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鋼琴銷量雪崩之後我頓悟:中産家庭雞娃之路為何走不下去了

鋼琴銷量雪崩之後我頓悟:中産家庭雞娃之路為何走不下去了

鋼琴銷量雪崩之後我頓悟:中産家庭雞娃之路為何走不下去了

生活,是最好的老師。

無論崎岖坎坷,還是平坦大道,這場考試,都能教會孩子成長。

作者 | ciyu

鋼琴銷量雪崩之後我頓悟:中産家庭雞娃之路為何走不下去了

不知大家有沒有留意到一則新聞。

鋼琴銷量斷崖式下跌,各種琴行倒閉,鋼琴教育訓練遇冷,鋼琴有關的行業遭受着寒冬。

鋼琴銷量雪崩之後我頓悟:中産家庭雞娃之路為何走不下去了

多數人就算留意了此消息,也不在乎、不關注。

我心中卻五味雜陳。

我親曆了學鋼琴的這一波熱潮,如今也見證了其消退。

自家娃的學琴史,不長不短,5年左右。

當時學鋼琴,是雞娃的必備項目之一。

哪怕花費不菲,九成九的家長都會忍不住跟風,富人輕描淡寫,窮人砸鍋賣鐵。

普通人的我,也一跺腳,一咬牙,讓孩子學鋼琴。

五年後,我退出了這場雞娃大賽。

為什麼呢?

三個字:劃不來。

我抱着“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原則,在專業人士推薦下,花了7萬多為孩子買了一架中高檔鋼琴。

這隻是燒錢的開始。

為了請到一位好點的鋼琴老師,一節課幾百塊是稀松平常,一年下來就得好幾萬。

再加上以攢經驗,練台風為名,參加各種比賽,這些報名費、服裝費、旅途費加起來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除此之外,學鋼琴,對孩子是痛苦,對我也是折磨。

枯燥地練習,讓孩子打心底排斥。

我一邊要忍受曲不成調的琴音,一邊得壓制住怒火,監督孩子練琴,勞心勞力。

如果孩子最後能成龍成鳳,也不枉這樣砸重金、費精力。

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

我娃學會鋼琴後,最多逢年過節時,博得親人朋友們一樂。

是以,我看到鋼琴銷量崩盤的消息,并不驚訝,這是情理之中的必然結果。

中産家長們越來越清醒地認識到:“雞娃”是一件沉沒成本非常高的事情。

某樂器協會的副秘書長說過一句話:2023年,學琴的和買琴的,就好像一夜之間憑空消失了。

學琴的和買琴的,與其說是一夜消失,不如說是中産家長們的一種深思熟慮、權衡利弊之後的結果。

他們發現雞娃這條路,走到底其實是一個死胡同。

鋼琴銷量雪崩之後我頓悟:中産家庭雞娃之路為何走不下去了

不顧一切雞娃,其實是成本效益極低的事兒。

經濟學家指出,如果計算“雞娃成本”和“投資回報率”,會發現,這大機率是一筆賠錢的買賣。

你天價購置學區房,嘔心瀝血供養了十幾年,孩子畢業後,卻連履歷這關都過不去。

你無休止地重倉教育,孩子出來後隻找了一份三四千塊的工作。

這就是中産家庭雞娃之路走不下去的原因,因為你很可能雞出一個平庸的孩子。

前段時間,一個香港駐上海的外資行高管發的文章引起讨論。

這個高管奉行精英教育,在三個孩子身上花費了幾千萬,卻沒有一個孩子獲得了世俗意義上的“成功”。

老大今年34歲,她被送到英國名校學牙醫。

畢業之後,她卻不想幹這行,轉行幹攝影,現在又對神學很感興趣。

目前家裡蹲,養不活自己,隻能跟父母住。

老二31歲,大學也是在英國名校學建築學。

畢業之後在香港政府上班,薪資不高,勉強能夠養活自己。

目前也沒有獨立的住房,隻能跟父母和姐姐擠在一起。

最小的那個今年26歲,也被送到英國去讀書。

因為适應不了環境,一個學期後抑郁,被學校建議退學。

回香港後接受了一年多的心理治療才慢慢走出來。

目前在澳洲做藥劑師,收入也無法支撐自己的生活,需要父母的支援。

這三個孩子的教育完全是用錢砸出來。

他們從小就在各種教育訓練班中長大,在父母的運作下,他們都去了國外上大學。

但結果呢?

等學成歸來時,他們都沒有獨立生活的能力,依舊在“啃老”。

你看,那些赢在起點的孩子,不一定會赢在終點。

對于每個家庭來說,養娃就是一場投資。

這場投資裡,高投入,低回報,一不小心就讓你血本無歸,這不是随便一個中産家庭可以扛得住的。

雞娃,的确可能雞出一隻飛到枝頭的鳳凰,更可能雞出一隻走地雞。

如果是前者,我衷心恭喜你。

如果是後者,這樣的落差,你能接受嗎?

鋼琴銷量雪崩之後我頓悟:中産家庭雞娃之路為何走不下去了

《2022年國民抑郁症藍皮書》顯示:

9500萬名抑郁症患者中,18歲以下青少年占比30%以上,超2850萬的孩子飽受抑郁症困擾。

鋼琴銷量雪崩之後我頓悟:中産家庭雞娃之路為何走不下去了

而五成抑郁患者為在校學生,41%曾因抑郁休學。

鋼琴銷量雪崩之後我頓悟:中産家庭雞娃之路為何走不下去了

為什麼近幾年,那麼多孩子的精神會被壓垮呢?

顯而易見,這是雞娃競賽的結果。

中産父母的教育靠兩個字,一個是“砸”,一個是“刷”。

砸錢,砸學區房,砸補習班,砸出去的錢成了壓在孩子身上的五指山。

刷級,琴棋書畫各種考級考證,最後刷出一個失去靈性的孩子。

正如心理專家徐凱文教授感歎的:你們用焦慮養出來的娃,都送到我這裡了。

作家陳瑜講過一個女孩的故事。

這個女孩家境優渥,國小階段一直都是學霸。

當她考進當地數一數二的國中後,圍繞在她頭頂的學霸光環消失了。

一向開明的父母開始不斷逼她努力學習。

除了學校布置的作業,父母還額外加碼,她每天都要學到淩晨兩三點。

長期壓力之下,女孩患上了嚴重的焦慮症及憂郁症,被迫休學在家。

即便如此,媽媽還擔心她會耽誤學校的課程,一個勁地逼她繼續去上學。

新學期開學第二天,女孩爬上教室窗台試圖自殺,幸虧被其他家長救了下來。

這就是中産家庭雞娃之路走不下去的另一個原因,因為你很可能雞出一個不快樂的孩子。

父母隻求孩子優秀,忽視他們的感受,悲劇的種子便已經種下。

清北也好,名校也罷,快樂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雞娃到最後,讓孩子眼裡失去了光芒,我們又何必湊這種熱鬧呢?

鋼琴銷量雪崩之後我頓悟:中産家庭雞娃之路為何走不下去了
鋼琴銷量雪崩之後我頓悟:中産家庭雞娃之路為何走不下去了

看到這裡,很多人會問:

卷不赢别人,也卷不出一個優秀的孩子,那我們該如何養育孩子呢?

你回想一下小時候。

你一放假就撒開腿瘋玩,這也不妨礙你上大學。

你抓過蛐蛐,追過夕陽,是以對一些課文心生感觸,不再覺得是幹巴巴的文字。

是以,真正的教育:是把自由還給孩子,讓孩子走進生活。

顔甯小時候,父母就帶她走入田間地頭,教她種地插秧,觀察節氣與時令。

陪她讀書看報聽廣播,讓她增長見聞,打開知識面。

多年後,顔甯考入清華,後來成為普林斯頓大學的終身講席教授。

顔甯的學生時代,并沒有昂貴的研學團、五花八門的夏令營。

她以知識和生活為鑰匙,打開了寬廣的世界。

對于孩子來說,真正的教育是在生活裡,而不是在枯燥的教育訓練課中、寫不完的題海裡。

是以啊,不一定要拼命花錢雞娃,我們其實有很多方式養好孩子。

部落客@誕姐曾分享自己的經曆。

她小時候,經常上爬下跳,點火點鞭炮,挖坑搭房子,看各種書,玩很多亂七八糟大開腦洞的東西,但父母從不因為占用了“學習”時間而幹涉她。

因為在玩和體驗中積累了大量的經驗,她總能聯想到玩過和看過的生活場景,掌握書本裡那些難懂抽象的概念。

比如立體幾何的各種公理,她立馬想象出泥巴搭建的房子,去了解這個空間的點線面。

老師講函數,她就想到挪動小汽車速度不同而導緻的時間不同;扔紙飛機力度不同而導緻落點的不同;

陶行知說:要解放孩子的頭腦,雙手、雙腳、空間、時間,使他們充分得到自由的生活,從自由的生活得到真正的教育。

生活,是最好的老師。

鋼琴銷量雪崩之後我頓悟:中産家庭雞娃之路為何走不下去了

儲殷教授被問到怎麼看待當下“雞娃”現象時,他說道:

不出10年,“雞娃”現象就會基本消失。

他認為,雞娃實際上是一種有問題的現象,如果大家全渴望“成功”,說明環境是病态的。

而打破雞娃的困局,不僅有外力的推動,也有家長自我的覺醒。

回到開頭,鋼琴銷量為什麼崩盤?

因為中産父母撞了南牆,知道用金錢托舉孩子,苦了自己,也苦了孩子。

因為中産父母覺醒了,養育孩子不一定要站在金錢堆上。

點個贊吧,與朋友們共勉。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