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點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12月的前五天,全網都是五月天。

扒姐的社交媒體首頁跟世界大戰似的,有罵五月天假唱的,有替五月天伸冤的,吵得不可開交。越吵越混亂,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等不少藝人都出來站隊了,依然沒吵出個結果。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是以,五月天到底假唱沒假唱?他們為什麼突然被罵得這麼慘?

咱們一起掰扯掰扯。

【1】

五月天假唱風波,是從一場飯圈拉踩開始的。

前陣子,告五人上了五月天的演唱會,一起唱歌。五月天粉絲聽完,嘲笑他們唱功不行,全靠阿信(五月天主唱)拯救。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告五人的粉絲一聽就不幹了:你怎麼不說你家哥哥是假唱呢?

這句話的分量,很重。仿佛一下子捅破了五月天演唱會的遮羞布,有不少看過現場的人沖出來,說出自己憋了很久的猜測:原來你也覺得他們是假唱啊?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此後,專業人士倒油,分析了五月天上海演唱會12首歌的音軌,得出了“真假混唱”的結論。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有的是一整首都在放錄音,有的是第一句跑調又音色低沉,接下來突然音準極佳,而且嗓音重返20歲。有一種我外婆用石磨磨黃豆,突然磨出來一杯大師拿鐵的感覺。

專業人士在視訊裡分析音軌的方式,是比較約定俗成的辨識假唱的方法。通過波形,能看出來人聲是不是整齊得像用機器修過一樣。如果這樣看,确實有假唱嫌疑,但不能百分百确定。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而且演唱會錄音的出處不明,不排除是專業人士為了博流量,自己給音頻做了處理。這之後,也有部落客指出,阿信在不同場次的演唱會音頻,有音軌重合的情況。這種情況,依然不能實錘是假唱。

扒姐也問了身邊一些從事相關行業的人,看了網上各方人士的分析。比較大的可能是,五月天演唱會的現場沒有完全假唱,但墊了不少和音在裡面,俗稱“半開麥”。

“半開麥”這事兒,屬于是歌手在真唱和假唱之間打擦邊球,界定不明晰,争議也很大。畢竟開10%的麥,也屬于半開麥,但現場基本聽不到什麼聲音。

往好了說,這是歌手嗓音條件下降,為了保全現場效果才做出的舉動。不少唱跳團體的演唱會都是半開麥,不然根本沒法聽。

往壞了說,等于去進階飯館吃飯,端上來一盤大廚親手加熱過的預制菜。雖然是大廚經手的,但總有人覺得,這錢花得冤了。

【2】

五月天對這次争議,全程隻做出了三次反應。

第一,主唱阿信拉黑了質疑他的網友。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第二,經紀方挂斷記者電話。記者找不到當事人采訪,隻能去采訪演唱會的主辦方。主辦方給的回答很引人遐想,說“不友善回答”。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第三,五月天的經紀公司出了個否認假唱的聲明,企圖收場。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現在相關部門已經拿着音頻去檢測了,咱們可以等等官方的結果。

五月天聲明之後,網友們還在繼續審判。去過現場的路人曬出自己拍的視訊,說一看就是假唱。包括唱錯詞了,對完口型才發現不是自己的部分。

手裡沒有麥克風還唱出聲了(粉絲說是伴唱的聲音,和阿信很像)。

唱歌口型沒對上,歌詞也忘了(粉絲說是因為演唱會大屏延遲)。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現在,網上形成了一個很尴尬的局面。

“假唱派”拿出阿信唱得特别好的演唱會視訊,表示這肯定是假唱。

“伸冤派”拿出阿信演唱會跑調、唱不上去的視訊,表示這肯定是真唱。

反正兩邊都有一個共識,就是以阿信的唱功,不可能完全唱在調上。最後受傷的,反正都是聽衆。

【3】

當然,還有一批人是“假唱無罪派”。到處替五月天發聲,堅決支援演唱會假唱。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再這樣下去,五月天還沒真的塌房,都快被粉絲搞塌了。扒姐覺得讨論歌手假唱合不合理這事兒,根本沒必要。

首先,假唱本來就是違法的。演唱會假唱,跟詐騙沒什麼差別。

其次,演唱會市場已經夠亂了。疫情之後,全國“報複式”開演唱會,搶一場演唱會的票比甄嬛回宮還難。不少歌手演唱會的票都溢價到幾千上萬,六位數的也有。

歌手也被當成驢使,同一個城市動辄連開兩三場演唱會。五月天更是在北京連唱6場,上海連唱8場。

按林俊傑之前說的,連開3場演唱會之後,歌手的狀态就會大受影響。五月天的演出場次安排過于密集,确實累到主唱在台上吸氧。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不過,五月天開演唱會,也是真賺錢啊。上海和北京的演唱會,換算下來,掙了差不多9個億。單單是賣五月天專屬的熒光棒(一支140元),就賣了700多萬。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面對這麼高額的收入,确實很難做到“累了就别唱了”。

但觀衆畢竟是消費者,不是無腦的信徒。去看五月天的觀衆,絕大多數是想聽歌懷念青春,沉浸在熱鬧的氣氛裡,跟着大家一起唱幾句。大機率不想自己的青春,最後變成了被忽悠一通,然後“退一賠三”。

這一年,演唱會大大小小的狀況,也出了不少。

容祖兒澳門演唱會,唱《就讓這大雨全都落下》的時候,掉了個拍,崩潰大叫。

薛之謙在演唱會那天發燒到39度,被迫取消演出。他上台流淚道歉,給外地粉絲報帳了機酒損失。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還有黃绮珊在晚會唱《向雲端》開口跑調,開直播崩潰道歉,又給大家重新唱了一遍。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但看過這些演出的人,最後的回報大多是“體驗很好”。對于歌手很偶爾的狀态不穩定,跑調走音,甚至覺得很真實、很可愛。畢竟如果是為了聽完美的歌聲,還不如在家聽錄音室版本。

扒姐是一個很愛看現場的人,因為在那樣的空間裡,觀衆和表演者的情緒是共動的。真誠的态度、賣力的表演、精緻的舞美。

這些細節回報給觀衆,觀衆随之高漲的情緒也及時會傳達給表演者,帶給他們成就感。這也是為什麼,很多演員站在話劇舞台上,會變得格外自信迷人。

劉若英、丁當、陳绮貞的聲援,也救不回五月天的路人緣

反之,那些不走心、實力太差的演出,票隻會越來越難賣。還是那句話,當藝人是個良心活,随時得接受觀衆的檢測。換着花樣割觀衆的韭菜,其實割的是自己的口碑,路隻會越走越窄。

況且,舞台和觀衆也是珍貴的公共資源。重視觀衆,珍惜每一次表演機會,才能走得長遠。

就像郭德綱改編的那首詩一樣:不煉金丹不坐禅,不為商賈不耕田。江山父老能容我,不使人間造孽錢。