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中新健康|婦檢用的鴨嘴鉗,為何讓她們恐懼?

作者:MtimeTime.com

中新網北京5月18日電(邵萌)對于很多女性來說,邁向婦科診室的這一步,跨越的不單是實體上的距離,還是包含着恐懼、疼痛、羞恥等抵觸情緒的婦檢陰影。

而談及陰影的來源,相信很多人都會提到陰道窺器。它是婦科檢查常用器械,外形酷似鴨嘴,也被稱為鴨嘴鉗。長期以來,其所帶來的疼痛和不适,讓很多女性對婦檢避之不及。

中新健康|婦檢用的鴨嘴鉗,為何讓她們恐懼?

一位部落客發視訊分享了關于鴨嘴鉗的思考,引發讨論。圖檔來源:視訊截圖

最近,一位部落客分享了關于鴨嘴鉗的思考,引發很多共鳴和讨論。為何多年來窺器沒有太大改良?能否有對女性更友好的婦檢器械?面對婦檢,女性如何才能不再焦慮和抗拒?

她們為何恐懼婦檢?

盡管不是第一次做婦檢,但當周芸(化名)躺在檢查床上的那一刻,還是控制不住地緊張起來。

抵觸源于她第一次做白帶正常檢查時不愉快的經曆。“醫生很着急,下手很重,我叫了一聲,對方不耐煩地大聲說‘放松,你這樣我怎麼檢查!’”

這次經曆不可避免地給周芸留下了陰影,此後,即便有發炎,她也盡量自行用藥。“怕疼,也怕醫生不友好,很難再鼓起勇氣踏入檢查室。”

周芸的遭遇并非個例。小淇最近因宮頸息肉做檢查,也痛到差點落淚。此前她也做過TCT檢查,但從未覺得難以忍受。“同樣是用鴨嘴鉗,之前的醫生很專業、溫柔,就沒太大感覺。這次不知道是不是檢查手法問題,我努力深呼吸,也表達了不适,但沒有改變,出了好多血。”

中新健康|婦檢用的鴨嘴鉗,為何讓她們恐懼?

小淇此前做過TCT檢查,在她看來,那次的醫生很專業、溫柔。受訪者供圖

在社交媒體上搜尋婦科檢查,會出現一大堆“慘痛”經曆,豆瓣甚至有個“代表月亮消滅婦檢陰影”小組,兩萬七千多人在組裡分享關于婦檢的經曆和困惑。

這些困惑中,比較普遍的是:為何多年來窺器似乎沒有太大改進?是否能有更舒适的婦檢器械?

“這個問題不光我有,連我男朋友都有。但我們畢竟是外行,可能改良涉及到很多部門、人員,包括成本、教育訓練這些方面吧。”小淇說。

能否有更好的替代?

海軍軍醫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上海長海醫院)婦産科主治醫師顧仲毅在接受中新健康采訪時介紹,鴨嘴鉗是婦檢最基本的檢查工具,健康體檢、白帶正常、HPV檢查或涉及到宮頸、宮腔、陰道的各種檢查,都要借助該器械。

談及為何鴨嘴鉗一直在被使用,顧仲毅認為,如今的鴨嘴鉗已是經過幾輪改進後比較成熟的版本,且一次性使用,清潔度高。借助鴨嘴構造的窺器,可以清楚地暴露陰道和宮頸進行檢查。此外,鴨嘴鉗撐起後會有螺紋卡住,醫生可以單手操作,另一隻手用棉簽取樣,實用且操作友善。

“最關鍵的是,鴨嘴鉗成本很低。紗布、窺器、棉簽等都是醫用耗材,屬于醫院的隐性成本,無法收費。”顧仲毅說。

在最近關于鴨嘴鉗的讨論中,有人提出了材質、造型等方面的改良建議。實際上,已有研究者嘗試過減少窺器檢查痛苦的方法,有的設計了柔軟的充氣裝置,有的采用了類似棉條推管的設計......但至今沒有新的工具廣泛應用于臨床。

女性健康科普部落客“六層樓”在近期釋出的視訊中也提出了自己的構想。包括多葉開合提升舒适度、結合生理曲線進行造型改良、溫度可控等。

在顧仲毅看來,其實很多建議醫生和醫療器械企業都考慮過,然而,綜合成本、檢查準确性、操作難度、使用風險等因素,最終還是沒有産品能大規模替代傳統窺器。

“現在的情況一定有它存在的原因,但不妨礙我們去暢想未來更美好的體驗。”六層樓說。

如何讓女性不再抗拒?

婦檢的不适程度,既與檢查工具有關,也與患者個人體質、有無發炎、患者緊張程度、醫生手法、醫患溝通情況有關。

顧仲毅很能了解患者的抵觸。在他看來,鴨嘴鉗帶來的不适感是普遍的,患者對于暴露隐私部位的緊張會導緻肌肉收縮,也會加重檢查的疼痛與不适。

如果說疼痛是身體層面的感受,那麼少部分醫生操作比較粗暴等,則是使患者陷入婦檢陰影的另一大因素。

顧仲毅提到,三甲醫院婦科門診,通常一名醫生一上午要看30到40個病人,因為患者數量多,分給每位患者的時間有限,有時候很難顧及到患者感受。如果有耐心一些,做好安慰和講解,患者體驗會好很多。

中新健康|婦檢用的鴨嘴鉗,為何讓她們恐懼?

在“代表月亮消滅婦檢陰影”小組,一些醫生開貼提供建議和解答。圖檔來源:社交媒體平台截圖

比如,對于一些緊張的病人,可以給她們用小号窺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可以用潤滑劑來緩解疼痛。操作前的告知和安慰,也能讓病人擁有更好的就醫體驗。

他也建議,患者主動跟醫生溝通自己的要求和感受。比如能否用小号窺器,動作能否輕柔一些,也可以引起醫生的重視。

以往關于婦檢話題,女性似乎是沉默的,或許是囿于病恥感,或許是沒找到合适的發聲管道。

顧仲毅覺得,問題一直存在,這次關于鴨嘴鉗的廣泛讨論是個好現象,一方面或許能啟示對婦檢有陰影的女性知道自己有要求良好服務的權利;另一方面,也能讓醫生明白,自己眼中“習慣成自然”的正常檢查,卻是很多女性的隐痛。

“越來越多人關注到這一點,總歸是件好事,我對未來出現更友好的婦檢工具還是充滿期待的。”周芸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