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當95後選擇做裝修工

當95後選擇做裝修工

當95後選擇做裝修工

前段時間,「90後泥瓦工日薪2000元」「瓦工月入兩萬五」「裝修工月入三四萬」的詞條相繼登上熱搜。新聞裡,裝修勞工的收入遠超很多都市白領,令大家驚歎也質疑。

一線裝修勞工真的能掙這麼多嗎?《人物》找到7名在一線做工的95前後的年輕人,他們回應了這個數字,「不是沒有可能」,但大多數并不能達到這樣的水準。現實情況是,他們7個人的月收入普遍在1-2萬元。

收入之外,裝修工作髒累,和年輕人追求的體面之間似乎形成某種反差。但事實上,《2023年藍領群體就業報告》中有一組資料,以體力勞動為主的藍領工作,年紀越小,就業意願反而越高。因為收入、工作穩定性、工作時長等,年輕人越來越願意做出這樣的選擇。

在他們的故事裡,我們看到裝修工并不是一個沒有門檻的工作。學工是技術活,大部分人從家人那裡繼承手藝。一名木工說,如果不是跟着父親做工,很難起步,「徒弟徒弟,三年奴隸」,老師傅是不會輕易把核心手藝傳給其他人的。而手藝、技術,帶來的是對生活的确定性。

這些故事裡,有些人曾在教育行業做到管理崗,創業失敗重返職場并不成功,最終選擇做一個包工頭;有人無法忍受職場上随時被替代的危機,在一門具體的手藝裡感到一種踏實。不管哪個工種,這7個人共同提到了一個詞,「自由」。他們認為,在裝修的工作中,重新獲得了對生活的掌控權。

我們選取了其中的四個人,展開講述他們的故事——

文|聰聰

編輯|楚明

圖|(除特殊标注外)視覺中國

「這工作幹多少拿多少,也沒什麼中年職場危機」

龐星 水電工 29歲

我是2021年開始做水電工的。我大學在黑龍江讀的二本,學的環境設計,2018年畢業後就到杭州的一家房地産公司做室内設計,主要面向一些售樓處的樣闆房,每天就在畫圖紙。

做設計的工作要經常加班,都到晚上十一二點,甚至淩晨一兩點。有段時間眼睛都重影了,我去醫院配眼鏡,醫生說沒近視,就是累的。最嚴重的一次,我下班都淩晨兩三點了,當時已經連續加班很久,騎電動車回家,剛到出租屋,想着躺一下再起來洗漱,直接就睡着了,早上醒來發現包還在身上,門都沒關嚴。第二天早上9點還得上班。

我實在受不了,2019年離職就去當兵了,我一直很想當兵。這年我24歲,正好是入伍年齡的最後一年,當了兩年兵,2021年回來。當兵的時候我就想好了回來去一線做裝修勞工,因為我從事設計,也去過裝修現場,接觸過裝修工,他們一天就工作8小時,我覺得還挺好的。

有一門手藝,等四十多歲,父母需要我養老的時候,我能拿出錢來。當時做設計,實習時做設計助理在杭州的工資是1200塊一個月,我租的房子一個月750元,隻能放下一張床,衣櫃都沒有,還是那種在兩層樓中間的夾層 ,用磚隔出來的一個一米多寬的空間。根本就存不下來錢。轉正之後,工資也隻有3500元,後來我被上司器重,漲到了4000元,加上年底提成,平均一個月6000元。但哪怕這樣,跟裝修工比也差遠了。而且我當時想得比較天真,自己去做裝修勞工,也懂設計,慢慢能做成項目經理。

我當時沒想好具體幹什麼工種,也不知道怎麼入行,就去杭州的各個工地上問,去找師傅,但人家都隻是說幫你問一問,也沒有下文,大家都不願意帶徒弟。我後來在抖音上發了一個視訊,說自己退伍回來想做裝修工,就有一個人聯系我,幫我介紹了一個水電師傅帶我。後來有很多人問我怎麼入行的,我覺得在社交媒體上問問也是個蠻好的方法。

水電工的起始工資是比較低的,做學徒的時候,一天有150元,一個月能賺4500元,也比我做設計高。

我有設計基礎,圖紙我都能看懂,後來又買了一本電工的書,在網上找了很多水電部落客,把他們的視訊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加上師傅教我,兩個半月就學會了。

做裝修勞工确實又髒又苦又累,一天下來灰頭土臉,腰酸背痛。剛開始打一天電錘,開槽,第二天早上起來手都握不成拳頭。灰塵很大,我擔心吸入肺裡,基本上都要戴着防毒面具,也是很難受的。做設計哪怕加班很久,其實還是坐在辦公室裡清清爽爽的,而且有五險一金,有法定假期。但我沒有一個時刻想過回去做設計師,設計師想做得好一點,要在這個行業熬5-10年,甚至更久,對我這樣普通家庭出身的人來說,十年是經不起這麼浪費的。每年回家雙手空空,給父母買不了任何東西。

我學得快,肯吃苦,第二年我就出來自己包活,包活基本合500一天。我不喜歡給别人做散活,包活更自由,有時候有事,我再找散工去做,我去工地上看一看就行。或者白天有事,我就去玩一玩,晚上回來加班接着幹,幹到十一二點,這是我的自由。雖然裝修有嚴格的時間規定,但隻要不弄出噪音,就沒有人來管你,水電工像配一些管子都是很安靜的。

我每個月不愁沒有活幹,包活以外的時間就做散工,我加了很多裝修群,沒活的時候,提前一天在群裡問一下,沒有大工,小工也能幹,幹點苦力活,一天200元也接。每個月穩定到手都在一萬以上。那些做了七八年的老師傅,一個月都能拿到2萬多。

這工作就是幹多少拿多少,也沒什麼中年職場危機,50歲、60歲都能幹,因為這是個技術,經驗越足越吃香。做裝修工會覺得很踏實,設計師設計得再好,也是需要我們勞工來落地的,底層幹活的人總歸還是缺的,我覺得我們是很難被替代的。

當95後選擇做裝修工

受訪者供圖

「辛勤付出掙來的錢,怎麼就不體面呢?」

小李 美縫 28歲

我在河北廊坊做了四年美縫,這之前,我在杭州做電商的新媒體營運。

我學曆不高,中專畢業,更早之前也做過商場的服務導購,在電子城也做過銷售。新媒體營運做了兩三年,當時覺得這工作太容易被取代了,就是拍一些視訊,剪輯一下,蹭一些流量,把自己熱度提上去,好賣東西。

收入每個月八千,但在杭州開銷也大,存不下來錢。為了省錢,我住在一個城中村的自建房裡,房租一個月150,但是安全性不太好,每天通勤要一個半小時。當時經常加班、熬夜,晚上10點下班,坐最後一班地鐵回到住的地方,就12點多了,早上又要六七點鐘去上班,大小周,根本休息不過來。

2019年底,我有點甲亢,就離職回到了廊坊。我沒有想過再去杭州,大城市對我來說站不住腳,不浪費時間了。

但在廊坊其實找不到同行的工作。我又不喜歡北京,節奏太快。轉行基本上就是從頭再來,感覺挺難的。接着就是新冠疫情,當時特别焦慮,就覺得結束後工作隻會更難找,錢更難掙。

我爸是個木工,我們家在當地裝飾城裡有個全屋定制的門店,疫情緩和後,我還沒找到工作,大部分時間就在裝飾城待着。當時碰到幾個大姨,她們在做美縫,我就有點「社牛」地去問人家,這個工作會很難幹嗎?會很辛苦嗎?她們說還行,是有點累,但每個月能掙一萬四五,當然這是建立在她們連着幹一個月的基礎上,她們比我能吃苦。

我就覺得是不是也可以接觸一下,那幾個大姨比我年紀大很多,人家都能幹,我也可以試試,我個子還比較高,171公分,還是有點力氣。再加上我當時确實沒有什麼别的事,也得考慮掙錢。

我跟我爸媽也商量了一下,但他們覺得女孩子幹這個工作有點不太體面,有點辛苦。但我覺得這年頭什麼叫體面,有錢才叫體面,沒錢才是不體面。不管是辦公室還是工地上,我靠自己辛勤付出掙來的幹淨的錢,怎麼就不體面呢?聊了一段時間,就說騎驢找馬,先幹着再說。回頭碰到有合适的工作再去。

我就跟一個大姨說讓她帶帶我。她說我們這行沒有帶學徒的,我說沒事,我也不要工費,白給您幹點活,我看着你們怎麼幹的就行。她可能覺得一個免費的小苦力也不錯,就帶着我幹。其實很快就學會了,隻要學會打膠,剩下的東西沒那麼難。主要是心細,打膠之前把縫清幹淨,清不幹淨會有很多鼓包。

跟她幹完第二份,我就開始自己幹。我爸本來就在裝飾城,認識一些賣瓷磚的人,會找他們幫我介紹點活。我就沒有自己出去跑活,大部分是認識的工長、裝飾公司的人介紹的。有時候會給對方發個一百塊的紅包,長期合作的老闆不要紅包,我們也會幫他們帶點生意,互惠互利。這是我比較幸運的一點。美縫能賺多少全看接單量,一些人沒有門店,沒有合作商,靠自己很難接到活。因為業主不會信任你,真出問題,人都找不到。

我第一年幹的時候,手法不太好,也遇到一些麻煩,業主不滿意,扣工費或者返工重修,第二年就比較熟練了。

收入上我們這美縫是按平米算,一平方10-15塊,一個80平的兩房間,除去公攤,加上牆面,最少100平米起步,最低就是一千塊。材料成本占30%,工費就是700,我一般一天就幹完了,早上8點去幹,到下午四五點,中午還有休息的時間。然後晾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去把餘料鏟一下,一天半就完工了。工錢都是現結,這年頭沒有欠工費的。

我目前為止接觸到的業主都是跟我年紀差不多的人,可能有的比我大點,也大不到哪去,三十五六歲,大家接觸起來比較愉快。他們也會說更願意找年輕人幹活,沒有那麼多的偷奸耍滑。相應的,年齡大的業主也不會選擇我,也會覺得我太年輕,我也不想給他幹活,太事兒了。

去年11月份的時候,我一個月幹了18份活,累得真是腰都直不起來。一個月收入一萬三四。但這種累我是能接受的,隻是身體累,腦子不累,沒有同僚之間的勾心鬥角,也沒有老闆要求你完成kpi的壓力,人是自由的,精神是輕松的,我可以自己決定我幹多少,幹完活我就能早休息。

當95後選擇做裝修工

小李的工具箱 受訪者供圖

「學徒工資低,起步難堅持」

劉旋 木工 31歲

我是2016年跟着我老公開始做木工的,做了半年有小孩之後就沒做,2019年繼續開始做到現在。

我是安徽宿州人,結婚之前,我一直在杭州的電子廠打工,一個月工資兩三千塊,離家遠,結婚之後要在家能照顧到孩子,就沒有再去。木工的工作時間比較自由,我們自己包活做,收入也更可觀。

宿州這邊,一個木工師傅一天的工資是三四百塊,包工的話,兩個人一天最多能掙一千多,但那起碼也得幹十幾個小時,加班把活幹完。小區的話不行,會擾民,一些店面的話,還是可以加點班的。

我老公幹這個幹了17年,他是1992年出生的,15歲國中沒畢業就跟着他哥哥幹,一直幹到現在。他家裡比較特殊,是單親家庭,經濟上有點困難,是以很早就出來幹活了。最早的時候,木工一天能掙個200塊。因為幹的時間長,我們現在不缺活,兩個人加起來,一個月的收入穩定在2萬左右。

其實木工這個活特别累,特别髒,挺吃苦的。我們打石膏闆的時候很多灰塵,我和我老公在一個屋子裡,他看不到我,我看不到他那種程度。挺難忘的一件事是,剛開始做,我們和不認識的業主同搭一趟電梯,人家都很嫌棄,感覺我們很髒。一年我幾乎都沒怎麼穿過幹淨的衣服,除了周六日都在幹活。

是以木工女生幹的很少,太髒太累,還有很多重活,比如搬櫃子、石膏闆,很吃力。我剛開始跟着就算一天什麼都不幹,讓我在那站一天都覺得累,現在習慣了。

有好多人想學,但學幾個月就堅持不了了。木工要學會需要很長時間,剛開始我也挺頭疼的,工具太多了,都認不清。我跟我老公每次出去幹活,越野車的後備箱滿滿的都是工具,還有梯子什麼的。瓦工和木工的工具最多,鋸就很多種,大的台鋸、切割機、角磨機、圓盤鋸、曲線鋸,槍也很多種,直釘槍、鋼釘槍、炮釘槍等等,還有電錘。

不是很聰明的話,一年都不能撒手自己幹。做衣櫃剛開始要現場下料,算得要非常精準,一厘米都不能差。現在簡單了,有機器,我們現場測量好,廠裡的機器直接做出來我們組裝就行。以前我們是要現場裁闆子的。2019年到現在我都沒有完全學會。好多是我老公做,我跟着打下手。

學徒工資很低,一天一百塊,或者沒有工資,是以起步期很難堅持下來。尤其做裝修工都是為了養家,學徒的薪水是養不起家的,他們就會去做别的工種。出師之後,找活也不好找,還是要經曆很長時間的摸索。

除了髒累,自己包活還有個風險就是容易被賴賬,我們有被欠錢,三四年都要不回來。以前很多,現在不多了。現在都提前講好價格,幹完活就結清了。

當初跟我老公相親的時候,我就是覺得有個手藝好吃飯,在廠裡受人管制,還要三班倒,經常輪夜班。家裡有事,孩子有事也不能老請假,我們現在自己包活,有事随時可以走,早上還能送孩子上學,周末陪孩子玩。找别的工作都沒這麼自由。

當95後選擇做裝修工

工作中的劉旋 受訪者供圖

「有個技術讓我找回自信」

張澤飛 包工頭 28歲

我是去年年初進入的裝修行業,在北京跟着我爸做包工頭,主要包一些别墅的項目。

我先回應一下網上的資訊,瓦工日入兩千,月入三四萬不是沒有可能。在北京,正常的瓦工如果按天算,一天就是六百以上,便宜點的、手藝一般的勞工也要五百一天。我們團隊的瓦工師傅,一天650,一個月平均能幹26天,差不多就是2萬多。

包活的話,我們做别墅大宅比較多,一個别墅項目總承包下來50萬左右,瓦工作為一個小分包就是6萬差不多。他自己去找兩三個人搭夥,一個月就能幹完,6萬到手。小分包的工頭拿大頭,一半3萬,或者4萬。剩下的他去支付其他小工的工資,是以月入3萬或者更高也不是沒可能。

裝修行業的收入不錯,我從小就看着我爸做,中學時候,也想過以後大不了就做裝修,是個不錯的路徑。但大學讀完,還是覺得裝修這個行業太「low」,有點上不了台面,不如出入寫字樓光鮮亮麗,輕松還幹淨。

我是安徽人,大學在安徽科技學院讀的二本,翻譯專業,2018年畢業後就去了上海。在留學教育行業做了三四年銷售類的工作,背景提升相關的項目,也做到了團隊主管。當時比較順利,一年的收入有三十多将近四十萬,但後面就進入一個枯燥期,有點職業倦怠,覺得這個工作有點無聊,我還是想做一點新的、帶有挑戰性的事。

2022年我就離職出來創業,當時跟朋友一起開了幾家零食折扣店。那會零食折扣店的概念很火,經濟下行,大家口袋縮緊,自然追求成本效益的東西,我覺得這一行應該會發展得很好。也是因為之前太順了,當時覺得自己做什麼都可以。但很快就發現是我誤判了,以為疫情快結束了,結果新的一波很快就來,隻經曆了大半年,就做不下去,最後虧了20多萬把店關掉了。

創業失敗後,我就回到北京,再回到留學行業找工作就發現市場很嚴峻。不管之前成績有多好,崗位和薪酬待遇都達不到預期。我之前已經做到管理崗,但重新回來,還是得從一線的銷售工作做起,工資六千到八千。

中間有四五個月,我就在各個崗位之間挑挑揀揀,我也被挑挑揀揀。因為中間創業有一年空窗期,再回到職場就會被質疑職業素養,職業能力,面試時最經常被問到的,就是是否還能适應職場的作息,重新回到一線心理層面能不能承受?HR覺得我離一線已經很遠,之前也是管理層,可能無法接受。

說實話,我也确實不想再從一線做起。但面對現實,我沒有别的選擇,面試了四五家,挑了一個去上班,月薪試用期8千,轉正後一萬。

但一個月我就離職了。他們的擔憂是對的,創業完,重回職場的心态确實不一樣,不太喜歡按部就班。包括疫情影響,對留學行業的打擊很大,市場沒恢複過來,簽單很少就意味着沒有什麼提成。

離職後我蠻迷茫的,在家待了大半個月。加上重返職場求職上班的半年,都持續在一種自我懷疑裡,人是很難受的,覺得在荒度人生。我當時畢竟已經27了,作為一個男性,也覺得不能一直無所事事,還是有壓力的。就想找點事做,就每天都去我爸的工地上看看。

當95後選擇做裝修工

對我來說,跟着我爸學,做個包工頭也不是不行,收入不錯,時間也相對自由。我是不願意回到職場再去受人支配,做包工頭帶領團隊挺适合我的,但我爸是拒絕的。他說那供我讀書不就白供了嗎?他想我去找個正常朝九晚五的工作,可能還是覺得幹裝修不夠體面吧。

但我後來在家閑了閑,也是沒辦法,他就嘲諷說,那你一個大學生就跟着我這個國小生混吧。

我跟着我爸學了大概有7個月,去學一些項目的管理,裝修的流程。我之前想得比較簡單,以為工長就是接活,把活分下去,現實比我想象的要難。做工長不僅要懂工藝,還要懂材料輔料、工程的品質,要協調好現場,跟業主、勞工、主材廠商、設計師都做好溝通,設定好時間節點,比我以前做銷售總監的工作要更難。

裝修對工藝的要求非常精細,而且有問題,比如現實達不到圖示要求,要立馬拿出新的實施方案。我爸做了三十多年,他一看就能指出來有0.5厘米的誤差,要求現場馬上整改,這不服不行。

最難的部分還是勞工的落地,一些年紀比較大的勞工,他的認知不足,新的東西沒見過,需要去教他們。但是我作為年輕人,他們下意識地就會去反駁,覺得自己是對的。這個溝通非常困難。

是以我才發現,年輕人在裝修行業還是挺有優勢的。現在的主力還是60後、70後,他們年齡越來越大,不光體力跟不上,思維也跟不上,但我們的客戶群已經是跟我們同齡,甚至比我們還年輕的群體。網際網路讓各行業的資訊都變得透明,過去靠坑蒙拐騙的那套已經行不通了,社交媒體上到處都是裝修避坑。而且年輕人之間的溝通也更同頻,好交流,對方一說我們很快就了解了。

跟以前坐辦公室比,裝修也有嚴格的時間要求。尤其北上廣深,噪音管理非常嚴格,一天八小時,早上8點到中午12點,下午2點到6點,想加班都加不了。這之外的時間要是弄出噪音,物業會上來制止你,或者直接沒收你的工具。還有的居民會報警。

剛開始跟着我爸學,我也會有點不好意思跟别人提,朋友問我最近在幹嘛,我都說在家待着。後來慢慢覺得能掙到錢,工頭的收入,一個别墅項目大概六七萬到十萬不等,周期半年左右。當然也會有風險,比如品質問題返工或者勞工出了安全問題,都會影響這個收入。

但其實前景還是很可觀的。上個月底,我終于在社交平台上簽了自己的一個客戶,我自己帶,自己對接。當然還是需要我爸那邊勞工的支援,有些客戶也會覺得一些具體品質問題和流程銜接,以我的經驗還應對不了,擔心有問題,會要求我爸來做。但整體上來說,我重新回到一個比較自信的狀态,有個技術還是挺重要的。

當95後選擇做裝修工

勞工在和客戶讨論設計圖紙。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