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張作霖不是被日本人炸死的,而是被蘇聯特務炸死的,這是真的嗎?

作者:麗天

很多曆史愛好者都聽說過這麼一說:張作霖不是被日本人炸死的,而是被蘇聯特工炸死的。這是真的嗎?

張作霖不是被日本人炸死的,而是被蘇聯特務炸死的,這是真的嗎?

張作霖

這個說法的可信度是很低的,至今中國、日本、俄羅斯主流曆史學界都認真審視過這個說法,結果是:中日俄三國都不認可。尤其日本。日本的主流曆史學界, 并不認可這個說法。

今天,我們不作推理,直接上證據。

證據一

案發前兇手的密信

1928年4月4日,兇手(日本關東軍參謀)河本大作寫給矶谷廉介的一封信,非常清楚地表達了自己謀殺張作霖的預謀。

張作霖不是被日本人炸死的,而是被蘇聯特務炸死的,這是真的嗎?

河本大作

注意:河本大作這封信,寫于1928年4月4日,張作霖是整整兩個月之後被炸死的。

廢話不說,我們直接來讀一讀,兇手河本大作寫給矶谷廉介的這封信,都說了些什麼:

“……郭、張戰争後,張之橫暴,難以言喻。那些幻想施恩圖報的日本人是用心良苦的老好人。零打碎敲,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不行。這次如果不以清算二十年來總賬之決心來對待,滿蒙問題就不可能得到根本解決。死他一兩個張作霖有什麼了不起! 這次一定要幹!即使受到阻止,無論如何也要幹!為解決滿蒙問題而犧牲,是我(河本大作)最大的願望,實為無尚光榮。

前些時候,在奉天,土肥原和秦真次少将想以自嗚得意的小問題舉事,我不同意,表示了反對。目前已斷絕來往。他們這些人,獨斷專行,不和别人商量,别人隻能遵守其規定,服從其指令,什麼都不告訴我。其問題唯一無二的原因,就是那個荒木隊。并且,以視張學良為親日的化身為前提。我也喜歡動亂。而且無論什麼問題都需要制造個借口,唯獨這個問題,我不能跟着土肥原轉。我不能同意秦少将和土肥原夢一樣的話。因為參謀長不在,軍司令官也在旅行中。我本來打算在此期間挑起鐵路問題糾紛,搞一個武裝事變,而秦和土肥原卻把鐵路問題除外,隻埋頭于荒木隊的謀反,并且要等軍司令官回來後進行,實在太緩了。

于是,我中止了給荒木隊的武器供應。但他們硬是要偷,趕緊讓憲兵制止了。當時的三天裡,奉天和我進行了一場暗鬥。如果對土肥原等人的所為放任的話, 陸軍恐怕已無臉見人了,在協同動作上實在有很大缺陷。這件事我誰都沒有告訴,就到你為止。後事秦少将來旅,談了兩個晚上,如今對方也了解了。一個獻身事業的人,過于注意自我宣揚和自我表功畢竟是不行的。去年,前年,都很想幹,但未能如願。今年一定要達到目的!我就是希望在滿蒙搞他個血肉橫飛,相信這是根本解決的基本方針……”

我們從這封信看出來:在1928年4月4日,也就是張作霖被炸死的兩個月之前,河本大作殺張作霖的預謀,非常清晰。

張作霖不是被日本人炸死的,而是被蘇聯特務炸死的,這是真的嗎?

張作霖被炸現場

尤其是信中的這些話:“死他一兩個張作霖有什麼了不起”、“今年一定要達到目的!我就是希望在滿蒙搞他個血肉橫飛”這些文字顯示:河本大作殺人作案預謀清晰,行兇決心強烈。

那麼,河本大作寫給矶谷廉介的這封信,是誰發現的呢?

答案是:1976年,岡田芒芳政在日本整理矶谷廉介的遺物時,發現的。發現之後,這封信很快被日本曆史學界所重視。

然後,這封信被日本曆史學者相良俊輔收錄到他所寫的《鬼才河本大作之生涯》一書中,此外,大陸遼甯大學日本研究所教授張勁松在他的學術論文《從河本大作的密信剖析“皇姑屯事件”之陰謀》中,對河本大作寫給矶谷廉介的這封信,也作了深刻的剖析,并充分認可了這封密信的史料價值。

張作霖不是被日本人炸死的,而是被蘇聯特務炸死的,這是真的嗎?

張作霖被炸毀的車廂

證據二

兇手的書面供詞

1945年日本投降之後,河本大作投奔山西軍閥閻錫山,為閻錫山服務,結果在1949年,河本大作被解放軍俘虜,然後關進了太原戰犯管理所。

河本大作在太原被關押4年之後的1953年4月11日,他在戰犯管理所,寫下了著名的供詞《我殺死了張作霖》,他在這份供詞裡,白紙黑字,非常詳盡地供述了他暗殺張作霖的全過程,這份供詞的關鍵部分文字,是這樣的:

“……當時東北軍敗退出關,關東軍依據東方會議的決議,準備對東北軍進行繳械,但依照當時的規定,關東軍在南滿鐵路附屬地以外的地方開展軍事行動,必須要首相 田中義一的一種特殊背書令,而田中義一由于受賄的關系,和張作霖是一夥的人,是以他遲遲不肯簽字,于是,關東軍就這樣錯過了對東北軍繳械的最佳時機。是以,居住在中國東北地區的日本僑民感到極度的不安、并對關東軍表示了非常的不滿。如果晚一點再繳械,就可能要與東北軍發生直接的火拼了,而與其這樣,還不如幹脆直接暗殺掉張作霖、并以此打亂東北軍的指揮系統。暗殺張作霖的決定,是關東軍司令官村岡長太郎所作出的。皇姑屯守備隊第四中隊長東宮鐵男答應承擔實際爆破的任務,并最終是由東宮鐵男操縱爆炸裝置、而将張作霖給炸死的……”

按照河本大作的供述,暗殺張作霖這事,是由當時的關東軍司令官村岡長太郎做決定,河本大作組織實行,實際在一線的操作者是東宮鐵男。

張作霖不是被日本人炸死的,而是被蘇聯特務炸死的,這是真的嗎?

皇姑屯事件現場

讀到這裡,你也許會問:河本大作在太原戰犯管理所被關押期間,為什麼要主動供述自己在25年前炸死張作霖這事?

答案其實很簡單:因為當時周恩來考慮到未來和日本建交的問題,決定對日本戰犯寬大處理,但寬大處理有個前提,那就是:這些戰犯必須認罪悔罪,于是,這個政策到了戰犯管理所,實際執行的時候變成了:管理所幹部勸說日本戰犯積極主動供述罪行,說誰認罪悔罪越積極,誰就能早日回日本。

這就是為什麼當時在戰犯管理所,很多日本戰犯都争先恐後地書面供述自己的罪行。

值得注意的是:1946年田中隆吉在東京審判的時候指證:張作霖是被河本大作殺的,于是,太原戰犯管理所的管教人員在1950年至1952年期間,多次詢問過河本大作,但是,他不承認,然而,後來看到俘虜政策發生變化,為了能早日回日本,他的思想發生變化,是以他在1953年4月,心理防線崩潰,開始下筆供認。

張作霖不是被日本人炸死的,而是被蘇聯特務炸死的,這是真的嗎?

田中隆吉,1946年在遠東軍事法庭指證河本大作暗殺張作霖,此時河本大作在閻錫山營中

有人說河本大作的供詞是假的,是蘇聯收買他寫的,因為蘇聯特工炸死張作霖,此事在遠東軍事法庭一旦被戳穿,蘇聯會很尴尬,是以,蘇聯要收買河本大作做僞證,這個說法是不成立的,因為東京審判早在1948年就審完了,當時河本大作還在閻錫山的麾下和解放軍打仗,不受蘇聯掌控,河本大作寫下筆供的時間是1953年,東京審判已經審完整整5年。

證據三

兇手的日記

在本案裡,親自實施爆破的人,叫東宮鐵男,東宮鐵男死後多年,他的日記在日本群馬縣前橋市的老家,被親人發現,并向日本研究人員展示,東宮鐵男的這本日記叫《滿洲日志》。

張作霖不是被日本人炸死的,而是被蘇聯特務炸死的,這是真的嗎?

東宮鐵男

東宮鐵男在他的日記裡,有以下這些記錄:

東宮鐵男1928 年 4 月 17 日日記:“送出京奉線交叉口截斷計劃”

老馮注:“京奉線交叉口”,正是張作霖被炸死的地方,東宮鐵男為什麼要“截斷”這個地方呢?答案是:要安炸藥,炸死張作霖。

東宮鐵男1928 年 5 月 17 日日記:“不知道張作霖何時傳回奉天,非常緊張不安”

老馮注:當時東北軍打不過北伐軍,外界一緻認為張作霖将很快從北京撤回沈陽(奉天),是以,東宮鐵男在焦急等待下手時機。

東宮鐵男1928 年 5 月 23 日日記:“至京奉線道口附近,偵查皇姑屯附近地形,後由我一人去車站,偵查周圍地形後 傳回”

老馮注:離炸死張作霖隻有12天了,東宮鐵男在預定爆炸地點觀察地形。

1928 年 6 月 5 日的前一天,張作霖被炸死。

有趣的是:東宮鐵男将自己從1928 年5月28日至6月9日的日記,全部撕毀了。

東宮鐵男為什麼撕毀5月28日至6月9日的日記?因為他害怕被追究。

張作霖不是被日本人炸死的,而是被蘇聯特務炸死的,這是真的嗎?

皇姑屯事件發生地點的現狀

然而,後面的日記,一樣有趣:

東宮鐵男1928年8月1日日記:“有迹象顯示,鐵橋爆破事件已被軍部洩露”

老馮注:張作霖被炸的地方,是上下兩道鐵路的交叉點,其中上面的鐵路,鋪在鐵橋上,是以,東宮鐵男在日記裡把炸死張作霖這事,寫作“鐵橋爆破事件”。

東宮鐵男1929年7月2日日記:“向内閣總辭職,事件最大的責任本來在我一人,我最有發言權,唯此事關系重大,切不可輕舉妄動”

老馮注:日本首相田中義一就張作霖命案給日本天皇的報告前後沖突,失去了天皇的信任,是以于7月2日辭職,在這一天的日記裡,東宮鐵男坦承自己是暗殺張作霖事件的“最大責任人”。

張作霖不是被日本人炸死的,而是被蘇聯特務炸死的,這是真的嗎?

皇姑屯事件,被燒焦的遇難者遺體

可見,東宮鐵男的日記非常清晰地提到了“張作霖”、“皇姑屯”、“京奉線”、“爆破”這些關鍵字眼,如果說張作霖之死和他無關,那麼如何合了解釋他的這本日記?恐怕并非易事。

注意:大陸有一個專題片,展示了東宮鐵男的這個日記,看以下這個視訊:

證據四

兇手對朋友承認過

河本大作對朋友承認行兇:1928年6月16日,河本大作從中國東北回到日本東京,好朋友小矶國昭在東京車站接他,河本大作當時對小矶國昭私下吐露:我殺了張作霖。小矶國昭這個證言,被收錄在上海譯文出版社《滿洲事變》第52 頁。

東宮鐵男對朋友承認行兇:東宮鐵男在作案之後,曾經告訴他的朋友:日本駐奉天總領事館代理總領事森島守人。東宮鐵男在淞滬戰役戰死之後,森島守人寫了一本回憶錄叫《陰謀、 暗殺、軍刀:一個外交官的回憶》,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在1980年出版了中文版,在這本書的第22頁,森島守人說:

“......往滿鐵橋梁下安放炸藥的,是當時派往奉天地區的 北韓軍工兵隊的一部分人幹的,而按電鈕的人,就是後來為在華日人所熟知的并被稱之為“北滿移民之父”的已故東宮(鐵男)大佐(當時是奉天獨立守備隊副官東宮大尉),至于陰謀的策劃者,則是關東軍的進階參謀河本大作大佐。這些内幕都是東宮本人在背地裡透露給我的......”

注意這幾個字:“是東宮本人在背地裡透露給我的”。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小矶國昭和森島守人的證詞屬于間接證據,不能直接作為定案依據,需要結合其他證據,互相印證。

張作霖不是被日本人炸死的,而是被蘇聯特務炸死的,這是真的嗎?

皇姑屯事件現場

我們從上述這四點看來,日本人炸死張作霖,有兇手在作案之前的預謀密信,有作案之後的筆供,有私下的日記記載,還有私下告訴朋友的記錄,應該說,此事不應該有太大的争議,尤其是河本大作4月4日的那封信,還有東宮鐵男的日記,這些材料都是非常有力的證據。好了,那麼最近十幾年網上出現的“蘇聯人炸死張作霖”的說法,又是從哪來的呢?

答案是:一本俄羅斯出版的曆史獵奇小說,名叫《克格勃-奉命清算:蘇聯特種部隊的特别行動1918-1941》,俄語書名叫做《КГБ:приказано ликвидировать: спецоперации советских спецслужб 1918-1941》

張作霖不是被日本人炸死的,而是被蘇聯特務炸死的,這是真的嗎?

就是這本獵奇曆史小說

這本獵奇小說的作者,是俄羅斯的一位曆史小說家,名叫德米特裡·彼特羅維奇·普羅霍羅夫,俄文寫作:Дмитрий Петрович Прохоров。

注意三點:

第一點:這個俄羅斯作家普羅霍洛夫,是曆史小說家,不是曆史學家,他和大陸的金庸、二月河這些人是同行,不是說他們的文字不好,而是說,人家是曆史小說,是可以虛構的,但是,如果把他的書當作正史來讀,那就不對了。

第二點:俄羅斯的這本曆史小說《克格勃-奉命清算:蘇聯特種部隊的特别行動1918-1941》,也并不是專門寫張作霖血案的,隻是裡面有一篇,順帶提到張作霖這事。

第三點:老馮我在俄語版的維基百科搜尋這個曆史小說家的名字“Дмитрий Петрович Прохоров”,竟然顯示無結果,可見此君并無影響力。

值得注意的是,德米特裡·普羅霍洛夫在俄羅斯出版了這本書之後,有一個中國旅俄商人讀到了,于是這位中國商人也在中國出版了一本書叫《皇姑屯事件真相》,不過,這本書幾乎全盤引用了德米特裡·普羅霍洛夫的說法,是以,這本書算是影子,不算數,根子還在德米特裡·普羅霍洛夫的原著。

張作霖不是被日本人炸死的,而是被蘇聯特務炸死的,這是真的嗎?

中國出版的《皇姑屯事件真相》隻是普羅霍洛夫說法的影子

然而有趣的是,對考究“蘇聯殺張作霖”這事最認真的,其實并不是中國人,而是日本人。

早在2006年4月,日本《正論》雜志當月号,刊發了日本記者采訪這個俄羅斯曆史小說家普羅霍洛夫的一篇談話錄。

在這篇采訪談話中,日本記者問普羅霍洛夫:你說張作霖是被蘇聯人殺的,你的依據是什麼?對此,普羅霍洛夫這樣說:

“我的觀點不是以蘇共情報機構未公開過的秘密檔案為根據,隻是通過對蘇聯時代出版的軍隊上司人回憶錄或采訪記錄,以及對蘇聯解體後被公開的公文檔案等,進行綜合分析,幾乎可以斷定,張作霖被炸是蘇聯情報機構所為”

日本記者很有趣,他揪着普羅霍洛夫不放,追着問:哪個上司人的回憶錄?什麼檔案?對于日本記者的追問,普羅霍洛夫輕輕繞過,避而不答。

翻譯成人話說,普羅霍洛夫的意思是:他提出的“蘇聯殺張作霖”學說,不是嚴肅的曆史研究,而隻是他的猜測和推斷。這就是為什麼“蘇聯殺張作霖”一說,至今都沒有得到中國和俄羅斯曆史學界認可,連日本史學界,至今也并不認可。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