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給爸媽買手機,真難丨記者過年

給爸媽買手機,真難丨記者過年

給爸媽買手機,真難丨記者過年

2021年2月27日,江蘇淮安,老人在公園長椅上看手機。視覺中國/圖

患手機依賴症的不隻是年輕人,過年回家我發現,我媽一天的螢幕使用時間也不短,最多的時候能到六七個小時。

這些年,所謂“老人機”不再吃香,家中長輩都陸續換成了智能機。媽媽和親戚們經常微信視訊,微信、抖音是她排名靠前的應用,網購、叫外賣也不在話下。

很快,128G的記憶體告急,長輩也想換個新手機。

我走遍了家鄉好幾個品牌的手機體驗店,詢問老年人适合用哪一款手機?店員推薦款式的共同特點不外乎電池大、聲音大、螢幕大,最先推薦的價格也集中在1500-2500元之間。

但這些,都不是我理想中的适老手機。

手機也有“長者模式”

什麼手機好?年輕人喜歡研究手機參數,注重成本效益,處理器是什麼、記憶體讀寫有多快、指紋是光學還是超音波等等。如果别人問我哪款手機好,我總會從各種評測中挑選出最有成本效益的那一個。

但在給家中老人選手機的過程中,我意識到,堆砌的參數不能代表全部使用者體驗,而所謂成本效益,也很難将感性因素計算在内。

與店員的攀談中我發現,這些年,智能手機也出現了一些細分品類——遊戲手機、拍照手機應有盡有,但很少有“老年手機”。

店員說,廠商和手機店都不喜歡宣傳“老年機”,一方面是人們對老年機有刻闆印象,意味着配置差、易卡頓,容易失去更多潛在消費者;另一方面,盡管老年群體龐大,但大都撿年輕人用過的“二手”貨,就算買新的,也往往是年輕人代買。

是以一到春節,像我這樣來手機店給家人選手機的不在少數,一家手機店告訴我,有接近三分之一都是來為父母選手機的。

給爸媽買手機,真難丨記者過年

手機店裡,不少顧客給長輩選手機。南方周末記者宋炳晨/圖

截至2022年末,中國60周歲及以上老年人口2.8億人,占總人口近五分之一。

2021年,工信部出台《移動網際網路應用(App)适老化通用設計規範》,要求要有适老版界面、App中要對字型大小和行間距進行調整等。2022年,中國電信研究院對各品牌手機适老化進行過測評,設定了顯示優化、安全守護、操作便捷、聽力增強、語音播放、健康監控、親情輔助、智能助手、生活娛樂9個名額。

幾個手機店體驗下來,我發現手機的适老化改造有了不少進步,不再是單純字大,還專門設定了“長者模式”——減慢回報速度,增加震感,手機随着長者使用者一起慢下來;增強螢幕對比度,圖形、文字更能看得清。最令我欣慰的是,這些手機都有緊急求救功能,有的還能在安全卡片設定血型、服藥、過敏等資訊。

不過這些手機還是有共性問題,系統适老化改進了,但App并沒有多少适老化措施,即便有單獨的适老化功能,也需要到應用中逐個更改打開開關。

尤其是許多國内手機應用推送廣告極具誘導性,甚至還“占領”了月曆,每隔一段時間就提醒“搶金币”,老人不知道從何關閉,曾經有網友戲稱,這些應用像在手機裡“産卵”。綜合比較下來,各品牌手機在适老化方面做的改進大同小異,難有完全讓人滿意的手機。

“Siri比兒子好用”?

翻看過去一年與家人的聊天記錄,我意識到,老人用手機,功能适老是前提,更要友善家人指導使用。

我媽聯系我時,經常問手機的某個功能要怎麼操作?想看某個電影為什麼在電視上搜不到?閑時我能指導一番,但忙起來我習慣先将聊天擱置,幾天後才記起,暗自追悔。

是以,我感覺當下最好的選擇是,讓家人的手機品牌盡可能與我一緻,如果他們遇到問題,我能快速在自己手機上複現,不用讓他們一張張截圖發我。而且現在也有不少手機支援同品牌的遠端控制。

啟發則來自我媽的日常。這個春節,我發現媽媽喜歡上了Siri,她覺得“Siri比兒子好用”,每天一有什麼事情就“嘿,Siri”,幫她放音樂、定鬧鐘、記事情,還有很多她不知道應該點哪裡才找到的功能,Siri都能幫她做到。

科技圈當下最火的是“生成式人工智能”,春節期間,智能視訊生成器Sora更引發熱議。我試着在聊天機器人上輸入家人曾問我的手機操作問題,回答差強人意,甚至還能在許多問題的末尾給出我常說的萬能解法——重新開機試試,已經涵蓋了大多數解決辦法,足夠替代80%的我。

國務院辦公廳《關于發展銀發經濟增進老年人福祉的意見》也強調打造智慧健康養老新業态,推進新一代資訊技術以及移動終端、可穿戴裝置等在居家、社群、機構等養老場景內建應用(詳見南方周末報道《當你老了,想要一個機器人陪嗎?》)。

谷歌的生成式AI已經内置到了手機中,能幫助人完成更多操作,或許将來借助AI,老人用手機會更加便捷。

南方周末記者 宋炳晨

責編 汪韬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