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逐條學習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八條(家庭三)

作者:法易說

第一千零五十八條

夫妻雙方平等享有對未成年子女撫養、教育和保護的權利,共同承擔對未成年子女撫養、教育和保護的義務。

一、本條主旨

逐條學習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八條(家庭三)

  本條是關于夫妻雙方平等享有和共同承擔對未成年子女撫養、教育和保護的權利和義務的原則性規定。

二、條文演變

  大陸1950年原《婚姻法》第13條第1款規定:“父母對于子女有撫養教育的義務;子女對于父母有贍養扶助的義務;雙方均不得虐待或遺棄。”1980年原《婚姻法》延續了這一規定的精神,其第15條第1~3款規定:“父母對子女有撫養教育的義務;子女對父母有贍養扶助的義務。父母不履行撫養義務時,未成年的或不能獨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給撫養費的權利。子女不履行贍養義務時,無勞動能力的或生活困難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給贍養費的權利。”第17條規定:“父母有管教和保護未成年子女的權利和義務。在未成年子女對國家、集體或他人造成損害時,父母有賠償經濟損失的義務。”2001年修正原《婚姻法》時,繼續承繼了1980年原《婚姻法》上述規定的精神。2001年修正的原《婚姻法》第21條第1~3款相對于1980年原《婚姻法》第15條的前述規定來說沒有任何的變化。2001年修正的原《婚姻法》第23條也隻是在文字表述上對1980年原《婚姻法》第17條作了調整,實質内容并無差别。

  上述曆次原《婚姻法》的規定均是從父母、子女之間權利、義務的角度來闡述二者之間的關系。在形式上,《民法典》第1058條的規定與2001年原《婚姻法》第21條、第23條有着密切的聯系,但實際上二者并不完全相同。《民法典》第1058條規定的是夫妻雙方之間在子女撫養、教育和保護方面享有平等權利、承擔平等義務,旨在從夫妻關系視角規定父母與子女的關系,強調的是夫和妻對未成年子女的撫養、教育和保護的權利義務是平等的,不存在孰優孰劣和高下之分。從法條内容上來看,2001年修正的原《婚姻法》第21條第2~3款被《民法典》第1067條所承繼,第23條被《民法典》第1068條所承繼。《民法典》第1067條規定:“父母不履行撫養義務的,未成年子女或者不能獨立生活的成年子女,有要求父母給付撫養費的權利。成年子女不履行贍養義務的,缺乏勞動能力或者生活困難的父母,有要求成年子女給付贍養費的權利。”《民法典》第1068條規定:“父母有教育、保護未成年子女的權利和義務。未成年子女造成他人損害的,父母應當依法承擔民事責任。”從這個角度來說,本條實際上是《民法典》婚姻家庭編在夫妻關系一節中新設的規範,旨在從夫妻關系視角規定父母與子女的關系,強調的是夫和妻對未成年子女的撫養、教育和保護的權利義務是平等的,不存在孰優孰劣和高下之分。

三、條文解讀

逐條學習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八條(家庭三)

本條是對共同親權的規定。

親權是指父母對未成年子女在人身和财産方面的管教與保護的權利和義務。在近代法上,在親子關系的效力中最重要、最核心的部分就是親權。現代親屬法上的親權是父母共同親權。

共同親權是指親權共同行使,即親權内容的行使均應由父母以共同的意思決定,并且父母對外共同代理子女。共同親權原則之前的親權原則是父親專權原則,是男女不平等原則的産物,展現了親屬法上的人格不平等。近代以來,因男女平等觀念的興起,各國立法以共同親權原則取代了父親專權原則,在親權領域中真正實作了男女平等。

共同親權包括以下主要内容。

(1)親權為父母平等的權利,無孰高孰低之分。

(2)親權為父母共同的權利,是一個整體的權利。父和母是共同親權人,不能将親權分割,由父和母分别享有。

(3)親權的行使由父母共同為之。行使親權時,應由父母以共同的意思來決定,單獨行使符合配偶權的互相代理權的,認其有效,但父母一方違背另一方的意思表示的親權行為無效。

父母共同行使親權原則,以父母間存在婚姻關系為前提,因而在父母離婚後,親權由與未成年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行使。非婚生子女的親權由母親行使,當其被認領後,親權才由其父母共同行使。

父母共同行使親權,當意思表示不一緻時,規則是:

(1)對于一般事務,共同親權原則并不排斥由父母各自獨立處

理。這些事務無關大局,父母的意思表示不一緻,不緻引起法律上的問題。

(2)對于重要事項,如果父母意思表示不一緻,無法共同行使親權,則必須采取妥善的對策解決。在實務中,首先應當堅持父母協商原則,在重大問題上父母争議、無法統一意見時,應當準許親權人一方向法院起訴,法院依子女利益原則作出判決。

四 案例

逐條學習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八條(家庭三)

莊某訴陶甲撫養糾紛案

案情:陶甲、莊某辦理結婚登記後,生育了陶乙。雙方因沖突協定離婚。離婚協定中約定陶乙由莊某撫養。某日陶甲探望陶乙時,将其帶走,拒絕送至莊某處。莊某向法院訴請陶乙由其撫養。一審法院認為,陶乙未滿兩周歲,且雙方在離婚協定中也約定了陶乙由莊某撫養,故陶乙随其母親莊某共同生活對其成長有利。陶甲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了上訴。二審法院認為,一審判決作出時陶乙未滿兩周歲,綜合考慮孩子的性别、年齡、成長環境、生活現狀等因素,根據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保障子女合法權益的原則,一審判決确定陶乙随莊某共同生活并無不當。

五 解 析

根據《婚姻法》第21條的規定,莊某有權請求由其直接撫養陶乙。夫妻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對未成年子女共同行使親權,但離婚後不與未成年子女共同生活的父母一方的親權除部分仍在行使外,其他的已處于中止狀态。被中止的親權内容,未經親權人同意,不能擅自行使。但是,如果與未成年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親權人有濫用親權等行為,對子女的利益明顯不利的,另一方可以請求變更撫養權的歸屬。本案的焦點是陶甲行使探望權時,将陶乙帶走後直接撫養,是否侵害了莊某的權利。陶甲明知自己不享有直接撫養陶乙的權利,在莊某未濫用親權的情況下,未經莊某的同意,擅自将陶乙帶回自己的家進行撫養,妨礙了莊某行使親權,故莊某享有要求陶甲返還陶乙的權利。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