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2023年5月18日,中國香港。香港電影金像獎女神銅像伫立在尖沙咀星光大道上。(圖/視覺中國)

作者 | 鐘毅

題圖 | 《下一個素熙》

上一次見到木衛二,是在今年的平遙國際電影展。在影展的大量時間,他都在平遙電影宮周圍,從早到晚幾乎一部不落地看片。他是标準的影迷,然後才是影評人。

他慷慨地花費大量時間觀看青年導演的電影,以及那些“小衆”的電影。他常常幫助新的年輕導演,為他們的電影撰寫評論,做了大量映後談。但他對電影有着嚴格的标準,對任何作品都會給出中肯的評價。

這幾年來,影展越來越成為青年創作者走上院線的第一站,也在大衆影迷的推動下變成了一種流行文化。作為今年中國視訊榜的推委之一,木衛二深入參與了國内外大大小小的影展,他會如何看待影展及其文化生态?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新周刊》:你覺得今年影視行業最值得關注的現象是什麼? 

木衛二 :2023年度的票房雖然突破500億元,但我認為這裡面能稱為好片的電影其實不多。這在本次中國視訊榜的評選過程中就是一個客觀存在。

《新周刊》:你是影展常客,你覺得影展在影視的生态中發揮了什麼樣的作用?你覺得優秀的影展在哪些方面做得比較突出?

 木衛二 :戛納國際電影節或者香港電影金像獎,其不容易被注意到的,是裡面的國際版權交易。但對普通觀衆來說,影展就是一個集中時間看到大量院線稀缺電影的地方而已。

不同影展會呈現不同的藝術審美和趣味,影響着不同國家和地區的電影風格和派系,也發揮着選拔領軍或代表人物的作用。影展之間互有交流與競争,有時還能左右一些電影的先期評價。

優秀影展在專業性、多樣性與商業化上是并重的,而一般影展能做到其中一樣,已經很難得了。平遙國際電影展能把“電影宮”的概念落地到中國内地,就是一次相當棒的創舉。

《新周刊》:普通觀衆和影展的關系是怎樣的?就國内幾個影展而言,應該怎樣選擇和參與? 

木衛二 :除北京、上海以外,國内大多數地方的影迷觀衆,并不享有觀看到藝術類小衆電影的條件。2023年年底,院線的分線發行一事才落實,可見目前市場繁榮的局面之下,我們的觀影選擇還是很單一的,對中低成本的電影制作不友好。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上海電影節開幕期間排片表滿眼“滿座”。(圖/視覺中國)

想要在電影院大銀幕提前看到這類電影,幾乎隻能在影展。目前來說,國内幾個影展都有開放普通觀衆的購票,上海的影展更是一貫以搶票觀影為榮。不過,總體來說,對于效仿“三大節”體系的影展來說,如果申請媒體證觀影,每年10月的平遙國際電影展、3月的香港國際電影節都是相當值得參與的。至于普通觀衆,留出時間、精力買票參加就是,上海或香港均可。值得一提的是,相對低調的金雞影展,今年的參展作品正在幾大城市推廣放映。

《新周刊》:今年你最喜歡的影視作品是什麼?為什麼? 

木衛二 :南韓電影《下一個素熙》。套用一句以前的老話,雖然故事發生在鄰國,但它的追問,是我們這裡現實題材電影所需要的。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圖/《下一個素熙》)

《新周刊》:第23屆中國視訊榜的主題是“現實的力量”。你如何看待現實題材影視的興起?這類題材的優勢和局限又是什麼? 

木衛二 :現實有力量,但中國電影創作,在我看來仍然處于現實題材的困境之中。相反,市面上充斥着虛假、美化與粉飾,混合了聳人聽聞的、都市傳說的、粗制濫造的翻拍電影。

現實題材倒不見得一定會收獲更多票房與口碑,這中間并不能畫等号。但大緻可以說,現實題材影視作品的生命力,放到較長一段時間去看待,更能經受住數字洪流的沖刷。就像曆史上早已被印證過的,經典不會随着電影結束就宣告終結。

木衛二的2023國産電影推薦

一覽今年的電影,口碑評價與市場表現之間的反差案例,許多人首先想到的,可能是前後相去一個月,臉對臉上映的《永安鎮故事集》與《河邊的錯誤》。兩部魏書鈞導演的作品,一部票房300萬,一部3個億。數字懸殊對比,引發的困惑迷思,不隻有豔羨神話,也有災難故事。事實上,好運的天平,往往不會落在3個億,而會傾斜為前者。隻是一将功成,人們就忘記了魏書鈞拍過的網大電影與小片子。

身邊朋友,則多會想到《野蠻人入侵》,100萬的票房成績,似乎很讓人為頭一遭在大陸上映作品、馬來西亞華語電影旗幟人物的陳翠梅感到惋惜。不過,正如前面說到的,類似于《野蠻人入侵》的遇冷,反倒可能是大陸市場的常态,例如制作成本相仿的《撥浪鼓咚咚響》,票房成績是180萬,《臍帶》是160萬。

此外,随手就能找到比《野蠻人入侵》更觸目驚心的票房數字:《江米兒》,10萬;《街娃兒》,15萬;《故鄉異客》,18萬;《流水落花》,26萬;《洋子的困惑》,37萬;《水邊維納斯》,50萬……

這些電影,并不是随便找的破銅爛鐵。以《街娃兒》為例,它入圍了2021年戛納國際電影節的一種關注單元,在平遙與西甯都摘得不少獎項。演員配置與幕後班底,都是令絕大多數青年導演羨慕。可上市表現,可謂灰頭土臉。這些數字,意味着電影在市場上打了水漂。折合成本,最終可能連印刷物料海報的費用都抵不上。現實,就是這麼凄涼。

自然,電影的好與壞,并不依賴這些數字作為标準。然而,在以票房定成王敗寇的大陸市場,票房差是很要命的一個次元,它還意味着你無法接觸到目标觀衆。換言之,就是觀衆也看不到你的電影,在互相選擇之前,先被市場踢出了局。若等待流媒體上線,則流媒體上是山呼海嘯,近乎無限選擇的影視資源。是以,這些片子,是“電影之外的電影”。人們日常聊到的電影,是春節檔的雨露均沾,是五一熱、十一冷,是“電信詐騙”三部曲、“劇本殺”三部曲。一個導演好不容易拍出來的一部電影,它上畫要遭遇的,是市場更加無情的鐵手。

這裡粗掃一下年内容易被忽視的電影,還有一些現象:

1

《毒舌律師》《流水落花》

或許,不少人會把黃子華參演的《飯戲攻心》(即《還是覺得你最好》)、《毒舌大狀》(即《毒舌律師》),看做是香港電影重新俘獲本地觀衆喜愛的現象級标志。大陸上映後,它們的成績表現也還可以。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不過,真正令人期待的香港電影,卻是香港電影發展局(HKFDC)挹注資金,扶持青年導演的“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十年樹木,終于開花結果。無論是令鄭秀文摘得金像獎影後的《流水落花》,還是即将與大陸觀衆見面的《年少日記》《但願人長久》,加上《送院途中》《白日之下》,都是今年不可錯過、真正的港片選擇。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2

《不止不休》《水邊維納斯》

《溫柔殼》《街娃兒》

新冠三年,打亂了許多電影的正常軌迹,譬如先後在平遙亮相,2020年的《不止不休》,2021年的《永安鎮故事集》《水邊維納斯》和《街娃兒》,2023年的《溫柔殼》,它們都排排坐般,先後在年内上映。其中佼佼者,自是《宇宙探索編輯部》,以及依然有排片的《河邊的錯誤》。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成績好壞不論,就連能夠上映這件事,對于《媽媽和七天時間》《漢南夏日》《夜幕将至》等藝術小衆電影來說,都是極其艱難的時節。

3

《撥浪鼓咚咚響》《千裡送鶴》《江米兒》

作為兒童片,像《撥浪鼓咚咚響》《千裡送鶴》《江米兒》等電影要吸引到相應的青少年與合家歡群體入場,顯然沒有卡通片來得走俏。缺乏引導的市場,不僅制造了資訊屏障,也無法給予小片更多的時間與機會。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4

《保你平安》《熱烈》

今年可表彰的、産出數量級作品的勞動模範電影人,香港導演代表是邱禮濤,大陸導演有青壯派的大鵬、老一輩的張藝謀。男演員有張譯,女演員有周冬雨。這其中,較為值得一提的,或許是大鵬。他在竭盡所能去追求雅俗共賞這件事上(最終效果不論),看得出确實下了功夫。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5

《我經過風暴》《我本是高山》

《我經過風暴》講蜷居家庭的女性悲慘遭遇,《我本是高山》講女性步入社會付出的犧牲、努力與成績,它們的片名中,都有一個打頭的“我”字,即道出了女性困難重重的現實處境,相當貼近主流的社會議題。而在一觸即燃的網上風波下面,是采寫女性人物題材的電影,會發現手上持有的,是一把危險的雙刃劍。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6

《不虛此行》《白塔之光》

從極端作者電影的《牛皮》系列,到嘗試市場化、有明星加盟的《不虛此行》,劉伽茵的轉型收獲,喜憂參半。以文為生,與文學性共生,似乎是這批散發獨立氣質的導演所要遭遇的現實難題。說白點,《不虛此行》與《白塔之光》,他們如何壓制“文绉绉”,以及令觀衆信服“文绉绉”這件事的沖突,還将持續上演下去。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7

《好像也沒那麼熱血沸騰》

瘋狂透支了品牌形象的開心麻花,在爛俗喜劇的泥沼中,似乎打出了一張安全、正确,還小有熱血的牌。如果放到翻拍題材的大軍中,它也能算有合格表現。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8

《一個和四個》

《一個和四個》當然是藏地的新聲。不過,橫亘在面前的現實是,無論商業類型片還是藝術電影,它們要遭遇同等的市場困難。而在萬瑪才旦離開後,這批青年藏地導演,能否延續送炭添花、團結互助的制作傳統,可以繼續關注。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9

《愛很美味》

《追緝》台灣導演大概是在口味上最見改良與調适、混搭與突破的一批人。其中既有《愛很美味》的糖水姐妹,也有《追緝》《默殺》之類的重口味電影。實際上,隻要把“口味”一詞,換成“尺度”,就能解釋台灣電影為何會呈現為現在的局面。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10

《野蠻人入侵》《燃冬》

來自馬來西亞的陳翠梅,與來自新加坡的陳哲藝,都是影迷圈子中炙手可熱的人物,無論是來淘金還是試錯,它們的出現,終究豐富了電影制作的類型。尤其是《野蠻人入侵》,你很難見到大陸能夠産出這樣犀利、思考如一還能貫徹始終的作者電影。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中國電影票房500億了,卻沒幾部好片”

校對:楊潮

營運:嘻嘻

排版:陳澤昕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