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80後湖北姑娘卓月月,

曾是一位醫護工作者,

2016年,她從醫院辭職,

來到深圳,轉行,成為一名“性心理咨詢師”,

2017年底,她開設了線下“性團課”,

算是中國第一批。

課上,男性和女性在一個安全的空間裡,

參與、體驗、分享,

正經而樸實地去探讨“性”這個話題。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性團課”現場學員們不同的狀态

7年來,共約有1000人參加過“性團課”,

年齡最小的是00後,

最大的是60後,

各個行業的人都有。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兩位學員在課堂上進行撫觸療愈

1月底,

一條來到深圳探訪這門性主題的線下課,

并和卓月月聊了聊。

自述:卓月月

編 輯:秦 楚

責編:陳子文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我第一次開設性團課,是在2017年底。

中國人的兩性裡面,都會害怕情欲,女性有情欲,覺得好害羞;男性顧慮這個表達是一種冒犯。是以我們以線下團課的方式,讓男人和女人能夠走到一個安全的空間,借由這樣的機會去“降敏”,非常正經、樸實地去談“性”這個話題。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參加“性團課”的學員們分享來參加課程的原因

目前參加過性團課大概有1000人左右,男女比例差不多,年齡大概是在20歲到45歲,最小的是00後,最大的是60後。

其中有工程師、老師、做美容業的、學生……各個行業都有,他們有的是對“性”好奇,希望能夠去探索“性”,有的是在關系上出現卡點之後,希望來解決問題。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蔡譯萱,30歲:我覺得“性”就等于吃飯跟睡覺,都是我們身體的本能,我過去有很多的“性羞恥”,一段戀情談了三年,是分開睡的;KIKI,22歲:我父母是非常保守的那種人,他們隻會壓抑欲望,我一直對“性”很好奇,我覺得“性”是一種對親密和愛的渴望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涵慧,46歲:我覺得“性”是一個很自然的事情,男女老少都需要這方面的教育;林海升,43歲:我覺得“性”是性命,很多人都會談性色變,覺得很龌龊、低俗下流

課程主要分了三階,初階、中階、高階。初階主要是更多地讓大家了解“性知識”,進行“性降敏”,不再認為“性”是羞恥的,或者談到一些詞的時候就臉紅心跳,覺得尴尬;

中階的課程主要是練習,把觀念解綁後,可以自然地去談論“性”了;高階則是一個更高維的“性整合”課程,會有一些系統的“性探索”。

課程裡會有“情欲短文”的分享,用情欲短文的方式,具象地看到腦海當中的幻想。

療愈按摩,是通過觸動的方式去喚醒我們的情緒。當有一位異性去觸碰他/她,感受到原來跟人連接配接的感覺挺美妙的,也更有動力去夫妻。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食物性藝術,選取日常可觸碰到的東西,五顔六色,能夠勾起人的欲望,讓學員看到“性”其實是一個很自然的,在生活當中流動的東西

在性團課的過程中,也會出現一些“意外”,甚至會出現學員破門而出的情況。當時我們有一個撫觸的環節,他覺得這個行為挑戰了他的價值觀,一時間還不能接受。

其實“性”是一門學科,是表達愛的一個路徑。近幾年,來參加線下性團課的女性越來越多。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課堂上學員們一起舞動,釋放身體

像我們媽媽輩或者60後、50後的女性,她們去表達自己,在現實當中主動是比較難的。但女性開始覺醒,她開始去思考我跟“性”的關系是什麼。

第一個階段是完全被動,完全以男性為準;第二個階段是我已經感受到不舒服,但是我還沒有能力去解決我的不舒服;第三個階段是我開始在找解決問題的方法;第四個階段是我解決了我的不舒服,與此同時,我還可以引領我的伴侶。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作為“性教練”卓月月在課堂上和學員擁抱

2016年開始接觸這個行業,到現在有7、8年了。

十幾年前我在醫院婦産科工作,來的很多女性都是意外懷孕,有的沒有滿18歲,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懷孕。那個時候比較流行的一句廣告詞叫“兩分鐘無痛人流”,是以來做手術的很多年輕女孩都是嘻嘻哈哈的,覺得這是一個很輕松的事兒。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在醫院工作時期的卓月月

學校沒有“性教育”去教的,沒有人告訴她們怎麼去保護自己,怎麼去避孕,以及“性行為”對她們來說意味着什麼。

雖然我是學醫的,但是老師也從來不會跟我們談關于“性”的部分,哪怕在醫療體系裡面,提及到“性”,我仍然會感受到非常強的羞恥感。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作為女性,在職場上會遇到一些異性方面的關系需要處理。當時我就職醫院的一個上司,對我發出“性”的邀請,我不懂怎麼去拒絕。給當時的男朋友打電話,他毫無波瀾的狀态,讓我很絕望。

從這個時候,我開始了解一些性騷擾、性侵相關的議題。花了幾個月時間學習“性健康指導師”,發現原來“性”它不隻是“性行為”,女性是可以有發言權的。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在工作室進行線下“性心理咨詢”

我辭職,來深圳更多地學習兩性知識。同時,我開始做線下“性心理咨詢”,主要是協助對方進行自我的梳理,包括性曆史、文化、價值觀。

根據他/她跟伴侶的互動的情況,去評估、分析他們目前的困境,提供解決的辦法。也嘗試過直播,給大家科普“性知識”。

随着了解的深入,我了解到當女性的身體被好好地愛,身心是愉悅的,這些知識其實沒有很難,但我們很多人不知道,于是我開始開線下的課。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卓月月拍攝的影像,意圖重新看待自己的身體

現在的人在“性”中會有一個困境,我好像怎麼做都不對。

比如男性比較多的是咨詢“性能力”,他會有一個誤解,他覺得“性能力”和“性魅力”是劃等号的,是以他希望不斷地在這個部分去提升。但其實在兩性關系裡面,更重要的一個能力是了解伴侶的能力。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他們更關注的是自己的時間,給伴侶的感覺并不好,又沒有溝通的橋梁,女性在其中比較被動,時間長了,關系就會走向危機。

來咨詢的女性很多時候是遇到了關系的困境,總認為是不是我沒有魅力,不夠性感,她們從來都不享受。這可能跟她們所接受的教育和社會看法有關。

現在,來做“性咨詢”的女性越來越多,她們越來越關注到自己的需要。當她在關系當中感受不舒服的時候,她開始有勇氣去求助。

剛開始轉行的時候,我其實還蠻會想别人怎麼看我,覺得聊“性”它其實是一個蠻羞恥的事情,挺肮髒的。

最早做咨詢的時候,有一位男士朋友,聊的過程中,他的輕佻之感出來了,問我,你做這個是不是也可以和我怎麼樣?我覺得特别的委屈,蒙着被子哭了幾個小時。大學的男朋友得知了我在做的事情,他會覺得說我在輕賤我自己。

中國第一批線下“性團課”:從60後到00後都有

上完性團課的學員的感受。蔡譯萱:我現在覺得去談論“性”,跟朋友一起讨論哪裡吃飯一回事兒;KIKI:有看到自己在關系裡面的一些模式,更加清楚自己的需求;林海升:它會真的會觸動夫妻的感情,更加互融;涵慧:重新的建立關于性的價值觀,幫助自己去解綁

雖然我的父母都是來自于農村,但是他們相對是比較開明的,尤其是我爸,他很為我自豪,希望我能幫助到更多的人。

現在,作為“性團課”發起者,看到來的人變化都非常大,我内心是很喜悅的。

無論什麼年紀什麼身份,我們都有權愉悅自己。情欲是貫穿人一生的生命力,這是對自己的一種愛。

部分圖檔提供:卓月月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