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美媒深度分析:伊朗更好、更隐蔽的無人機正在重塑全球戰争

作者:寺院提水

(彭博社)2024年4月10日彼得-瓦爾德曼、謝裡丹-普拉索和西蒙-馬克斯的報道

美媒深度分析:伊朗更好、更隐蔽的無人機正在重塑全球戰争

今年1月,與蘇丹軍隊作戰的叛軍在喀土穆附近擊落了一架無人機。當興高采烈的槍手在社交媒體上釋出殘骸視訊時,他們提供了伊朗技術如何重塑全球武器貿易的新資料。

視訊中的無人機顯然是仿照伊朗的阿巴比爾無人機設計的。自20世紀90年代研制成功以來,該機型一直是中東地區準軍事部隊的主力機型,但是,它在設計上做了調整:其前輪胎由通常的一個變為兩個,這為蘇丹将伊朗無人機改裝成自己的武器(蘇丹稱之為Zagel-3)提供了實際的戰場證據。

在這一消息曝光之前,從南美到中亞,至少有五個國家在過去兩年中加緊生産伊朗無人機。最近,俄羅斯開始為其在烏克蘭的戰争制造伊朗無人機,這使得使用伊朗技術、援助或部件的國家達到至少十幾個。

伊朗掌握了技術含量相對較低的無人機作戰技術,給中東地區的穩定帶來了新的緊迫風險;伊朗上司人上周威脅要報複以色列對其駐叙利亞大使館的空襲,這次空襲造成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軍官死亡。今年早些時候,伊朗設計的神風特攻隊無人機在約旦美軍基地22号塔造成三名美國軍人死亡,40多人受傷。在更遠的地方,德黑蘭在向遠近的民兵和軍隊擴散破壞性技術方面扮演着越來越重要的角色,這激起了四大洲的地區仇恨。

美媒深度分析:伊朗更好、更隐蔽的無人機正在重塑全球戰争

伊朗的無人機外交正在為其國防工業賺取外彙,加強其戰略聯盟,并使其成為一個強大的軍火商--有可能改變世界各地沖突的性質。

受40多年經濟制裁的束縛,伊朗的飛機模型基本上都是由割草機電機驅動,由從網際網路和零售商貨架上淘來的美國制造的零部件引導,并被武器化用于戰争。無人機比伊朗的飛彈計劃、聲名狼藉的恐怖網絡,甚至是美國和國際原子能機構所稱的伊朗過去的核武器活動都更能說明問題,無人機正使伊斯蘭共和國成為一個野心越來越遠大的角色。美國和以色列等盟國正竭力應對,尤其是在從伊拉克經叙利亞延伸到黎巴嫩、約旦、加沙和葉門的新月地帶。

馬修-麥金尼斯說:"過去兩年是伊朗使用無人駕駛飛行器(UAV)新戰術和新技術的高速發展期。"他說:"所有國家在确定防禦能力方面都落後了”。

就伊朗而言,伊朗一再否認向俄羅斯出售無人機用于烏克蘭,但承認在2022年2月入侵烏克蘭之前,伊朗派送了"少量"無人機。伊朗外交部長侯賽因-阿米拉布杜拉希安在1月份表示,伊朗不對其他國家仿制伊朗無人機負責。伊朗常駐聯合國代表團在給彭博新聞社的一份聲明中說,"從道義的角度來看,伊朗不與任何卷入與他國沖突的一方進行武器交易,因為擔心在沖突過程中可能會使用這類武器"。

伊朗的無人機越來越好,也越來越隐蔽。據叙利亞沖突監測組織"ETANASyria"的兩名成員稱,今年1月襲擊22号大廈的那架無人機是通過跟蹤一架正在那裡降落的美國無人機而穿透美國防禦系統的,這也就意味着一些防禦系統可能已經失靈。喬爾-雷伯恩長期擔任美國陸軍情報官,2017年至2021年曾在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和國務院擔任中東問題進階官員。"他們收集的資料使他們能夠看到安全局勢中的新趨勢,而這些趨勢往往在它們顯現之前就已經出現了"。

美國國防部發言人稱伊朗采購、開發和擴散無人機是"對國際和平與安全日益嚴重的威脅",并指出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上個月成立了一個由進階上司人組成的小組,以尋找有效的方法應對"這一緊迫的行動挑戰"。然而,五角大樓幾乎沒有公布有關約旦襲擊事件的資訊。

《華盛頓郵報》援引一名國防部消息人士的話說,這是一架沙赫德-101,這是一種小型攻擊無人機,發射時不需要特殊裝置,低空飛行可以更好地躲避雷達,飛行距離至少有700公裡,是阿巴比爾-2的三倍--阿巴比爾-2以前是地區民兵的主力。1月份,沙赫德-101至少還成功地對美軍進行了兩次襲擊,突破了美軍的防禦,之後伊朗表示将撤回其代理人,以緩和緊張局勢。

據信,伊朗從俄羅斯在烏克蘭的經驗中借鑒了"陰影機動"技術,這是駕駛飛機的老把戲,但對無人機來說卻是新技術。位于莫斯科的俄羅斯國際事務委員會的伊朗問題專家尼基塔-斯馬金說,伊朗分析人士曾前往俄羅斯,研究伊朗在那裡制造的數千架沙赫德-136型無人機在對付烏克蘭時取得的成功,并進一步完善其躲避戰術。

美媒深度分析:伊朗更好、更隐蔽的無人機正在重塑全球戰争

"俄羅斯和伊朗正在互相學習”。前美國特使和情報官員麥金尼斯說:"這幾乎與技術共享本身一樣重要”。

在紅海,葉門受伊朗支援的胡塞武裝今年通過向貨船發射無人機和飛彈,成功地将蘇伊士運河的貿易量削減了50%以上。自10月加沙戰争爆發以來,伊朗支援的叙利亞和伊拉克民兵組織已數十次轟炸美軍在該地區的偏遠軍事基地,包括1月份的緻命襲擊。

2018年特朗普政府退出伊核協定後,伊朗對無人機的使用日益複雜。美國和歐洲外交官經過兩年談判,延長了聯合國安理會對伊朗飛彈和無人機銷售的相關限制。但在美國于2020年1月在巴格達的一次無人機襲擊中擊斃伊朗少将卡西姆-蘇萊曼尼後,伊朗及其支援者俄羅斯不太可能接受聯合國對伊朗武器項目的進一步限制。談判破裂。他說:"基本上在那之後,伊朗人一直在等待美國大選,然後疫情就來了,這使得談判變得困難重重”。

聯合國對伊朗的限制于10月到期,幾天後加沙就被戰争席卷。幾周後,伊朗革命衛隊在德黑蘭的航空航天博物館向伊朗最高領袖阿亞圖拉-阿裡-哈梅内伊展示了迄今為止最先進的武器和無人機。其中包括最新型的沙赫德-139無人機主要部署在叙利亞的中空遠端沙赫德-129的改進型還有高空遠端沙赫德-147間諜無人機。它可與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的"全球鷹"媲美。

阿亞圖拉本人在一架名為"加沙"的沙赫德-149無人機旁留影,該無人機機翼下裝有一組飛彈,其名稱和設計旨在傳遞明确無誤的資訊。這種攻擊型無人機的投擲重量超過3噸,可攜帶13枚炸彈,航程達2500公裡,足以飛抵以色列。

在上個月于多哈舉行的卡達年度海上防務展上,伊朗展團也展出了一架加沙無人機模型。據官方的伊斯蘭共和國通訊社報道,3月13日,伊朗國防部長宣布伊朗在無人機發動機生産方面已經實作了自給自足,并透露伊朗的武器出口總量在過去兩年裡增加了四到五倍。

制裁是發明之母,也是規避之母。由于受到出口管制的限制,伊朗無法購買可能具有軍事用途的西方技術,是以隻能依靠從亞洲供應商那裡購買的電子零件,或者通過廣泛的幌子公司網絡從美國和歐洲購買的電子零件。

美媒深度分析:伊朗更好、更隐蔽的無人機正在重塑全球戰争

這種清道夫式的方法為伊朗最緻命的自殺式無人機沙赫德-136提供了動力,這種無人機正在烏克蘭戰場上大顯身手。根據烏克蘭獨立反腐敗委員會對無人機殘骸的分析,幾乎每個部件都來自美國或歐洲。例如,"沙赫德-136"使用了總部位于馬薩諸塞州威爾明頓的模拟器件公司同一款無人機使用的是總部位于達拉斯的德州儀器公司發言人說,該公司遵守美國的所有出口限制,并要求其分銷商也遵守這些限制,對客戶訂單進行多重篩查,一旦發現非法轉移,就會采取行動。模拟器件公司發言人說,該公司遵守對伊朗的所有制裁和禁運措施,并保持"嚴格的監控和審計流程",以防止分銷商非法轉移其産品。一些立法者感到難以置信。

來自康涅狄格州的民主黨參議員理查德-布盧門撒爾在今年2月舉行的美國出口管制聽證會上說:"美國公司要麼知道,要麼應該知道他們的零部件去了哪裡”。他稱,盡管有出口限制,但美國技術仍在繼續流向俄羅斯,伊朗的無人機和烏克蘭戰場上的俄羅斯飛彈中都出現了這種技術,"這是一個更大的失敗的象征,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有巨大影響"。

伊朗無人機産業的起源是一個要麼創新要麼死亡的故事。自1979年激進分子襲擊美國駐德黑蘭大使館以來,伊朗革命政權一直面臨着美國和國際制裁。自給自足是一種生活方式。

20世紀80年代,伊朗與伊拉克長期對峙,美國和沙特阿拉伯為薩達姆-侯賽因提供了大量武器和資金,伊朗的第一批自制無人機成為其武器庫的支柱。25萬伊朗人喪生。當時,西方軍事規劃者仍在争論無人機的道德和戰場影響。伊朗從未動搖過。一個由大學、私營公司和軍事研究中心組成的無人機研發生态系統應運而生。

根據密切跟蹤中東地區軍事行動的ETANA公司一份未公開的報告,伊朗在2000年代初與其最親密的中東盟友叙利亞分享了大量無人機技術。數十名伊朗科學家來到叙利亞北部的阿勒頗,在該國的主要武器實驗室工作,并與叙利亞同行共同開發了四種自殺式無人機型号。該團隊甚至将兩架固定翼飛機--米格-21和一架逆向設計的小型塞斯納飛機--改裝成無人駕駛的神風特攻隊飛機,在叙利亞内戰期間用于打擊叛亂分子。

根據ETANA的報告,零部件和制造指南經常從叙利亞走私到黎巴嫩真主黨民兵手中,而真主黨民兵生産了一系列用于與以色列作戰的無人機。報告稱,2010年,伊朗同意承擔向真主黨傳遞合作生産的無人機和零部件的所有費用。根據ETANA的報告,其中一種合資型号Ababil-3DI偵察無人機是在黎巴嫩使用三星和現代制造的裝置制造的,并使用台灣宏正自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制造的裝置向真主黨的地面站傳輸高分辨率圖像。2022年,宏正宣布停止對伊朗的所有出口。三星和現代集團都有數十家子公司,目前還不清楚ETANA報告中提到的是哪些子公司。它們的代表拒絕發表評論。

伊朗自己的無人機技術在2011年得到了提升,當時伊朗的網絡指揮部通過電子手段劫持了一架在阿富汗-伊朗邊境執行任務的洛克希德-馬丁RQ-170"哨兵"無人機。據一位後來看到過這架無人機的叙利亞軍事工程師稱,伊朗航空航天專家對這架玻璃纖維蝙蝠形無人機進行了逆向工程,并将其放在革命衛隊基地的一個有機玻璃箱中供客人欣賞。2018年,在中東局勢尤為緊張的時刻,一架美國無人機的克隆機滿載炸藥,首次從叙利亞飛往以色列。以色列直升機将其擊落。

"你能想象一架伊朗無人機在特拉維夫爆炸嗎?這将引發一場戰争,"當時在白宮擔任國家安全委員會參謀的伊朗問題專家雷伯恩說。"那是六年前的事了,直接導緻了伊朗人現在在整個地區的部署”。

如今在伊朗,由數千家私營公司管理的外國前沿網絡向國有無人機制造商提供進口零部件,有時還提供成品部件。自2020年以來,至少有半打美國起訴書中出現了對這些後道供應鍊的描述,這些起訴書指控伊朗人試圖通過中國、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土耳其和歐洲的企業為無人機和其他武器清洗美國制造的零部件訂單。

美國的一起案件涉及46歲的賈拉勒-羅霍拉赫-内賈德,他的遭遇表明,伊朗一些最聰明的計算機科學家和工程師如何将大部分時間用于躲避制裁。在伊朗受制裁的經濟部門中,國防和石油工業是工程師就業前景較好的少數幾個行業之一,而工程師約占伊朗250萬失業總人口的40%。

2002年大學畢業後,羅霍拉赫内賈德為伊朗航空工業組織工作,"從事的研究項目百分之百是科學性的",他後來在引渡聽證會上告訴法國法官。航空工業組織負責管理伊朗的飛彈項目,2005年被美國指定為制裁對象,兩年後被歐盟指定為制裁對象。羅霍拉赫内賈德在中國武漢的華中科技大學獲得了光學工程博士學位,從2014年到2017年,他與他人在科學期刊上共同撰寫了15篇有關光學傳感器的研究論文。他曾在一家名為武漢英創科技有限公司的中國公司工作,美國商務部指控該公司向伊朗航空航天業提供光電零部件。羅霍拉赫内賈德通過LinkedIn以書面形式回答了彭博社的提問,他說自己在武漢英創科技有限公司工作是為了賺取研究所學生學費,但沒有向伊朗出口任何光電零部件或美國制造的商品,并遵守了所有中國和伊朗的法律。

後來,他加入了德黑蘭的一家私營國防承包商,該承包商因向革命衛隊的無人機項目提供電子零件而于2017年受到美國财政部的制裁,伊朗正是為了減少對外國供應商的依賴而培養這種内部供應商。"華盛頓威斯康星州核軍控項目的波斯語研究員約翰-克爾茲尼亞克說:"他們已經意識到不能再依賴别人了”。

2019年,羅霍拉赫内賈德因美國國際刑警組織的通緝令在尼斯機場被捕,并被關押在法國,等待被引渡到美國,以面對為伊朗采購受限制技術的指控。在被關押13個月後,羅霍拉赫内賈德被換成了一名被關押在伊朗的法國研究人員,美國對這一決定提出了尖銳批評。羅霍拉赫内賈德說,他是應一名伊朗官員的請求前往尼斯審查法國Marine Tech SAS公司的一些海洋學研究成果的。他說:"這是個錯誤”。

他被指控的采購計劃同謀之一、48歲的薩伯-法基赫在英國被捕并被引渡到美國,他于2022年承認違反制裁,并被判處18個月監禁。法基赫在美國哥倫比亞特區地方法院的供詞中概述了由羅霍拉赫内賈德和另一名被起訴的伊朗人上司的向伊朗出口馬薩諸塞州軍用級工業微波系統和馬裡蘭州反無人機電子戰系統的詭計。

羅霍拉赫内賈德否認了美國的指控,并說他不知道微波裝置有任何軍事用途。他說自己是一家伊朗食品公司的中間人,該公司希望購買這台機器用于食品保鮮。他拒絕就反無人機系統發表評論,他說這不是他親自訂購的。

由于采購失敗,羅霍拉赫内賈德給法基赫發去電子郵件,向他保證自己會得到照顧。根據法基赫的供詞,羅霍拉赫内賈德寫道:"我們可以在石油和天然氣領域開展其他業務,以彌補微波爐項目的一些損失。我在伊朗政府有一些關系,他們可以支援我們”。羅霍拉赫内賈德說,他之是以寫這些郵件,隻是因為他覺得有責任把伊朗食品公司的錢要回來。

他為伊朗在無人機和其他技術方面取得的工程成就感到自豪,同時也對無人機和其他技術的使用感到不安。"我們大多數人都不喜歡在任何入侵中使用武器,尤其是俄羅斯在烏克蘭的入侵,"羅霍拉赫内賈德說。"伊朗人民對俄羅斯帝國、蘇聯以及新俄羅斯的記憶并不好。他們不遵守與鄰國的任何道德規範"。

無人機噪音大、速度慢,而且幾乎不隐蔽,通常會被擊落,其成本遠高于典型的Shahed或阿巴比爾無人機的價格。在烏克蘭,志願無人機獵殺隊用手持泛光燈、雷射訓示器和大口徑機槍追蹤無人機并将其從空中擊落。然而,在紅海,美國及其盟國使用的是防空飛彈,如麻雀、SM-2和海毒蛇,每枚造價高達100萬美元。"麻省理工學院研究無人機戰争動态的軍事技術曆史學家埃裡克-林-格林伯格說:"各國正在使用極其昂貴的資産來擊落廉價的東西”。

五角大樓發言人湯姆-克羅森在通過電子郵件回答本報記者提問時說:"五角大樓正在積極努力開發和提供有效且經濟實惠的反無人機能力”。他說,摧毀複雜的無人機并非易事。"他說:"根據無人機的大小、機動性、速度和其他機載技術能力,要削弱它們需要一個分層的綜合防空架構”。

無人機的價值主張鼓勵使用者發射炮彈,希望有一兩枚擊中目标。近幾個月來,俄羅斯向烏克蘭能源設施和城市中心發射了一波又一波的伊朗神風無人機。例如,3月6日,它就發射了42架。烏克蘭空軍稱有38架被擊落,但有4架溜了過去,損壞了幾棟建築,造成至少7人受傷,14000戶家庭斷電。據世界銀行估計,俄羅斯的襲擊給烏克蘭能源行業造成了大約120億美元的損失。

通過幫助盟國和代理人在自己的地盤上生産無人機--這在無人機行業中是獨一無二的,伊朗的合作夥伴獲得了技術和工作機會,而伊朗則對武器的使用方式保持了一定程度的抵賴性。普拉那網絡最近洩露的黑客檔案顯示,俄羅斯向伊朗支付了11.6億美元,用于在2025年之前生産6000架高端沙赫德-136神風無人機。俄羅斯媒體3月份釋出的視訊顯示,伊朗革命衛隊稱這種三角形武器能夠攜帶50公斤炸藥,飛行距離達2500公裡。

這些武器正在莫斯科以東約1000公裡處的鞑靼斯坦阿拉布加的一個工業園區内制造,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前,3M公司和福特汽車公司曾在這裡建立過生産企業。西方外國投資的撤出使成千上萬的工程師得以将他們的技能用于武器生産。預計給伊朗的大部分付款将來自俄羅斯武器,如先進的蘇-35戰鬥機。

奧巴馬政府伊朗和阿富汗問題顧問、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進階國際研究學院教授兼前院長瓦利-納斯爾說,對于伊朗神權政權的支援者來說,伊朗能夠為俄羅斯生産如此寶貴的武器--"改變了烏克蘭的遊戲規則"--證明了哈梅内伊多年來的頑固堅持,即西方制裁隻會讓伊朗變得更強大。"哈梅内伊說:"俄羅斯和中國與西方合作了這麼多年,結果卻被打了一巴掌,這讓他們得到了什麼呢?"他認為美國是不可救藥的帝國主義者。

一些無人機交易比其他交易更具冒險性。伊朗最近與蘇丹在長達七年的裂痕後重建立立了關系,以幫助蘇丹軍隊打擊一個名為"快速支援部隊"的蘇丹準軍事組織。專家稱,叛亂分子得到了伊朗在波斯灣對岸的競争對手阿聯酋的支援,但阿聯酋官員否認了這一說法。蘇丹武裝部隊在2022年3月表示,他們已經生産出Zagel-3型坦克,這種坦克顯然是經過改裝的雙輪阿巴比爾型坦克。

在非洲其他地方,埃塞俄比亞也曾使用伊朗無人機平息了兩條戰線上的叛亂。塔吉克斯坦是美國在一系列中亞問題上的合作盟友,而伊朗的無人機生産卻讓華盛頓左右為難,不知是否該制裁與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合作的政府。麻省理工學院的林-格林伯格說,這種國際制造可能會給伊朗提供規避制裁的機會,在不受美國技術出口管制的國家獲得零部件,然後利用外國工廠作為制造基地,再進口最終産品。

與此同時,摩洛哥對伊朗向阿爾及利亞運送無人機供西撒哈拉的波利薩裡奧陣線分裂分子使用感到憤怒。委内瑞拉自2007年以來一直在制造伊朗無人機,據信最近還更新了無人機,包括像部署在烏克蘭和紅海的自殺式無人機,這有可能威脅到它的鄰國和競争對手蓋亞那。玻利維亞請求伊朗提供無人機,以監控其邊境并打擊販毒分子,這引發了與阿根廷的外交争執。

納斯爾說:"伊朗希望作為一個世界大國受到重視,是以他們會尋找能給他們提供栖息地的犄角旮旯”。

美國商務部前攔截局局長唐-皮爾斯說,歸根結底,除非中國願意打擊對伊朗的技術銷售,否則扼殺伊朗的無人機産業将一事無成。專家說,西方可能需要五到十年的時間才能開發出有效的軍事手段來對抗伊朗的無人機。

"這就像把手指伸進正在坍塌的堤壩。我們能做的最好的辦法就是設法減緩其速度,并讓伊朗付出更高的代價,我們已經成功做到了這一點,"皮爾斯說。"試圖控制它們就好比試圖控制噴氣流,不讓它把空氣微粒帶到伊朗”。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