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冷眼:擺脫對新興軍事技術的炒作是一個關乎存亡的大問題

作者:寺院提水

福布斯2024 年 4 月 19 日威廉-哈同的文章

冷眼:擺脫對新興軍事技術的炒作是一個關乎存亡的大問題

在華盛頓,将人工智能等尖端技術應用于軍事系統的熱潮正在興起,而在矽谷更是如此,那裡的風險投資公司和軍事初創企業正通過投資數十億美元和過度炒作邁向自動化戰争的好處來推動這一步伐。

羅伯托-岡薩雷斯為布朗大學《戰争項目成本》撰寫了一篇新論文,對伴随新興軍事技術辯論而來的一些不加批判的歡呼聲進行了亟需的糾正。與鼓吹者的說法相反,這些所謂的奇迹武器并不能保證成本更低、效果更好、拯救生命、威懾中國,以及總體上使世界變得更加和平與安全。其中許多論點,都由新一代技術布道者提出,如果我們走上他們極力鼓吹的高科技道路,他們中的許多人将賺取數十億美元。

實際上,如果我們不經過充分的讨論或審查就匆忙部署這些新武器,我們可能會為世界的永久戰争、意料之外的屠殺,甚至可能是一場意外的、終結世界的核沖突鋪平道路。縮短從識别目标到摧毀目标所需的時間,縮短或 "殺傷鍊"的時間,減少或消除人類的投入,可能會導緻前所未有的災難。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迫切需要認真對待布朗戰争成本項目的最新分析報告,它不僅是讨論的指南,也是行動的号角。

羅伯托-J-岡薩雷斯是聖何塞州立大學文化人類學教授,著有《虛拟戰争》一書: 它是一本關于五角大樓和矽谷新時代軍事鷹派正在實施的勇敢的戰争和監視新世界的重要入門讀物。他的新論文承接了 2022 年那本書的内容。

最重要的一點是,德懷特-D-艾森豪威爾 60 多年前曾警告過的軍工複合體正在發生變化,而且,不是以一種好的方式。岡薩雷斯在文章開頭就指出,"美國軍工複合體的中心已經從首都環形公路慢慢轉移到矽谷","在大型科技公司、風險投資和私募股權公司的推動下,一種新的政治經濟正在出現"。雖然這一發展被吹捧為預示着急需的創新浪潮,将取代以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波音公司和雷神公司等成本高昂、發展緩慢、受束縛的軍工巨頭為中心的體系,但是,這一轉變所涉及的風險并未得到應有的重視。正如岡薩雷斯所指出的那樣,許多軍方上司人認為向矽谷驅動的軍火綜合體轉變是勢在必行,也是 "不可或缺的作戰工具 "的來源。

已經有迹象表明,這些 "不可或缺的工具 "都不過是虛有其表。例如,《華爾街日報》最近的一篇文章披露了美國提供的無人機在烏克蘭的糟糕表現。文章開篇讨論了由矽谷公司 Skydio 派往烏克蘭前線的小型無人機。結果與美國新興技術在烏克蘭戰場上證明其價值的傳統觀點完全相反:

"大多數美國初創公司生産的小型無人機都未能在實戰中發揮作用,這讓這些公司以為通過實戰檢驗的徽章能為初創公司帶來銷售額和關注度的希望,實際上破滅了。這對五角大樓來說也是個壞消息,因為五角大樓需要成千上萬架小型無人機的可靠供應"。

問題出在哪裡?無人機公司高管、前線的烏克蘭人、烏克蘭政府官員和前美國國防部官員表示:"美國制造的無人機往往價格昂貴、故障多且難以維修"。解決辦法呢?"烏克蘭已經找到了從中國獲得數萬架無人機和無人機零部件的方法。軍方正在使用現成的中國無人機,主要來自深圳大疆科技公司。"

事情不該這樣發展呀。風險投資公司和軍火公司向小型無人機和其他新興技術投入數十億美元,希望将烏克蘭戰争作為其系統的概念驗證和營銷工具。畢竟,還有什麼比購買 "經過實戰驗證 "的技術更有吸引力呢?不幸的是,對于那些希望在新時代戰争中套現的人來說,現實卻并沒有給予配合。對于我們其他人來說,也許新時代戰士們的這一挫折至少能創造一些政治空間,減緩對部署新興軍事技術的瘋狂追求。

但是,如果沒有公衆的強烈反對,也不要指望烏克蘭的尴尬消息會阻止資金流向人工智能驅動系統、無人駕駛車輛和機器人戰争。新發表的《戰争項目成本》一文概述了這一新出現的格局:

"五角大樓的新支出流注定會流向不同類型的國防承包商:巨型科技公司,如微軟、亞馬遜、谷歌、甲骨文、惠普、戴爾、摩托羅拉和IBM,還有數百家由風險投資公司支援的小型創業公司的組合。. . 例如 Anduril Industries、Shield AI、HawkEye 360、Skydio、Rebellion Defense 和 Epirus 等。

岡薩雷斯已經确定,已經有大筆資金參與其中: "2019年至2022年間,美國軍方和情報機構授予各大科技公司的合同天花闆總價值至少達到530億美元"。

岡薩雷斯将目前的發展置于曆史背景中,回顧了五角大樓資助矽谷公司的悠久曆史,這些公司幫助将一個以農業為主的地區變成了高科技中心。《戰争項目成本》一文指出,從 20 世紀 50 年代到 90 年代,矽谷最大的雇主是武器制造商洛克希德-馬丁公司,這隻是軍方資助在科技革命中發揮關鍵作用的一個例子。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桑尼維爾工廠最近引起了抗議,原因是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武器助長了以色列對加沙平民殘暴、罪惡的攻擊。

在某種程度上,從筆記本電腦到手機等非軍事産品的商機激增,導緻一些矽谷公司更加關注商業機會,而不再專門為五角大樓工作。不過,岡薩雷斯認為,五角大樓與矽谷之間的裂痕并不像傳統說法所說的那樣大。無論如何,五角大樓近年來一直在協力推動矽谷公司再次更直接地參與軍事工作,已故的阿什頓-卡特在奧巴馬政府的最後兩年擔任國防部長,他是其中最積極的帶頭人。這一努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得了成功,微軟、亞馬遜和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獲得了大額軍事合同,彼得-蒂爾的 Palantir 和帕爾默-盧基的 Anduril 等新興公司也獲得了大額合同。

而且,岡薩雷斯出色地描繪了新科技布道者的意識形态和議程,其中包括以下内容:

"人工智能的炒作機器,對人工智能的有效性進行誇大其詞的宣揚;高估中國的軍事和技術能力;認為隻有美國有能力也有義務保護世界民主社會;堅信維護美國主導地位的最佳方式是通過一個基本不受監管的、以企業需求為優先的自由市場”。

岡薩雷斯提到了 "一個由科技高管、風險資本家、智庫分析師、學術研究人員、記者和五角大樓上司人組成的互相聯系的網絡 "在推動新議程方面所起的作用,他們在媒體上 "飽和地報道了一個可怕的場景:他們聲稱美國即将在一場争奪全球地緣政治和經濟霸權的史詩般的鬥争中敗下陣來,除非它能在'人工智能軍備競賽'中超過中國"。

對于匆忙資助和部署人工智能驅動武器的行為,科技工作者和日益壯大的運動都提出了反對,他們要求美國公司和美國政府停止支援以色列對加沙發動的戰争,國際法院認為,以色列的戰争可以被視為種族滅絕。以色列利用人工智能不僅沒有放過平民,反而加快了對加沙的破壞速度和範圍,這隻是一個最新的例子,說明為什麼我們需要三思而後行,才能默許一個由自動化戰争主宰的世界的到來。現在是采取行動的時候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