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練習兩年半的紮克伯克,快把 meta 鼓搗成 VR界安卓了

作者:差評
練習兩年半的紮克伯克,快把 meta 鼓搗成 VR界安卓了

最近,紮克伯格一頓操作,讓我們見識到了什麼才是真正的元神。

練習兩年半的紮克伯克,快把 meta 鼓搗成 VR界安卓了

上個月底, Meta 開放了旗下的頭顯系統 Meta Horizon OS ,不少人銳評,這是想成為元宇宙的安卓嘛。

甚至有網友覺得,如果 AR / VR 能有未來,那開放的 Horizon OS 肯定是通往未來的敲門磚。

練習兩年半的紮克伯克,快把 meta 鼓搗成 VR界安卓了

不過小紮自己說,這次開放 Horizon OS 其實更像是效仿當年微軟的 Windows 故事。

除了官宣開放, Meta 還成功拉來了聯想和華碩、微軟 Xbox 當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華碩打算讓自家的玩家國度 ( ROG ) 開發一個專門的遊戲頭顯,聯想則是計劃開發一款用于學習和娛樂,能夠提升生産力的産品。

練習兩年半的紮克伯克,快把 meta 鼓搗成 VR界安卓了

根據目前的消息來看,任何想加入 Horizon 生态的,似乎隻要滿足社交網絡捆綁和使用高通晶片兩個小要求,可以算是基本沒有要求了。

雖然我們不确定在幾年裡, AR / VR 裝置能不能成為新的全球潮流。

但和當年的安卓系統相比, Horizon OS 可是 Meta 花了十年時間、賠了幾百個億美元打造出來的系統,已經有了相當高的成熟度。

如今,能夠支援眼部、手勢、臉部動作識别,還有場景了解、視訊直通、和空間定位等功能。

在這個系統上再來發展,肯定比當年幾乎光秃秃的安卓來得友善,這也足以看出 Meta 這次是真下本錢了。

練習兩年半的紮克伯克,快把 meta 鼓搗成 VR界安卓了

可能大家還在納悶,不是元宇宙都快涼了,隔壁果子哥的 Vision Pro 都眼看着沒啥水花了,小紮還這麼執着呢?就非得當這個 “ 元神 ” 不可嗎?

其實吧,這還真不是小紮魯莽,我們感覺這其實是紮克伯格對元宇宙或者說頭顯市場的一個解法。

過去幾年, Meta 在 AR / VR 頭顯市場有點小無敵。

特别去年扛住了索尼和位元組跳動出品的頭顯裝置沖擊後, Meta 家的産品靠着成本效益高、配套齊全等優勢逐漸拉開和其他廠商的差距。

練習兩年半的紮克伯克,快把 meta 鼓搗成 VR界安卓了

可是,從總體上來看,頭顯市場反而是在逐漸變小衆, 2022 年 AR / VR 裝置的銷量同比減少了超過五分之一, 2023 年更是少了将近四分之一。

是以,眼看蛋糕越來越小, Meta 這個當雞頭的也急啊。

那最大的問題就是,為什麼大家不願意用頭顯裝置?

Meta 可能覺得是 App 太少、适配場景太少,那麼做出的方案就是開放系統,讓更多的人參與、更多廠商共同打造頭顯裝置、應用。

練習兩年半的紮克伯克,快把 meta 鼓搗成 VR界安卓了

而果子哥早年初釋出了 Vision Pro ,看起來像是給出了不同的回答。

庫克可能覺得大家不用頭顯裝置,實在是在座的同行都是垃圾,連最起碼的畫面都和普通螢幕拉不開質的差別,怎麼能吸引使用者呢。

是以 Vision Pro 的解法就是,甭管是不是順手、 App 是不是足夠多,你得先把震撼度拉滿吧。

練習兩年半的紮克伯克,快把 meta 鼓搗成 VR界安卓了

其實這從紮克伯格自己試用了 Vision Pro 後,總結 Vision Pro 和 Quest3 優劣勢就能看出來:

小紮自己也不得不承認 Vision Pro 的畫面顯示好、有些場景下眼動追蹤很酷、是更好的娛樂裝置;

Quest 3 的 App 、視訊内容更多、佩戴更輕便、操作更簡單、價格更便宜。。。

其實吧,在我看來,頭顯市場的答案怕不是個多選題,蘋果和 Meta 一結合才是滿分答案。

練習兩年半的紮克伯克,快把 meta 鼓搗成 VR界安卓了

也就是說,适配應用多、革命性的畫質提升、操作簡單、應用場景廣、價格便宜。。。才是大家願意用的 AR / VR 裝置。

而目前,無論是 Meta 或者蘋果,甚至都沒能把各自答案做到足夠好。

比如 Vision Pro 畫面是挺好,但問題也一堆,裝置太重便攜性大打折扣,維持高品質畫面續航又不是很吃得消,而且對于視力的影響還有待研究。

Meta 也是類似, Quest3 的應用太少,谷歌不配合讓 Quest3 上很難獲得 2D 應用,而截止 2 月底, Quest3 的原生應用也不超過 2000 個。

不過這也不能怪 Meta 不努力,可以說現在整個頭顯市場應用都是極度稀缺。

練習兩年半的紮克伯克,快把 meta 鼓搗成 VR界安卓了

但與之相對比的是 Vision Pro ,人家在 2 月的時候,原生應用就迅速突破了 1000 多款,更關鍵的是,而 Vision OS 可是先天就有 150 萬個 iOS 和 ipad 應用支援。

是以說白了,頭顯市場的玩家,沒誰有足夠的号召力,憑一己之力能鼓動足夠的開發者來開發應用。

于是 Meta 如今開放系統,号召天下有識之士一起把蛋糕做大,還有點聯合其它廠商、開發者來對抗蘋果生态的味道。

我們回想一下當年安卓系統或者智能手機的普及,一方面是影音體驗有革命性的變化;另一方面,其實也是靠水果忍者、重力球遊戲等等遊戲應用,讓大家耳目一新。

練習兩年半的紮克伯克,快把 meta 鼓搗成 VR界安卓了

顯然目前的頭顯市場,無論是體驗或者玩法,都遠沒能實作讓大家耳目一新。

當然,也有人甚至紮克伯格自己都覺得,開放系統之後,更重要的是頭顯硬體的多樣性,這也是為什麼小紮自己覺得 Meta 做的更像是微軟當年幹的事。

隻要 Meta 能成,你以後無論用哪一家的頭顯裝置,都有一套成熟、好用、固定的操作邏輯,而各家廠商也不用花大精力去從頭研究、完善操作邏輯,隻要想辦法在頭顯裝置、應用上做出差異化。

Meta 一下子就從頭顯廠商變成了頭顯領域的底層創始者了,是不是覺得很猛?

是以暫時看來,頭顯裝置的畫面畫質可能得靠蘋果努努力了,應用互動、統一化是不是能寄希望于開放後的 Meta 呢?

前兩年元宇宙大餅畫得過頭了,經過了這幾年的沉澱,不少人反而覺得 VR / AR 能觸底反彈了, IDC 甚至預測今年的 AR / VR 裝置銷量能大漲 40% 以上。

在我看來,如果大家就這麼放棄元宇宙放棄頭顯那才是可惜。

有 Meta 和蘋果在前面帶着,腳踏實地一點點提升,誰不想見見次世代的虛拟現實啊,畢竟有生之年我還真想當頭号玩家呢。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