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萬向系”正深陷地産信托困局,它由“浙商教父”魯冠球一手打造

“萬向系”正深陷地産信托困局,它由“浙商教父”魯冠球一手打造

民營資本譜系潮起潮落,各領風騷,卻難有基業常青者。萬向信托會否引爆“萬向系”危局?魯偉鼎如何帶領萬向信托渡過眼下難關?

中房報記者 苗野丨北京報道

深陷違約漩渦的萬向信托終于回應了。

“不是所有地産項目都出問題了,有三分之一的地産項目在正常運轉,三分之二确實出現資金問題。”12月8日,萬向信托總裁王永剛在面向投資人的公開說明會上提到,目前公司房地産項目餘額約85億元,政府基建項目餘額約20億元。

作為“萬向系”金融版圖的重要一環,萬向信托因被曝違約于近期頻繁出現在聚光燈下。

這始于投資者的一場維權活動。數十位投資人于11月28日聚集在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浙江監管局,舉報萬向信托旗下兩個産品“健康教育2号”和“健康教育4号”未能如期兌付,質疑其資金使用情況。

投資者們要求約見魯偉鼎解決問題。

魯偉鼎,“萬向系”掌門人,事業繼承于父親“浙商教父”魯冠球。“萬向系”興于實業,同樣精通資本運作,曆經魯氏父子兩代人苦心經營,營業收入規模早已超千億元。“萬向系”金融帝國幾乎擁有信托、銀行、保險、基金、支付、期貨等全牌照。随着“萬向系”金融版圖的快速擴容,實業收縮和金融業績的挑戰也随之而來。

萬向信托的違約或隻是撕開了“萬向系”問題的冰山一角。除自身主導的項目隐現問題之外,萬向信托投向地産、基建等領域的信托計劃也開始暴露風險。市場上充斥着“房地産項目暴雷200多億元”“重倉房地産項目超500億元”等一系列質疑聲。

“目前要服從‘保交樓’的宏觀大局,本金和利息都要放到後面歸還。”王永剛說,雖然公司項目衆多,但單個項目規模超過3億元的很少,大部分項目規模在1億元左右,處理比較容易。“公司有能力、有信心把這些問題處理好。”

━━━━

多隻産品停息引發違約“潮”

一位名為“尋找萬向信托難友入群”的部落客發帖詳述200多位投資人的投資始末,拉開了萬向信托違約的序幕。

具體涉及萬向信托“健康教育2号”和“健康教育4号”兩個産品,存續規模合計9.834億元,募集資金均用于建設貴州六盤水紅橋醫院醫養融合項目。

該項目為社會資本與當地政府合作的PPP項目,“健康教育2号” 存續規模為7.018億元,成立于2019年12月16日,信托計劃資金以“股+債”的形式投向六盤水紅橋醫院項目。該項目由萬向信托和四川華泰建設有限責任公司、貴州紅橋産業發展有限公司共同開發,萬向信托持有項目方公司貴州省萬華醫療置業有限公司(下稱“萬華醫療置業”)70%的股權。“健康教育4号”,存續規模為2.816億元,信托計劃資金用于向借款人萬華醫療置業發放信托貸款。

今年8月28日,萬向信托披露,由于地産調控、經濟下行等不利因素影響,項目營運和銷售情況不及預期,固将産品存續期延長6個月。11月10日,萬向信托宣布未能收到項目公司本期應支付的信托貸款利息,無法向受益人配置設定本季度信托收益。

随後在11月24日,萬向信托給出一個草案,計劃引入新增建設資金,實作項目的竣工并投入營運。同時提出要将“健康教育2号”和“健康教育4号”兩個信托計劃統一調整至同一到期日,預計将延長3~5年。

“延期的項目具體何時能兌付?是否有具體的還款計劃和時間節點?”這是12月8日現場投資人共同關注的點。

但王永剛沒有給出具體答案。“貴州六盤水紅橋醫院醫養融合項目符合國家産業政策且具備投資價值,公司為了保障投資收益,防止房屋‘賤賣’,在項目公司沒有資金收入的情況下,信托計劃不得不停止付息。”他說。

實際上,萬向信托已有多隻産品停息。

“征信215”已停息數月,該産品的交易對象為貴州清水江城投集團的都勻經濟開發區11号道路西段工程,募資規模10.84億元 ;“萬向信托地産1043号”底層為佳兆業東戴河栖樾台二期項目,也已停止付息。另外,“萬向信托地産939号-祥生諸暨江南裡東區二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 “萬向信托地産989号-昆明海倫堡逸尚都中心項目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的投資者們也是束手無策。

“信托公司正在消化地産業務狂飙突進後的惡果,不少頭部信托公司都在遭遇大面積地産信托暴雷。”某資管公司劉姓總監表示,房企營業收入和融資管道雙雙受打擊,大面積的信用違約潮蔓延至信托領域,導緻部分信托公司存量房地産信托規模太大直接風險爆發。“萬向信托并非個案,它隻是房地産信托違約的一個縮影。”

━━━━

重倉地産信托埋“隐憂”

今年以來,萬向信托陸續曝出項目延期和停息的消息,這與其近幾年重倉押注房地産業務不無關系。

萬向信托對于房地産的偏愛始于2017年。這一年萬向信托進入“王永剛時代”,房地産信托規模急速增長至427.64億元,2019年更是達到了679.49億元的曆史高點,也是以被原銀保監會約談警示過,其交易對象不乏恒大、碧桂園、綠城、藍城、中駿、祥生、藍光、佳兆業、融信、奧園、金科等房企。

其後3年,萬向信托逐漸壓降房地産信托規模。但截至2022年底房地産信托投資占比相比2021年下降了1.68個百分點至58%,但占比依舊處于高位。從自有資産分布與運用上看,房地産在資産投向上也是位居第一位,占比44.87%,為其發展埋下了“隐憂”。

随着多家房企“暴雷”,萬向信托先後與恒大、佳兆業、金科等房企打起了官司,由于過度依賴地産業務,萬向信托的業績受到較大影響,同比幾乎處于“腰斬”狀态。

截至2022年末,萬向信托資産管理規模941.02億元,營業收入8.67億元,同比下滑40.6%;淨利潤3.27億元,同比下降53.28%。不良資産近27億元,不良率達到51.67%,同比增長近10%。

風險也開始逐一暴露。

2022年5月6日,“萬向信托地産904号-隆基泰和郵鄲鉑悅馥園項目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因項目銷售進度未達預期,延長了存續期内的信托計劃。

不完全統計,2023年以來萬向信托還有多個房地産信托産品因融資人未能支付利息而無法按期向受益人配置設定信托收益。從投資标的來看,多數是三四線城市的房地産項目。

如2023年11月16日披露的“萬向信-地産980号-六盤水新紅橋閱雲軒項目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存續規模2.19億元;11月3日披露的“萬向信托地産1196号-麒龍濱江天宸5号地塊項目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10月18日披露的“萬向信托地産1022号-祥生嶽陽金麟府南地塊項目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9月13日披露的“萬向信托地産982号-中昂餘姚祥雲府一期項目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以及8月1日披露的“萬向信托地産1060号-湖南彬州彙景雍和居一期項目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等。

“在暴雷之前,信托公司擔保會對項目進行托底并口頭承諾剛兌,但暴雷之後又改口要求投資人自行承擔風險。這些信托産品出現逾期未兌的背後不乏有違規操作的情況。”有投資人提出。

此外,萬向信托-基建177号、基建185号、基建197号、基建215号等多個産品,也均出現拖欠信托收益的情形。

也有投資人提出,停止付息隻是前奏,後續如何保證兌付、如何實作退出、如何保證投資人利益這些關鍵點都沒有明确答複。

王永剛表示,今年下半年突然爆發,一方面是由于市場形勢與我們的預判相差很大。萬向信托房地産項目規模從年初100多億元降至約85億元,最高時規模350億元,過去3年壓降了260億元。去年房地産項目資金回籠100多億元,今年僅回籠25億元。

“另一方面是由于銷售不佳等因素,目前三分之二的項目出現現金流問題。”王永剛說,截至12月8日,有兩個項目的延期方案在受益人大會上被投資人否決了,其他項目均與投資人進行了充分溝通、投票表決延期方案。這些項目的底層資産均有抵押物,包括土地、住宅、在建工程等。“但是每個項目的情況都不一樣,在處置過程中也各有各的沖突,是以需要針對性地化解風險。”他進一步強調。

“萬向系”曾和“明天系”“泛海系”“中植系”等老牌巨擘一起,被稱為中國資本市場“最神秘”的老錢派系。民營資本譜系潮起潮落,各領風騷,卻難有基業常青者。萬向信托會否引爆“萬向系”危局?魯偉鼎如何帶領萬向信托渡過眼下難關?

中國房地産報記者緻電萬向信托,未獲得回應。

值班編委:李紅梅

責任編輯:馬琳 溫紅妹

審讀:戴士潮

中國房地産報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