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抱樸守拙的處世之道—《黔之驢》的三重人生境界

作者:遠上寒山論道

本文約2000字。

古之善辯者,往往擅長寫寓言故事,如莊子、孟子、韓非等人,到了唐朝,又出來一位善講寓言的大家,那就是“唐宋八大家”中的柳宗元。

柳宗元寫了很多寓言故事,最有名的應該就是他的《三戒》、《種樹郭橐駝傳》等。其中,《三戒》中最著名的一篇《黔之驢》更是家喻戶曉,是寓言中的名篇。

可惜的是,世人解讀《黔之驢》,往往隻是解讀到第一重,第二重,隻看到了表面和淺層的寓意。

究其是以,還是因為大家對柳宗元當時的處境,對當時文人的處世之道與此文結合不深。

這篇文章中,筆者與大家一起探讨《黔之驢》的三重人生境界。

一、創作背景:改革失敗,一落千丈

柳宗元可謂是一步登天,一落千丈的傳奇人物。

他出身名門望族,二十一歲就名揚天下。

公元805年(貞元二十一年),在唐順宗的支援下,柳宗元與王伾、王叔文等一起發動“永貞革新”,一時掌握朝政大權。

可惜好景不長,僅僅180天之後,同年八月,唐憲宗即位,馬上,王叔文等改革集團都被予以沉重打擊,核心人物都被紛紛貶谪或賜死,史稱“二王八司馬”。

柳宗元當然也逃脫不了命運的安排,他先被貶為邵州司馬,兩個月後又被貶為永州司馬,直到公元815年(元和十年)才離開永州。

在永州的十年中,是柳宗元的創作高峰,本文也創作在此期間。

約公元804年(元和四年),柳宗元寫下寓言《三戒》,本文《黔之驢》在《三戒》之中。

黔之驢

黔無驢,有好事者船載以入。至則無可用,放之山下。虎見之,龐然大物也,以為神。蔽林間窺之,稍出近之,慭慭然,莫相知。

他日,驢一鳴,虎大駭,遠遁,以為且噬己也,甚恐。然往來視之,覺無異能者。益習其聲,又近出前後,終不敢搏。稍近益狎,蕩倚沖冒,驢不勝怒,蹄之。虎因喜,計之曰:“技止此耳!”因跳踉大㘎,斷其喉,盡其肉,乃去。

噫!形之龐也類有德,聲之宏也類有能,向不出其技,虎雖猛,疑畏,卒不敢取;今若是焉,悲夫!

抱樸守拙的處世之道—《黔之驢》的三重人生境界

圖1 黔之驢

二、第一重:徒有其表之人

《黔之驢》首先諷刺的就是徒有其表、外強中幹之人。

寓言故事裡邊有兩位主人公,一位是驢,一位是老虎。

驢明顯就是徒有其表、外強中幹的代表。

它是“龐然大物”,以至于被老虎“以是神”,是以老虎害怕不已,隻敢“蔽林間窺之”。再到“驢一鳴,虎大駭,遠遁,以為且噬己也,甚恐。”

這幾句,把驢的徒有其表表現的淋漓盡緻。

但是,隻有表面文章,沒有實質的本事終究也沒有用,時間長了,總會漏出馬腳。果然,過不多久,驢就被老虎看穿,直到它是外強中幹,而最後被“斷其喉,盡其肉”。落得如此凄慘的下場。

抱樸守拙的處世之道—《黔之驢》的三重人生境界

圖2 柳宗元

三、第二重:自曝其短之人

其實光徒有其表、外強中幹還不是作者要諷刺的重點。

作者在這篇短文中,主要諷刺的是那些徒有其表,自曝其短之人。

一開始的驢,龐然大物,叫聲洪亮,把老虎吓得不敢行動。但是時間一久,老虎“稍近益狎,蕩倚沖冒,驢不勝怒,蹄之。虎因喜,計之曰:‘技止此耳!’”

這裡邊,“驢不勝怒,蹄之”非常傳神,把驢的形态和本領場景化,宛在眼前。

同時,作為驢的敵人—老虎卻是一位勇于試探、細緻入微的對手,老虎先是“蔽林間窺之,稍出近之,慭慭然,莫相知。”後來被驢大叫一聲,“虎大駭,遠遁,以為且噬己也,甚恐。”

但是,老虎被沒有就此放棄,它“然往來視之,覺無異能者。益習其聲,又近出前後,終不敢搏。稍近益狎,蕩倚沖冒。”通過自己的仔細觀察,并且甘冒大險,上去親身試探,最後得出準确的結論“技止此耳!”

老虎這一套方法論,完全就是躬身入局、實事求是的,從現象到本質的科學方法。

作者在最後也歎道“噫!形之龐也類有德,聲之宏也類有能,向不出其技,虎雖猛,疑畏,卒不敢取;今若是焉,悲夫!”揭露和諷刺了那些徒有其表還自曝其短的愚蠢之人。

四、第三重:柳宗元自嘲之文

了解前兩重并不難,但是問題來了,這則寓言故事到底諷刺是誰?

難道諷刺的就是社會上那些徒有其表且自曝其短之人嗎?

其實,結合柳宗元當時的處境,他的人生經曆,這一則寓言除了諷刺以上那些人之外,還有更深層的意思,那就是這是一首自嘲之文。

上文說過,柳宗元寫這篇短文的時候,正是他改革失敗,被貶責永州的時期。

柳宗元出身望族,少年成名,弱冠之年就加入王叔文集團,手握大權,可謂少年得志。而就是自己最得意的時候,柳宗元他們年輕氣盛,做事草率,不懂政治,不懂人情世故,不懂得收斂,鋒芒畢露,招來朝廷非議一片,到了唐憲宗上位,更是一步登空,成了大罪之人,終生前途無望。

這樣來看,柳宗元自己,或者當時他們政治集團,就是那個自曝其短之人。少不經事,鋒芒畢露,最後隻能是黯然一生。

當然,柳宗元從文學角度來看,肯定不是徒有其表,但是他深深的自責,從當年的政治才能來看,确實是存在很大的問題。

五、抱樸守拙、安于拙愚的人生境界

最後,本文在諷刺之餘,也表達出作者推崇的一種人生境界。

那就是抱樸守拙、安于拙愚。

正如黃庭堅《牧童》言道:“多少長安名利客,機關用盡不如君。”多少人犧恓惶惶奔走仕途,熙熙攘攘競逐名利,爾虞我詐,機關盡用,迷失本真,倒不如牧童安于拙愚。

這何嘗不是柳宗元此時此刻的自省。要是當初能安于拙愚,甚至稍微收斂一點點,不那麼誇張浮脫,又怎麼落得現在的凄慘下場。

抱樸守拙的處世之道—《黔之驢》的三重人生境界

圖3 永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