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CEO被捕、持續虧損、主播出走,鬥魚前路如何?

CEO被捕、持續虧損、主播出走,鬥魚前路如何?

前段時間,直播平台鬥魚因為CEO失聯、CEO被捕、平台主播涉賭等事情鬧得滿城風雨,導緻股價下跌,如今總算漸漸平息。就在這時,鬥魚在沒有CEO坐鎮的情況下公布了今年的三季度财報。

1.CEO被捕後,三季度财報出爐

此前,由于各種消息,鬥魚被外界唱衰,對此鬥魚董事兼副總裁表示,目前經營正常。12月7日剛釋出的财報似乎也驗證了這個說法,财報顯示,今年第三季度,鬥魚實作淨利潤7640萬元,相較去年同期虧損660萬元,調整後為7190萬元,同比增長180%。不過,與淨利潤相比較,鬥魚的總營收就不那麼好看了。今年第三季度,鬥魚總營收達到13.52億元,同比下降24.42%。

CEO被捕、持續虧損、主播出走,鬥魚前路如何?

總營收之是以下降,是因為鬥魚的核心業務——直播表現不如以往。三季度,鬥魚的直播收入同比下降了32.5%。總營收同比下降但淨利潤卻同比增加的原因,與鬥魚降本增效有關。從财報中可以看出,鬥魚的分成費用、内容成本、銷售和營銷費用以及研發費用都在下降。盡管确有成效,但一味降本也解決不了鬥魚近些年的困境。

2018年,鬥魚虧損達到8.83億元,盡管從2019年開始,鬥魚轉虧為盈,但盈利也很有限,僅有4000萬。2021年,鬥魚再次開始虧損,2022年虧損縮小,卻仍未實作盈利。

2.頭部直播平台遭遇困境

鬥魚曾是國内最大的直播平台之一,并且在多家平台宣布倒閉之後,仍舊堅持到了現在,那麼鬥魚為何會變成這樣呢?

11月22日,鬥魚釋出公告,确認CEO陳少傑被捕,罪名是開設賭場。雖然由于及時設立了臨時管委會,是以這件事并未影響鬥魚的内部。但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20年,鬥魚就被爆出直播間涉賭,“長沙鄉村敢死隊”甚至被央視點名。而随着陳少傑被捕,鬥魚的多位主播停播,網傳這些主播也牽扯其中。雖然目前還沒有确切消息,但在CEO被确定的情況下,鬥魚的聲譽還是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CEO被捕、持續虧損、主播出走,鬥魚前路如何?

另外,鬥魚之是以能吸引大量使用者,主要靠的就是大主播,但是近兩年,鬥魚的主播卻在不斷流失。馮提莫、旭旭寶寶、SKY李曉峰、冷宴華、阿冷等大主播,要麼選擇其他平台,要麼到期不續約。《2021年遊戲直播行業洞察報告》顯示,2021年,鬥魚的遊戲主播為159.6萬,同比減少17%。

CEO被捕、持續虧損、主播出走,鬥魚前路如何?

随着大主播的出走,鬥魚的活躍使用者也在減少。今年第二季度,鬥魚的平均移動月活躍使用者為5030萬,相較去年同期減少了40萬,季度平均付費使用者也同比減少了33.33%。鬥魚無法留住使用者,使用者自然也無法為其創造更多的利潤。

除了内部危機,鬥魚還要面對短視訊平台的競争。如今,随着短視訊的興起,越來越多的使用者投入短視訊平台的懷抱,更何況,現在幾乎所有的短視訊平台也兼具直播功能,并且各有特色,是以鬥魚等純直播平台在行業内的競争力越來越小。

3.鬥魚前路如何?

鬥魚的遭遇,可以說是直播平台行業的縮影。不僅是鬥魚,曾與鬥魚平分天下的虎牙,如今的境況也不算好。11月14日,虎牙釋出了今年第三季度财報,總營收同比下降30.73%、歸母淨利潤同比下降79.97%的成績,似乎在向大衆訴說着其經營不易。與鬥魚一樣,面對這種情況,虎牙也在降本增效。

CEO被捕、持續虧損、主播出走,鬥魚前路如何?

花椒直播的母公司花房集團雖然在2022年12月成功登陸港交所,但不到半年,就因參股25%的公司涉案被調查而導緻部分賬戶被當機,并且停牌。停牌當日,股價較發行價下跌17.8%。同時,花椒直播還曾多次被權威機構點名,2020年被江蘇省消保委提出存在青少年模式形同虛設的問題。同年,花椒直播又被網信中國指出傳播低俗庸俗内容。今年,國家網信辦再次指出,花椒直播、YY、陌陌等平台上存在“擦邊”行為。

與鬥魚等平台還在單打獨鬥不同,YY直播早早就為自己找好了“靠山”。2020年,百度以36億美金全資收購YY直播。另一邊,YY直播還在為自己探索另一種可能,2022年,YY直播推出了虛拟主播愛夏,表明其開始進入元宇宙領域。盡管目前來看,這步棋并未讓YY直播回到往日的地位,但對直播平台來說,這未必不是一個解法。

前狼後虎、内憂外患之下,鬥魚的前路會如何?

參考資料:

1、《CEO被捕後,鬥魚公布三季度業績》,澎湃新聞

2、《創始人陳少傑涉嫌開賭場被捕,鬥魚還有未來嗎?》, 野馬财經

3、《鬥魚虎牙,還能再搶救一下嗎?》, 定焦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