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家長花十多萬為孩子報名“北極科考團”:團未開錢難退,公司仍在招生

家長花十多萬為孩子報名“北極科考團”:團未開錢難退,公司仍在招生

極目新聞記者 劉琴

近段時間,多位家長向極目新聞(報料郵箱:jimu1701@163.com)反映,他們在一家名為“星華郵輪”的公司報名參加今年夏天的北極青少年科學考察研學團,每家花費十多萬元。但研學團未按時開團,他們已交的費用也遲遲不退,家長甚至無法聯系上公司負責人。

直到11月初,家長們發現,該公司同一法人代表的另一公司又以南極科學考察招攬生源,公司扮演活動承辦方的角色,主辦方為湖北省南北極科學考察協會和國際極地保護協會。

12月6日,湖北省南北極科學考察協會從業人員回應極目新聞記者稱,他們沒有主辦相關活動,也沒有跟相關公司合作。

家長花十多萬為孩子報名“北極科考團”:團未開錢難退,公司仍在招生

宣傳資料截圖

十多萬元報名“北極遊”,團未開錢難退

今年2月,廣東廣州的李女士經全球教育協作平台haddee education(以下簡稱哈迪教育)推薦,在星華郵輪公司給一家三口報了7月去北極的科考研學團,共計花費超過15萬元。

談及報名的原因,李女士稱她孩子讀國中,喜歡研究海洋生物。當時,星華郵輪聯合哈迪教育面向8歲以上兒童推出的暑期極地科考研學項目,以探索北極四島為主題,團期為7月17日至8月7日,曆時22天,前期招生宣傳介紹,研學過程中還會有來自劍橋大學、英國帝國理工大學以及國内中國科學院等知名院校的專家教授指導。

“宣傳的内容都很好,我孩子也很喜歡這種研學,而且還是去北極。”李女士稱,她将相關費用直接轉至北京星華郵輪有限公司的賬戶,還與該公司簽了合同。報名兩三個月後,該公司法人代表丁某還曾前往廣州,向家長們詳細介紹行程及研學項目。之後,該公司還有相關從業人員與報名的家長們對接,并辦理了簽證。

就在李女士一家滿懷期待地打算前往北極時,卻在出發前兩天收到走不了的通知,這讓她措手不及,“丁某說可以讓我們轉7月29日出發的團,但到那天又說還是不行,後來答應給我退款,錢也沒退,我也聯系不上他了。”

美國一位家長張女士(化姓)告訴極目新聞記者,她也是從哈迪教育了解到這一極地科考研學團。為了讓即将申請大學的孩子了解什麼是科學考察,她用丈夫去世後拿到的撫恤金給孩子報了名,報名花費8300美金,之後她還花費1748美金提前購買了機票。“行程取消後,丁某說要全額退團費,補償機票錢,并且給一定損失補償,但都沒有落實。”張女士說。

有家長提供的資料顯示,7月15日,北京星華郵輪有限公司釋出《關于取消2023北極郵輪旅行的通知》稱:“由于部分合作機構拖欠應付費用且數額較大,導緻我司發團操作遇到極大困難,無法繼續履行合同内容”“不得不決定取消本次北極旅行”,并于兩日後提出延期轉團或取消退款方案。

家長花十多萬為孩子報名“北極科考團”:團未開錢難退,公司仍在招生

北京星華郵輪有限公司曾釋出的取消通知

哈迪教育負責人旦丹則對極目新聞記者稱,她向丁某一共介紹了16位家長和學生,共計13個家庭,她從銷售額中賺取20%的費用。但北極旅行取消後,她便将她所賺取的全部費用返還給了家長。“不少家長是與香港星華國際郵輪有限公司簽的合同,由于丁某一直沒有退費,今年11月我還去香港向警方報了案。”

家長發現“換公司再招生”存在某種問題或陰謀

廣東深圳的周先生(化姓)稱,他和朋友兩個家庭共計五個人同樣報名參加此次北極科考研學團,報名費支付了62700美元,又為該活動準備出行支付國際機票、簽證交通費、簽證費、公證費、認證費等104009元。

“北極旅行通知取消後,丁某曾承諾退還這些費用,并還提出違約補償費用。可至今我都沒有收到退款,還聯系不到丁某。”周先生稱,為了找人退款,今年8月他曾請朋友到上海星華郵輪和香港星華郵輪公司的注冊位址,實際上并沒有這兩個公司辦公,而深圳、北京兩地的星華郵輪公司也從注冊地搬離,“深圳的公司還被物業貼了封條。”

“丁某承諾了無數次明天退,但是他都沒有退。”周先生說,對于要回這筆退款,他已失去信心。最近,他還看到微信公衆号“少年極先鋒”釋出的《2024青少年南極科學考察(第10次隊)》的一文,文中介紹,2024年寒假即将開啟的第10次南極科學探索之旅,由湖北省南北極科學考察學會和國際極地保護協會主辦,中科耀華(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為承辦方。

家長花十多萬為孩子報名“北極科考團”:團未開錢難退,公司仍在招生

“少年極先鋒”曾釋出的活動宣傳文章

“我給湖北省南北極科學考察學會打電話咨詢是不是他們主辦的,他們一口否認,說沒有辦過這個活動。而另一個主辦方國際極地保護協會,負責人就是丁某。”周先生說。

極目新聞記者搜尋發現,微信公衆号“少年極先鋒”的認證主體為中科耀華(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上述文章于11月10日釋出,11月29日已删除。該文末尾附有一位劉姓老師的電話及微信二維碼。

極目新聞記者以家長身份添加了劉姓老師的微信,并詢問對方上一次活動的舉辦時間,對方稱上一次活動舉辦時間為7月底8月初,大概70人去了北極。其還介紹,第10次南極科學探索之旅是由國際極地保護協會和湖北南北極科學考察學會,後者參與的老師是一位艾姓老師。

可為何湖北南北極科學考察學會官網沒有這一活動的介紹?該老師稱該活動真實可查,由于是聯合主辦,是以該學會官網沒有介紹,“可以問問艾老師,他知道的。”

家長花十多萬為孩子報名“北極科考團”:團未開錢難退,公司仍在招生

劉姓老師與極目新聞記者的對話截圖

為了揭開這一活動宣傳的存在某種問題或陰謀,11月29日,極目新聞記者随朱先生一同前往湖北省南北極科學考察學會辦公室,一位與前述艾老師同名的艾姓從業人員稱,學會沒有舉辦這一活動。

公司法人稱盡快退錢

12月6日,湖北省南北極科學考察學會相關從業人員回應極目新聞記者稱,學會沒有與中科耀華合作辦南極科考項目,學會的艾姓老師也沒有參與此事,“準備要做一個這樣的項目,但是後來這項目沒做成。”

該從業人員還稱,他們發現“少年極先鋒”釋出的活動宣傳文章後,立即與對方取得聯系,由于對方很快删除了文章,是以學會決定不再對外釋出相關聲明。

天眼查顯示,北京星華郵輪有限公司成立于2022年11月,注冊資本500萬元,為海南星華國際郵輪有限公司全資子公司,經營範圍包括國際班輪運輸、國内船舶管理業務、國内國際船舶代理等,公司法定代表人丁某,同時也是海南星華國際郵輪有限公司的執行董事兼總經理。7月19日,北京星華郵輪有限公司因登記的住所或經營場所無法聯系,已被北京市海澱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

丁某名下還有中科耀華(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後文簡稱中科耀華)、上海星華郵輪有限公司、深圳星華郵輪有限公司、上海極之夢想科技有限公司等8家公司,其中有兩家已被吊銷,一家已登出,郵輪公司成立時間皆在5個月至2年之間不等。丁琛通過持股中科耀華94.5%的比例,持有海南星華國際郵輪有限公司近20%的股份,前者是後者的主要股東。

家長花十多萬為孩子報名“北極科考團”:團未開錢難退,公司仍在招生

深圳星華郵輪公司人去樓空(受訪者供圖)

12月7日,極目新聞記者聯系到丁某,丁某稱,他與湖北省南北極科學考察學會談過長期合作,整體架構協定正在洽談中。針對家長反映的退錢難一事,丁某稱他會盡快以實際行動,給家長們退錢,“不管他們與哪個公司簽的合同,最終都是由北京這邊的公司給他們退。”

為何上海、香港的兩個公司注冊位址并沒有公司辦公?北京、深圳的公司又為何搬離?對此丁某稱,由于當時着急注冊,找人代注冊了上海、香港的公司,當時沒有人手處理此事,而北京、深圳的公司是因業務受到影響,加之家長們找上了門,是以就把兩地辦公室撤掉了。

而針對為何删除“少年急先鋒”釋出的第10次南極科考活動的宣傳文章,丁某表示,文章有一些内容需要修改,做得不是很美觀,等修改後會再次釋出。

(來源:極目新聞)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