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日本人為何貧窮:2000多萬人非正規就業,女性尤甚

作者:寺院提水

日本網媒MIKABU4月19日佐藤健太的文章

日本人為何貧窮:2000多萬人非正規就業,女性尤甚

一半以上的職業女性從事"非正規"工作,如兼職、合同工和臨時工。女性就業人數已超過3000萬,但從事非正規就業的女性人數比男性更多,約為1413萬,占53.6%,男性約為652萬,占21.8%。随着社會和家庭形态的變化以及價值觀的多元化,為什麼會有如此多的婦女從事"非正規"就業?經濟分析家佐藤健太指出:"除非我們擺脫昭和時代'男人工作、女人做家務和照顧孩子'的價值觀,否則我們無法改變婦女負擔沉重、吃虧上當的時代"。

婦女的就業率正在上升,但在35-44歲以上年齡組中,非正規就業婦女的比例尤其高。

根據總務省的《勞動力調查(2023年)》,日本有3696萬名男性和3051萬名女性就業,比上一年增加了27萬名女性。然而,女性的"正式職員和雇員"人數較少,為1268萬人,而男性為2346萬人。

這一高水準可歸因于兩個因素:"雇主優勢"和"家庭環境"。在解決勞動力短缺問題時,公司更願意雇用"非正式"勞工,因為他們的勞動力成本較低,更容易鼓勵人員流動。除了作為"調節閥"可以靈活應對高峰期和非高峰期外,其優勢還在于福利比全職工作更有限。

僅從這一點來看,那些将員工視為可有可無的公司确實會感覺很糟糕。然而,事實上,一些非正規就業者是出于"家庭原因",無奈選擇非正規就業。很大一部分有丈夫和孩子的婦女選擇"非正規"就業的原因是為了适應工作,確定有時間做家務和照顧孩子。

105萬男性和109萬女性不得已成非正規勞工

根據勞動者聯合于2022年3月釋出的"非正規就業女性調查",在20-59歲的非正規就業女性中,60.0%為"短工",17.4%為"兼職工作者",11.5%為"臨時工作者",8.9%為"定期合同工和臨時工作者"等。當被問及為何選擇"非正規"工作時,最常見的原因是"因為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選擇工作時間和天數"(39.0%),其次是"因為我的通勤時間短"(24.5%)、"因為我需要時間做家務"(20.4%)、"因為全職工作要求太高"(15.9%)、"因為我需要時間照顧孩子或護理"(14.8%),再次是"因為我需要時間做家務"(15.9%)、"因為我需要時間做家務"(15.9%)、"因為我需要時間照顧孩子或護理"(14.8%)。

除了選擇工作時間和工作日外,受訪者在工作時顯然也考慮到了自己的"家庭狀況"。有配偶或子女的受訪者更傾向于選擇"因為我需要時間做家務"和"因為我需要時間照顧或照料子女",而有丈夫的婦女則更傾向于根據年收入和工作時間選擇"因為我想調整工作時間"。38.0%的受訪者表示"沒有時間",但44.9%的有子女婦女和55.1%的單身母親表示"有時間"。

婦女的就業率确實在不斷提高,但是,在30歲左右和50歲出頭的婦女中,每周工作"49小時或以上"或"60小時或以上"的婦女比例較低,盡管她們正處于工作生涯的黃金時期。這無疑是由于在職者希望有"靈活的工作時間",而這恰好與養育子女和其他工作時間相吻合。不得已從事"非正規"工作的男性和女性比例分别為105萬人和109萬人,其中"45-54歲"年齡組和"喪偶/分居(與配偶)"的男性比例最高,而"15-24歲"年齡組和"從未結婚"的女性比例最高。從各年齡組正規就業婦女的比例可以看出,25-29歲年齡組的比例最高,約為60%,随後不斷下降。

基于年收入和工作時間的"就業調整",是非正規勞工數量較高的另一個原因

根據年收入和工作時間進行"就業調整"是非正規勞工數量較多的另一個原因。如果人們在配偶一方的支援下從事兼職工作,他們所繳納的稅款和保險費取決于他們的年收入。存在一個"年收入障礙",即年收入超過一定數額的人需要繳納稅款和保險費。随着實際所得工資的減少,出現了人們調整工作時間以不超過一定年收入的情況。

在前面提到的聯合的一項調查中,31.1%的受訪者個人年收入低于100萬日元(約47000元人民币),比例最高。在有配偶的兼職女性中,收入在"50萬日元至99萬日元"和"100萬日元至149萬日元"的女性中,分别有近60%和50%以上調整了工作時間。

2023年9月,政府公布了"年收入障礙和支援強化一攬子計劃",以盡可能消除"工作限制"。為阻止員工減少工作時間而采取加薪和發放補貼等措施的企業,将獲得每人最高50萬日元的支援。該方案還包括一項有時限的措施,即即使員工的年收入超過130萬日元,隻要附上雇主的證明,就可以繼續被認定為受撫養人,同時還促進企業審查其配偶福利。

延長工作時間并不能提高收入,而且,人們的待遇和工作條件也不穩定

然而,不能忘記的是,"非正式"勞工在工資和待遇方面處于劣勢。正式員工"的平均年收入約為508萬日元,而"其他員工"的平均年收入約為198萬日元,兩者相差300萬日元。工作時間短,收入低,這是自然的,但不可否認的是,工作條件,包括工資水準,首先就比正式員工差。

此外,就業保險和健康保險等制度的低覆寫率也令人擔憂。厚生勞動省的《工作條件多樣化綜合調查(2019年)》顯示,正式員工享有"就業保險"(92.7%)、"獎金制度"(86.8%)和"享受福利設施"(55.8%)。然而,"其他"類别之間存在明顯差異:"就業保險"(71.2%)、"醫療保險"(62.7%)、"員工養老金"(58.1%)、"獎金支付制度"(35.6%)和"使用福利設施等"(25.3%)。

許多人的待遇和工作條件不穩定,即使工作很長時間,收入也不會增加。然而,如果他們希望成為全職雇員,即使工資有所提高,他們仍可能面臨家務、育兒和調職等問題。造成非正規就業比例高的原因多種多樣,不僅僅是稅金和保險費等"年收入障礙"。

長期存在的"昭和價值觀”

在聯合的調查中,一個有趣的現象是,44.9%的"定期合同工/合同工"和38.3%的"臨時工"傾向于正規就業,而39.2%的"兼職工"傾向于非正規就業。希望作為非正式員工繼續在現任雇主處工作"的比例随着年齡的增長而增加,在50多歲的人群中上升到40.0%。近80%希望增加收入的人也希望以自己的方式和節奏工作(78%)。

政府正在促進婦女的成功,并制定措施消除婦女減少工作的必要性。然而,重要的是不要忘記,在大量婦女仍然從事兼職工作的背後,是長期存在的昭和時代的價值觀。“男人工作"、"女人做家務和照顧孩子"的模式與當下的令和時代不符,在現在的令和時代,60%以上的家庭都有兩個勞動力。而且,即使兩人都工作,妻子也要承擔近80%的家務勞動,這種情況是遠遠超出了正常情況。如果工作時間過長等因素得不到糾正,無論國家如何鼓勵,婦女的活動都會碰壁。在聯合的一項調查中,近一半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對隻要求女性工作并兼顧工作與家務和育兒的傾向表示懷疑。

如果政府提倡應對出生率下降和促進婦女成功的措施......

在分擔家務和育兒方面,越來越多的年輕男性認為他們應該在這方面起帶頭作用。這是一個亮點,但令人擔憂的是,從事非正規工作的女性不太願意結婚生子。如果政府要讨論應對出生率下降和促進女性成功的措施,就需要緊急推進适合令和時代的舉措,并改善非正式員工的待遇。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