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複雜多變的李光耀(上)

作者:當時就是這樣頭條号

黃皮膚的“英國子民”Harry-Lee-Kuan-Yew

1862年,李光耀的曾祖父李沐文和族人從廣東梅州大埔縣前往星洲(新加坡舊稱)打工,後與當地華裔蕭喚娘結婚,并生下兒子李雲龍。李沐文在南洋發了财,回到故土,捐了官,建了大宅子,可謂“落葉歸根”。

複雜多變的李光耀(上)

李光耀曾祖父畫像

作為第二代海峽華人的蕭喚娘則帶着兒子,留在南洋繼續“落地生根”。“落地生根”的李雲龍,像其他海峽土生華人一樣,從小接受英語教育,推崇英國人的文化。李雲龍從萊佛士書院(相當于國中)畢業後,做了一段配藥師的工作,幾年後成為輪船公司董事長。因為深得船東華裔百萬富翁、爪哇糖王黃仲涵的信任,李雲龍很快财運亨通。後來因經濟大蕭條,李雲龍的财力則逐漸衰落。

作為李光耀的祖父,李雲龍對孫子管教嚴格,其對西方文化的推崇也深遠影響李光耀,就連李光耀的名字前面也要加上英文名,成了“Harry Lee Kuan Yew”。

黑眼睛黑頭發黃皮膚,但李光耀隻是個黃皮膚的“英國子民”,一直接受英語精英教育,熟練掌握馬來語,20歲左右在日據時期才嘗試自學華語。在1941年日本人進入馬來半島以前,李光耀等海峽本土華人,對英國的頂禮膜拜可謂登峰造極。在他們眼裡,英帝國的殖民統治可以持續1000年。

日占時期的生存之道

1941年,馬來半島迎來了窮兇極惡的日本兵。這些日本兵騎着自行車南下馬來半島,用小船和舢闆完成了海上登陸。他們擊沉了“威爾斯王子号”和“驅逐号”軍艦,也擊碎了英國人的白人優越感,徹底粉碎了人們對大英帝國的千年信仰。

複雜多變的李光耀(上)

日本兵騎着自行車南下

在日占時期,李光耀對英帝國的信仰逐漸隕滅。應勢而變,他決定學習日語,并在日後成為日本情報部門的編輯人員,幫助日本報道部處理同盟國通訊社發出的電訊。

在戰亂時局之下,李光耀展現了夾縫中頑強求生存的能力,做黑市生意、生産市場緊缺的膠水、與建築商合作充當日本大公司、軍部和本地供應商的中間人。

日本軍管政府的統治,給李光耀帶來巨大的沖擊。在日本軍人嚴酷統治之下,物資匮乏的社會竟然可以夜不閉戶,犯罪率極低。這也促使李光耀認為嚴刑峻法可以帶來良好穩定的秩序。

以社會主義起家的反共分子

二戰結束後,李光耀遠渡英國繼續學業。李光耀在英國讀書期間,深切感受到殖民地公民的差别待遇,加之倫敦經濟學院導師哈羅德·拉斯基的社會主義理論影響,徹底喚醒了心中反殖民主義思想。

與選擇暴力實作民族獨立的方式不同,李光耀更認可費邊主義的主張(後期骨子裡的精英主義思想導緻其并不認可費邊主義),即把資本主義社會傳統的自由政治與社會主義傳統的民主政治相結合,進而推行和平憲政和市政社會主義的道路,通過漸進溫和的改良主義方式來走向社會主義,而非透過列甯主義所主張的階級革命,并強調通過教育的途徑讓權力回到知識精英的手中。此外,李光耀也認可馬克思的剩餘價值等理論,但對列甯主義嗤之以鼻。

李光耀的政治資本原始積累與左翼思想關系深遠。1952年,李光耀因代表“新加坡罷工的郵差”與政府談判而聲名大噪,在工會中建立了群衆基礎。1954年,李光耀與從英國歸來的華人、接受華文教育的左派學生和工會領袖成立人民行動黨,參加次年舉行的首屆選舉,并順利當選立法議會議員。

與馬來亞共産黨等左派人士通力合作後,李光耀于1959年成功當選新加坡自治邦政府首任總理。但是很快,李光耀便與人民行動黨黨内親共分子決裂。 1963年,新加坡政府開展了一場大規模警方誘捕行動(史稱“冷藏行動”),在這場行動中,有超過一百名反政府的左翼分子遭到逮捕或拘留。

李光耀與親共分子的鬥争持續多年。1970年,新加坡成立内部安全局。該部門具有未經審判而扣留個人的權力,主要用于監視和解決共産主義潛在威脅。1987年,22人在在未受審判的情況下,根據《内部安全法令》被予以逮捕,也稱“光譜行動”。

新加坡的合并與分立

與争取民族獨立的其他東南亞殖民地國家不同,新加坡的獨立是經過合并與分立兩個階段,是一種迂回式、被動的獨立。

1959年,新加坡取得自治邦的地位。1963年,新加坡以獨立城邦的形式加入馬來西亞。新馬兩地主要由馬來人、華人、印度人等族群組成,各自的語言、習俗、信仰、階層都有所不同,難免産生族群紛争,族群問題也是困擾此地多年的問題。是以,華人人口占比70%以上的新加坡、野心勃勃的人民行動黨及其領袖,對馬來人主導的馬來西亞構成了巨大的威脅。

1965年8月8日,馬來西亞國會将新加坡驅逐出聯邦。8月9日,新加坡獨立建國,新加坡共和國正式成立。在記者會上,李光耀無法控制失落的情緒,不禁潸然淚下。

複雜多變的李光耀(上)

為何反對殖民主義的政客在獲得獨立後竟會落淚?也許有幾點原因:

1、李光耀的政治野心不限于新加坡

李光耀并不想隻做新加坡一個自治邦的領袖,他希望人民行動黨能在整個馬來西亞産生影響力,并建構屬于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打破馬來人主導馬來西亞的政治格局。

2、新加坡失去馬來西亞腹地面臨較大壓力

新加坡與馬來亞聯系緊密,隻隔着柔佛海峽,以新柔長堤和第二通道連接配接。兩地人民來往密切,文化經貿交流頻繁。如果新加坡獨立建國,意味着失去腹地,獨立承擔經濟、外交、軍事的壓力。

獨立後的如履薄冰

被迫獨立以後,新加坡需要直面馬來西亞老大哥的威脅,也要面臨大國印度尼西亞的對抗,原來的老闆英國也要準備撤軍,一切必須依靠自己。在汪洋的穆斯林世界,華人為主體的城市小國,隻是廣袤地圖中一個不起眼的小紅點,就像東南亞的以色列一般。

複雜多變的李光耀(上)

巧合的是,以色列也成為新加坡建立軍隊的授業恩師。為避免新馬兩地穆斯林的反感,以色列人隻能以“墨西哥人”的名義進入,秘而不宣地協助新加坡建立武裝力量。

1960年代至1990年代,台灣、南韓、新加坡及香港四個經濟體作為“亞洲四小龍”實作了經濟的騰飛。這四個經濟體的政治制度及治理結構存在較多差別,但無一例外,他們都是利用發達國家向開發中國家轉移勞動密集型産業的機會,吸引大量的外資和技術,并充分與本地廉價而良好的勞動力優勢相結合,實作本地的比較優勢。這樣的對比參照,也可以突顯新加坡真正的成功之道。

要實作與發達經濟體的融合,冷戰格局下正确的站隊是必要條件。新加坡除了要堅定擁抱美國大哥,也要謹小慎微處理與周邊強大鄰國的關系。在印尼或馬來西亞,每一次當地華族與穆斯林的沖突,都可能投射到新加坡。而華人主體意識與共産主義的結合也對追随美國的新加坡産生威脅。一路也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才能讓大哥們帶他玩,也才能實作經濟上的融入與騰飛。(未完待續)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