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中國小生中悄然流行“玩煙卡”,多數家長擔憂也有人贊同,律師:售賣違法

中國小生中悄然流行“玩煙卡”,多數家長擔憂也有人贊同,律師:售賣違法

煙卡最近在中國小生中悄悄盛行起來,根據香煙價格,孩子們對煙卡估價,通過拍煙卡赢“稀有卡”。家長擔心影響兒童成長,給孩子心中埋下抽煙的種子。4月16日、17日,華商報大風新聞記者走訪西安近10所中國小校門口,發現确實有煙卡售賣現象,玩煙卡的國小生也很願意炫耀自己的“戰利品”。國小生玩兒“煙卡”,到底該不該禁,你咋看?

家長反映

孩子拿着煙卡當商品交換 認為是文化侵蝕會造成誤導

陳先生家住西安市鄠邑區,最近他發現煙卡在國小生中流行起來。

“我孩子上六年級,前幾天我發現孩子拿着煙盒模樣的紙片,問他是啥東西,他說是煙卡,用煙盒子疊的小卡片。”4月17日,陳先生說,孩子當時就給他講,班裡同學都玩這個,大家拿着互相換,還互相攀比誰的最值錢,“都炫耀我的能值多少錢,孩子說最值錢的是‘和X下’,一張能賣到15元。還問我‘和X下’的香煙多錢。”陳先生當時都愣住了,沒想到這麼小的孩子就對煙産生了興趣,他隻能說:“爸爸也不抽煙,也不知道價格。”

陳先生說,孩子講得津津樂道,說學校門口就有賣的,煙卡分真煙盒和印刷版兩種,網上也有賣的。事後,陳先生耐心地給孩子講了道理。“我認為這就是文化侵蝕,把煙盒做成卡牌,小孩子接觸到會有誤導,他們都把這東西當商品交換,根據香煙價格二次估值。現在小小就接觸煙,了解煙的品牌,再長大一點就會産生好奇而抽煙,這對兒童、青少年成長太不利了。”

小玩具打着“解壓”旗号 對孩子成長沒啥好處

4月17日,華商報大風新聞記者随機走訪過程中,遇到四年級學生豆豆的家長賀女士,賀女士說,煙卡還沒發現孩子玩兒,“昨天才收拾了一頓,玩兒了一個解壓神器,可以打出火花,剛被我沒收了。”賀女士給記者找出圖檔,網上很多商家售賣,“抖音網紅爆款兒童解壓打火石”“3D解壓打火石”“看得見的安全火花”等。“學校門口反正是層出不窮啥都有,這個打火石就是我娃讓他爺爺在學校門口給買的,大的三塊,小的兩塊。”

賀女士說,從家長角度來說,這些東西肯定不願意讓孩子接觸,“東西都不貴,但對孩子成長沒啥好處,煙卡最近也很火,網上多得很。這些破玩意能給孩子帶來啥好處?童年的快樂?玩兒點啥不好。”賀女士認為,玩煙卡的方式跟自己兒時的拍洋片很像,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撿煙盒疊煙卡拍着玩兒的小男孩很多,“那個年代是沒啥好玩兒的,現在這麼多好玩兒的,咋能又流行起來,隻能說時尚是一個圓。”

記者調查

走訪西安近10所中國小 校門口确實有賣“煙卡”

4月16日至17日,華商報大風新聞記者走訪西安各地近10所中國小,有的學校門口文具店裡在銷售煙卡。在西安市興慶路附近的一所高中對面,文具店裡,老闆拿出一個大展闆寫着“網紅解壓煙卡”,上面粘着一個個小包裝,裡面裝着像煙盒一樣的卡片,一包有8張。裡面有“南X”“紅X山”“和X下”“中X”“黃X樓”等不同的樣式,除了印有品牌名,還有“過濾嘴香煙”“注冊商标”等标注映入眼簾。這些煙卡粗略看起來跟煙盒包裝幾乎無異,仔細看每張都印有小字“本卡片僅供兒童娛樂”,個别煙卡還有的印有“全新款兒童香煙外盒藝術折紙”,但這些的字号都還沒芝麻大。

中國小生中悄然流行“玩煙卡”,多數家長擔憂也有人贊同,律師:售賣違法

一文具店裡出售的“網紅解壓煙卡”

店老闆介紹,來買煙卡的國小生、中學生都有,還有家長來買。“小孩每次來買,一次都買三四包,兩塊錢一包。”老闆說,最近煙卡賣得很好,孩子拿去互相拍着玩,但哪些是稀有卡、哪些更值錢,他們也不懂,孩子們來了都自己挑。“這些應該都是印刷品,不是真煙盒,我們也不抽煙,這些都是進貨進來的。一包都這麼多張,真煙盒攢到啥時候也攢不出來這麼多。”

商家看大人來買煙卡“反偵察”說沒有 路過孩子急忙說“我有”

西郊一所國小門口,中午放學時,小賣部都将攤位擺出店外,記者詢問有沒有煙卡,一家商店老闆先說有,記者提出想看一下,該老闆立刻警覺反問“你要幹啥?”随後改口稱,沒有。附近其他店鋪看是成年人單獨來詢問,都很謹慎,有的老闆打量記者後說沒有,有的直接稱沒有。

然而,旁邊路過的小朋友争先恐後地給記者說他們有“煙卡”。幾個小男孩興高采烈地掏出自己的煙卡給記者展示,并教記者怎麼疊,“這些價格都不一樣,學校另一個門口2塊錢4張。卡的價格不一樣,我們有的值錢的能賣10塊錢一張,還有的不值錢的一毛錢一張。”小男孩說,趴在地上雙手擊拍地面,煙卡翻過來,就赢一張,誰拍得好誰就赢得多。幾個小孩都說,父母不知道自己拍煙卡,“知道肯定要說我,這都是我赢來的,我藏起來呢。”

中國小生中悄然流行“玩煙卡”,多數家長擔憂也有人贊同,律師:售賣違法

國小生收集的各種煙卡

記者發現,也不并不是所有國小生都玩煙卡,在有些學校門口,放學的國小生稱不知道煙卡是啥東西,也沒有見過。

也有的學校門口商店稱,煙卡沒有,小朋友玩兒的卡牌有“奧特曼卡”。

網上銷量過萬 各個網購平台都有 店家稱“保真”

4月16日,華商報大風新聞記者在淘寶、拼多多、小紅書等平台搜尋“煙卡”,出來的商品眼花缭亂。淘寶銷量高的月售達到2萬件,在拼多多上銷量更高,部分商家已拼成100多萬單。大多标着“保真”“無印刷”“和X下”等字樣。“問大家”裡,還有攻略教如何分辨真假,“有煙味的就是真的,沒味道的就是印刷品”“這家是真的,髒兮兮的”。還有人問,真的有家長支援給孩子買煙卡嗎?回複裡,不少留言稱,是為了不讓孩子翻垃圾桶,不買孩子就去撿垃圾;還有回複稱,如果能讓孩子少玩兒點手機,玩煙卡也是個好選擇;還有回複稱,孩子的童年快樂最重要,錯過了就沒有了。網上還有不少煙卡折疊教程,以及煙卡稀有度排行、普及視訊。

記者随機詢問幾家店主,有店主稱:“我家的煙卡都是真的。”他說,都是用真煙盒,有的是煙盒卡片,有的是直接疊好的。至于有沒有重複,要看拍哪個連結,比如35元50張的,就沒有重複的,而且其中稀有卡不少,“我們的卡不髒,如果有壞的我們就直接扔掉了。”

全國各地

多地多所國小釋出“煙卡”提示 禁令裡也有特别聲音

華商報大風新聞記者梳理發現,近日,三亞市教育局釋出《防止學生沉迷“煙卡”遊戲重要提示》稱,“拍煙卡”遊戲成瘾存在影響學生身心健康、分散學習精力、不良價值導向的風險隐患。請家長配合學校禁止“煙卡”進校園,校方一旦發現學生帶“煙卡”進校或發現學生在校内進行“拍煙卡”遊戲,可立即制止并當場沒收“煙卡”。

廣州科學城國小家委會稱,“煙卡”來自煙盒,含有害物質,危害兒童身心健康。“煙卡”來自不同途徑,有些來自學生個人收集,有些則來自網購,還請各位家長提高警惕,加強相關教育、引導。

湖南多所學校也釋出“禁令”,并發動家長一起來合力制止學生玩“煙牌”,讓他們能深刻認識到危害性。

關于“煙卡”遊戲的一片“禁”聲裡也有特别聲音,湖南浏陽市道吾國小校長陳利莎給家長們寫了一封特别的信。“在遊戲裡能習得遵守規則、競争合作、統籌分析、人際交往、資源利用等能力……”陳利莎認為,遊戲對于兒童的意義,勝過任何形式的說教。現在的孩子還面臨虛拟遊戲的吞噬,真實的交往、真實的輸赢、真實的規則卻越來越少。真實的遊戲讓孩子們在玩耍中把自己帶入到各種的角色和身份裡,這個過程激活了他們的創造力。邏輯清晰地寫明希望能繼續“打煙牌”的理由。

專家支招

家長不必過度焦慮 積極疏導正視孩子遊戲需求

4月17日,記者聯系到一位教育業内人士,她說,煙卡與普通卡牌、盲盒不同,很可能對孩子産生煙草宣傳負面效應。同時,會引發孩子的攀比心裡,加上拍煙卡的遊戲帶有賭博性質,是以家長們才會反對。“另一方面來說,疊煙卡鍛煉了孩子的動手能力,但能動手實踐的遊戲、玩具很多,可以從其他遊戲上發揮孩子的創造性。”她說,遊戲是為了給孩子帶來快樂的同時促進孩子的身心成長,增進與小夥伴之間的友誼,作為家長也不必過度焦慮,給孩子成長的空間,積極疏導及時指導,讓孩子擁有合理的遊戲空間,正視、尊重孩子的遊戲需求。

律師說法

向中國小生銷售“煙卡” 有違《未成年人保護法》《煙草專賣法》 或構成侵權

北京德恒(西鹹新區)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李耀華律師說,“煙卡”主要有兩種,一種是用廢棄煙盒裁剪制作的卡片,另一種是商家印刷的全新的帶有煙标的卡片。向中國小生銷售“煙卡”,有違《未成年人保護法》和《煙草專賣法》的規定。

《未成年人保護法》第五十五條規定,生産、銷售用于未成年人的食品、藥品、玩具、用具和遊戲遊藝裝置、遊樂設施等,應當符合國家或者行業标準,不得危害未成年人的人身安全和身心健康。廢棄煙盒制作的“煙卡”,存在煙草殘餘或二次污染的風險,同時存在誘導未成年人抽煙或賭博的可能,是以市場監管、教育部門應加強監管。

《煙草專賣法》也明确“勸阻青少年吸煙,禁止中國小生吸煙。”,《煙草專賣法》還規定禁止生産、銷售假冒他人注冊商标的煙草制品,非指定的企業不得印制煙草制品商标辨別。一些商家銷售帶有煙草商标的“煙卡”,一是違反了《煙草專賣法》的規定,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可銷毀印制的商标辨別,沒收違法所得,并處罰款;二是侵犯了相關煙草生産企業的商标權,構成侵權。

華商報大風新聞記者 佘欣 編輯 李智

(來源:大風新聞)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