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司馬懿為何會被曹爽壓制?(曹魏中軍最核心的三個位置是什麼?)

作者:幸福44960

曹魏時期,權力之争愈演愈烈。在曹芳年幼執政期間,司馬懿和曹爽原本是共同輔佐的忠臣。然而,曹爽憑借超卓的謀略和手腕,漸漸取得了更大的權力。他首先控制了政務權力的核心——尚書台,然後又逐漸掌控了軍權。面對曹爽的步步緊逼,素有大才識的司馬懿竟然無計可施,最終不得不遠走淮南,為何會如此贻笑大方?曹爽又是如何奪取軍權的呢?答案或許就藏在曹魏中軍的三個最核心的位置之中。究竟是哪三個位置如此重要,讓司馬懿也不得不低頭認輸?讓我們一探究竟。

司馬懿為何會被曹爽壓制?(曹魏中軍最核心的三個位置是什麼?)

曹爽的崛起

天資聰穎的曹爽,自幼便得到曹魏世族的眷顧。他出身于沛國谯縣,是曹魏宗室貴族。由于和曹叡交情甚笃,曹叡繼位後便重用曹爽,先後任命他為散騎侍郎、城門校尉、武衛将軍等要職,可謂是受寵若驺。

曹芳即位時年僅十四歲,朝政自然由輔政大臣司馬懿和曹爽共同負責。起初兩人關系融洽,曹爽凡事都與司馬懿商議,并未獨斷專行。然而,權力往往如同一把雙刃劍,給予者榮華富貴,也可能招緻禍患橫生。

權力之争,實則由曹爽身邊的謀臣引發。何晏、丁谧等人見曹爽掌有重權,便暗中慫恿曹爽将大權全部握在自己手中。丁谧尤為機謀過人,他向曹爽指出奪權的關鍵:掌控政務權力和軍權。

縱觀曆史,往往是權力的誘惑難以抗拒。曹爽一鼓作氣,先是上書皇帝,将司馬懿撤換為太傅,剝奪其執掌尚書台的實權。接着,他又将親信何晏、鄧飏、丁谧安插入尚書台,将原任吏部尚書的名士盧毓邊緣化。就這樣,尚書台很快被曹爽的黨羽壟斷。

與此同時,曹爽也将曾被曹叡罷黜的舊權貴重新束之高閣。不少來曆可疑的人物卷土重來,在曹爽黨羽的慫恿下,朝中形同淪為一個暗潮洶湧的權力角逐場。

曹爽出身貴胄,自幼受到良好教育,極為機警謹慎。他明白,要想牢牢控制政權,單憑士族力量是遠遠不夠的。是以,他不急于直接奪權,而是先斬後捕,削弱異己力量。可以說,曹爽雖然狡詐奸猾,手段殘忍,但其謀略布局,确實了得。

曹爽奪取政務權力

曹爽決心掌控政務權力後,首先瞄準了尚書台。尚書台掌管朝政的方方面面,從草拟诏書到選拔官吏,可謂是權力的核心所在。曹爽巧妙利用曹芳年幼無知,上書禦製,将司馬懿從實權最大的錄尚書事降為虛銜太傅。接着,他又遷徙盧毓,令親信何晏、鄧飏、丁谧占據尚書台重要職位。

尚書台一旦失守,中書省的命運也就可想而知。中書省原本與尚書台職能相仿,負責起草诏書和處理機密事務。然而,曹叡朝以來,中書省的權力已逐漸被尚書台所取代。如今曹爽把持尚書台,中書省自然也就失去了原有的重要地位。

為鞏固權力,曹爽不惜使出種種卑劣手段。當時中書監劉放、令孫資都是久任重臣,曹爽表面上加封邑第,實則已将二人的權力架空。與此同時,他又遷盧毓為廷尉、光祿勳,逐漸打壓異己。

權力之争愈演愈烈,朝野上下也随之分崩離析。原本與曹爽水火不容的舊臣,如今也不得不班師投降,以求存活。反過來,那些曾遭曹叡打壓的舊權貴,則紛紛卷土重來,擁戴曹爽為雄主。典型人物便有何晏、丁谧這一類機謀之臣。

在他們的慫恿下,曹爽漸漸放棄了當初對司馬懿的恭敬态度。曹爽專擅朝政,凡事不與司馬懿商議,更自作主張罷黜舊臣,新進己黨。整個中央政權,已然完全落入曹爽一人之手。

然而,曹爽并非隻滿足于此。他明白,要徹底控制整個曹魏王朝,光有政務權力還遠遠不夠,關鍵是要掌控軍權。于是,曹爽開始瞄準曹魏軍隊的核心——中軍。

司馬懿為何會被曹爽壓制?(曹魏中軍最核心的三個位置是什麼?)

當時,曹魏的軍隊可分為地方軍和中央軍,而中央軍又可分為外軍和内軍。内軍即中軍,由三營、五校、遊擊将軍統領,是保衛京城洛陽的骁勇精銳。在曹魏軍制中,中軍的地位最為重要,其中又以中領軍、中護軍、武衛将軍三職尤為關鍵。

曹爽權力滔天,自是志存必得。他先是讓親弟曹訓掌管武衛将軍,牢牢控制了禁軍;又任命親信蔣濟為中領軍,掌控軍政大權。隻剩下中護軍一職仍由清流卿士把持,但曹爽也并未就此止步,他漸次将自己的黨羽安插入其中,為最後的權力奪取做好充分準備。

争奪軍權的關鍵

曹魏中軍雖由多個部門組成,但其中三個職位權力最為集中,可謂是軍權的核心所在。它們分别是:中領軍、中護軍和武衛将軍。

中領軍掌管軍政大權,相當于現代的總參謀長,是中軍的最高統帥。他不但指揮中軍的一切軍事行動,更可與皇帝直接對話,建言軍國大策。由此可見,中領軍一職在軍權之中分量何其重大。

相較之下,中護軍雖非最高職務,但其地位也并不遜色。中護軍掌管軍紀軍法,負責監督和維持軍隊秩序,同時還統領親衛大軍,可謂是武力的直接代表。由此可見,中護軍一職對控制軍權至關重要。

武衛将軍則是負責京城禁軍,也就是當今所說的近衛軍的統帥。禁軍素來蔭蔽朝野,是皇權維系的關鍵。掌控禁軍,便等于牢牢把持了皇家的命脈。再加之武衛将軍掌管京城巡警等軍事力量,其職權之大,可想而知。

是以,曹爽要奪取軍權,這三大核心職位理所當然是必争之地。而從曹爽的布局來看,他是有步驟地逐一将這些要職控制在自己手中的。

首先,曹爽讓親弟曹訓掌管武衛将軍一職,進而牢牢控制了禁軍。接着,他又任命親信蔣濟為中領軍,使軍政大權盡歸己有。唯獨中護軍這一重要職位,仍由異己把持。然而,曹爽并未就此止步,而是漸次安插自己的黨羽入主中護軍。

盡管如此,曹爽手中的軍權還遠遠不夠。當時曹魏地方軍馬步都尚由曹氏宗室世族統領,加之司馬懿麾下還有不少精銳骁勇,一旦發生内亂,曹爽很可能力不從心。是以,曹爽不得不将目光再次轉向中樞,着手重塑曹魏的武官選拔制度。

曹爽一手遮天,中央和地方的軍權終将無一幸免。可以說,曹爽是當之無愧的軍政掌控者,而軍中的三大要職,正是他牢牢控制軍權的根本所在。一旦掌控這三大職務,整個軍隊無疑将如同歸順牧羊人,任由宰割。

曹爽漸次掌控軍權

曹爽雖已掌控了政務大權,但他并未就此止步,而是進一步瞄準了軍權這塊肥肉。作為閱人無數的老謀深算,他自然明白,要真正一統天下,光有政務權力遠遠不夠,必須将軍權也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曹爽的第一步,便是先拿下武衛将軍這一王牌職位。武衛将軍掌管禁軍,是皇家權力的最後屏障。一旦失手,皇權将蕩然無存。是以,曹爽先是讓親弟曹訓出任這一重要職務,進而将禁軍權力牢牢控制在自己人手中。

接下來,曹爽又将目光投向了軍權的核心——中領軍和中護軍。中領軍掌管軍政大權,地位僅次于丞相;中護軍則統領親衛大軍,實為武力的代表。這兩個職位,可謂是掌控軍權的關鍵。

為此,曹爽先是任命親信蔣濟為中領軍,進而牢牢掌控了軍政大權。雖然中護軍一職仍由清流卿士把持,但曹爽并未就此止步,而是漸次将自己的黨羽安插入其中。

與此同時,曹爽在軍中樹立了一系列新的人馬,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為自己在軍隊中造就一股控制力量。他不惜重金厚祿,廣納賢士,尤其是那些富于機謀、主戰派的武将,更是被他千方百計地拉攏到自己陣營。

司馬懿為何會被曹爽壓制?(曹魏中軍最核心的三個位置是什麼?)

在這股新興勢力的支援下,曹爽對曹魏舊貴族世族形成了有力的制衡。畢竟,他們中不乏諸如盧曜、盧芳之流的重臣權貴,一旦發生軍變内亂,曹爽單憑一己之力未必夠用。

值得一提的是,曹爽在重塑軍權時并未忽略了地方軍馬步的重要性。在他的安排下,不少地方重鎮的統領都被自己的黨羽所取代。這無疑極大增強了曹爽的控制能力,為他掌控全國軍權奠定了堅實基礎。

然而,即便如此,曹爽在掌控軍權的道路上仍遇到了一些阻力。比如當年跟随曹操出生入死的老資格谯昆等人,以及麾下還有一些曹氏宗室将領。他們對曹爽的做法自然非常不滿,暗地裡也曾多次想方設法加以阻撓。

面對這些來自舊臣的威脅,曹爽自然也不敢掉以輕心。他不惜鏟除異己,打擊曹氏宗室勢力,以確定自己在軍中的絕對控制權。甚至在洛陽宮廷,也時有陰謀醞釀,險些釀成大禍。不過最終在曹爽的高超手腕下,一切陰謀都被及時撲滅,軍權重新鞏固于他一人之手。

司馬懿遠走淮南

曹爽掌控了政務和軍權兩大權力核心後,宦海沉浮的司馬懿顯然已無足夠的資本與之抗衡。面對曹爽步步進逼的強壓,司馬懿不得不遠走淮南,避其鋒芒。

這一決定,對當時政局來說影響極為重大。司馬懿自曹丕、曹叡朝便開始執掌朝政,是曹魏一代宰輔。他深明大體,識見過人,在中央政權的運作上可謂是裡應外合、遊刃有餘。然而,曹爽一旦掌權,便立即将司馬懿的權力架空,意欲盡數收歸己有。

那時年已七旬的司馬懿,看清了曹爽的野心和手腕後,頓感無計可施。他雖身懷上将之資,曾經統帥大軍,卻也深知自身已非當年之勇。一旦與曹爽硬拼,很可能難逃一敗塗地的下場。

于是,司馬懿選擇了暫避鋒芒,避其兵燹。他上疏奏請,托辭年邁之故,歸故鄉養老。曹芳固然不願失去這位腹心謀臣,但面對曹爽的強勢壓迫,卻也隻能違心地準許了司馬懿的請求。

就這樣,曹魏政壇上這位舉足輕重的宿将,不得不遠走淮南,暫且回避殘酷的權力鬥争。對曹魏中樞政權來說,這無疑是一大損失。

司馬懿離開洛陽後,先是在颍川一帶遊曆,繼而長駐于範陽。當年輔佐曹魏三朝,經曆權力更疊的他,自然知道現在并非出頭之時。曹爽掌控朝野,加之又對他虎視眈眈,他隻得暫且隐居鄉野,靜待時機。

在淮南及許昌一帶隐居期間,司馬懿還曾遭到過一些磨難。比如曹爽曾遣人到許昌刺探他的動向,意圖斬草除根。幸而司馬懿早有準備,躲過了這一劫難。

另一次,更是有人在他的馬廄中放火縱火,險些釀成大禍。不過都被司馬懿極力控制住了局面,并未釀成更大波折。

可以說,盡管遠走鄉裡,但司馬懿仍時刻小心防範着曹爽的報複。他深知,自己雖然暫時離開了權力中心,卻也仍是曹爽心頭的一根刺。一旦有機可乘,曹爽定然會不顧一切地予以剪除。

是以,司馬懿在淮南期間,生活簡樸克勤,避免惹是生非。他沉潛心思研習兵法,希望将來有朝一日能重新執掌軍權;同時也廣納賢士,力圖擴充自己的人脈資源。但無論如何做打算,他都始終未敢貿然出手,生怕惹來殺身之禍。

結尾

總的來說,司馬懿能夠平安度過這一艱難時期,實在有賴于他過人的機警謹慎和老到穩健。正是這些品質,才最終讓他在曹魏動亂期間得以安全渡過,為未來重掌大權奠定了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