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為“黑天鵝”做準備!市場開始對沖美聯儲加息可能

為“黑天鵝”做準備!市場開始對沖美聯儲加息可能

為“黑天鵝”做準備!市場開始對沖美聯儲加息可能
為“黑天鵝”做準備!市場開始對沖美聯儲加息可能

上世紀90年代末的情況将重演?就連預期美聯儲将降息的人也在對沖這一“黑天鵝”!

在兩份超預期的報告出爐後,市場發出了一個“靈魂拷問”,即美聯儲将如何應對一個不會着陸的美國經濟?

幾周前,市場對降息的押注如此盛行,以至于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公開警告稱,政策制定者不太可能在3月份之前降息。

不到三周後,互換交易顯示,交易員不僅排除了美聯儲3月降息的可能性,且認為該央行在5月會議上降息的可能性也不大,就連對6月降息的信心也在動搖。

最近市場熱議的是,也許美聯儲的下一步行動根本就不是降息。美國前财長薩默斯上周五表達了許多市場參與者已經在思考的觀點,即美聯儲的下一步“很有可能”是加息。

即使再次加息令人難以接受,一些美聯儲觀察人士也提出了這樣一種觀點,即上世紀90年代末的情況可能會重演,隻進行短暫的降息,并為之後的加息做準備。 BMO Global Asset Management固定收益和貨币市場主管Earl Davis表示:

“有很多可能的、看似合理的結果。盡管我堅持美聯儲将在今年降息75個基點,但我很難滿懷信心地說出這一點。 ”

就美聯儲政策制定者而言,最近幾周沒有人公開表示會進一步加息。鮑威爾在1月31日表示,“我們相信,我們的政策利率很可能處于本輪緊縮周期的峰值。”

舊金山聯儲主席戴利上周五表示,2024年降息75個基點是“合理的基準預期”。

與此同時,美聯儲并沒有像過去那樣,就中期政策架構提供“前瞻性指引”,這讓投資者更加沒有“方向感”。本月不穩定的經濟資料導緻了美國國債、期貨和掉期合約的波動。

上周,在CPI和PPI資料強于預期後,美國國債收益率大幅上漲。CPI的一個關鍵服務項目價格漲幅是近兩年來最大的。1月份的就業增長也超出了預期,不過當月零售銷售額的下滑與經濟繼續以高于長期潛力的速度擴張的證據形成了對比。

為“黑天鵝”做準備!市場開始對沖美聯儲加息可能

交易員重新調整了對美聯儲的降息預期

上周,兩年期、三年期和五年期美債收益率均達到去年12月初以來的最高水準。

高盛資産管理公司多部門固定收益投資主管Lindsay Rosner表示:

“這場通脹之戰的最後階段将是崎岖不平的。”

Rosner表示,她同意薩默斯對加息風險的評估,但她認為“維持目前利率水準較長時間更為合理”,這樣美聯儲才能確定遏制通脹。

薩默斯認為,美聯儲下一次加息的可能性可能為15%。Jupiter Asset Management管理絕對回報宏觀基金的Mark Nash認為,這種可能性為20%。

甚至一些預期降息的人也主張為這一可能性“投保”。BMO的Davis自去年12月以來一直在做空兩年期美國公債,不過在年初以來利率攀升之際,他回補了一半的頭寸。

法國興業銀行首席外彙政策師Kit Juckes上周在一份報告中告訴客戶,如果“美國經濟重新加速,美聯儲最終将不得不再次收緊貨币政策,美元将會反彈”,可能回到2022年的曆史高點。

外媒對短期利率期權的分析顯示,在上周二釋出CPI之後,交易員們開始消化美聯儲明年加息的可能性。TJM Institutional的政策師David Robin說,異常期權需求的另一個推動因素是,這是一種以低成本保護投資組合的機會。Robin說:

“人們正試圖弄清楚他們的投資組合将在哪裡崩潰,并對此進行對沖。”

Robin預計美聯儲今年将降息兩到三次。

花旗的政策師說,針對美聯儲可能隻進行一次非常短暫的寬松周期,随後不久就加息的風險,應該有更多的對沖措施。該行經濟學家預計,美聯儲将在6月進行首次降息。該行認為,未來幾年可能重制上世紀90年代末的情況。

外媒美國首席利率政策師Ira Jersey表示,“就在一個月前,人們還沒有對利率上升的可能性進行任何對沖,而現在,至少有一些投資者似乎在這樣做。目前市場對于美聯儲隻會選擇降息的押注已經減少,但長尾效應依然存在,這種轉變很重要。”

1998年,美聯儲官員當時連續三次快速降息,以避免由俄羅斯債務違約和對沖基金長期資本管理公司(LTCM)幾近崩潰引發的金融危機。随後,美聯儲在1999年6月開始了一輪加息周期,以遏制通脹壓力。

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經濟學家Tiffany Wilding說,除了不穩定的國内經濟資料,還有國際因素。其中包括,紅海的沖突和幹旱導緻的巴拿馬運河通過的船隻減少,航運中斷導緻貨運成本上升。這一切都可能促成美聯儲實施“走走停停的寬松政策”,“風險是存在的,而且很難預測。”

BMO的Davis表示,2024年利率市場的底線是,“雙向都将出現極端波動。”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