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華為與谷歌徹底分手了

華為與谷歌徹底分手了

華為與谷歌徹底分手了
華為與谷歌徹底分手了

原創首發 | 金角财經(ID: F-Jinjiao)

作者 | 東籬

問世4年後,“純血”鴻蒙終于要來了。

近日,有消息稱華為鴻蒙系統自2024年起将不再相容安卓。

對此,華為回應稱目前海外手機暫無使用HarmonyOS的計劃,海外消費者可通過搭載EMUI版本的華為手機繼續放心使用安卓應用。至于國内會如何,華為則并未正面回應。

在此之前,鴻蒙系統底層采用了能與安卓通用且開源的 AOSP (Android Open Source Project)代碼,這意味着開發者在開發時沒有太多的遷移成本。

在今年8 月的鴻蒙開發者大會上,華為已經低調展示過鴻蒙 Harmoney Next 開發者版本。在這一版本中,AOSP 代碼被直接砍掉,隻支援鴻蒙核心和鴻蒙系統的應用。

海外市場受阻後,華為将發展重心轉向國内,而華為鴻蒙系統也将率先在國内市場獨立于安卓系統,這标志着華為決心擺脫對安卓生态的依賴。但能否坐穩全球繼蘋果iOS、安卓之外的第三大作業系統,“有品質的活下去”,仍是一個未知數。

華為與谷歌徹底分手了

“第一章:回國”

鴻蒙系統走到台前本身就源自海外市場的封鎖打壓,海外市場萎縮的情況下,華為此舉或意圖進一步穩固國内市場,階段性地暫時放棄海外市場。

受到美國制裁後,華為的終端業務倍受影響,海外市場幾近覆滅,為了自救,華為果斷轉向國内市場,同時推進産業鍊的國産化。

美國的晶片封鎖意味着華為無法借助現有産業鍊推出新的5G手機。此外,華為與谷歌安卓合作的停止,意味着華為手機在海外使用者手中幾乎成了一塊“闆磚”,基本的服務和APP 都無法正常使用,勢必會降低手機的使用體驗,導緻華為很難在海外市場有所作為。

危機之下,華為一方面将内部“猥瑣發育”了7年的鴻蒙作業系統從“備胎”扶正,替代此前華為基于安卓進行開發的EMUI作業系統;一方面大力推動晶片産業鍊的國産化布局。

今年8月引爆市場的華為Mate 60 Pro,開售一分鐘内即告售罄,這既意味着華為的品牌号召力仍在,也意味着華為僅靠國内産業鍊也能造出“5G”手機。

對此,中國銀河證券研究院拆機發現,華為Mate 60 Pro僅有海力士的存儲和部分CMOS晶片非國産,預估整體國産化率在90%左右,高于Mate 50 72%的國産化率。

華為與谷歌徹底分手了

衛星通信射頻晶片由海格通信子公司廣州潤芯提供,Wifi/藍牙/電源等晶片均是來自海思提供,圖源:中國銀河證券

鴻蒙系統走向獨立,華為手機的國産化将邁上一個新的台階,抵抗技術制裁風險的能力也将增強。但值得注意的是,海外手機市場除了蘋果iOS就基本是安卓系統的天下,鴻蒙不相容安卓雖說是對安卓的硬氣“宣戰”,但也有極大可能會在未來數年内被海外市場所不容。

此前華為官方确認,Mate 60系列将不會在海外市場上銷售,或許也說明了一些問題。雖然華為自稱産能有限,以大陸市場銷售為主,但未來華為推出軟硬體“純國産”的手機,要想獲得海外使用者的青睐,還是難上加難。

華為與谷歌徹底分手了

從2%到16%,還是歸0?

華為鴻蒙系統想要活下來,就必須形成使用者吸引開發者完善生态,進而吸引來更多使用者的正向循環,是以使用者規模極為關鍵。

過去有很多昙花一現的自研系統,比如黑莓、MeeGo、Windows mobile、Windows phone等,都是因為前期冷啟動艱難、生态貧瘠,在馬太效應顯著的作業系統市場快速被邊緣化。

此前Strategy Analytics機構預測,到2027年時,鴻蒙系統的全球市場佔有率将從2%變成為0。

即便是華為“遙遙領先”的國内市場,也是安卓與蘋果的“兩分天下”,據Counterpoint資料,截至今年第一季度,在中國市場,華為鴻蒙拿下8%的市場佔有率,安卓和蘋果iOS分别占據72%和20%。

或許,華為終端業務的複蘇會提升鴻蒙系統的市占率。9月25日華為秋季全場景新品釋出會上,餘承東表示,華為Mate 60系列開啟先鋒計劃以來,廣受消費者喜愛,目前正在加班加點緊急生産。鴻蒙使用者數超過7億人,HarmonyOS 4目前更新裝置數達6000萬人,每天增加120萬使用者。

6000萬“遙遙領先”的高端使用者已經足夠吸引來多家企業與開發者加入鴻蒙生态。

據不完全統計,今年僅11月就有美團、哔哩哔哩、去哪兒、新浪、釘釘 5 家網際網路公司宣布華為合作,啟動鴻蒙應用生态的研發。還沒有明确表态的廠商,比如百度、WPS 等等,近期也都悄悄放出了招聘鴻蒙系統開發師的需求。

此外,市場占有率不高的手機廠商、供應鍊公司,也紛紛宣布融入鴻蒙體系。

比如今年11 月,酷派手機團隊就宣布将開源的 OpenHarmony 系統(注:OpenHarmony 是鴻蒙作業系統的基礎),接入到紫光展銳 T606 的處理器。

除了這些客觀的原因,地緣政治和大國科技戰的雙重影響也增強了行業對供應鍊安全的重視和對國産生态系統的偏好。另外随着物聯網的發展,臃腫的安卓系統已經不再适用,這也是衆多安卓手機廠商轉而自研作業系統的重要原因。

如今,鴻蒙系統已經發展至4.0版本,涵蓋了多個領域,包括智能汽車、穿戴裝置、華為智能電視等。其底層可拆解的微核心結構,使其适用于多種終端裝置,實作了子產品化的特性,更好地适應全場景應用。

但是困難顯而易見,華為鴻蒙的獨立DDL十分激進,而且需要全行業的生态協同,短時間内配齊相關開發人員都極為困難。有業内人士表示,一個熟練的安卓工程師大概需要 3 個月才能轉型做鴻蒙。

如果鴻蒙獨立能在2025年之前就能在國内市場順利完成,那麼到2027年市占率歸零的“恐怖故事”或将不再上演。

對于華為來說,16%的市場佔有率是鴻蒙作業系統的“生死線”。為了達成這一目标,華為需要盡可能地擴大終端産品的銷量。

從目前資訊來看,華為鴻蒙對标的是蘋果iOS而非軟硬體生态混亂的安卓,且華為與其他手機品牌形成競争關系,是以很難說服頭部手機廠商加入。

也就是說,華為隻能依靠自有的手機和“1+8+N”在内的其他終端産品來擴張使用者規模,但是在消費電子市場低迷、華為晶片産能受限,且出海不利的背景下,難度可想而知。

比如有分析師預計,今年華為手機的總體出貨量,可達到4000萬部至5000萬部,而這不過是華為巅峰期2.4億部手機出貨量的零頭。

華為與谷歌徹底分手了

華為——過于“專注”的對手

華為挾“遙遙領先”的東風強勢回歸,給整個國内手機行業帶來了一個過于“專注”的對手。這對于一衆進行品牌沖高的手機品牌來說,并不是一個好消息。

相比華為在國内的狂奔突進,友商則步伐和緩了許多。

比如,小米在今年10月推出了全新的作業系統小米澎湃OS,雖然融合了自研的 Vela 系統,本質上也是相容安卓AOSP的過渡玩法。

vivo的藍河作業系統 BlueOS雖另辟蹊徑,但也是殊途同歸。

在今年11月召開的開發者大會上,vivo副總裁周翔明确表示:藍河系統與安卓系統不相容,也不會在未來相容,不會運作在其他平台上。但vivo也表示,BlueOS和OriginOS不是替代關系,OriginOS将繼續使用,而BlueOS主要用于輕量級作業系統,适用于需要大規模智能作業系統的中低端裝置。也就是先在手表上試水,還不敢貿然沖擊手機。

對于何時鋪開不相容安卓的作業系統,友商均未公布明确時間表。換言之,友商們還不敢貿然背棄安卓陣營。

原因主要在于,相比于華為對國内市場的“孤注一擲”,其他國産手機還要兼顧海外市場。

據Canalys統計資料,今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機市場,三星和蘋果分别以20%和17%的市場佔有率位列第一、第二,市場佔有率第三的小米占比14%,OPPO和傳音位列其後,vivo掉出前五。其中,小米的海外銷量占比高達78%,OPPO、vivo的海外市場銷量占比也已經過半。

在海内外手機市場的激烈競争中雙線并行,已經耗費了手機廠商大量精力,在“降本增效”成為各大公司主旋律的情況下,很難在短期内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研發并推廣完全獨立封閉的作業系統,而且安卓如今仍在海外占據統治地位,想要短期内結合軟體生态完成颠覆幾無可能。

華為鴻蒙給出了一個不同的解法,或許從國内市場出發,先以極高的品牌認知度紮根占據國内市場,再在軟體豐富性上突破,最終俘獲國外使用者群體,雖然目前為時尚早,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但這一條路對于其他手機廠商來說還存在一個緻命缺陷,那就是高端市場的占位。網際網路企業跟進研發适配軟體的一個重要原因,是華為擁有的高品質使用者群體以及市場号召力。

是以隻有站穩高端、提升品牌認可度,才有可能突圍。但過去榮米OV在華為缺位的幾年視窗期都沒能把握住機會,如今華為回來了,難度恐怕隻會更大。

參考資料:

南方Plus《明年起鴻蒙不再相容安卓?華為回應》

每日人物《華為的“黑暗榮耀”》

36氪《一個月 5 家網際網路大廠加入,華為鴻蒙在國内狂奔》

王新喜《市場佔有率2%,華為鴻蒙面臨的難關》

中國企業家雜志《4566億!淨利潤率16%!華為三季報來了》

中國銀河證券《電子:華為手機回歸的深遠影響解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