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作者:古軒說史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文 |古軒說史

編輯 | 古軒說史

“樹高百尺,落葉歸根。”[可憐]

樹長得在高,落葉依舊是要回到樹根裡去,就如我們華夏子民,不論身在何處,心中最好的港灣仍舊是故鄉,不論在外漂泊多久,最終還是盼望着能回歸故土。

南韓有一田氏家族,從祖先開始,都會告訴下一代“我們來自中國,我們是中國人”,他們祖祖輩輩雖然在外流落381年,卻始終保持着故鄉的各種風俗習慣,他們時刻謹記自己身上流的是華夏人民的血,自己的根在中國。

01

流落海外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明朝永樂年間,河北風正村有位名叫田好謙的年輕人,他們的祖先是從山西洪洞縣遷到此處的,田好謙的祖上有很多都是大明朝當時位高權重的官員,祖輩世代為官。

從小生活在官宦之家,田好謙卻不似平常的纨绔子弟那般,背靠家族花天酒地,他将每日的精力幾乎都用在了讀書上,曾經有人勸田好謙,用不着這麼努力,你曾祖父可是雲南禦史,以後定會為你讨一個蔭封。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田好謙卻不這樣想,在他看來,正是因為曾祖父與父親都在朝為官,他才更要用功讀書,以後參加科舉,靠自己的實力考取功名,才能不辱長輩的名聲。

然而田好謙最終卻并未參加科舉。在明朝末年時期,各地戰亂頻發,大明朝軍隊開始在各地招兵,田好謙思來想去,決定參軍保衛國家。

當他把此事告知父親時,父親卻提出了反對,父親認為,田家世代都是言官,從未出現過武将,他們也不能在軍營為他打點一二,更何況打仗是要把腦袋提在刀尖上的,危險程度可想而知。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而田好謙卻不這樣認為,在他看來,國家處于危難之際,自己參軍比考取功名更有意義。眼見他主意已定,父親隻好随他去了。

田好謙被分到了山東順義島,他剛到軍營,就被參将叫了過去,當看見參将的那一刻,田好謙整個人愣住了,當他以為對方要報複他時,沒成想這位參将卻拉着田好謙的雙手,一個勁的感謝他。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原來田好謙還在家讀書的時候,突然聽到屋子裡傳來一絲響動,隻見鄰村的董士元翻牆出去的背影,田好謙一看,家裡果然少了很多的财物,他連忙派人去追趕董士元。

現如今田好謙的将領,竟然就是當初偷東西的董士元,據董士元描述,要不是田好謙派人追趕他,他也不會鬼使神差的來到山東參軍,也就不會有現在的地位了。董士元知道田好謙的文才,便留他在身邊作為軍師,畢竟自己隻是一大老粗。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有了田好謙這名軍師的幫助,董士元帶領軍隊一連打了好幾次的勝仗。有一次田好謙說現下不宜出兵時,已經被喜悅沖昏了頭腦的董士元,卻完全聽不進去,果然在戰場上遭遇了敵人的埋伏,董士元是以戰死在沙場上。

田好謙甚至此時不能坐以待斃,便決定帶領餘下為數不多的戰士突出重圍,然而就在路過北韓邊境時,被北韓軍隊俘虜了。

02

尋親途中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清朝康熙年間,風正村田氏一族舉人田思齊,剛剛為過世的母親辦完葬禮時,同他一起中舉的同鄉胡禦枚火急火燎的趕來,将一個包裹塞到了他的手上,讓他務必和族中老人打開包裹看看。

當田氏的族人打開包裹之後,裡面竟然是一本族譜以及一張畫像,族裡的老人立馬認出來畫像上的人,正是當年失蹤的田好謙。

當大家讀完包裹裡的一封信時,頓時間驚喜不已,他們一直都以為田好謙當時已經戰死沙場了,沒想到他不但好好活着,還定居在北韓開枝散葉。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原來當時田好謙被北韓軍隊俘虜之後,北韓國王聽聞田好謙是明朝軍隊的軍師,料定他定然是一個十分有文采的人,在北韓國王與田好謙後續的交流中也證明了這一點,國王便提出讓田好謙為北韓出謀劃策。

田好謙十厘清楚自己是中國人,絕不會做出叛變國家的事情,然而沒過多久,北韓便傳出了明朝已經滅亡的消息,得知此時的田好謙認為,大明朝已經不複存在,自己堅持的一切也都沒有意義了,于是便決定留在北韓。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憑借自己的滿腹才華,田好謙很快便從一個不起眼的小文官,升到了北韓的通政大夫,身居北韓高位,高管俸祿,也在北韓結識了一位女子并與她結為夫妻,徹底定居在北韓,是以才有了日後南韓的田氏家族。

“每逢佳節倍思親”,田好謙從來沒有一刻忘記,自己是從中國而來,是以每當中國的節日到來之時,他都會帶着兒孫朝家鄉所在之地磕頭跪拜,田好謙告訴小輩,等過了戰亂時期,必須要回去認祖歸宗。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田好謙去世之前,重新整理了族譜,并且還在族譜的第一頁,加上了“我是中國人,世世代代不能忘”,以此來勸誡後輩,不要忘記自己是中國人。

直到二十年後,清朝的康熙年間,田好謙的二兒子田會一,以北韓使者的身份出使清朝。田會一剛到京城,便開始到處詢問是否有官員的老家,是河北雞澤縣風正村的。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在得知這名北韓使者竟然是中國人之後,朝中的官員都非常重視,紛紛幫忙打聽,今年兩位心舉人全部來自雞澤縣,其中還有一位舉人恰好是來自風正村的田思齊。

然而田思齊回老家安置母親的葬禮,由于田會一馬上就要回北韓了,無奈之下隻能将證明身份的信物交給了胡禦枚。

風正村田氏一族的族譜中,增加了田好謙的名字,證明了他确确實實就是田氏的族人。

03

得償所願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2004年5月9日,河北邯鄲市雞澤縣風正鄉的黨委書記田連平,突然接到了來自中國青島辦事處的電話,對方從電話接通一刻起,就開始詢問田連平:風正鄉當地是否有一田氏家族,可以幫忙詢問一下這個家族是否有流落在外的親人嗎?

田連平隔着電話,就能聽到電話那頭的人肯定十分激動,當對方聽到田連平的回答時,用顫抖的聲音說出:“終于找到了”。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聽到這句話的田連平渾身一震,他突然想起小時候經常聽族中和家中長輩談起,說他們田氏一族還有一脈流落到北韓了,真的很希望有朝一日能找到他們。

當年田思齊合租人确定田會一就是族人時,快馬加鞭的趕到京城,但那時的田會一已經回到了北韓,是以兩個人并未見上一面,但好在有了消息,便也通過信心的方式交流過幾次。

然而随着各個戰争的爆發,國際局勢動蕩不安,兩撥人連唯一的書信聯系也被掐斷了,但是雙方希望回歸故土的決心,卻始終都不曾改變。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南韓高麗海運株式會社的社長田文峻,來到山東青島出差之時,打聽到了河北邯鄲的風正鄉,很有可能是他們世世代代都在找的田氏家族。

接到田文峻電話的田連平,也是同樣的激動,他立馬收拾東西,帶着族裡的兩名老人坐上了趕往青島的火車。

兩撥人見面的時候,雖然還沒開口,但是彼此眼中都閃動着淚花,他們幾乎已經确定,對方就是自己整個家族心心念念要找的人。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當兩份族譜擺在一起時,果不其然,就在寫有田好謙名字的這一頁對上了,中國田氏家族的族譜中,田好謙這脈之後是空白的,而南韓田家的族譜,是從田好謙開始的。

認定了雙确确實實同屬田氏家族時,雙方都十分激動,三百多年過去了,才終于找到彼此。

2004年6月29日,田文峻帶南韓原檀國大學的校長田光玹等9位,代表南韓田氏一族的宗親回到風正村認祖歸宗。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田文峻的父親田明煥此時已經90歲了,他也想回到祖國見一見族人,但是有心卻無力。田連平得知此事後,在田明煥90歲壽辰之時,帶着家譜與田好謙的畫像,漂洋過海的來到了南韓。

田明煥在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風正村田氏族譜上時,忍不住淚灑現場。

南韓田氏家族在經曆了整整381後,終于回到了闊别已久的祖國,這條回家之路漫長而又艱難,南韓田氏一族,即使身處他鄉這麼多年,仍然能讓子孫後代時刻謹記,自己是中華兒女,南韓田氏家族的根在中國。

04

落葉歸根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後世子孫仕宦,有犯髒濫者,不得放歸本家;亡殁之後,不得葬于大茔之中。不從吾志,非吾子孫。”

這是包孝素供包拯用來告誡後世的一句話,包家後人若是做出有損家門的事,便不可歸列排位。由此便可以看出,在大陸古代,一個人死之後,若是不能入族譜,進宗堂,是非常嚴重恥辱的事情。

那麼中國人為何從古至今,都要講究落葉歸根呢?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落葉歸根,最初便是由儒家思想提出來的,在古代每個家族都會有祖墳,犯了錯被開除祖籍的人,是不能葬在祖墳裡的。那麼這種人死後,便被大家認為是非常凄涼的孤魂野鬼,是以古人一輩子都在講究身後能被埋入組分的土裡。

中國自古以來都是以農耕為主,大多數家族世世代代都會生活在同一個地方,他們對腳下的這片土地有着很深厚的感情,是以每每離開故土,不由得就會思念家鄉,無論長大之後成名與否,都會對哺育自己的故鄉産生敬仰之情。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重視落葉歸根的,幾乎都是不在家鄉的人。獨自在外打拼,當生命走到盡頭時,會加倍後悔沒能在生前回歸故鄉,這是很多在外的遊子去世之前最大的心願。

05

結語

一個漂泊海外381年的家族,到中國認祖歸宗,族譜:是中國人

中國與國外文化最大的差別,就是華夏民族獨有的思鄉情結。南韓田氏一族離開祖國三百多年,時時刻刻都在思念着有朝一日重回故裡。

尋根問祖,是中華民族每個人民的信仰,家鄉和祖國這兩個詞語,在每一個中國人心裡的分量都是重中之重。有了祖國才有了我們,有了祖國的強大繁榮,才有了如今幸福安康的生活。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