事,他就隻能對不起我嫂子和我嫂子離婚,不耽誤他找更好的人。

他出家當和尚去,從此看破紅塵。

他露出劫後餘生的模樣,慶幸自己沒幹出格的事。

他說這是佛祖保佑。

唯物主義者開始信神了?

該說不說我哥真的6啊。

(林呦呦下場篇)

我哥和我嫂子彼此相愛信任,林呦呦根本無計可施。

她自知讨不到好處,便轉移目标,淡出了我們的生活。

再遇到她的時候,她就挺着肚子被人在街上按着撕。

她本可以打掉孩子過安穩日子,可她不甘心,想把一切都作為飛黃騰達的籌碼。

不惜用未出世的孩子達到自己的目的。

林呦呦知三當三,被原配夫人當衆扇耳光,扒衣服。

一旁的男人忙說自己被勾引,對着妻子跪地求饒。

「表嫂,我和表哥是真心相愛的,你就成全我們一家三口吧。」

林呦呦還要往男人身上貼,被一把推開。

「你他媽給老子閉嘴。」男人兇神惡煞。

原配朝着林呦呦的嘴狠狠抽了兩巴掌。

紅色的掌印清晰可見像是罪證昭示着林呦呦的無恥。

瞬時間林呦呦的嘴腫的跟香腸一樣。

「你個不要臉的東西。」

林呦呦是重組家庭,繼母把她當親女兒對待,帶她認識自己那邊的親戚。

沒想到她就瞄上了自己名義上的「表哥」。

她這表哥依靠着嶽父家的勢力,也算混的不錯。

林呦呦在她表嫂每一次的出差中乘虛而入。

玩的就是道德底線。

怪不得她這麼提防我,讓我和我哥保持距離。

自己下賤以為别人都和她一樣無下限。

原配夫人把這件事鬧到了她工作的地方,在她家門上用紅油漆大大寫了了兩個字「小三」。

她的名聲徹底毀了。

但她早就不在乎這些了,她要的隻是錢。

私生子有财産繼承權,是以她悉心照料着肚子,妄圖分一杯羹。

卻沒成想報應不爽。

她的孩子出生便生命垂危,沒過幾個小時就去天堂過好日子了。

林呦呦的希望徹底破滅,唯一的依靠——她表哥也被妻子掃地出門。

債台高築,自顧不暇。

她的人生徹底暗淡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