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60歲夫婦喜得龍鳳胎,不久後一起跳樓,死前直言:有來生不會再要

作者:古古說古今
60歲夫婦喜得龍鳳胎,不久後一起跳樓,死前直言:有來生不會再要

麻煩大家右上角點選一下“關注”,這樣友善您進行讨論和分享,你們的支援是我最大的動力!

那是2012年2月的一個初春早晨,冬日的寒氣依然依稀可見。居住在廣東省廣州市越秀區東湖西路50号11棟的小文,即将踏上前往校園的征程。

她細心地打理書包,迅速地出了家門,懷揣着對平靜一天的期待然而生活總是充滿變數,一次意外的遭遇改變了她的人生軌迹。

當她在樓下的早餐攤順手買完早餐後,擡頭一望,竟然在高聳入雲的樓頂看到了似有若無、模糊的人影。最初,小文誤以為是自己的視覺誤差,并未過多留意。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使她驚恐萬分。

60歲夫婦喜得龍鳳胎,不久後一起跳樓,死前直言:有來生不會再要

一聲巨響在小文背後炸開,她腳下一滑,差點跌倒在地。驚慌失措的小文回頭看去,眼前的場景令她血液凝固——一具冰冷的屍體橫陳在地,鮮血從頭部噴薄而出,染紅了整個水泥平台。

小文感到頭暈目眩,雙腳無力。幾分鐘前,她還在為上學遲到而焦急不安,此刻卻親眼目睹了如此恐怖的一幕。對于一個年幼的孩子而言,這無疑是一種殘酷的打擊。

小文再也無法抑制内心的恐懼,她發出了刺耳的尖叫聲,聲音之大,幾乎要震破天際。

這撕心裂肺的呼救聲驚動了整條街道,熟睡中的鄰居們紛紛被喚醒,紛紛走出家門,想要了解發生了什麼事。勇敢的人們難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那兩具遭受重創的身體,竟然是家喻戶曉的“明星夫婦”劉叔和文姨!就在不久之前,他們還幸福地生活在這個社群,享受着甯靜與溫馨。

60歲夫婦喜得龍鳳胎,不久後一起跳樓,死前直言:有來生不會再要

然而,如今他們卻以如此慘烈的方式結束了生命,實在讓人心生感慨。回想起十年前的2002年,那時的劉叔和文姨已經步入晚年,他們在年輕時過着平凡而幸福的生活。

然而,命運卻無情地捉弄了這對夫妻,他們的獨子劉嶽君在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中不幸離世,這個曾經美滿的家庭陷入了無盡的悲痛之中。

文姨遭受的打擊無比沉痛,她原有的那種充滿活力與陽光的開朗個性瞬間蕩然無存,僅僅在短時間之内,原本烏黑的秀發就匆匆成為了滿頭華發。

每逢她凝視曾經兒子生活過的那間屋子,看着那些遺留下來的童真玩具,淚水如同決堤洪水般湧動不已,心中仿佛被無情地抽走了一切。

60歲夫婦喜得龍鳳胎,不久後一起跳樓,死前直言:有來生不會再要

這對滿面滄桑的夫婦似乎喪失了繼續生存下去的信心和勇氣,生活陷入了黑暗和無奈之中。然而就在他們默默忍受直至生命盡頭之時,一位慷慨的熱心鄰居提出了一個建議:“為何不考慮嘗試一下試管嬰兒呢?說不定還有機會再次擁有屬于自己的孩子。

這個建議如同一道明亮的曙光,為這對瀕臨絕望的夫婦帶來了新的希望。文姨幾乎毫不猶豫地下定決心,她開始四處奔波尋找關于試管嬰兒手術的資訊,每日都在為這個手術籌集資金。

雖然已是風燭殘年,但她依然堅定地期待能夠親自聽到孩子呼喚的那聲“媽媽”。

60歲夫婦喜得龍鳳胎,不久後一起跳樓,死前直言:有來生不會再要

為了實作這個夢想,文姨傾其所有。家中微薄的儲蓄很快消耗殆盡,她不得不依靠蹬三輪車謀生,為孩子的未來積累财富。她每日忙碌穿梭于城市之間,衣服常常被汗水濕透,卻從未有過絲毫抱怨,始終以微笑面對生活,為孩子付出一切。

也許是上天被文姨的真誠和毅力所感動,經過無數次的失敗之後,這對夫婦終于等到了他們翹首以待的喜訊——試管嬰兒成功了!文姨懷上了寶寶!于是,在2002年10月8日,一對龍鳳胎茵茵和亮亮順利誕生在這個世界上。

新生命的降臨為這個家庭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歡樂,這對年邁的夫婦仿佛重獲新生。周圍的鄰居們也紛紛效仿文姨當年的堅韌精神,為他們送去了各種育兒用品,祝願這兩個可愛的孩子茁壯成長。

然而,歡喜之中亦常伴有新的挑戰與磨砺。随着舊城區改造項目的實施,文化氣息濃厚的文姨失去了賴以為生的工作,迫不得已轉行做起了拾荒勞工。

60歲夫婦喜得龍鳳胎,不久後一起跳樓,死前直言:有來生不會再要

而年過六旬的劉叔也已經步入了退休的階段,維持家庭生計的重任便落在了他那微薄的終身俸之上。

他們所居住的老式住宅陳舊且簡陋,家中空蕩蕩的,唯一算得上新潮的恐怕隻有卧室窗簾上的那塊花布了。

貧困的生活環境給新生的孩子們帶來了無盡的困惑與疑慮。每當看到其他小夥伴們使用嶄新的文具用品,亮亮都會天真無邪地詢問劉叔:“爸爸,為何我們不能擁有新的書包和鉛筆盒?其他人都已經擁有了。

面對兒子那充滿疑惑的眼神,劉叔隻能無奈地歎息,試圖以自己逐漸增長的人生閱曆來開導他:“你們能否稍加成熟一些,不要總是與他人進行攀比呢?我們的家庭狀況确實非常窘迫。

60歲夫婦喜得龍鳳胎,不久後一起跳樓,死前直言:有來生不會再要

對于年幼的亮亮而言,他并未能真正領悟到父親的深意。劉叔的話語在他聽來猶如天書一般難以了解。年紀輕輕便承受着生活的種種束縛,使得亮亮的内心時常陷入陰霾之中。

而他的姐姐茵茵也經常流露出對父母的不屑一顧,仿佛早已将父親的教誨抛諸腦後。

相較之下,文姨對于家境貧寒的自卑感則顯得尤為突出。每當她前往幼稚園接送兩個孩子放學之際,總有調皮的小朋友以玩笑般的口吻說道:“你的奶奶來接你回家了嗎?”盡管這些隻是孩子們純真無邪的嬉鬧聲,但對于文姨來說,卻如同晴天霹靂,令她感到無地自容。

其他家長大多為三四十歲的中年人,而她已是滿頭白發、面容憔悴,宛如一位風燭殘年的老人。現場的羞愧與自卑感,使她常常淚濕眼眶,步履蹒跚地走在路上,孩子們隻能遠遠地跟在她身後,無助而焦急。

60歲夫婦喜得龍鳳胎,不久後一起跳樓,死前直言:有來生不會再要

除了貧窮與年老所帶來的尊嚴喪失,他們的教育程度的匮乏同樣使得這對年邁的夫婦在指導和陪伴孩子方面顯得力不從心。

兩位隻有國中畢業學曆的他們,面對當下國小生衆多複雜的課程作業,常常是費盡心思計算也難以明了其内涵。

為了能夠為孩子聘請家庭教師進行補習,他們曾四處奔波尋找資訊。然而,當聽說他們已經步入古稀之年時,所有的家教幾乎無一例外的拒絕了。

衆所周知,能夠在該社群擔任家教職務的通常都是自強不息的年輕人,很少有人願意教授兩位孩子家長皆為七八十歲的長者。

60歲夫婦喜得龍鳳胎,不久後一起跳樓,死前直言:有來生不會再要

除此之外,日益增長的年齡令他們在日常生活中的行動變得愈發艱難,無暇顧及到孩子們的陪伴需求。

然而,那個時候的劉叔,常常已經身心疲憊不堪,隻能無奈地搖着手,疲憊地回應道:“今天實在太累了,我們明天再繼續吧。”次日清晨,孩子們果然如期而至,再次懇求相同的請求。

劉叔也隻能重複昨天的答案,就這樣一天天拖延下去。

貧窮、年老以及教育程度的局限性,這三重困境猶如一副沉重的鐐铐,緊緊束縛住劉叔夫婦,讓他們感到窒息般的痛苦。

60歲夫婦喜得龍鳳胎,不久後一起跳樓,死前直言:有來生不會再要

有位朋友看到這種情況,深感憂慮,于是前去探訪,試圖了解文姨的現狀。當時,文姨已經淚流滿面,她無助地傾訴道:“将他們帶入這個世界,卻發現自己無法承擔起撫養責任,這豈非是在殘忍地傷害生命?”壓力如同一座大山般壓得她喘不過氣來,她開始質疑當初選擇生育是否太過草率。

巨大的壓力不斷累積,使得劉叔和文姨陷入了深深的絕望之中。他們的身體逐漸衰弱,精力有限,已經無法承受撫養兩個孩子的重任。

眼看着這沉重的生活壓力即将将他們徹底擊倒,2012年2月7日的那一天,他們終于下定決心,前往社群委員會尋求援助。

他們的理念是如此質樸無華,僅僅期待有善良的人們願意承擔起撫養這對稚嫩的姐弟,賜予他們應有的生活和教育。然而,慘遭命運的捉弄,當飽經滄桑的劉叔和賢惠的文姨踏進社群服務中心闡述情況之際,竟然遭到委員會從業人員堅決且絕情的回絕! “什麼?您們曾是我們小區赫赫有名的‘名人夫妻’,怎會考慮讓他人領養你們的孩子呢?”從業人員熱誠無比地喊道,仿佛并未察覺到夫婦二人心底的無盡絕望。

60歲夫婦喜得龍鳳胎,不久後一起跳樓,死前直言:有來生不會再要

從業人員的言辭無疑是給夫婦二人的心靈再添一記重錘,使得本已深感愧疚的劉叔倍感痛楚。

思緒愈發混亂,劉叔感到壓力如山嶽般沉重,呼吸都變得異常困難。而文姨的精神狀況亦日益惡化,在一個陽光燦爛的清晨,當鄰居們看到她時,她竟然說出了那句令人揪心的話:“沒事兒,我隻是随便逛逛。

60歲夫婦喜得龍鳳胎,不久後一起跳樓,死前直言:有來生不會再要

實際上,在她内心深處,一個瘋狂的念頭早已悄然滋生:與丈夫攜手,掙脫這無盡的生活枷鎖,結束這段漫長而痛苦的曆程。

這個念頭起初隻是微弱的閃爍,猶如黑夜裡的幽靈般若隐若現,而在那個清晨,它終于吞噬了文姨的理智。

在啟程之前,站在高聳的樓頂之上的劉叔和文姨,似乎已然下定決心,他們在心底默默許諾:“來世不再生育子女。”

面對眼前的摩天大樓,劉叔緊握住文姨的雙手,她的手掌微微顫抖,似乎還殘留着一絲猶豫。劉叔用力将她攬入懷中,在她耳畔低聲細語:“别害怕,讓我們最後一次共同走過這條路。

60歲夫婦喜得龍鳳胎,不久後一起跳樓,死前直言:有來生不會再要

”說完,他們靜靜地矗立在那兒,凝望着腳下喧嚣的街道,然後,兩人同時縱身一躍,墜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

巨大的轟鳴聲響徹整條街道,震驚了所有的居民。當鄰居們聞訊趕至現場時,映入眼簾的竟是劉叔和文姨兩具冰冷的屍體,頭部遭受重創,鮮紅的血液灑滿地面,令人不忍卒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