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蘋果Vision Pro被曝遭遇大量退貨,果粉:不想退但不得不退

蘋果Vision Pro被曝遭遇大量退貨,果粉:不想退但不得不退

蘋果Vision Pro被曝遭遇大量退貨,果粉:不想退但不得不退

【文/觀察者網 呂棟 編輯/張廣凱】

作為蘋果近10年來推出的首個主要新品類,Vision Pro本月初在美國正式開售引發大量關注。

有市場分析師稱,這款起售價3500美元(約合人民币2.5萬元)、被定位成“空間計算平台”的裝置,在預售期間被訂購了16-18萬台,最終産量或達50萬台。而且由于Vision Pro尚未在中國大陸開售,有做代購生意的黃牛一度把單台裝置的價格炒到了10萬元,相比官方價格翻了4倍。

但更多人關注的是,Vision Pro的真實上手體驗究竟如何,能否成為蘋果的現象級産品。

近期,關注蘋果的彭博社首席記者馬克·古爾曼(Mark Gurman)采訪了多位購買Vision Pro的忠實蘋果粉絲。他在文章中提到,有數量驚人的使用者最終退還了Vision Pro,選擇拿回自己的3500美元。

這些資深果粉談到了Vision Pro的多個核心使用痛點,包括太重、操作起來太麻煩、讓人頭疼而且不舒服,以及缺乏應用生态、有太多的眩光、視野太窄、會導緻眼睛疲勞和視力問題、與外界隔絕等。

“我本來不想退,但我不得不退。”一些購買Vision Pro的美國使用者坦言,自己希望不需要退貨,但在發現Vision Pro無法用于蘋果公司宣傳的任務後,不得不退貨。還有使用者說道,蘋果“制造了一款不會讓你頭暈的頭顯”,并結合了自身在硬體和軟體方面的特長,但他覺得Vision Pro不值這個價。

本月初蘋果CEO庫克曾表示,Vision Pro将很快在中國市場上市。而根據一些網友曬出的照片,Vision Pro和iPhone等産品一樣是“Made in China”,也就是說蘋果隻負責設計,組裝、生産都在中國進行。還有網友曬出訂單表示,自己購買的Vision Pro發貨地點為中國上海。

根據蘋果官網資訊, 256 GB存儲版本的Vision Pro售價為3499 美元;512GB版本售價為3699美元,1TB版本售價為3899美元。目前,淘寶、京東、鹹魚等國内電商APP上,Vision Pro售價38999至94998元人民币不等,均相比官方定價高出不少。而根據一些自媒體爆料,随着Vision Pro熱度逐漸降低,近期代購價已跌破3萬元,深圳有現貨報價2.8萬+。

蘋果Vision Pro被曝遭遇大量退貨,果粉:不想退但不得不退

彭博社報道截圖

以下内容來自彭博社記者馬克·古爾曼(觀察者網編譯):

蘋果Vision Pro已經上市兩周了,一些最忠實的使用者正在退貨,以拿回他們的3500美元。

蘋果可能至少還需要18個月,才能推出第二代Vision Pro。從首個版本的初期回報來看,一些使用者可能需要等待很長時間。自Vision Pro于2月2日首次開售以來,顯而易見的是,這款混合現實頭顯(MR)仍處在開發階段。盡管有令人眼花缭亂的示範和普遍積極的評價,但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它仍然是一個挑戰。它太重了,界面也并不總是運作流暢,而且你很難忘記為這種體驗支付了3500美元甚至更高的事實。

Vision Pro的忠實擁趸強調,目前的版本隻是第一代,體驗随着時間推移會變得更好。他們表示,不要忘了最初的iPhone、iPad和Apple Watch也存在缺點。如果感覺裝置太重,說明你佩戴的方式不對。視野比預期要窄且出現眩光?這是正常的。

早期蘋果的第一代産品确實存在問題,比如最初的iPhone不能連接配接3G網絡,也沒有App Store,甚至沒有剪切和粘貼功能。iPad沒有多任務處理功能。最初的Apple Watch速度太慢,而且不防水。但我認為沒有人抱怨這些裝置太重,使用起來很難受,或者太貴而不值得保留。

對于Vision Pro,即使是一些最忠實的蘋果使用者也會重新考慮。到上周五(2月16日),當首批購買Vision Pro使用者的兩周退貨期到期時,數量驚人的使用者退還了裝置。雖然退貨很常見,而且有各種各樣的原因,但Vision Pro是獨特的。如果你買了一台,你很可能是蘋果的死忠或新技術的早期采用者。人們認為,這一群體比普通iPhone或iPad使用者退回商品的可能性要小得多。

蘋果沒有對Vision Pro的退貨率發表評論,但來自零售店的資料表明,與其他産品相比,退貨率可能處在平均水準和高于平均水準之間,具體取決于銷售地點。一些規模較小的商店每天有一到兩次退貨,但規模較大的商店每天有超過八次的退貨。

顯然,這些數字并不算大,而且有些門店曾經出現過幾天隻有一次或沒有退貨的情況。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Vision Pro是一款小批量産品,這也是蘋果一開始就預料到的。這些都不是危機的征兆。但蘋果似乎确實有興趣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當使用者退回Vision Pro時,銷售人員會詢問他們哪裡出了問題。蘋果員工還被要求在每次退貨後向經理報告,這樣任何問題都可以回報給加州庫比蒂諾的蘋果總部。

在與過去一周退貨Vision Pro的十幾位人士交談時,我聽到了一些類似的原因:這款裝置實在是太重了,操作起來太麻煩,讓人頭疼而且不舒服;目前應用程式和視訊内容的缺乏,并不能證明這款産品的定價是合理的;Vision Pro的工作功能并沒有讓人們比在Mac電腦上使用普通外接顯示器更有效率,而且它們也很難長時間使用;顯示器有太多的眩光,視野太窄,裝置會導緻眼睛疲勞和視力問題;這款産品會讓使用者感到與家人和朋友隔絕,有意義的共享體驗尚不存在,而且由于需要精确比對,Vision Pro不能輕易地傳遞給其他人。

蘋果Vision Pro被曝遭遇大量退貨,果粉:不想退但不得不退

圖源:彭博社

與我交談的人,要麼是蘋果和科技的長期粉絲(他們之前在新iPhone、iPad和Mac一推出就購買了它們),要麼是被蘋果零售店的示範所震撼。正如我上周所寫的那樣,這些示範旨在通過精心策劃的一系列體驗讓使用者驚歎。根據我目前所看到的情況,這些示範是有效的,也許太有效了。他們向消費者推銷一種尚不存在的體驗。有些蘋果門店示範後的轉化率高達10%至15%。對于Vision Pro這樣的産品來說,這是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數字。

在佛羅裡達州經營娛樂業務的查基·布拉洛克(Chucky Blalock)表示,他購買Vision Pro是為了在家娛樂,但也希望它能夠幫助自己經營公司。他覺得這項技術和螢幕“令人難以置信”,但最終覺得Vision Pro讓他與世界脫節,“活在現實中非常重要,這個裝置不允許你這麼做。”

還有人指出Vision Pro缺乏殺手級應用。洛杉矶一家投資公司的産品經理蘭迪·賈(Randy Chia)坦言,“你會發現自己置身于這個虛拟環境中,你會問自己在這裡做什麼。”他用完後發現自己的臉會出汗,于是他把裝置退了回去。這也讓他感到筋疲力盡,并抱怨軟體漏洞百出。

賈購買了第一代MacBook Pro、iPhone、iPad和Apple Watch,但他認為Vision Pro是一個“匪夷所思”的産品。賈直言Vision Pro是他用過的第一代産品中缺陷最多的,“令人驚歎的因素并不能彌補我頭上戴着這個大東西的事實。”他說道。

經營BZG Apps的本雅明•戈德曼(Binyamin Goldman)自稱是一名果粉,他說自己購買Vision Pro是為了研究是否應該為它開發應用程式。他很快就發現,它太重了,而且視訊通道——顯示你周圍現實世界的功能——感覺就像在通過720像素的相機看東西。“最大的缺點是在非常黑暗的環境中,非常明亮的物體會産生眩光,”,他指的是作為Vision Pro背景的風景。

他說,他自己希望不需要退貨,但在發現Vision Pro無法用于蘋果公司宣傳的任務後,他不得不退貨。“連續看三個小時的電影是非常困難的,你根本無法在上面工作,而且一次隻能連接配接一個Mac顯示器,”他說道。盡管如此,他還是計劃在第二版中再試一次。

經營線上零售業務的威斯汀·弗勞爾(Westin Flower)同樣購買了Vision Pro,因為他覺得這款裝置的多應用程式視窗,将是他經營公司的一個超能力。但Vision Pro的多任務處理功能比他預想的要有限,而且他的眼睛也很疲勞。“我不想為了3500美元而妥協,”他說。

加州自由電影攝影師傑西·達克裡(Jesse Dacri)也對眼睛疲勞的擔憂表示贊同。“這東西太重了,每個人都知道,我已經習慣了佩戴這些東西,”達克裡說,他還擁有Meta公司的Quest頭顯。作為測試,他把自己的Quest與Mac連接配接起來,用了兩個小時。他沒有像使用Vision Pro時那樣眼睛疲勞。“對我來說就是這樣,”他說道。

蘋果Vision Pro被曝遭遇大量退貨,果粉:不想退但不得不退

蘋果CEO庫克 圖源:紐約時報

洛杉矶的經濟顧問納林德·瓦利亞(Narinder Walia)表示,他對視訊的品質感到震驚。“首先,我喜歡它,這很瘋狂。”他說,他在iPad上看了兩部電影,不相信還有其他視訊體驗可以與之相比。但他沒有把它用在其他地方。“如果價格在1500美元到2000美元之間,我會留着它,隻是為了看電影,但現在差不多要4000美元,我願意等待第二版。”

得克薩斯州前特斯拉公司供應鍊經理法紮德•梅斯巴希(Farzad Mesbahi)也對這款裝置印象深刻,但最終還是把它退回了。他指出,蘋果“制造了一款不會讓你頭暈的頭顯”,并結合了硬體和軟體方面的特長。但他覺得Vision Pro不值這個價。

“這顯然是未來,但現在能做的事情十分有限,”梅斯巴希說道。 “應用程式根本不存在。”他覺得它很舒服,“但幾個小時後,臉上還是有東西。”

在納什維爾設計YouTube縮略圖的大衛·阿爾蒂澤(David Altizer)原本希望在旅行時把Vision Pro用作外接顯示器,但發現它太不舒服了,不适合他的工作方式。“我整天都在Photoshop裡,是以我不需要一台速度超快的電腦,但我确實需要一台色彩準确的顯示器。”他說道,“整個體驗感覺真的很慢,表現沒有那麼亮眼。”

Vox Media的産品經理帕克·奧托拉尼(Parker Ortolani)的經曆可能是最令人失望的。他說,這個裝置不适合他,太重了,帶子也不能減輕重量。他說:“無論我用多少種不同的方法來調整頭帶,都不能用它長時間工作。我去了商店,甚至和一位在庫比蒂諾受過教育訓練的專家一起工作。我最終認為我們取得了一些進展,但事實并非如此。”

奧爾托拉尼抱怨稱,除了不适之外,Vision Pro還引發了醫療方面的擔憂。他眼睛疲勞,醒來時發現眼睛上有一個“大紅斑”,他說那是一根爆裂的血管。他把這個問題——以及他所經曆過的“最嚴重”的頭痛——歸咎于Vision Pro。“那是其中一個時刻,我想,‘哦,糟糕,不值得這麼麻煩。’”

盡管如此,作為蘋果的忠實粉絲,奧托拉尼還是表示,他不想放棄這款産品。他說:“我本來不想退,但我不得不退。”他将這款裝置比作供開發者編寫應用程式的原型機,而不是供消費者使用的産品。

當然,我也聽過很多人說他們很喜歡自己的Vision Pro,不會放棄它們。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